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是花的海洋,也是熱情與美的聖地。

“你……你讓人佈置的?”

帕洛絲眼中的驚喜滿溢,湛藍色的湖麵幾乎湧出來,這是她做夢都想象不到的。

蘇業微笑道:“我還讓侍衛請了你們家的魔法師,這片地被魔法淨化過,還有魔法器在,哪怕被太陽照著,也非常清涼。來,這裡是你的小天地。”

蘇業說著,伸出左手。

帕洛絲自然地伸出右手,放在蘇業左手中。

但她很快反應過來,就要抽回去,但蘇業用力握著。

亮黃色的向日葵天地中,染上一抹淺紅。

兩個人走到向日葵花的中間,緩緩坐下。

“好美啊……”

帕洛絲哪裡見過這種場麵,滿眼閃著小星星。

蘇業滿意地點點頭,實際上如果隻是在地上鋪著向日葵花,算不上多好,因為會有蟲子蜜蜂,地麵也可能會有腐爛的草葉,氣味也不好聞。

但是,有魔法師幫助處理,這裡簡直就是人間仙境。

帕洛絲的少女心被這片向日葵花天地塞滿,東看看西看看,還右手摸著向日葵花,又好奇又歡喜。

最終,乾脆放下矜持,笑嘻嘻地在向日葵花上滾動,發出喜悅的歡呼聲。

白白嫩嫩的樣子,像極了小麪糰滾來滾去。

“真的像在做夢一樣,真是太好了……”

帕洛絲一臉愜意,眉眼燦爛。

蘇業麵帶微笑,靜靜地看著帕洛絲。

“好棒!”

帕洛絲化身歡樂少女,赤著腳沿著向日葵花地麵小心翼翼走著,白白嫩嫩的小腳像是兩團雪花一樣晃來晃去,比向日葵花更耀眼。

興奮許久,她突然臉一紅,意識到自己失態,立刻收斂笑容,拉下長袍遮住小腿。

猶豫了好一會兒,她才做到笑吟吟的蘇業身邊。

“那個……謝謝你。”帕洛絲臉上飛紅。

“冇什麼,隻要你喜歡就好。”

“嗯。”帕洛絲用力點了一下頭。

蘇業緩緩向後躺下,太陽高懸天空,但被魔法的力量遮擋,並不刺眼。

感受著暖暖的陽光與清涼的魔法風,蘇業閉上眼。

帕洛絲扭頭一看,發現蘇業竟然真的躺在向日葵花上休息,想了想,坦然地後仰,倒在向日葵花上。

小小身子碰觸向日葵花,輕盈一彈,讓少女甜甜一笑。

帕洛絲靜靜地仰望天空,笑容如蜜。

她不再想家族,不再想爺爺,不再想學業,不再想希臘,什麼也不想,就望著澄淨的天空發呆,大腦放空。

她的雙目,是另一片湛藍天空。

慢慢地,帕洛絲閉上眼,進入夢鄉。

她的嘴角,盪漾著甜甜的陽光。

不知過了多久,帕洛絲緩緩睜開眼睛,久違的舒適與放鬆的感覺傳遍全身。

無論是身體還是心靈,彷彿被暖暖的力量洗滌一遍。

她突然扭頭,就見蘇業正側著身,有手臂支著頭,目不轉睛看著自己。

蘇業的雙目中彷彿有寶石閃動。

她小臉一紅,立刻起身,伸著懶腰。

“真舒服!”

蘇業也跟著起身,笑道:“走吧,我們一起坐著馬車遊覽整座花鎮。”

“好!”帕洛絲的嘴角微微彎起。

兩個人走出向日葵花林,繞過莊園走到青石板路上。

四個侍衛、一個車伕外加女管家恭敬迎接。

但是,每個人的眼睛深處都好似有微光在躍動。

那種微光不知道是遺憾,可惜,反對,還是欣慰。

兩個人坐上魔法馬車,經過細微的調整,整個魔法馬車竟然變得透明,兩個人如同坐在水晶馬車之中。

但是,外麵依舊看不到裡麵的人。

兩個人緊緊挨著站在車窗前,欣賞美麗的花田。

帕洛絲來過這裡,經常為蘇業講解盛開的花,冇有盛開的花。

馬車抵達蜂場附近後,兩個人相視一眼,然後會心一笑,一起走出馬車。

但是,看到漫天蜜蜂,帕洛絲下意識向蘇業身邊一靠,碰觸蘇業的手臂。

蘇業很自然地挽著帕洛絲的手臂。

帕洛絲輕輕掙紮了一下,便冇有再動。

後方四個侍衛和車伕相互看了看,目光複雜,但隨後都各自看向彆處。

蘇業突然對著前方大聲道:“各位蜜蜂朋友,帕洛絲是我的朋友,你們不能欺負她。如果你們覺得她又好看、又美,是世界上最完美的女人,就為她跳一支舞吧。”

附近的養蜂人有用看傻子的目光看向蘇業,雖然他們不知道帕洛絲的身份,但一看兩人就像貴族。

貴族一旦來到田間,都會展現各種傻氣。

四個黃金戰士侍衛一臉疑惑,這人要做什麼?

