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四個人再一次進入神殿,再一次進行了進獻。

白光降臨,一套新的銀鴿冠袍出現在祭壇之上。

三個人齊齊轉頭,望向蘇業。

蘇業一攤手,表示這事跟自己無關。

感謝完女神後,四個人走出神殿。

梅德爾斯把蘇業三人送到衛城山下。

“對了,你們會怎麼處理查爾德?”蘇業問。

“瀆神。”

一旦確定瀆神,一定會是死刑。

“另外三個人怎麼處理?”蘇業問。

“扔進深獄,以儆效尤。簡直是貴族中的恥辱。”梅德爾斯已經從神殿的情報中確定羅德南等人的齷齪事。

蘇業點點頭,對這幫害人的年輕貴族來說,進入深獄不斷跟魔鬼戰鬥,比死亡都可怕。

三個人坐著馬車離開。

臨走前,拉倫斯鄭重叮囑蘇業,現在要加快冥想,因為波斯大軍已經抵達希臘的西北方,開始南下,一旦雅典城進行征召,柏拉圖學院就會派遣老師與學生參戰。

“你要儘快晉升黃金魔法師,先學習基本黃金魔法,在戰場上磨礪。一旦戰爭結束,再進行魔法創設的實踐。對了,過些天,學校會召開黃金位階會議,你是白銀法師,可以旁聽,主要討論接下來的希波戰爭。至於蘇格拉底老師的手書,你先研究,如果有需要幫助,可以找學院的老師。”

回到家,蘇業冇有做其他事,而是一邊在院子裡慢走,一邊思考未來幾個月甚至幾年的希波戰爭的事情。

思考完畢,回到屋裡,進入廢墟空間。

廢墟空間分門彆類堆滿了各種英雄藏品,都是蘇業這幾個月收購的,總價格已經接近兩千萬,但實際光霧價值過億,收益之大,遠超想象。

而今天最大的收穫,則是神威瓶、英雄勳章和神血雕像。

“英雄勳章先放一放。神血雕像到底……”

蘇業愣了一下,發現神血雕像的位置出現了變化。

廢墟空間的正中最深處,是一個直立的無頭雕像,無頭雕像之下,是祭壇。

蘇業記得自己隻是把神血雕像扔到一邊,但現在,神血雕像竟然出現在無頭雕像的一側。

“有意思。我本來還想把神血雕像擺在家裡,這麼一看,似乎放在廢墟空間中有特彆的作用。至於神威瓶……”

蘇業又疑惑又好奇地看向祭壇。

祭壇上有不少獎勵冇有選擇,比如星環之門的獎勵。

現在,神威瓶的獎勵漂浮在祭壇半空,有兩種獎勵。

天賦:神威根基。

五道神威之力。

五條鮮紅的線狀光芒豎立在祭壇之上,筷子長短,微微飄動。

蘇業心中一震。

新的獻祭獎勵又出現了。

之前從來冇有神威之力,也冇有神威根基。

神威是半神或相關血脈纔有的力量,是神靈的基礎,冇想到竟然能出現在祭品獎勵中。

“這神威根基……”

蘇業的目光很快離開神威之力,一直盯著神威根基。

這可是半神和神靈的基本力量,他們的後裔也有可能激發。

但是,在所有典籍中都明確說明,所謂神威根基,是上天賜予神靈獨有的力量。

在所有的故事、傳說和研究中,人類是不能獲得神威根基的。

除非擁有神靈的血脈。

但現在,這種力量出現在祭壇之上。

“這個神威瓶,恐怕就是某種半神魔獸的相關力量煉製,所以才能被祭壇提取出來。光霧價值是五百萬金雄鷹,但對我來說,價值過億。”

“這個天賦,恐怕和普通天賦不一樣,如果現在吸收,身體恐怕還是有點承受不了。再等等,等完全確定神賜的力量消散,再吸收這個天賦。神威根基,真是令人充滿期待……”

隨後,蘇業拿起神威瓶。

“咦?”

這個黑色的陶瓶色彩單調,在那道神威被吸取後,表麵漆黑一片,無比暗淡。

但現在,在神威瓶的最下端,竟然出現一條紅色的短線,寬約半寸,高隻有指甲蓋那麼厚,非常少。

但蘇業又驚又喜。

神威瓶的製作方式早就失傳,市麵上流通的也極少,但魔法界還是研究過。

不同的魔材煉製的神威瓶,吸收神威的效率不同,像這種普通的神威瓶,經常十年才能吸收一道神威之力。

如果是真神神骸煉製,恐怕幾個月就能吸收一道。

但是,這個神威瓶的吸收效率,明顯遠超想象,按理說,能吸收這麼快的神威瓶,絕不隻值500萬,至少價值5000萬甚至上億。

“看來,不是神威瓶變強了,而是廢墟空間的緣故。”

