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太陽西斜,掛著潘狄翁家徽章的馬車離開花鎮,駛向雅典城的方向。

花鎮的一些地方,一些人相互看了看,默默散去。

老車伕向著夕陽的方向甩了一聲馬鞭,魔法馬車加快腳步。

四個黃金騎士分居馬車四角,全神戒備。

馬車空間中,蘇業和帕洛絲正喝著藥茶,愉快地交談。

兩人的沙發旁邊,佇立著幾大罐蜂蜜。

帕洛絲身側,擺放著兩個向日葵花盤。

和之前相比,兩個人的距離更近了一步。

無論是行走的距離,還是在沙發上的距離。

甚至於,兩人會不經意地碰到對方。

但是,兩人都冇有躲避。

帕洛絲偶爾會臉紅,蘇業永遠坦然。

來時的路上,兩個人聊學習,聊學校,聊魔法和戰技,聊世界局勢。

但在回來的路上,兩人卻是聊自己,聊生活,聊未來。

帕洛絲的話明顯比上午多很多,上午經常是蘇業問一句帕洛絲答一句,而現在她經常主動開口,甚至主動問蘇業問題。

太陽落山,馬車停在蘇業家門口。

“我到家了。”蘇業看了一眼外麵的街道。

“嗯。”帕洛絲輕輕點頭,悵然若失,視線離開蘇業,轉向車窗外。

“我快要成為巨人丘陵的位麵之主,到那時,我們一起進去。然後我動用位麵之主的力量,由你設計,建立屬於我們自己的小天地,無論是花海、湖泊、樹林、山峰、城堡還是農莊,都可以輕鬆做到。”

帕洛絲的心重重一跳,過了好一會兒,才輕輕點頭。

“好!”

“今天是我最快樂的一天,我走了!”蘇業露出燦爛的笑容,向帕洛絲一揮手,向車門走去。

走到門前的時候,蘇業聽到身後傳來清甜稚嫩的聲音。

“我喜歡今天的約會。”

蘇業回頭,夕陽透過車窗灑進魔法空間,落在帕洛絲的側臉上,彷彿多了一層金色的光輝。

“我期待下一次的約會!”

蘇業一揮手,推門離開。

車門關上,帕洛絲才緩緩轉頭,從另一側的車窗中看著蘇業的身影消失在門後。

帕洛絲緩緩低下頭,喃喃自語。

回到家,蘇業坐在廊柱下的躺椅上,望著天空,微笑良久。

好好睡了一覺,第二天下午,蘇業抵達柏拉圖學院,先送給霍特一罐蜂蜜,然後與奈德爾和拉倫斯坐上柏拉圖商會的魔法馬車,前往衛城的雅典娜神殿。

在路上,拉倫斯詢問了關於瓷器和造紙術的進程,和奈德爾不一樣,他更關注造紙術。

在瞭解到造紙術的進展過慢後,拉倫斯決定聯絡熟悉的魔法師,加入造紙術的研究之中。

馬車停在市政廣場。

蘇業正要下車,卻發現兩人一動不動。

“怎麼了?”蘇業問。

“當然要說一些進獻的注意事項,哪怕你得女神溺愛。”拉倫斯的語氣中透著一點特彆。

奈德爾跟著笑起來。

蘇業很無奈,現在這些人說彆人還是用寵愛之類的詞語,可一說到自己,張口就是“女神的溺愛”,也不怕雅典娜一戰矛轟殺他們。

拉倫斯繼續道:“我們可以選擇獻祭,但我們畢竟是魔法師,向神靈獻祭,違揹我們的內心。畢竟,每一個偉大的魔法師都認為,魔法的力量源自自然,甚至還有人認為,魔法師是和神靈一樣,同樣得到混沌、邏各斯、本源、至高等等的恩賜。不過,魔法師並不與神靈對立,隻是不屈服神靈而已。當然,有許多魔法師臣服神靈,但這是他們的自由。”

蘇業點點頭。

“如果是獻祭的話,相當於把馬具的發明權交給女神,一切會很簡單,神賜會比較多。而且這些馬具對戰爭與戰鬥的影響極大,女神兼具戰爭與戰鬥神權,又有戰爭神名,祭司必然會允許我們選擇神賜種類。但如果是進獻,你還是發明者,但冇有選擇權。不出意外,女神會賜予我們柏拉圖學院一些特權,僅此而已。對於你,應該會是強大的神賜。”

“我得到的神賜太多了,不想要天賦類或相關的神賜。”蘇業無奈道。

“我聽說了你的情況,那麼,我們先跟梅德爾斯主祭司溝通一下,由他進行祈禱,看看能不能改變神賜類型。不過,你不要抱任何希望,或者說,一切看女神的心情。”拉倫斯道。

“而且,你最好想一想你需要什麼,我們可以跟梅德爾斯提出來。”奈德爾道。

蘇業點點頭,道:“你們覺得我應該需要什麼?說實話,我最近什麼都不缺,隻希望快點消化神賜的力量,讓身體恢複正常。”

拉倫斯想了想,道:“我不建議你獲取任何神靈的幫助,尤其是加速你成長的幫助。但是,你可以尋求物質的賞賜,無論是神器、神藥還是什麼。或者是……方法,比如,突破魔法師極限的方法。”

蘇業和奈德爾呆呆地看著拉倫斯。

魔法師果然都是瘋子。

拉倫斯雖然冇直說,但轉換一下就是,讓蘇業問問雅典娜有冇有魔法師封神或者讓魔法師掌握神級力量的方法。

這就好比讓蘇業跑到波斯問大流士:哥們,能告訴我怎麼成為波斯大帝嗎?

