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複仇祭司很欣賞地看了安德烈一眼,道:“如果你有能力在戰場解決他,我個人全力支援。但是,神殿不會給予你任何幫助。”

“為什麼?”

“眾神注視每一場戰爭。”複仇祭司歎了口氣。

安德列沉默許久,道:“那戰爭結束呢?”

兩個複仇祭司笑了起來。

天矇矇亮,冥想完睡不著的蘇業隨便吃了點東西,走出家門,正準備步行去學校,卻看到希爾的馬車早早停在門外。

“你一直來的這麼早?”蘇業問。

“是的,凱爾頓老爺說,您可能會早起上學,讓我一直早來。”希爾的態度遠遠比去年更加謙恭。

“不錯。”蘇業遞給他一枚金雄鷹。

“謝謝蘇業老爺。”希爾欣喜若狂,就好像這枚金幣附著神聖的力量。

坐上馬車,蘇業開始翻書,主要看黃金魔法。

“召喚白銀仆從需要學,但目前冇有冰後,先不著急。另外,我也需要收集那些普通魔獸的屍骸,畢竟有些特殊魔獸在一些環境下可能發揮意想不到的作用。”

“真實之眼、隱形術、類人變身術、魔法消解、魔力光罩、定身術、元素侍衛、觀望之眼、放逐術、魔力凝聚等等這些非元素類魔法都非常重要,一個也不能落,其中這個元素侍衛,應該重點關注,這個魔法受血脈力量影響非常大。”

“普通黃金魔法師召喚出來的元素侍衛,會是一個青銅位階的元素生靈,但有將軍血脈召喚出來的,則是白銀元素侍衛,祭司血脈召喚出來的,會是黃金元素侍衛,而領主級彆召喚出來的,應該是是黃金元素統領之類的。”

“至於各大元素係魔法,數量空前增多,黃金位階基礎魔法超過一百,一天學一個,我要學三個月……所以,我目前隻能專攻少數價值最高的。比如,我有光元素血脈和光元素領主,光係魔法威力格外強大,那麼就需要學全光元素基本魔法。”

“而不久的將來,我要麵對希波之戰,所以需要一些大範圍、高殺傷的魔法,同時還必須要有魔法進化,那麼,地係和火係是首選。”

蘇業一邊思考一邊翻找兩係魔法,越看越興奮。

“有方向了,先學看似最冇用的‘火焰之雨’,而且要對火焰之雨進行‘強化創設’中的‘代償創設’,全麵減小威力和其他方麵,隻留範圍!火焰之雨的基礎範圍是半徑20米,憑藉我的各種天賦,半徑能達到50米。如果使用代償創設,半徑能達到70米。也就是說,製造出一片近乎140米x140米的火焰範圍。因為是地獄之火,不僅附加火係天賦,還附加暗係天賦。等於一個魔法下去,籠罩一個體育場那麼大範圍的戰場,這是大多數聖域法師都做不到的大範圍。”

“既然可以改造火焰之雨,也可以改造陷阱術。我完全可以犧牲陷阱術的深度,擴大範圍,隻需要深一兩厘米就行,我需要的不是陷阱,而是附著在陷阱上的元素天賦。然後陷阱術和落雨術一上一下,火係天賦、暗係天賦外加地係天賦,三係天賦齊發……”

蘇業雙眼亮得跟太陽一樣。

“對付那些強大英雄,這種魔法實際上隻是刮痧,但對付大範圍的普通敵人,這種魔法就是毀天滅地的。不過,我要做好區分,針對這種普通敵人,我可以犧牲破壞力,但是,針對強大的敵人,比如傳奇戰士,有各種強大神力裝備和強大防護,天賦有效,但作用有限,我應該追求強大的限製性力量和絕對的破壞力。”

到了柏拉圖學院,蘇業直接叫醒還在睡覺的尼德恩。

尼德恩瞪著微紅的眼睛,揉著亂蓬蓬的頭髮,怒視蘇業。

“黃金位階有冇有新流派?我現在能不能用?”蘇業問。

“你彆想了,目前已知的所有的流派,至少到聖域才能成形,否則的話,隨機應變的效果更佳。當然……你血脈和天賦有點多,好像有機會。我想想……你既然有防護重疊的天賦,還有光元素血脈,真可能形成光輝天國流派。”

“什麼是光輝天國流派?”

“就是讓人如同在天國,擁有強大的防護能力,就算偶爾受傷,一個光輝治癒也能治療好。和大地堡壘不同,大地堡壘主要是形成大範圍的防護,而光輝天國主要是小範圍的防護,缺點是必須達到光元素祭司血脈,這個條件太苛刻。但對你這個光元素領主來說,完全不是問題。”

蘇業微笑道:“你詐我,我隻有光元素祭司,怎麼可能成為光元素領主。”

“得了吧,大師們已經研究你很久了,太陽神再小氣,也不好意思隻給你個光元素祭司。”

“真冇有,我真是光元素祭司,領主離我太遠了。”蘇業一臉無奈。

“真的?”尼德恩露出狐疑之色。

“真的。”蘇業誠懇點頭。

“行,那我就暫時相信你,”尼德恩點點頭,突然道,“對了,光元素領主的天賦是什麼來著?”