那位老車伕反倒雙目一閃,好奇看著蜂群。

嗡……

巨大的蜂鳴聲突然爆發,宛若炸裂的火係魔法。

養蜂人本能後退,帕洛絲也再一次靠近蘇業。

黑黃相間的群蜂起飛,飛出蜂箱,飛離養蜂人的護網,飛離花朵,齊齊飛到蘇業和帕洛絲前方。

帕洛絲眼中寒光一閃,一步邁出,擋在蘇業身前。

蘇業哭笑不得,抓著帕洛絲的手,把帕洛絲拉到身側。

帕洛絲輕輕撞在蘇業身上,她詫異地仰頭看向蘇業,蘇業卻向前方努努嘴。

黃金戰士和馬車伕快速靠近,但走了幾步便停下。

呆呆地看著半空的蜂群。

密密麻麻的蜜蜂竟然凝聚成一個人臉的模樣,然後咧著嘴笑起來,並向帕洛絲和蘇業微微點頭致意。

“哇……”

帕洛絲另一隻手忍不住捂著嘴,發出細微的驚呼。

臉上浮現和在向日葵花天地中一樣的驚喜。

接著,半空的蜜蜂分散,然後化為兩個蜂群,在天空飛來飛去,穿插跳舞,組成各種各樣的圖案。

“它們真的在跳舞……”帕洛絲輕呼。

蘇業微微一笑,道:“因為它們認為你是世界最完美的少女。”

帕洛絲微微紅著臉,看著蜜蜂的目光充滿期待。

養蜂人呆呆地看著這一幕,慢慢後退,目光中驚懼閃爍。

四個黃金戰士相互看了看,默默停下腳步。

蜜蜂們如同演員一樣,不斷在天空飛舞,偶爾擺出滑稽的樣子,竟然惹得很少笑的帕洛絲髮出清脆的笑聲。

不一會兒,更奇異的一幕出現了。

“天啊……”帕洛絲望著一群新飛來的蜜蜂。

就見那些蜜蜂竟然擺出王冠的姿勢,托著一朵朵細小的花朵,形成一頂前所未見的飛行花冠。

花冠蜜蜂們緩緩飛到近處,停在半空,齊齊望向蘇業。

“這……這是給我的嗎?”帕洛絲仰頭望著蘇業,雙眼亮晶晶的,彷彿仰望群星之主。

“你害怕嗎?”

“有你在,不怕!”帕洛絲突然忍不住甜甜一笑,也意識到這是蘇業用魔法搞的鬼。

蘇業看向花冠蜜蜂,微笑道:“那你們為全世界最美麗的小公主戴上美麗的花朵吧。”

嗡……

花冠蜜蜂們竟然齊齊點頭,然後飛到帕洛絲頭頂,不斷把小花朵拋在帕洛絲的頭髮上,有的固定在頭髮中,有的順著長髮滑落,有的卡在半路,有的落在地上。

青絲流花,黑髮滿香。

帕洛絲看不到,但是,她感受到花朵的飄落,感受到一朵朵顏色各異的花瓣在頭髮上滑落。

她完全可以想象到現在何等場麵。

每一朵花,都好像在坐滑梯的小精靈。

她剋製住歡呼跳躍的激動,靜靜地接受鮮花的沐浴。

她稍稍扭頭看向蘇業,從他漆黑的瞳孔中,看到流淌著花朵的瀑布長髮,也看到難以言喻的喜悅。

蘇業突然視線下移。

熾烈的目光,點燃帕洛絲的麵龐。

帕洛絲目光閃動,睫毛跳躍,紅霞蔓延,輕輕低下頭。

黑髮上的小花靜靜流淌。

四個黃金戰士侍衛眼中浮現難以掩飾的羨慕嫉妒恨。

我想當魔法師!

“太美了……”老車伕輕聲感歎。

不知是花,是人,還是少男少女的情感。

小花拋灑完畢,載著小花的蜜蜂紛紛離開。

“你看,它們在誇獎你。”

帕洛絲抬起頭,望著半空的蜂群,眼中迸發耀眼的光華。

就見蜜蜂們竟然組成一個少女的側影,長髮如瀑,花朵點點。

“好美啊……”帕洛絲輕呼。

“不及你的萬分之一。”蘇業輕聲道。

帕洛絲嘴角上揚,滿心歡喜。

養蜂人靜靜地看著這一幕,望著天天接觸的蜜蜂,神色複雜。

輕風吹過,萬千鮮花搖晃,彷彿在訴說著什麼。

最後,蜂群再次組成一張滑稽的人臉,咧著嘴大笑,然後向蘇業和帕洛絲微微點頭致意,轟然散開,飛往各處。

所有人突然驚訝地望著蜂群原本所在的半空。

就見點點金黃、橙黃色的花粉從天空灑落,奇異濃鬱的芬芳吹響四麵八方。

帕洛絲本能地伸出手去碰觸花粉。

“好美啊……”她的眼眸中,湛藍閃耀,倒映長天。

蘇業微笑著看著她。

待花粉落下,香氣漸淡,帕洛絲纔回過神。

“謝謝你,這是我第一次也是最美好的約會。”她低著頭,聲音從粉色的櫻唇中輕輕飄出。

“你喜歡就好。”蘇業微笑著,注視著。

“嗯,喜歡!”帕洛絲輕輕點頭。

“走,我們親手割一些蜜來送人。想必你家人吃到你親手割的蜜,一定會特彆喜歡。”

“嗯!”帕洛絲目光清亮,望向蜂箱。

隨後,在養蜂人的指導下,兩個人開始割蜜。

那些蜜蜂完全不來阻止,反而在空中飛舞。

最後,兩人和侍衛捧著裝滿蜂蜜的大陶罐離開。

臨走前,蘇業還不忘跟蜜蜂們表達謝意,而蜜蜂們在半空跳著舞蹈歡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