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業轉頭看向梅德爾斯。

“您是隱秘祭司,尋求賠償,理所當然。”梅德爾斯善解人意道。

蘇業心道我想要問的是如何懲罰貝恩斯家族,怎麼就轉到尋求賠償上了?

不過,這也可以?

蘇業的目光中帶著詢問。

梅德爾斯的眼神非常堅定。

很可以。

蘇業點點頭,道:“把貝恩斯家族的管家放出來。”

不一會兒,神殿戰士押著一個長袍淩亂但頭髮麵容一絲不亂的老者走了過來。

老者身體挺直,形色鎮定,隻是目光偶爾止不住輕動。

“我在角鬥場的貴族交易會上買了兩件物品,你幫我取回來吧。”蘇業說著,將兩枚青銅憑證扔到管家懷裡。

管家急忙接好,轉頭望向貝恩斯族長。

查爾德愣了一下,哭喪著臉道:“那可是500多萬啊,你太狠了,太狠了!”

貝恩斯族長身體一震,隨後想起蘇業最近的種種事蹟。

他一咬牙,道:“你拿著白岸鎮的地契,外加那件神力裝備,押在那裡,爭取一個月的籌款時間!”

“是,老爺!”管家麵容如舊,但雙手輕顫,步子遠比來的時候更慢。

附近的神殿戰士看蘇業的眼神都變了,貝恩斯家族雖然是英雄家族,但花銷也大,扣除像神力位麵這種不便交易的,整個家族的資產不會超過兩千萬金雄鷹,這位隱秘祭司一口咬掉四分之一,足以讓整個家族元氣大傷。

等管家走了,蘇業就站在院子裡,跟貝恩斯族長聊天。

圍繞著百年前的那位英雄戰士貝恩斯,深入瞭解了整個家族。

在交流的過程中,蘇業多次表現出對英雄貝恩斯的尊敬。

無論是貝恩斯族長還是查爾德,眼中都流露出希冀之色。

直到幾個神殿戰士抬著一些箱子過來,然後打開箱子。

有信件,有書籍,還有各種雜物。

貝恩斯族長麵色劇變,查爾德默默歎氣。

蘇業彎腰翻了翻,拿出一本厚厚的黑色小牛皮封皮的書籍,放在手裡,緩緩打開。

黃褐色的書捲上,浮現一個個暗紅色的血色字跡,輕輕晃動。

“嘖嘖,《米諾斯召喚儀式》,在我們魔法界彆名《牛頭人的呼喚》,非常著名的邪典。你們家族膽子不小啊。還是羊皮卷的典藏本血書,這東西,能換一件聖域魔法器了。我們柏拉圖學院找了很多年冇找到,隻有手抄本。梅德爾斯,這書在神殿的什麼**序列?”

“中級邪典。”梅德爾斯道。

蘇業放下《米諾斯召喚儀式》,這次冇有彎腰,用了魔法之手,抓起另一本更厚甚至表麵冒著淡淡黑色煙霧的書。

蘇業隻敢用透明的魔法之手抓著,硬是冇敢摸。

“好大的膽子!”梅德爾斯嗬斥道。

“你們家真是臥虎藏龍啊,《克洛諾斯的低語》,古黑暗時代的強大邪典,據說是克洛諾斯被宙斯鎮壓在地獄之後,分身的力量來到地麵,創立的邪信教典。聖域之下觸之即死。這讓宙斯神殿的祭司看到,估計已經對你們大開殺戒了。”

“這是高等邪典,已經觸碰到瀆神的邊緣。”梅德爾斯嚴肅地道。

貝恩斯族長和查爾德默默地低頭,那些半神家族英雄家族,誰還冇點這東西?

家裡不藏著幾本邪典,好意思叫高位家族?

蘇業放下《克洛諾斯的低語》,拿起一疊書信和印章。

“嘖嘖,原來那支著名的黑水海盜團是你們家的私兵啊。”蘇業一邊看一邊嘖嘖稱奇。

梅德爾斯氣得麵色微紅,雖然說貴族藏汙納垢已經見怪不怪,但堂堂英雄家族養那麼臭名昭著的海盜團,委實太過分了。

貝恩斯族長輕聲一歎,一言不發。

“嘖嘖,還有幾封信,上麵寫著閱後即焚,你們倒好,一直留著,有意思,有意思,不然我還真不知道堂堂半神家族玩的這麼臟。我說當年那個小聖域家族怎麼突然遭遇滅頂之災,原來是半神家族看上了他們工坊的新技術,聯合你們用最小的成本巧取豪奪。厲害,厲害。怪不得克莫斯被伯裡克利控告,這老東西真陰毒。”

蘇業說完,把那些書信給了梅德爾斯。

梅德爾斯簡單翻閱,越看臉越黑。

蘇業就像鑒寶一樣,一一翻閱調查那些違禁品。

最終,貝恩斯族長終於撐不住了,哀求道:“隱秘祭司閣下,您想要什麼就說吧,我們家族一定儘量滿足您。”

“不著急,先等管家把東西送回來再說。”

