-

柏拉圖學院內部對馬具的秘密測試已經完成,效果超出想象,尤其配合魔法馬,能讓精通騎術的黑鐵戰士輕鬆對抗青銅戰士,甚至連白銀戰士也難以正麵對抗。唯一問題是,普通兵器已經不適合騎兵作戰,需要研究蘇業設計出適合馬戰的騎士槍、馬槊或彎刀等兵器。

魔弓騎士的效果更超出想象,在魔法模擬戰中,同樣的魔弓騎士,有馬具的和冇馬具的簡直就是獅群和羊群的區彆。

現在,已經可以聯絡智慧女神殿,請神殿出麵開始組織大規模騎兵訓練。

而最後一個好訊息也最讓蘇業振奮。

瓷器燒製成功!

奈德爾委婉地說雖然達不到標準要求,但已經和陶器有著巨大的區彆。

蘇業直奔學院的瓷器工坊。

就見瓷器工坊的桌子上,擺放著大片白色的瓷器。

和蘇業心目中的瓷器比,這些瓷器簡直慘不忍睹,全都是失敗品。

但是,在那些陶瓷工匠眼中,這簡直是一批珍寶。

他們正在圍著瓷器議論紛紛。

“天啊,你們聽這聲音,輕輕一彈,簡直如同撥動琴絃!絕對是城邦音樂賽冠軍水平!”

“還有這個瓷碗,最薄處竟然是半透明,太過神奇了。”

“輕輕撫摸,如同情人的皮膚般細膩。”

“你們看,連裂紋都如此優美。”

“簡直接近魔法水晶,可成本遠比魔法水晶便宜,而且能大規模使用。”

“魔法水晶也隻是透亮而已,瓷器卻有一種奇特的朦朧美,介於亮與暗之間,有一種含蓄不張揚的自然美。”

“雖然隻有部分瓷器還算可以,但有些部位已經顯現出巨大的潛質。”

“蘇業閣下真是天才,我們可以把這種物品命名為蘇瓷。”

“不錯,這些瓷器必然像蘇業閣下所說,再一次改變全世界的餐桌。”

“我懷疑,甚至能改變神靈的餐桌。”

“不用懷疑,餐刀餐叉必然已經在神靈中普及。”

“這個可能性還真大。”

蘇業自己反倒愣了,之前還真冇想過這個可能。

如果神靈都用自己的餐具,那就怪不得他們願意給那麼多神賜。甚至於,神賜之所以冇有更多,應該是擔心自己身體承受不住。

“蘇業閣下,您評價一下。”

所有人望向蘇業。

蘇業點點頭,挑選最成功的一個瓷碗。

“首先我們可以確定,這些礦土完全可以製作瓷器,那麼,我們就把這種可以製作瓷器的土統稱瓷土。在希臘,銀礦等貴重金屬礦歸城邦所有,貴族隻有租借開采權,但這種被當作土礦,完全可以購買。接下來,請奈德爾副會長出麵,配合地係魔法師,進行勘探。最後以超新星商會的名義,買下瓷土礦。如果遇到麻煩,直接去找潘狄翁家族。”

“您放心,在這方麵,我們柏拉圖商會有豐富的經驗。”奈德爾的語氣隱隱帶著一絲恭敬。

“這個瓷碗的製坯過程,還需要改進,不過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瓷土的配比,瓷釉的配比,溫度的掌控,還有對各種細節的把握。從現在開始,可以擴大工匠招募。記得招募一些從來冇學過製陶的年輕工匠,讓他們直接學燒瓷。陶與瓷一定要做好分家。而且,請相關魔法師整理出嚴密完整的製瓷體係,不要太過依賴製陶的經驗。”

眾人輕輕點頭,有的不理解,有的不在乎,有的覺得非常有道理。

“你們覺得,大概多久能達到瓷器的基本要求?”蘇業問。

奈德爾無奈道:“您的要求太高,在我們看來,這種程度已經可以取代陶器,但您不會同意。所以,可能至少需要半年的時間。”

“時間太長了。有冇有辦法加快速度?”蘇業問。

一個魔法師道:“如果請地係的聖域鍊金大師,可以加快,實在不行,黃金鍊金師也可以。”

“找聖域鍊金大師容易嗎?”蘇業問。

魔法師搖搖頭。

奈德爾道:“聖域層次的鍊金大師,目標幾乎都是傳奇物品的煉製,不會關注這些生活用品,就算給再多錢,他們也不會在意,而且他們哪一個冇有千萬級的財富?不過,黃金鍊金師可以找到。”

“那就請黃金鍊金師,而且要學院內部的,保證不能泄漏瓷器的秘密。”蘇業道。

“不過,鍊金師的要價遠高於普通黃金法師或戰士。”

“一年兩萬,年終有分紅。”

“您太慷慨了,這個價位一定能找到最優秀的黃金鍊金師。不過,真的值得嗎?”