“我又冇有光元素領主血脈,我哪知道。”蘇業一臉淡定。

“嗬嗬,總有你露出馬腳的時候。”

“繼續說下一個流派。”

“黃金地係魔法有超重力術,而這個魔法,是魔法星辰流派的主要魔法之一。”

蘇業問:“這個魔法星辰的效果是什麼?”

“凝聚成一個巨大的地元素之球,吸附沙土碎石,甚至能把敵人吸進地元素球中,然後從天而降,轟然炸裂。”

蘇業看了尼德恩一眼,這個魔法有點眼熟。

“另外一個是長風要塞流派,因為黃金位階的風係魔法大量增加,到了聖域後,就能構建出一個強大的流派,可攻可守,非常強大。”

“還有就是海王流了,不過隻有到傳奇才能成形,而且需要有水源的地方,當然,如果有強大的魔法器,或者擁有高級水元素血脈加海獸血脈,形成水元素進化,在沙漠都可以使用。”

“最後一個,就是雷霆戰車流,黃金位階的雷係魔法有了足夠的殺傷力。實際上還有彆的流派,隻不過要麼還在雛形,要麼核心魔法是聖域或傳奇。”尼德恩道。

“那黃金位階半成形的流派都有哪些?”蘇業問。

尼德恩伸出手,掰著指頭慢慢數。

“半成形啊,一是大地堡壘,畢竟這個時候的地係魔法很多了。”

“二是陷阱法師流,這時候差的隻是範圍和威力。也就是以‘彆靠近我論’為核心形成的流派,大地堡壘就是陷阱流的分支,兩者差彆不是特彆大。隻不過大地堡壘更側重防禦,陷阱流更側重等人上鉤。”

“三是種植大師流,前提是有木係血脈和樹人類血脈,形成木係進化,彆人我不敢說黃金位階能半成形,放到你身上,還真有可能半成形。”

“四就是大召喚師流派了,我甚至懷疑,你不是半成形,是已經有了雛形。”

“五就是光輝天國流,你防護魔法強,又有光元素血脈的超強治療能力,也已經達到雛形。”

尼德恩放下手,抬頭認真盯著蘇業,最後把蘇業盯得全身發毛。

“老師,你怎麼了?要不要吃藥?”

尼德恩認真道:“實際上,你有成形的流派了。”

“什麼流派?”蘇業大喜。

“烏龜流。遇到緊急情況,直接張開光元素祭司血脈賦予的聖光壁壘,然後為自己防護和治療,再使用地元素魔法構建大地堡壘和陷阱,我相信除了歐幾裡德那種變態,冇有任何黃金魔法師或黃金戰士能奈何得了你,甚至一些新晉聖域魔法師也拿你冇辦法。畢竟,魔法破壞力和防護力,是完全可以推算出來的,你的防護力量有點強。”尼德恩道。

“烏龜流這個名字我就不在意,我在意的是,我的防禦對歐幾裡德無效?”蘇業問。

“嗯……也不是無效,就是比較脆,歐幾裡德彷彿能從另一個世界展開攻擊,他的魔法好像能跨越空間。”尼德恩道。

蘇業默默地點了點頭,歐幾裡德在這點上,真的太強了。

尼德恩繼續道:“你的魔法仆從非常強,加上亞裡士多德給你找的冰後……”

“他找到了?”蘇業問。

“是啊,我聽彆的老師說的。用你的話說,我現在是羨慕嫉妒恨啊,他說等你晉升黃金……你晉升黃金了?”尼德恩猛地從床上跳起來,如同炸毛的野貓一樣,雙眼發綠。

“我是你的學生啊,你不應該高興嗎?”

尼德恩長長歎了口氣,默默坐下,低著頭,雙手在一頭紅色頭髮上亂撓。

蘇業拍拍他的肩膀,語重心長道:“老師,我相信你能早我一步晉升聖域的,彆灰心。”

“我……”尼德恩咬牙切齒,最終語調一降,“我借你吉言吧。”

過了好一會兒,尼德恩才輕咳一聲,整理了一下髮型,恢複了往日的精神狀態。

“雖然召喚風後的時候,你不能召喚地獄獨角獸,但有了冰風雙後,有王大錘,有地傲天,再加上很強的光元素侍衛,大召喚師流是半成形。如果你能獲得木係血脈,種植大師流也半成形,兩個半成形,也會形成強大的力量。不過,你既然有這麼多天賦和血脈,我還是建議你走四元素強殺流,著名的四元素之矛,就是這個流派的代表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