蘇業說完繼續點評各種違禁品,貝恩斯族長和查爾德已經生不起任何反抗的念頭。

有些東西明明藏在家族特彆隱秘的地方,但在神殿力量麵前無所遁形。

不一會兒,一個神殿戰士滿麵怒容小跑過來,附在梅德爾斯身邊低語。

蘇業聽力極佳,隻聽了一半,便麵色一變。

“帶我去看看。”蘇業道。

梅德爾斯沉默片刻,道:“我在這裡看守他們,你帶隱秘祭司大人去一趟。”

貝恩斯族長和查爾德慢慢低下頭,似乎知道了什麼。

在神殿戰士的帶領下,蘇業七拐八拐,進入一處地下建築。

濃鬱的腐臭、血腥、濕騷味撲麵而來。

彷彿被密密麻麻的臭蟲撲在身上。

貴族私牢。

蘇業憑藉天賦自然呼吸迅速過濾不好的氣味,一邊走,一邊探查。

地牢之中,有腐爛的屍體,有慘白的枯骨,有哀哀的哭泣,還有痛苦的呻吟。

僅僅走了一半,蘇業停在原地,最終轉過身,走回地麵。

蘇業站在私牢外,呼吸著地麵更新鮮的空氣。

“神殿有救濟人的地方吧?”蘇業問。

“有。”神殿戰士道。

“做一下偵測邪惡,把這些人都送走吧。能救的救一下,救不了的,給他們一個痛快。”

神殿戰士道:“都已經進行了偵測邪惡,除了一人身上有細微的紅光,犯了小罪,其餘人無一有罪。”

“嗯。”蘇業點了一下頭,邁步向外。

好像什麼事都冇有發生一樣,蘇業繼續翻看那些違禁品。

許久之後,那管家回來,遞給蘇業一隻空間之戒。

“這枚空間之戒是賣家附贈的物品,請隱秘祭司閣下驗貨。”

蘇業分彆取出蘇格拉底手書和神血雕像,和之前彆無二致,於是點點頭,收入廢墟空間。

“貝恩斯族長,帶我去你們家族走走吧,我相信每一個貴族都是優秀的收藏家。”蘇業麵帶微笑。

貝恩斯族長和查爾德相視一眼,眼中閃過濃濃的哀色。

“我這就帶您參觀我們家族的藏品。”

貝恩斯族長在前,管家緊跟在後,蘇業和梅德爾斯與神殿戰士慢慢前行,查爾德被解除禁錮,跟在隊伍的最後麵。

查爾德望著家族的岩石、草木、屋頂、門窗,流露出無法掩飾的留戀之色。

“安德列,你這個害人的魔鬼!”查爾德在心中怒吼。

一行人抵達貝恩斯家族的地下寶庫,除了少數地方被翻開,略顯狼藉,大部分地方都保持完好。

巨大的寶庫中,一件件精美的收藏品被擺放在不同的木架上,在魔法陣的作用下,儲存得極為完好。

蘇業直接使用祭壇之眼掃視全場。

密密麻麻的光霧散落在各處。

“對了,你們家有一座神力位麵吧。”

貝恩斯族長和查爾德神色钜變。

“蘇業,那是我們家族的根基,您不能奪走!如果冇了神力位麵,我們家族將冇有存在的意義,您這是逼我……”

“閉嘴!”貝恩斯族長怒斥不成器的兒子。

隨後,他轉向蘇業,和顏悅色道:“神力位麵是一個家族的根本,冇有了神力位麵,也就冇有了貝恩斯家族。我相信善良寬容的隱秘祭司,不會奪走貝恩斯家族的一切。這座寶庫中您看中什麼,儘管拿走。”

“英雄勳章冇在這裡。”蘇業緩緩道。

老管家呆若木雞,貝恩斯族長沉默不語,查爾德死死咬著牙,用力握著拳,恨不得一頭撞死。

如果說神力位麵是一個英雄家族的物質根基,那英雄勳章就是一個英雄家族的精神根基。

當年的英雄勳章,都是神造之物,都是由神靈化身親自頒發佩戴。

榮耀之盛、意義之大,遠超想象。

除了半神勳章,英雄勳章是世界最頂級的收藏品之一。

交易價格從來冇有低於500萬金雄鷹,傳言說英雄家族的一枚勳章都比得上整座聖域家族,不是傳言,是事實。

希臘的曆史上,一共纔有多少英雄?

貝恩斯族長和查爾德低著頭。

榮耀還是財富,這是艱難的抉擇。

梅德爾斯則若有所思。

蘇業卻好像冇看到其他人的反應,在寶庫中慢慢走著。

這座寶庫中五環的寶物確實不少,但並冇有六環之物。

“把英雄勳章取過來,交給隱秘祭司殿下。”貝恩斯族長幾乎是一字一句說完。

老管家盯著族長,一言不發。

貝恩斯族長猛地揮動右臂,一巴掌甩在老管家的臉上。

老管家跌倒在地,口中吐血,碎牙迸濺。

“你聽不到我的話?”

老管家咳著血,默默離開。

不多時,捧著一個鎏金的盒子,走了過來,雙手捧起,遞給蘇業。

蘇業接過一看,是秘銀盒子,然後緩緩打開。

六環的光霧如此迷人。

蘇業合上秘銀盒子,收入廢墟空間,邁步向外走去。

“我們談談神殿的判決。”

一行人急忙跟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