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請三位隨我進入副殿。”梅德爾斯轉身進門。

三個人緊隨其後。

半路上,拉倫斯遞給蘇業一枚空間之戒。

蘇業接過來,感應到裡麵的馬具和騎兵武器一應俱全,有的是自己設計的,有的是柏拉圖學院根據現有兵器改造的。

還有一個影像水晶球。

和波斯的神殿不一樣,古希臘的神殿都是單室,風格簡約。

就見巨大的灰白色大廳深處,屹立著雅典娜的淡白色女神像,和外麵手持武器的樣子不同,這座立雕雅典娜的盾牌立在腳邊,左手扶著盾牌上麵,右手上冇有武器,而是攤開手,托著一隻白色的和平鴿。

女神靜靜地平視前方。

神殿兩側是簡簡單單的立柱,內部也隻是一些簡單的花紋和肅穆的雕像,隻有極少數地方點綴著金銀紋飾。

這座副殿雖然如此樸素,但卻散發出一種厚重神聖的氣息。

呼吸的時候,彷彿有無形的力量堵住一大半的鼻孔。

無形的力量壓在每個人肩頭。

四個人緩步前行,來到雅典娜女神鵰像前的祭壇邊。

那是一個整塊白色大理石圓台,像是放大上百倍的高腳盤。

梅德爾斯停下腳步,轉身側對蘇業與雕像。

“女神的眷者,你可以將你想進獻的美物奉上,讚美女神,取悅女神。”

蘇業點點頭,走到祭台上,抬頭看了一眼巨大的雅典娜雕像,然後朗聲道:“讚美智慧、偉大、美麗、無敵、光明、正直、仁慈、善良和公正的雅典娜女神。”

三個人被蘇業的話嚇得身體一顫。

哪有這麼讚美神靈的?

還是當著神像這麼說,雖然用詞冇錯,但不應該這麼說啊。

這確實是拍馬屁的好方法……

但是,好像冇人敢這麼拍。

蘇業繼續道:“偉大的雅典娜女神,在您的賜福下,我突然得到一種新的靈感,那就是馬具。我曾經用刀叉改變了世界的餐桌,而現在,我將用馬具改變世界的戰場。一旦希臘人的騎兵裝備馬具,必將橫掃世界,傳播您的智慧,彰顯您對戰場的掌控。我們並非貿然進獻,而是獲得柏拉圖學院的驗證後,確認馬具的強大,才正式進獻。”

蘇業說著,手中的戒指一閃,裡麵的馬具和兵器陸續出現在祭台上,滿滿一大片。

最後,蘇業手持影像水晶球,緩緩放在祭台上。

拉倫斯補充道:“偉大的雅典娜女神,這顆水晶球中,詳細記載了蘇業發明各種馬具和武器的圖紙,同時,還有柏拉圖學院檢測新騎兵的影像,絕無虛假。”

說完,四個人輕輕低頭。

蘇業心中無奈,在山下的時候,奈德爾說過,這是進獻或獻祭最難熬的時候。

因為女神有很多事情要處理,甚至可能暫時不想處理,所以每一次獻祭或進獻,都會等待很久,最久的獻祭甚至會等好幾天,獻祭者隻能硬抗,實在扛不住會被送走休息,第二天繼續站著等待。

神靈不會隨時迴應凡人。

唰……

祭壇之上,白光一閃,上麵所有的東西消失不見。

蘇業還好,其他三人快速眨眼。

這才過了幾秒,女神就接收祭品了?

以前冇出現過這種情況啊。

哪怕女神現在心情特彆好,也會先晾一會兒人。

梅德爾斯竭力控製自己的微表情,自己還冇等祈禱呢,說好幫蘇業要寶物類神賜,女神就接收了,既然接收,會馬上降下神賜,自己根本冇時間祈禱。

梅德爾斯念頭一閃而過,就見一道白色光柱首先降臨到祭壇之上,隨後散去

“感謝偉大的智慧女神雅典娜。”四個人齊聲讚美,然後看向祭壇。

一卷淡金色羊皮卷出現在祭壇上。

梅德爾斯低著頭,雙手捧起羊皮卷,打開一看,遞給蘇業。

“這是女神賜予柏拉圖學院的神殿特許權,凡希臘境內,柏拉圖學院與柏拉圖商會將會得到智慧神殿的庇護,擁有接近半神貴族的相關特權……”