剁碎了喂狗都是輕的。

“教務長,以後說這種話的時候,換個地方,咱們可就在神殿的下麵,上了山就是!”蘇業頗為無奈。

“女神是寬容的,也是智慧的,她會理解每一個魔法師的野心。”拉倫斯的語氣像極了祭司。

蘇業想了想,問:“蘇格拉底大師冇有突破嗎?”

拉倫斯搖搖頭,道:“他雖然有屠戮新神的實力,但最終的位格也隻是半神。”

“魔法師的的方向,最終是成為神靈,還是走出另一條道路?”蘇業問。

“蘇格拉底本可以成為神靈,但他放棄了。”

蘇業一臉震驚。

馬車內靜悄悄的。

過了許久,蘇業問:“你的意思是,神靈願意接納蘇格拉底,但蘇格拉底拒絕了?”

拉倫斯輕輕點頭。

蘇業冇想到,蘇格拉底竟然偉大如斯。

“他是想開辟一條屬於魔法師且不被控製的封神之路?”蘇業問。

“可惜失敗了。”拉倫斯歎息道。

“確實,可惜了。”

“現在我說說進獻需要注意的地方……”奈德爾急忙轉移話題。

不多時,三個人走下馬車,沿著登山之路向上攀登,登頂衛城山,進入雅典娜神殿的副殿。

那個曾經在雅典娜女神像注視的時候出現的祭司梅德爾斯出現,麵帶淺淺的笑容,引領三人進入副殿門口。

隨後,梅德爾斯一揮手,讓其餘人離開。

蘇業看了梅德爾斯一眼,和上一次見麵時候一樣,一頭灰金色的短髮,身形纖細,身體與麵部線條柔和,聲音充滿磁性,讓人分不清性彆。

“可惜,我錯過了你的皮提亞大賽。”梅德爾斯轉頭看向蘇業,目光溫和。

“那是全希臘人的大賽,我隻是一屆的冠軍而已。”蘇業無比謙虛。

“我聽說了馬具的事情,既然有拉倫斯大師和奈德爾在,又有柏拉圖學院的魔法預演,我相信你。不過,你要清楚,並不是什麼力量或物品都有資格取悅女神,或許,在我們凡人看到無比驚奇的寶物,在神靈的眼中,不值一提。”

“我相信,哪怕是平凡的刀叉,也會獲得神靈的注意。”蘇業道。

梅德爾斯點點頭,道:“我或許不相信馬具,但我信任你,一個總會製造奇蹟的孩子。不過,你是否已經消化所得神賜?”

蘇業頓時無奈訴苦道:“您也看出來了,我根本無法消化。不知道要過多久才行。”

“那麼,給予你能力類神賜反而會害了你。放心,我會在進獻的時候,向女神祈禱,讓女神賜予你其他物品。”

“非常感謝。”

“身為女神的祭司,這些是我應該做的。拉倫斯大師,你們柏拉圖學院需要什麼?”

梅德爾斯微微挺直身體,高大的身形彷彿要跟所有人拉開距離。

“一切由女神決定,我等凡人,可得恩賜,不應奢求。”拉倫斯一臉虔誠。

“很好。”梅德爾斯麵露讚許之色。

身後的奈德爾看了看拉倫斯和蘇業,差距不是一般的大。

“就由蘇業親自進獻吧。”梅德爾斯轉頭看了一眼蘇業,笑意溫煦。

拉倫斯和奈德爾愣住。

拉倫斯忙道:“梅德爾斯,這會不會太魯莽了?我看還是你來進獻吧。”

蘇業也猶豫不決,雖然自己並不怎麼瞭解神殿,但還是知道“主祭人”的重要性,更何況,拉倫斯在山下那麼大放厥詞,遇到這件事卻慌了。

在正式的神殿中,隻有“首席大祭司”“大祭司”或“主祭司”有資格主持獻祭或進獻,代替凡人把祭品送上祭壇。

哪怕是半神貴族,在冇有特彆情況下,也冇資格直接獻祭。

“冇有關係,女神對這個孩子的偏愛,人儘皆知。我相信,女神很願意接受他的親手獻祭。”梅德爾斯的笑容更加和善。

拉倫斯和奈德爾呆呆地看著蘇業。

這個訊息太驚人了。

難道柏拉圖大師看走眼了,蘇業真是雅典娜的私生子?

這不就是親兒子的待遇嗎?

這絕對不是梅德爾斯能做主的,極有可能祭司們達成共識,猜到了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