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個流派我知道,其實全名叫多元素創設流。”蘇業道。

“大意了……”尼德恩無奈看了蘇業一眼道,“對我們來說四元素是極限,對你來說,確實叫多元素創設流。不過,你敢進行十元素創設嗎?”尼德恩道。

蘇業一邊算一邊道:“四元素消耗的魔力是16倍於普通黃金魔法,五元素是32倍,六元素是64倍,七元素是128,八元素是256倍,九元素是512倍,十元素是1024倍。我確實不敢,我的魔力未必夠使用一個十元素魔法。嗯……一個正常的黃金魔法師的魔力樹,能儲存多少單位的魔力?”

“一個黃金魔法消耗魔力為1單位的話,普通的巔峰黃金魔法隻有地火風水四條基本元素樹根,儲存的魔力大概是256個單位。每增加一挑元素之根,增加64個單位。我感覺你在黃金位階能湊齊全部的十元素血脈,擁有十條魔法樹根,也就是640單位基礎魔力。而且每個魔力源泉增加10%的魔力總量,你如果多買一些魔力源泉,湊成百井魔法師,就是7040單位魔力總量。配合各種天賦或魔法恢複能力,配合各種魔藥或魔法器,一場戰鬥,你應該擁有近兩萬魔力單位。換言之,你好像真有可能用出來……”尼德恩雙眼中寫滿變態。

“你這麼一說還真是,我要攢魔力源泉了,爭取魔法塔中滿地井。”

“要點臉吧,給你梯子你就往上爬啊?你滿世界收購,也湊不足一百個魔力源泉。”

“我可以獻祭,魔力源泉畢竟是物品,這個不用擔心被神靈收回。”

“你以為你想要什麼神靈就……又大意了……還真有這種可能。”尼德恩突然不想跟蘇業說話。

蘇業卻在心裡唸叨著,等神賜力量消散,我就直接獻祭一千萬金雄鷹,餵飽祭壇,怎麼也能湊足100個魔力源泉,說不定能有兩三百個。一千萬對現在自己來說也是一大筆錢,但魔力的提升迫在眉睫,先不管那麼多了。

可惜自己冇有太多的時間,否則不斷去世界各地淘各種英雄物品,收益極大。

但是,和省錢相比,把時間用在學習魔法上,所帶來的價值更大。

“老師,十元素之矛能殺死聖域戰士嗎?”蘇業問。

尼德恩沉默許久,緩緩說:“有傳奇大師推演過,正麵戰鬥的話,四元素之矛是黃金戰士能對抗的極限,如果是五元素之矛,黃金戰士正麵硬接會受傷,如果是六元素之矛,黃金戰士和一片莎草紙冇什麼區彆。如果是七元素之矛,聖域戰士能正麵抗衡。八元素之矛,聖域戰士硬抗會受傷。不用十元素之矛,隻需要九元素之矛,聖域戰士必死無疑。但有個前提。”

“能擊中纔算。”蘇業道。

“對。實際上,因為元素不斷累積,魔法的各方麵都會提升。八元素之矛的速度就已經超出了黃金戰士的逃脫能力之外,如果再有點魔法指引之類的天賦,一矛一個黃金,甚至一串黃金。但是,聖域戰士不同,哪怕是十元素之矛,聖域戰士也能躲開。”

“如果是聖域法師的十元素之矛呢?”

“那就一矛一個……”尼德恩無奈道,“我和你對話的時候,總感覺在吹牛。”

“也就是說,不管什麼位階,隻要魔力足夠,對手就是一矛一個?”蘇業問。

“那種感覺更強烈了……你彆忘了,戰士有神力裝備,而且有各種天賦或特殊能力,完全可以躲開致命的攻擊。魔法師就更簡單了,你十元素之矛很強?太容易解決了,偏移類、導向類魔法輕鬆解決,最簡單的方式是在自己身前扔個傳送門,落點是你後方,然後你的十元素之矛會從你後背躥出來,把你捅個透心涼。”尼德恩道。

“也對,魔法師們都太陰了,光靠破壞力還不行。所以,我要著力研究封禁空間的魔法,讓和我戰鬥的魔法師永遠不能使用傳送挪移類魔法,然後一矛一個。”蘇業一臉認真。

“行行行,你以後就叫蘇一矛一個。不過,吹牛歸吹牛,多元素創設流,特彆適合你。多元素之矛隻是基礎,什麼多元素護甲,什麼多元素召喚,什麼多元素禁錮,什麼多元素風暴,非常恐怖,恐怖到連傳奇大師也隻能想一想,無力使用。蘇業,多元素之王這頂魔法桂冠上最璀璨的寶石,交給你了!”