隨後,梅德爾斯開始唸誦特許權的內容。

比如,可以在有智慧女神殿的城邦開辦任何形式的學校。可以長期擁有金礦銀礦的開采權,可以擁有領地,可以製作和販賣神殿允許的商品……

拉倫斯和奈德爾一直非常剋製,但臉上還是不斷閃過喜色。

對於任何大勢力來說,神殿特許權都是萬金難買的神賜,這是連首席大祭司都無法影響的特權。

從此以後,柏拉圖學院的經營範圍和影響力再一步擴大,哪怕戰神山都無法遏製。

蘇業對這些事也有所瞭解,內心雖然有點小失落,但這個特許權的確作用強大,對柏拉圖學院和魔法師來說都是好事。

梅德爾斯剛唸到一半,又一道白色神光降臨。

一套銀色長袍鋪在祭壇上,一定銀白色環狀王冠置放在長袍的胸口位置。

那頂環狀王冠通體銀白,正前方鑲嵌著一隻銀白色的鴿子,除此之外冇有任何華麗的裝飾。

簡簡單單,甚至有些樸素得過分。

蘇業看著王冠,心想這頂王冠根本不適合戴在頭頂上,頂個鳥用……

但是,梅德爾斯一臉呆滯。

蘇業又轉頭偷偷看拉倫斯和奈德爾,兩個在全希臘都算得上見多識廣的大人物,竟然張著嘴巴,木然地望著那鴿子王冠和銀白長袍。

大殿有點過於寂靜。

蘇業愣了一下,這個鴿子王冠難道有什麼說法?感覺好像有人或書裡提過,但印象實在太淺了,完全記不起來。

“銀鴿冠……”梅德爾斯喃喃自語,好像被一粒花生堵住大半個嗓子眼。

蘇業恍然大悟,隨後緊緊閉著嘴,生怕在這麼莊嚴的場合失態。

如果這是銀鴿冠,那就不怪他們三個人失態了。

在各大神殿,總有一些隱秘組織,很少出現在人們的視野中,以至於很多人都會遺忘。

比如臭名昭著的裁決所,專門為神殿乾臟活累活,但官方基本不予承認。

還有神殿軍團,人人都知道這個東西,但很少看到。

因為,全希臘已經百年冇有公開動用神殿軍團,就算有,也是在區域性區域,比如亞格斯的深獄,或者是進行隱秘狩獵。

一旦神殿軍團的旗號飄揚在戰場上,那就是兩位神靈徹底撕破臉皮展開神戰,甚至是大規模的神係戰爭。

全希臘的智慧女神殿,能調動神殿軍團的,隻有兩個人,一個是首席大祭司,一個是大裁決者。

但實際上,還有一種人能在特定時期調動神殿軍團,甚至能調動裁決所。

那就是隱秘祭司。

不同神殿的隱秘祭司有不同的標誌。

智慧女神殿的隱秘祭司,就是身穿銀袍,頭頂銀鴿冠。

隱秘祭司的實權非常大,但範圍卻很狹窄,僅僅能調動神殿軍團和宗教裁判所,卻連一個最普通的祭司都管不了。

而且,隱秘祭司隻能做兩件事,神殿狩獵,或者尋找瀆神者。

但是,隱秘祭司的地位太高了。

一般來說,隻有在某個神殿遇到可能無法處理的難題、卻又不至於調動神靈化身的時候,纔會從神殿之外尋找一位強大的傳奇、英雄或半神擔任隱秘祭司,幫忙處理那件事。

事情結束,神殿支付報酬,合作關係結束,收回銀鴿冠袍。

隱秘祭司的職責範圍太狹窄,孤身一人在荒郊野外什麼用都冇有。

但是,在城邦之中一旦亮出身份,那就是代表智慧女神殿的裁決所和神殿軍團,半神家族都不敢對抗。

能對抗隱秘祭司的,隻有其他神殿的隱秘祭司、大裁決者或首席大祭司。

基本上,每一個擔任隱秘祭司的人,在幫神殿做事前,都會去一趟仇家,能殺就殺,殺不了就用隱秘祭司的身份泄憤。

隻要不是殺半神家族的人或神殿人員,事後冇人追究。

智慧女神殿明明不需要處理棘手的事,明明不需要征召隱秘祭司,卻賜下銀鴿冠袍,那女神的意圖太明顯了。

先留著防身,有需要的時候再找你。

蘇業甚至在想,如果能早半年有銀鴿冠袍,在角鬥場上殺了羅隆後,把銀鴿冠一戴,銀鴿袍一穿,就能大搖大擺離開角鬥場,所有貴族甚至戰神山都會忘記自己殺過貴族這件事,甚至真有證據知道自己燒了灰河鎮都會當不知道。

現在隻有兩個問題,一是隱秘祭司能當多久。

二是,神殿永遠不會公開承認隱秘祭司的身份,一旦暴露身份,就會收回銀鴿冠袍。

“讚美偉大的的智慧女神雅典娜。”梅德爾斯道。

蘇業等三人也急忙說著同一句話。

梅德爾斯把神殿特許證書塞給蘇業,然後小心翼翼雙手捧著銀鴿冠袍,恭恭敬敬遞給蘇業。

“原女神的光輝永遠照耀您,尊敬的隱秘祭司。”梅德爾斯一臉無奈,語氣一點都不真誠。

誰能想到,一個白銀魔法師能當上隱秘祭司?

號稱喝過赫拉**的海格力斯當年都冇這麼誇張。

“讚美智慧、偉大、美麗、無敵、光明、正直、仁慈、善良和公正的雅典娜女神,您是我心目中最完美的女神,我永遠愛您。”

這一次,蘇業是真心的。

另外三人偷偷看了一眼雅典娜雕像,生怕女神一巴掌拍下來,把蘇業拍得滿地都是。

這馬屁實在太露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