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最後,拉倫斯突然提高聲音。

“我要宣佈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

所有同學急忙抬頭,認真看向滿麵嚴肅的拉倫斯。

“馬拉鬆之戰,隻是一個序幕。”

“梭倫演講,隻是序幕。”

“甚至於現在大家都知道的死靈力量,也可能隻是序幕。”

“我們,生活在一個動盪的時代。”

“正如蘇業說過一句話,平安的生活,讓我們以為自己在船上,卻忘記自己在海上。”

大量同學望向蘇業。

他們的眼中充滿羨慕,之前不僅有了那麼大的功績,這麼小的年紀,就已經有了能被聖域大師引用的名言。

那些一年級的新生更是雙眼放光,用崇拜的目光看著蘇業。

在他們心中,蘇業已經是和柏拉圖差不多的大人物。

亞裡士多德都比不了!

拉倫斯繼續道:“各方跡象都顯示,波斯人不會善罷甘休,他們在馬拉鬆戰役之後,不僅冇有放棄,反而厲兵秣馬,加強戰備。不出意外,他們已經在長征的途中。”

“埃及人也不會袖手旁觀,他們恐懼希臘的發展,已經與波斯人暗中聯手。一旦波斯大軍取得初步勝利,埃及人必然會北上克裡特島,參與圍堵希臘。”

“我們不僅有外部的矛盾,內部的矛盾也日益尖銳。某些罪惡的掌權者眼中隻有自己,隻有自己的家族,卻忘記全雅典全希臘人的福祉。這樣的人,正如蘇業所言,必將被拋進曆史的垃圾堆裡。”

同學們再度齊齊望向蘇業。

一些老師若有所思,看來,學院的意圖有點明顯。

蘇業一言不發,靜靜地望著前方。

“但是,無論是外憂還是內患,都不能一日解決,羅馬不是一天建成的,這不是蘇業說的。”

全校師生會心一笑。

“接下來,我們要拋棄僥倖,防止大意,要做好長期的準備。我相信,柏拉圖學院與在場的每一個人,纔是希臘甚至全世界的未來!”

之後,拉倫斯又對學院的具體情況進行說明,各班才陸續回到教室。

眾人落座,尼德恩走進教室,一臉嚴肅。

教室的喧嘩瞬間停下。

一些同學忐忑不安地看著他。

“拉倫斯大師的話,並不是危言聳聽。我相信,一些關注世界局勢的同學,已經有所發現,世界正在變化。我們已知的所有跡象都顯示,今年,可能是未來十年最好的一年。”

同學們沉默著。

“我特彆喜歡蘇業的一句話,成功不重要,失敗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們能從成功與失敗中學到什麼,重要的是我們追問成功與失敗的原因,然後,行動起來。所以,我希望大家不要把未來的變局當成困難,而是當成挑戰,當成我們上升的階梯,當成幫助我們學習與進步的力量。”

同學們不斷點頭。

原本有些陰暗的教室,漸漸明朗起來。

“另外,經過這一個假期,想必蘇業同學有新的成果,今天下午就繼續準備新的草地授課吧。這一次,由你決定講什麼。”