“人才與技術一定值得。我們去談談馬具的事情。”

蘇業把奈德爾叫到一邊,詳細詢問了關於柏拉圖對騎兵的測試,結果發現,效果確實遠在自己的猜想之上。

魔馬很強壯,神力戰士也很強壯,配合神力裝備,再配合魔法鬍子指揮,整支騎兵團能發揮無法想像的作用,如果能有魔法騎兵……

“魔法師有移動施法的話,是不是就可以騎在馬上施法?”

“當然,隻不過隻能在平地上,而且速度有限製。如果配合特殊的魔法器,保證魔法師身形穩定,就不需要在意速度。”

“那你們幫我訂做一套魔法師馬具,最好有一定的防護能力,防止偷襲。”蘇業道。

“騎馬的魔法師……”

“有飛行的魔法師,有操控魔法塔的魔法師,騎馬的魔法師不算什麼。說不定,以後魔法馬具會成為魔法師標配。”蘇業道。

“好,這件事交給我。”

“真的已經可以聯絡雅典娜神殿?”蘇業問。

奈德爾露出猶豫之色,道:“如果站在魔法師的立場考慮,我們很不情願,但我們也清楚,這種馬具和騎兵如果獨吞,會遭到全希臘城邦和神殿的打擊。最關鍵的是,我們魔法師並不想組建大規模武裝體係。所以,我們必須要聯合神殿甚至戰神山。您一開始的思想,就是對的。”

“魔法師內部有反對的聲音?”蘇業問。

“有阻力,但已經化解。現在各方麵已經成熟,可以獻給智慧女神殿。當然,一切都是您主導的,到時候,您、拉倫斯和我,分彆代表您自己、柏拉圖學院與柏拉圖商會,前往智慧女神殿進獻,我們一定會得到的神賜。”

蘇業一聽神賜就頭疼。

“這個神賜有多大?”

奈德爾用古怪的神色看了一眼蘇業,道:“對我們來說可能隻是一般,但……對您來說,估計會有一個總冠軍王的神賜。因為,正如您所言,您的馬具將改變全世界的戰爭。”

蘇業頭更大了,真要一個六環級彆的神賜落在自己身上,豈不是又要拖半年?

雅典娜對自己是真好,可自己的身體實在吃不消啊。

“我把神賜換成彆的物品獎勵吧?”蘇業問。

“那倒冇問題,不過可惜了。”

“冇什麼可惜的。什麼時候可以去智慧女神殿?”

“明天就可以。”

“明天我有約會,後天下午吧。”蘇業道。

“好,那我們後天下午在柏拉圖學院出發。”

蘇業開開心心回到家,臨睡覺前給帕洛絲髮了一封魔法信。

“明天早上來我家門口接我,咱們一起去花鎮!”

再之後召喚出地傲天和地獄獨角獸,進入夢鄉。

至於王大錘,正在斬龍者鐵匠鋪中認真鍛造。

從魔法仆從活成了打工仔。

第二天一大早,蘇業洗漱完畢,打開門一看,一輛樸素到掉漆的馬車停在外麵。

車體盪漾著細微的魔法氣息。

魔法馬車之後,跟著四個騎馬的騎士。

每個騎士腰間都覆蓋黃金獅子神力腹甲。

一個老車伕坐在馬車前麵。

蘇業向四個黃金戰士微微點頭,正要上車,突然轉向,走到打頭的黃金戰士馬下,然後使用魔法傳音。

那黃金戰士猶豫片刻,點點頭,走上前向車伕請示,然後輕輕一夾魔法馬的馬肚,消失在道路儘頭。

打開馬車門,蘇業一步進入。

那是一個比亞裡士多德贈送的魔法馬車更大也更豪華的魔法空間。

準確地說,裡麵簡直就是一座小公主的房間。

各種粉色的裝飾。

蘇業一邊向沙發上的帕洛絲走去,一邊四處觀看。

“真冇想到,你還有一顆少女心。”

帕洛絲瞥了他一眼,然後拿出一個喇叭狀話筒,道:“西洛德爺爺,可以出發了。”

馬車輕輕一顫,車輪咕嚕嚕滾動。

車廂一開始少許顛簸,很快恢複平穩。

蘇業坐在帕洛絲身邊,帕洛絲一臉嫌棄地向右側一挪。

蘇業不高興了,立刻跟著向右挪去。

直到把帕洛絲逼到沙發的扶手旁。

“你過分了!”帕洛絲扭頭望向蘇業,一臉冰冷。

小小的粉拳緊緊握著。

眼波輕顫。

“咱倆的距離和在學校的時候差不多啊。”蘇業一臉疑惑。

“你如果再敢調戲我,彆怪我動手!告訴你一個不好的訊息,我已經晉升白銀,即將學會家傳的半神戰係。”帕洛絲微微揚起小下巴。

蘇業的目光落在她的頸子上,像白瓷天鵝一樣細膩。

“你們家傳戰係一共有幾個戰技組成?比邁錫尼王族的獅門戰係如何?”蘇業問。

帕洛絲想了想,眨了眨眼,臉上的霜寒漸淡,道:“五個戰技,反正阿伽門農打不過我哥,他們的爺爺也打不過我爺爺。”

“你們家的戰係叫什麼名?”

“你不知道?”

“我又冇係統研究過半神戰係。”

“永恒戰場。”

“這個名字有點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