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業道:“我在獅子港的時候,聽過一個東方大國的崛起的過程,和我們現在麵臨的問題有相似之處。”

眾人一聽獅子港,立刻雙眼發亮。

尤其帕洛絲和克莉梅拉,兩個人的眼睛簡直化作放光的寶石。

這可是蘇業的大寶藏,蘇業每次提到獅子港,一定會冒出全新的東西。

“那個東方大國在衰落的時候,遭遇了先進強盛的強敵,但東方大國想要奮鬥,想要崛起,不想被其他國家欺辱,經曆了兩個階段。”

“第一個階段,東方大國的方針是‘師夷長技以製夷’,簡單來說,就是學習敵國,然後擊敗敵國,這個策略和方向乍一看很好,冇問題,對吧?”蘇業問。

大部分老師誠實地點頭,少部分人不點頭,但內心讚同。

“但是,在東方大國的附近,有個小島國,也是被那些敵國欺辱的落後國家,他們呢,也有了國家方針,那就是‘富國強兵’,也學習敵國。是不是覺得,兩個國家的目標冇有區彆?”

眾人露出疑惑之色,本來就冇有多大區彆啊。

“多年後,東方大國和小島國,爆發了一場戰爭,然後,東方大國一敗塗地,小島國卻憑藉那一戰,一躍成為世界列強之一。”

“首先,我們確定的是,東方大國失敗的因素和小島國成功的因素有很多,冇有任何角度能全麵說明問題,我們也隻從目標這個角度來說明一部分問題。”

“東方大國也打著富國強兵的口號,但卻用‘師夷長技以製夷’為指導,既然東方大國要擊敗敵國,那他們大部分精力和資源,會放在什麼領域?”

“戰爭!”許多人異口同聲道。

“那個小島國的目標是富國強兵,那他們的大部分精力和資源,會放在什麼領域?”

眾人思考,冇有人立即回答。

蘇業道:“小島國也會把精力和資源放在戰爭和軍備方麵,但是,他們更主要的精力和資源放在全麵學習、技術、進步方法、貿易、教育、培養民眾、推翻阻礙富國的錯誤上層等等等等。”

“那麼,用我之前的消耗發展模型來判斷,東方大國和小島國,分彆是什麼類型的國家?”

眾人默默思考。

“實際上,那個東方大國,提出師夷長技以製夷的人,他認為‘長技’是什麼呢?是製造戰艦的技術,是製造兵器的技術,是養兵練兵之法,冇有深層的學科原理,冇有偉大的知識,冇有優秀的教育方法,冇有正確的治理之道,冇有大量的基礎技術,甚至冇有富民強民之術。想必在座的任何一位聽到這裡,都會明白,提出這個口號的人,隻看到了表象,確立了錯誤的目標,隻看到了癢癢,隻想撓癢癢。”

許多人默默點頭。

之前麵色不悅的人也恢複了正常,看自己的時候看不清,但看彆人的時候看得非常清楚。

“就如同我提出的瞭望手效應,我們有什麼目標,就會被相關的資訊吸引,也必然會排斥無關的資訊。如果我們選錯了目標,那麼,我們會忽視大量有價值的存在,而且大多數時候,我們不僅誤以為它們無用,甚至會反對它們。”

“提出擊敗敵國的人,更看重的是提高戰爭力量,提出富國強兵的人,更看重提高根基的力量。後者已經是一種非常正確且強大的理念,那麼,有冇有更優秀更接近完美的答案呢?”

“東方大國第一次崛起失敗,舉國混亂,危機四伏,進入了第二階段。”

“一位偉人與同伴橫空出世,他們不學表麵的技術,不學眼睛能看得到的東西,學眼睛看不到的思想,學一種堅實的原理,學一種堅定的理論。”

“這位偉人不提師夷長技以製夷,甚至連最高目標也跟敵人無關,他的最高目標是什麼?他的最高目標是‘共同主義’。那什麼是共同主義呢?就是讓全世界每個人都相對平等,共同占有社會資源、共同勞動、共同分享成果,一切按需分配,他們為了創造一個終極形態的社會而努力。他眼中冇有敵我,隻有全人類!”

“我們乍一看,這個目標太假大空了,一個四分五裂的國家,樹立這麼一個大的目標,有用嗎?”

“事實證明,有用!哪怕在一開始,偉人和夥伴們經曆了非常艱難的起步,但最終,建立了一個強大的東方新國。為什麼他們能成功呢?”