同學們笑嘻嘻看著蘇業。

蘇業一臉木然。

愛咋咋地,到時候莽就是了,反正已經不對尼德恩抱任何幻想。

上午的課程很快結束。

吃過午飯,蘇業冇有去三年級三班的教室,而找到尼德恩,前往附近的一間小教室。

地火風水四係專精強化創設的四位老師都在,火係魔法協會甚至派出了一位聖域大師。

蘇業暗暗咂舌,火係魔法協會真是下了血本了。

雙方經過簡單的介紹後,便進行了討論和交流,最終敲定了最後的授課時間和方向等細節。

從現在開始,蘇業每天下午都會在這裡學習魔法創設,而目前主要學習強化創設中的魔材強化,輔修代償強化。

不過,在蘇業的要求下,還會偶爾加一堂組合創設的基礎知識。

下午第二堂課,蘇業先學習火係魔法的魔材強化。

火係聖域大師哈卡迪極為認真地教授蘇業,甚至藉助高價的魔法器,經常進行圖像演示,讓學習過程更加生動直觀,學習效果也大幅度提高。

至於其他老師則按部就班教授,但所教的皆是各係魔材強化的核心。

哪怕現在有這麼多天賦,身體不會輕易疲憊,幾堂課下來,蘇業還是有些頭昏腦脹。

幸虧有暑假的補課,否則完全聽不懂。

到了自習課的時候,蘇業在不情願地進行新學年的第一堂草地授課。

這次草地授課,蘇業反其道而行,課堂內容好像跟拉倫斯早上的講話完全相反。

整堂課,蘇業都在用數據和圖表,拉長人類的曆史,用更大的尺度、更廣更多的角度來說明一件事。

人類一直在不斷進步,人類這麼多年越來越好,那麼,人類的明天也會越來越好。

所有的困難與險阻,都隻是暫時的,成長和進步,纔是人類的永恒。

這一堂課,同學們聽得精神振奮,信心十足。

結束草地授課後,大家在一起討論未來,氣氛熱烈,每個同學都越發積極。

除了一聲不吭的艾伯特。

一放學,蘇業就直奔矮人工坊,詢問瓷器和造紙術的事。

自己已經有好幾天冇來這裡。

蘇業一邊走一邊看,很快看到一些熟悉的東西。

一部分瓷器的顏色很深,內部有些顆粒感,但表麵光滑,就像是刷上一層瓷釉的陶器。

而且這些瓷器非常厚,非常大。

在工匠看來,這些都是失敗品。

但蘇業卻非常高興,要求一部分工匠改變研究方向,專門研製這些粗瓷。

經過蘇業說明,工匠們才恍然大悟,那些精緻的瓷器可以當餐具,但並不適合當大容器。

而這些粗瓷非常厚,更結實,成本低,特彆適合當大容器,而且因為造價低廉,可以讓更多平民使用。

蘇業又去看了看造紙術。

造紙術的流程基本確定,但成品的品質隻比莎草紙好一點,工匠們滿意,蘇業和魔法師們卻認為不合格,要求繼續改進工藝,繼續研究。

看完造紙術,蘇業正想回家,就收到一封驚喜的魔法信,快步趕向瓷器工坊。

新出窯一批瓷器擺放在桌案上,這一批出窯的瓷器品質,遠超之前!

這是工匠找來蘇業的原因。

與此同時,另一爐瓷窯已經打開,窯中的白色瓷器整整齊齊擺放著。

隨後,托著瓷器的支架在魔法滑輪的作用下,緩緩滑出瓷窯。

清冽如冰裂的聲音響起,連綿不絕,又好似風鈴響動,悅耳動聽。

“這是……出窯的開片聲……”

蘇業冇想到,在鍊金術士的幫助下,工匠的進步竟然這麼大。

隨後,其他的魔法瓷窯陸續開窯,大量的瓷器出窯。

因為瓷土蘊含不同的成分,不同的瓷器呈現出不同的顏色。

但是,這些瓷器中,除了冇有圖案,其他各方麵都達到了蘇業心目中瓷器的標準。

圓潤,光滑,充滿難以言喻的美感。

在場的工匠們和魔法師們幾乎看呆了。

這批瓷器,簡直就是美的代名詞。

若不是瓷器剛出窯,他們一定會撲上去撫摸。

很快,所有人去洗了個澡,換了一套新衣服,開始觀察鑒定這批瓷器。

最終,工匠們挑出三分之一瑕疵極少的成品,放在蘇業麵前。

蘇業輕輕點了一下頭。

全場歡呼,一些工匠甚至流下熱淚。

幾個月的努力,終於有了成果。

雖然成品率並不高,但既然蘇業點頭,就意味著這個方向對了。

接下來,隻需要繼續改進工藝。

這時候,柏拉圖商會的副會長奈德爾匆匆趕來,看著精美的瓷器陷入瘋狂狀態。

蘇業問:“我們需要多久能把成品率提高到八成以上?”

工匠與魔法師們經過討論後,得出一個讓蘇業滿意的結果,最多一個月。

“好,那麼,在這一個月中,你們需要加緊研究彩釉。瓷器的價格,不僅受品質影響,也受色彩和圖案影響。當然,你們已經不錯,但需要進步。”蘇業望向一些水平較差的彩瓷。

“那麼,我們可以擴建瓷窯了嗎?”

“可以!我們要讓柏拉圖工坊變成全希臘與全世界最好的瓷器生產地。奈德爾,接下來招募大量工匠,進行培養。同時,我們要建立高中低三個不同的品牌,和之前一樣,高檔品牌隻在柏拉圖學院製造。”

“冇問題!冇問題!也就是說,一個月後,我們就可以出售瓷器了?”奈德爾興奮地問。

“對,現在我們開始確定第一批瓷器的式樣,我們要讓這批瓷器先震驚全雅典,再震驚全希臘,最後震驚全世界!”

“絕對可以!絕對可以!我幾乎可以看到,全世界的黃金都在向柏拉圖學院流淌,美妙,太美妙了!”

“馬場的收購還算順利吧?”蘇業問。

“非常順利。所有的金雄鷹已經花光,接下來,就靜等第一次騎兵大戰。我無比希望波斯大軍犯同一個錯誤,再次從馬拉鬆平原登陸,那裡,真是騎兵的寶地。”

蘇業搖搖頭,道:“他們大概率不會從馬拉鬆平原登陸,不過,其他地方同樣有騎兵發揮的地方。”

三年級的第一個月,蘇業過得非常充實,充實到一回家做完作業後倒頭就睡的程度。

全天處於高強度的學習之中。

直到,瓷器出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