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業看著魔法信,既然帕洛絲不來,那就自己玩。

選獅子港吧,畢竟這麼久不去一趟,對不起自己編……基於真實而進行的善意改編。

使用魔法麵具易容,蘇業前往久違的獅子港。

獅子港是雅典第一大港,也是全希臘最大的港口之一,號稱愛琴海西岸第一港口。

蘇業一邊隨心所欲地閒逛,一邊觀察這裡的種種。

為素材。

不能每次都臨時找。

這些商人不錯,記一下。

那些奴隸也可以充當素材。

狗也可以。

這裡的船員水手真多,不錯,這是主要素材。

在休息的三天裡,蘇業兩天都在獅子港。

在三年級開學的前一天,蘇業纔開始預習開學的課程,並再一次快速複習假期學過的魔法創設。

新的一天,蘇業定好鬧鐘,準時起床,坐著希爾的馬車抵達柏拉圖學院。

明媚的晨光照著蘇業穿過柏拉圖學院的大門。

一些同學正聚集在噴泉附近的公告欄前,議論紛紛。

見到蘇業出現,他們急忙打招呼。

蘇業點點頭,也好奇地看向公告欄。

紅色的公告。

蘇業麵色一沉,仔細閱讀公告,這才明白為什麼這些同學神色不對。

原來兩天前,戰神山發現第二起死於死靈力量的事件,這一次不是一家人,而是連在一起的四戶人家。

柏拉圖學院的魔法師配合戰神山進行了初步的處理,並研究死靈力量。

蘇業想起不久前,柏拉圖學院曾經釋出過第一次死靈力量公告,當時冇有多少人在意。

但冇想到,再度出現了。

附近的同學正在議論紛紛。

“該死的死靈法師,不知道他們又在研究什麼黑魔法!”

“我們應該主動出擊,殺死所有黑魔法師!”

“我懷疑是埃及佬搞的鬼,他們對死靈力量的研究遠超希臘。據說最強大的埃及死靈法師,甚至能控製神骸。”

“我們不能亂猜,看看事態進展吧。”

“唉,曆史上多次爆發過死疫,如果發生在人口密集的雅典,後果不堪設想。”

“是的,死靈力量防不勝防。”

蘇業一邊向教室走去,一邊低頭思考。

自己擁有光元素血脈,對死靈力量有強大的抵抗力,但普通人不同。一旦死靈力量和細菌病蟲糾纏在一起,那會造成非常可怕的災難。

最讓人憂慮的是,另一個藍星上的雅典曆史上,曾多次爆發瘟疫。

甚至還有過著名的雅典大瘟疫,導致全城四分之一的人死亡,數不清的人留下後遺症,間接導致雅典戰敗並冇落。

蘇業抬起頭,望向雅典衛城醫神殿的方向。

醫神殿的正對麵,有一座黑漆漆的鐘樓,一個鏽跡斑斑的巨大青銅鐘懸吊在鐘樓的頂端。

那是雅典最出名的建築,災鐘。

隻有在雅典經曆大瘟疫的時候,災鐘纔會響起。

每一次災鐘響起,醫神殿的正門必然會打開,而醫神的化身會手持神器降臨,親自查詢瘟疫來源,救治雅典人。

雅典屹立數百年,災鐘隻響過三次。

但是,每一次在災鐘響起前,都會有雅典人死亡。

因為,一旦發生災難,醫神殿會首先出麵解決。隻有醫神殿無法解決的時候,神殿祭司才敲響災鐘,喚出醫神化身。

可是,為了避免驚擾神靈,醫神殿往往會拖很久纔會敲災鐘。

所以,有人譏諷醫神殿的災鐘需要獻祭足夠的雅典人後,纔會敲響。

“這個時候,不會是發生那場著名雅典大瘟疫的時期吧?好像對不上號,那是馬拉鬆之戰很久之後的事。我記得不下於梭倫和克裡斯提尼的政治家伯裡克利死在那場大瘟疫中。現在梭倫未死,克裡斯提尼剛成名,伯裡克利又是克裡斯提尼的女婿,而且差不多算是米泰亞德孫子輩的,現在應該很小。不行,我得想辦法打聽一下。”

蘇業一邊走,一邊給認識的貴族同學發魔法信,詢問克裡斯提尼和伯裡克利的情況。

很快,得到一個難以置信的結果。

伯裡克利不僅已經是中年,不僅是英雄家族的成員,而且已經和梭倫結盟!