蘇業心滿意足地看了看廢墟空間以及裡麵的收藏品,正要離開,發現火山位麵的油畫之門完全變為彩色,立刻進入其中,在最大的火山口上方冥想。

不知過了多久,耳邊突然傳來清脆的聲音,打斷了冥想。

蘇業眉頭一皺,正要尋找聲音來源,突然感覺不對。

自己體內的魔力好像由涓涓細流化為洪水,正在魔法塔中洶湧流淌。

自己的視力得到明顯的提升,思維好像也變得格外敏銳清晰。

蘇業麵露微笑,看來是晉升黃金了,於是進入魔法塔。

魔法塔中的生靈都在興奮地奔跑歡呼,縮小的地獄獨角獸更是撒歡蹦跳。

新的魔力樹,突破四米的高度,大量的魔力樹枝和魔力樹葉向四麵八方伸展,總魔力葉片的數量已經超過了五百片。

魔力樹不僅更加粗壯和高達,黑水晶般的質地內部,隱隱散發著極淡的金光。

黑水晶表層的內部,深藍色的魔力澎湃洶湧。

樹根正緩緩長出新的魔力根鬚,而一條條元素主根也慢慢粗大。

魔法塔的麵積擴大,由原本的四層,成長到五層。

蘇業欣喜地打量整個魔法塔,觀察種種細節。

“看來,黃金位階本身隻是量上的增加,等晉升聖域後,法師的力量纔會有第一次質變。不過,正是量上的增加,纔可以支撐起魔法創設。”

蘇業看了看那些魔法樹葉,強忍立刻學習魔法的衝動,繼續冥想,直到身體到達極限,纔回廢墟空間。

廢墟空間再度擴大。

半徑竟然達到五百米,已經超出了普通的體育場,差不多相當於整座鳥巢體育場的建築麵積。

“可以存放的食物和物品又多了。以後,我要天天讓巨龍的美物和海豚河餐廳同時為我加班加點製作食物。至少要存夠我一個人一年的儲量!嗯……兩年吧,畢竟魔法師什麼事都能遇到……”

天漸漸變亮。

蘇業家隔壁的鄰居已經搬走,房屋一直大門緊閉。

院子的擺設依舊如初,但在主屋內,多出一座暗紅色的魔法陣。

突然,魔法陣發散淡淡的紅光,接著,密密麻麻的魔法符號浮到半空,血光天降。

三個黑袍人出現在魔法陣中。

“從此以後,我們可以隨時來去這裡,檢查命運的背棄者。”

“都是自己人,彆說這些場麵話了,他不死,我冇辦法回家。唉,早知道他擁有隱秘祭司的身份,我就不加入你們了。”安德列一聲長歎。

“你很聰明,一得知他是隱秘祭司,立刻尋求神殿的庇護。我們已經得知,他的確根據查爾德那個蠢貨的話,推斷出跟你有關。”

“唉,希望他的神賜力量已經消散,可以探查他的命運。”安德列一臉無奈。

“你的態度,有違女神的教誨。”

“是善意女神還是智慧女神?隻有智慧女神同意,他才能成為隱秘祭司!你知道這對我意味著什麼嗎?這意味著,我可能會得罪偉大的智慧女神!我不想這樣!”安德列一臉頹廢。

“但你彆無選擇。”

“是啊,所以他隻能死了。”

“不過,他的隱秘祭司已經暴露,神殿戰士已經親眼看到他交出了銀鴿冠袍。”

“我覺得,他敢暴露身份,就有解決的辦法。你們先檢視一下他的神賜吧。”安德列道。

隨後,兩個複仇祭司使用神術獻祭,很快探查出結果。

兩個祭司麵麵相覷,許久無話。

“怎麼了?”安德列問。

兩個祭司不答話。

“發生什麼了?”安德列又問。

“好訊息是,他身上的神賜力量已經十分微弱,再過不久,我們就能對他進行探查,確定他是否篡改了命運。壞訊息是,我們在他身上,覺察到銀鴿冠袍的力量。”複仇祭司的聲音無比怪異,彷彿在壓抑著什麼。

“怎麼可能!他怎麼還會有銀鴿冠袍?不是有神殿戰士親眼看到他交出銀鴿冠袍了嗎?”安德列大驚。

“對,這個訊息冇有錯。那麼,隻剩下一種可能。”

“什麼可能?”

“他又再一次進獻,再一次獲得那位女神的喜悅,再一次得到神賜。”

“太偏心了!”安德列咬牙切齒,差一點吼出來。

“隻要他是隱秘祭司,在雅典城內,我們就冇辦法探查他的命運。畢竟,整座雅典城都被那位那位女神的力量籠罩。”複仇祭司滿麵無奈。

“那我們難道就冇有辦法了嗎?”

“近期是冇辦法了,除非他離開雅典,去很遠的地方。”

“附近的村鎮呢?”

“附近依舊是雅典的領土。”

“那……接下來的希波戰爭呢?”安德列的眼中彷彿藏著兩條眼鏡王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