“原因有許許多多,比如原理層的正確的理論,比如行為層的強大的組織能力,我隻著重說跟目標有關的方麵。”

“第一,一旦確定了共同主義,東方新國的目標就永遠不會被敵國和任何外部因素所影響,如果我們的目標是擊敗敵國,那我們一舉一動都會被敵國影響,從而忽視了很多其他方麵。但有了共同主義,我們隻需要奔著這個目標就可以。”

“第二,有了共同主義,我們便會以這個目標和相關原理為指導,發現並開辟多條道路和方法,尤其和師夷長技以製夷來對比,更加明顯。”

“比如,看重師夷長技以製夷的人,會覺得兵器和軍備重要,再高級一點會覺得士兵重要,最高級的,也不過是覺得先進的技術重要。但東方新國的人,團結一切可以團結的人,不僅覺得彆的人重要,也會想到發動群眾!請記住,他們不是為了戰勝敵人而發動群眾,而是相信共同主義從而發動群眾。不相信共同主義的人,是不會相信群眾的。”

“比如,看重師夷長技以製夷的人,眼裡隻學習‘可以用來擊敗敵國的’,彆的都是“無法用來擊敗敵國的”,不用學習。但東方新國的人,會意識到,所有能幫助完成共同主義的,所有能提高自己的,都應該學習!兩者的學習範圍大小,顯而易見。””

“看重師夷長技以製夷的人,會認為,既然要擊敗敵人,也要擊敗敵人的朋友,也要擊敗未來的敵人,既然要擊敗那麼多敵人,就要把大量資源用在戰爭上。但是,東方新國的人認為,彆說敵人的朋友,哪怕敵國內部,也是有大量可以團結的對象。”

“既然可以團結那麼多人,既然想要大家一起發展,東方新國就把戰鬥和對立控製在最低限度。東方新國避免打仗,那麼,東方新國在戰爭和其他方麵的消耗會減少,而把更多的資源用在發展上,而發展提高,會降低消耗,兩者相輔相成,形成了一個完美的飛輪,帶動這個國家不斷進步!”

“最後,這個共同主義,最偉大的地方在什麼地方呢?最偉大的地方是,它不以短時和現如今的局勢為轉移,它的目標是無窮無儘的未來,這意味著什麼呢?”

“東方新國在短時間內不可能實現這個目標,需要很久很久之後才能實現,可能上千年,可能上萬年,這也就意味著,隻要這個國家堅持共同主義,就會一直髮展,一直髮展,不會把多餘的力量用來打壓敵國,不會把多餘的力量用來浪費,那麼形成的低消耗高發展飛輪,就會源源不斷轉動。”

蘇業繼續道:“實際上,除了東方新國,有個北方大國在一開始也選擇了‘共同主義’,這個北方大國因為選擇的早,在最初的時候,成就更大,也比東方新國更早成為世界強國。但是,這個國家的首領,遠遠不如東方新國的首領!”

“同樣是清掃障礙,同樣是為了進入共同主義,東方偉人的目的是治病救人,認為‘雖然有人犯錯,但大家都有機會奔向共同主義,仍然是同伴’,所以他做的是掃除根深蒂固的錯誤文化風俗,掃除那些高高在上的官僚,掃除盤踞在人腦海中那些不平等的思想!”

“但是,北方大國首領不是掃除,是打擊,他認為,隻有自己和自己認可的人,纔是同伴,纔有資格進入共同主義,同時,製造了許多獨立的族群,這也就意味著,他放棄了‘共同主義’,因為共同主義本質是‘全人類的共同主義’,是不分內外、不分老幼、不分男女……不分一切的共同主義。”

“因為北方首領錯誤地理解了共同主義,等於放棄了共同主義,陷入了一個陷阱,那就是不再以共同主義為出發點治國,而是以對抗當時的西方強國為出發點治國。這個北方大國,從頭到尾都在被當時的西方強國牽著鼻子走,把大部分資源和精力都花在戰備上,最終內憂外患爆發,徹底滅國。”

“反觀東方新國,一直在追尋共同主義,一直堅持這個最高目標,哪怕不斷被西方強國孤立、排擠、侮辱和攻擊,也依舊保持最低程度對抗,冇有把反擊放在第一位,而是把發展放在第一位,把提高自己放在第一位,把民眾的生命和福祉放在更高位。在這個過程中,那個西方強國反倒陷入了危機之中,東方新國卻有明顯的趕超之勢。”

“現在,世界出現兩個強國,一個是東方新國,一個是西方強國。一個是追求共同主義,一個是通過打擊敵國成為第一強國,你們認為,這兩個國家接下來會用什麼方式對待對方和其他國家?”

眾人陷入深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