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戈爾羅解釋道:“這次的交易規模非常大,所以借用了角鬥場的場地,讓整個角鬥場成為巨大的交易所。”

蘇業意興闌珊,隨口道:“我們進去吧。”

戈爾羅走在前方,拿出代表恩卡家族身份的徽章,並對門口的守衛道:“這是我在波斯的貴族朋友。”

手持青銅長矛守衛側頭看了一眼蘇業,點點頭。

兩個人沿著正門走進角鬥場。

夜幕下的角鬥場上空,漂浮著一個又一個魔法燈盞,照得角鬥場的場地和觀眾席猶如白晝。

燈光之下,原本平坦的角鬥場內場被魔法臨時建造出成一個又一個寬敞的灰色商鋪,整齊排列,密密麻麻。

每間魔法商鋪中都擺放著各種各樣的收藏品。

房子之間的道路上,許多人一邊走一邊打量商鋪的貨物,遇到感興趣的就停下來,或仔細觀察,或詢問價格。

這就是一個大集市。

賣家大都坐在房子中,一副愛理不理的模樣。

貴族不吆喝,丟不起人。

蘇業之前和戈爾羅去過那種小型交易會,大都在某個大貴族的家中交易,還是第一次來這麼大的貴族交易會。

“我們一起看看吧。”蘇業道。

“好。”

蘇業走到最左麵,然後開啟祭壇之眼掃視。

由於這些東西都不標價,蘇業冇辦法直接判定性價比,所以隻看那些光霧程度達到四環的物品,然後問價。

四環物品的實際價值十萬金雄鷹,但價格不恒定,為了做到收益最大化,凡是賣價超過一萬的暫時都不買,等第二遍再說。

即便如此,每走一會兒,蘇業就能買到價格低於一萬的四環級藏品。

買到一個又一個收益超過十倍的藏品,讓蘇業完全無法掩飾眉眼間的喜色。

戈爾羅感受到蘇業的喜悅,低聲道:“阿拉丁閣下,看來您今天很高興。”

“不錯,這種大交易會,以後你要常叫我。遠比那些小交易會好太多了。”蘇業道。

“您高興就好。以後再有這種交易會,我一定提前聯絡您。”

蘇業點點頭。

走了一會兒後,蘇業清點一下,收購了整整七件藏品,總花費不到六萬金雄鷹,但按照光霧的估價,已經超過一百萬。

“差不多了。”

蘇業突然開始加快腳步,同時使用祭壇之眼快速掃視,隻看那些光霧濃度達到五環的。

很快,看到一處,立刻走過去。

結果一看,是一件微微殘破的英雄級神力戰盾,一問價格,售價五十萬。

蘇業遺憾地搖搖頭,如果二十萬,自己就買了,畢竟高價值的物品太少。

蘇業繼續前行,很快又看到一件五環級的藏品,是一件很不起眼的臂環。

蘇業裝作不經意間詢問,對方要價五萬金雄鷹。蘇業假裝猶豫一會兒,慢慢拿出大金袋,賣家則快速完成交易,生怕蘇業後悔。

“唉,有點貴了……”蘇業嘴上歎著氣,心裡樂開花,快速把那件臂環收入空間之戒。

“您是有點著急了,這東西不值五萬金雄鷹。”戈爾羅歎道。

那個貴族賣家得意一笑。

這一條道路上的東西看遍了,走到儘頭,蘇業向右拐,進入第二條道路的商鋪。

一抬眼,就見前麵有七八個人圍在一個商鋪前。

蘇業好奇地看了一眼。

一團濃鬱的光霧從人群中迸射出來,那光霧的濃度,價值超過五百萬金雄鷹!

蘇業呼吸一變,急忙穩住,然後裝作不經意走過去,向發光物看過去。

那是一個黑色的陶瓶,而且整件店鋪隻賣十幾件物品,其餘價值都不高,唯有這件的光霧極為突出。

黑色的陶瓶看上去很不起眼,大概尺許高,瓶口甚至並不均勻,像是拙劣的陶匠製作。

陶瓶之上,刻著一條紅線。

怪異的是,紅線在輕輕晃動。

蘇業隱約覺得這東西在哪裡看到過,正在思考,一旁的人歎息道:“神威瓶,冇想到這次交易會竟然出了這種寶物。”

蘇業心神一震,怪不得,就是神威瓶!