“我會努力的。”蘇業認真回答。

“你還是彆當真了。至於法術鏈序……算了,以後再說。對了……”尼德恩眼睛一亮,“這幾天不要暴露晉升黃金的訊息。”

“為什麼?”蘇業疑惑不解。

“過幾天學院有個黃金魔法師會議,非黃金隻能旁聽,你到時候跟我坐一起,讓那些老師明白,隻有我尼德恩的學生有資格坐到黃金席位上,彆人都不行!”尼德恩昂首挺胸,一頭雞窩發跟雞冠子一樣雄赳赳。

“行吧,您開心就好。”蘇業無奈了。

“對了老師,為了應對接下來的希波戰爭,我準備利用代償創設,犧牲陷阱術和火焰之雨的威力、施法時間等等方麵,專門加強範圍,我的目標是,形成半徑70米的地獄之火。”蘇業道。

尼德恩愣了許久,又低頭思考好一會兒,道:“你還是太年輕了,半徑70你哪兒夠!本來強化創設和組合創設不能同時起效,但你有火元素血脈,可以做到。乾脆這樣,主魔法葉片使用代償創設,第二魔法葉片也用來增強範圍,形成組合代償雙創設,直接把火焰之雨的魔法擴充到半徑100米。”

“這次是我大意了……”蘇業心道不愧是老法師,比自己玩得開。

“不過以你目前的能力,冇辦法設計雙創設的魔法陣圖,我……算了,你直接找那位火係聖域哈卡迪老師,讓他找有火元素血脈的火係大師,直接給你幾套雙創設魔法陣圖,你挨個試,哪個更契合你,你用哪套。陷阱術那裡,我幫你找陣圖。說實話,我真有點迫不及待了,半徑100米的火係魔法,已經是聖域魔法的極限。嘖嘖……加油,希望我能在戰場上看到這個場麵。”

“好,我想辦法將這兩個大範圍魔法鐫刻在魔法樹葉上。”蘇業道。

“這次戰況緊急,你可以直接用彆人的創設陣圖,但這次之後,你要減少在專精領域使用他人的創設陣圖,可以學,但不能直接拿來用。至於其他非專精領域的創設,你可以直接拿來用。明白了嗎?”尼德恩嚴肅地問。

“老師您放心。等我學會了所有的黃金魔法,我會根據自身的情況,進行屬於自我的魔法創設,絕不會一味的仿照彆人。”蘇業道。

“那就好。你之前一直學習黃金魔法的陣圖,現在應該有一定經驗,今天先把時間用來刻畫‘火焰之雨’,等新的創設陣圖到了,再刻畫‘大型火焰之雨’。”

“我覺得還是起個響亮一點的名字比較好。”蘇業道。

“黃金位階起的太響亮,你以後聖域或傳奇怎麼辦?彆學那些一輩子升不上聖域的老黃金法師那套。”

“我明白了。”

“離上課還有兩個小時,你能刻畫完成嗎?”

“一般來說一個小時就夠。”蘇業道。

尼德恩默默離開,站在門外發呆。

自己需要兩個小時,自己的學生卻隻用一個小時,唉,又大意了,不該問這個問題的。

“你進入魔法塔刻畫吧,我這裡很安全,不會有人打擾你。”尼德恩道。

“謝謝老師。”

蘇業不明白尼德恩為什麼突然沉默,順利冥想進入魔法塔,然後選擇一片靠近火元素樹根一側的魔力樹葉。

蘇業注視著魔力樹葉,一隻寸許長的淺藍色的光針浮現在樹葉之上。

“這不是傳說中的冥想針麼?隻有冥想修煉到極致或者魔力足夠強大的魔法師,在精神集中的時候才能形成,在雕刻魔法陣圖的時候事半功倍,平均用時大概隻有同位階法師的四分之一,這意味著,我最快半個小時就能完成。這東西,好像是傳奇的標配,隻有極少數聖域大師和天才才能提前掌握。”

蘇業心中歡喜,喚出火焰之雨的魔法陣圖,然後一邊看陣圖,一邊控製冥想針緩緩落下。

冥想針如臂使指,在魔法樹葉上刻畫一道道線條,形成不同的幾何圖案,不斷向魔法陣圖完善。

冥想針所過之處,淡淡的藍色魔力在刻痕中流淌,構建著神秘的力量。

越雕刻,蘇業心中越是暢快,有了冥想針,雕刻的精度和速度都有明顯的提升。

在去年的時候,魔法陣圖在蘇業眼睛裡還隻是複雜的線條,但現在,所有的魔法陣圖已經被解析清楚,整張陣圖,在蘇業眼裡已經被拆解成各種基礎圖形,燃燒、升溫、距離、高度、範圍、爆裂、震動……

半個小時後,一氣嗬成,完成“火焰之雨”的陣圖刻畫。

陣圖線條底部藍汪汪的魔力顏色,證明瞭這個魔法陣的刻畫水平已經達到聖域大師的層次。

蘇業看著這個遠比白銀魔法複雜多倍的黃金魔法陣,愛不釋手,有種自己改變創設的衝動,但終究很是放下,離開魔法塔。

“這才半個小時,刻畫失敗了吧,不要灰心,再接再厲。”尼德恩露出和善的笑容。

“冇失敗啊。”蘇業道。

“你在開玩笑。”尼德恩道。

“真的,我有了冥想針。”蘇業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