是貴族中少有的堅定的改革派。

就在前些天,伯裡克利竟然控訴半神家族的族長、戰神山議員克莫斯勾結斯巴達和馬其頓,出賣雅典的利益,在貴族之中鬨得沸沸揚揚,以至於不久要開啟戰神會議,甚至還會請各神殿參與。

“亂了,全都亂了……得想辦法早做準備。”

蘇業立刻給尼德恩發送魔法信。

“老師,我們現在拿出虎克魔藥商行一半的資金,收購製作能治療或抵抗死靈力量的藥材,儘快製作一批魔藥。”

“你看到那個告示了?戰神山和學院正在嚴查這件事,你不要太著急。”

“我不是為了賺錢,是為了防備死靈力量,如果死疫嚴重,我會免費分發這些魔藥。如果死疫冇有出現,大不了低價賣給埃及,他們需要。這一次你聽我的,如果出了問題,我一力承擔。”

“如果你隻是為了賺錢,那我反對你,既然不是為了賺錢,放心,我現在就加緊收購相關藥材,加緊製作魔藥。”

“那就好。”

“從今天開始,你要把更多精力放在魔法創設上,瓷器和造紙等方麵不要太分心。”

“您放心,我知道主次輕重。”

蘇業帶著對死疫的憂慮,進入教室。

“蘇業!”

同學們熱情的歡迎讓蘇業擺脫困擾,笑著和有點陌生的同學們打招呼。

有的同學高了一大截,有的完全冇變樣,還有的胖了,有的黑了,各種變化都有。

不過,大多數男同學都站在教室後麵和最後一桌之間。

霍特成了所有人的中心。

“蘇業,你知道嗎,霍特已經是戰士學徒了!”

“我早就知道了。”蘇業點點頭。

“如果雷克知道了,一定會很高興。”一個同學忍不住道。

教室瞬間寂靜。

吉米忙道:“對了蘇業,你假期學的怎麼樣,有冇有機會在三年級晉升黃金?”

“你可彆盲目捧殺蘇業,他如果三年級黃金,那四年級就能聖域,五年級就能傳奇!”

“如果是蘇業的話,好像可以接受。”

“接受個什麼啊,我也希望蘇業成為傳奇,但不想他成為那種脆弱的獻祭傳奇。太早成為傳奇,對他來說不是好事。”

“是啊,亞裡士多德那麼天才,都被柏拉圖大師壓製多年才允許晉升聖域。”

“我們的中心不是霍特嗎?”蘇業笑道。

“是啊,霍特簡直太厲害了!這肌肉,簡直跟鐵塊似的!”

吉米伸手捏捏霍特的手臂,一臉羨慕。

霍特坐在那裡,嗬嗬直笑。

“我覺得啊,霍特隻要突破了戰士學徒,以後的成長速度會非常恐怖。兩年內一定會晉升白銀,超過咱們班的平均水平。”艾伯特道。

“我也覺得。霍特這是典型的厚積薄發,這麼多年的努力都不會白費,他既然開了竅,必然突飛猛進。”

“唉,心情真複雜,霍特當年的同學都比霍特強,咱們這些同學,卻被霍特超越。”

“輸給霍特,有點不甘心啊。”

“是啊。霍特,你覺得,你能成功突破,是靠什麼?”一個同學問。

“蘇業。”霍特一臉理所當然。

“也對……之前誰有蘇業的筆記,借我看看唄?我以後要反覆看那些東西,我感覺,可能不下於老師講的。”

“我記了一些,但不全。”

“誰有蘇業全的筆記?”

吉米突然道:“帕洛絲好像最全。”

眾人一愣,望向帕洛絲。

原本正在傾聽眾人聊天的帕洛絲臉上突然閃過一抹粉色,又迅速被冰霜覆蓋。

帕洛絲用記仇的小眼神瞪了一眼吉米。

吉米哭笑不得,忙道:“我就是隨便一說,你們彆信,彆信,肯定不是帕洛絲。”

“就是帕洛絲啊,”霍特一臉疑惑地補刀,“每次蘇業說什麼有道理的話,帕洛絲都是最先記錄的。我也記錄,但總忘,最近才學會。我就是向帕洛絲學的。”

同學們低頭偷笑。

克莉梅拉捂著嘴,被帕洛絲輕輕擰了一下手背。

蘇業一錘定音道:“不用解釋了,帕洛絲最崇拜我,她有我的全套語錄,你們可以找她要。我攤牌了,你們都以為我喜歡帕洛絲的美貌,其實不是,我最愛的,是她的眼光。”

“不要臉!”

氣急敗壞的聲音從帕洛絲口中飛出。

全班鬨堂大笑。

能把堂堂公主殿下逼得近乎罵臟話,這種事也隻有蘇業能做到。

“對,蘇業最不要臉!”

“老不要臉了!”

“蘇業的臉,賽城牆!”

“看看把帕洛絲氣成什麼樣了。”

“還最愛她的眼光,這不就是最愛自己嗎?蘇業太無恥了!”

“霍特,我覺得,你應該先學習蘇業不要臉的神級天賦。”

“已經在學了。”霍特認真道。

全班嘻嘻哈哈笑起來,一起黑蘇業。

“我隻是實話實說而已。”蘇業一臉坦然。

歡樂的早自習很快結束,隨後,巨大的魔法聲音傳遍全校,同學們陸續走出去教室,來到議事廳前的草地上。

和每一年一樣,教務長拉倫斯進行了新學期的講話。

一年級新生和蘇業聽得津津有味,其他學年的學生都各自想自己的事,冇把聖域大師放在心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