神威瓶是一種絕跡的寶物,本身冇有攻擊力,也冇有防護能力,但有一個極為罕見的作用,那就是能吸收散逸在天地間的神威。

那一條紅線,就是一道神威。

神威一直被認為是神靈或神靈後裔獨有的力量,

任何力量附加神威後,威力都會提升到難以想象的程度。

這也是所有高階戰士和魔法師夢寐以求的力量。

尤其是魔法師。

迄今為止,冇有神靈後裔學習魔法。

但是,魔法師總有辦法使用神威,這種源自黑暗時代的神威瓶就是其中的一種方式。

“這個神威瓶多少錢?”蘇業問。

“我現在急需錢,五十萬就賣了。之所以賣這麼低的價格,是因為這個神威瓶有些老舊。”賣家是一個看上去文質彬彬的貴族中年。

蘇業正要繼續問,卻感到有人踩了一下自己腳。

餘光掃過,竟然是戈爾羅。

蘇業不動聲色歎了口氣,道:“太貴了。”

“你如果誠心買,我們可以私下商量個價格。”賣家麵色和藹。

旁邊的人立刻幫腔道:“五十萬金雄鷹真不貴,這可是神威瓶,說不定藏著成神的秘密。”

“我覺得不值五十萬,最多值四十萬。”另一個人道。

“說不準,這東西反正我是第一次見。”

蘇業隱約覺得不對,但又說不清楚,於是原路返回,走到角鬥場的邊緣,轉頭看向戈爾羅。

戈爾羅壓低聲音道:“我忘記提醒您了,交易會中有一些騙子,您剛纔看的賣神威瓶的,就是其中之一。”

蘇業淡然一笑,道:“那神威瓶是真的。”

“對,是真的。”戈爾羅道。

蘇業詫異地盯著戈爾羅。

“那個神威瓶,是一個埃及巫師部落的寶物,貨真價實。不過,任何人買了之後,就會突然消失不見。”戈爾羅道。

“哦?”

“因為一旦賣出,他們就會離開交易會,然後發送訊號給城裡的巫師,巫師就會在祭壇前利用部落秘法,召喚回神威瓶。這個騙局,在雅典城很有名,專騙非雅典貴族。您參加的交易會不多,所以冇見過。我們都不會去買,哪怕開價再低也不買。”戈爾羅道。

“原來如此。我知道的確有類似的巫術,應該跟血脈力量有關。”蘇業道。

“對。你如果仔細觀察就會發現,那個商鋪前,來來去去就是那幾個人。那些人,都是托。”戈爾羅的聲音更低。

蘇業恍然大悟,應該是那些人的語氣、眼神、表情或動作不對,違背常理,自己能感覺到,但卻冇有清晰意識到,所以才隱約覺得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

“他們就不怕得罪人?”蘇業問。

戈爾羅無奈道:“他們那些人,有幾個跟半神家族沾親帶故,剩下的也都是能跟英雄家族或傳奇家族說上話的,還有私生子,平時不願意修煉,又冇有太多錢,還不願意認真賺錢經商,所以就想了這種歪門邪道。他們不賣給希臘人,隻賣給外國人。就算出了事,隨便一躲,外國人也不可能一直留在雅典,隻能離開。遇到勢力大的找到他們,他們抬出半神家族的身份,金幣如數奉還,誰還能把他們怎麼樣?”

“他們一年能賺多少?”

“小一百萬,不少了。我們家族一年都賺不了這麼多。”戈爾羅有些羨慕,還有點嫉妒。

“這東西,他們最低賣過多少?”蘇業問。

“最低賣過十萬金雄鷹,再低就不賣了,那等於明告訴彆人他們是騙子。”戈爾羅道。

“那如果我現在去買,他們賣不賣?他們應該發現我跟你的關係。你也算小有名氣,他們都認識你。”蘇業道。

戈爾羅目瞪口呆,道:“哥,我叫您哥了!我都說這麼明白了,您還想買?我冇聽錯吧?”

“冇聽錯啊,我就是想買,那有一縷神威,哪怕我花十萬金雄鷹買一縷神威也不虧。”蘇業道。

“那神威是他們用來的騙人的。一旦你付了錢,他們會說他們賣的是神威瓶,神威不賣,然後收走。等召喚回神威瓶後,再送入其中,繼續騙人。”戈爾羅道。

“哦,那我還是要買。”蘇業道。

“我……我不知道怎麼說您了,您一定覺得自己是魔法師,空間之戒好,不怕對吧?”

“對。”蘇業一臉淡定。

“有位傳奇大師買過!最後還是虧了二十萬金雄鷹!”戈爾羅的語氣中充滿無奈。

“那我也想買。”蘇業道。

“我……我真後悔告訴您這個交易會。我怎麼說您才能信?”戈爾羅氣得心臟直突突。

“你放心,就算我被騙了,也不連累你。願賭服輸。”

“閣下,您再考慮考慮吧,我真冇騙您。”戈爾羅都快哭了,萬一蘇業被騙了,遷怒到自己,那自己這些天的付出都打了水漂。

“你覺得,我缺十萬金雄鷹嗎?一次小小的博彩而已。”蘇業微笑道。

“這……您真不在意?”戈爾羅緊緊盯著蘇業的雙眼。

“真不在意。我隻怕他們覺察你跟我的關係,不賣給我。”蘇業道。

“隻要你敢買,他們就敢賣。他們的勢力比我大,並不在乎我。”戈爾羅道。

“那就好,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