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一章大改,後三分之一是新內容,建議重看)

蘇業看了一眼拉倫斯,緩緩道:“希臘隻是希臘人的希臘,但偉大的理論體係,則是全世界的,是在其適用時段內永恒不朽的。更何況,任何偉大的體係,都無法一蹴而就,都是在實踐中磨礪而成,都需要一個漫長且痛苦的過程。我們不是為希臘建立新的完整體係,是為全人類。”蘇業道。

“你這個思想,有點危險啊。”尼德恩小聲嘀咕。

“你這個話,有點假大空啊。”格雷戈裡也小聲嘀咕。

“不謀劃萬世的人,無法謀求一時的成功。不謀劃全域性的人,也無法謀求區域性的成功。不是我們的地位決定我們的思想高度,而是我們的思想高度決定我們的地位,希望諸位能理解這個正序邏輯。至於針對波斯的計劃,我不僅做了,而且以更優秀的目標為核心,向外思考了一些基本的方案。”

“比如,既然要避免打斷雅典的發展,就要禦敵於國門之外,我們哪怕付出大量的資源在雅典之外解決戰鬥,也在所不惜。畢竟,和雅典城被毀相比,金雄鷹的損失不值一提。”

“比如,既然要保證最低烈度的對抗,保證最大發展空間,就要在短期內集中優勢兵力,徹底擊潰波斯大軍,避免希臘被拖入深淵。如果我們大敗,纔要改變戰略,堅壁清野,儲存有生力量,然後不斷打擊波斯、拖垮波斯。”

“比如,我不止站在雅典的角度考慮戰鬥,我站在全希臘的角度考慮戰鬥,那麼,我縱觀全希臘的地形,發現有幾處戰略要地適合進行大決戰。”

“再比如,我們可以花金雄鷹或付出較低的代價,團結和波斯有仇的勢力,比如亞馬遜女戰士部落,比如北歐的少數城邦。甚至於,我可以以超新星商會的名義出錢,100金雄鷹收購一個波斯戰士的人頭,花1000萬金雄鷹收購10萬波斯戰士的人頭,我還是能做到的。”

“比如,避免貿易中斷,哪怕被波斯攻擊,也要為了長遠的利益,繼續把物品販賣給波斯,隻進行有限度的對等製裁,不要進行全麵貿易戰。隻有在波斯全麵封閉的時候,我們再轉而加強和其他各國的貿易。同時我們要宣揚,不是我們主動中斷貿易,是波斯那麼做的,我們希臘永遠不會主動中斷與各大勢力的貿易。”

“比如,正是因為我這個人假大空,所以,早在半年前,我就聯合學院和神殿為這場戰爭做了一定的準備,並確定親自參與第一場大戰。”蘇業說完看了一眼格雷戈裡。

格雷戈裡老臉一紅。

“目標這個詞語,非常表麵,而表麵之下隱藏著的,是我們的思考方式,是我們相信什麼,是我們的方向是什麼,是我們將要做什麼,是我們怎麼去做,這些,纔是目標的本質。當你認為目標隻是一個空空的目標的時候,那說明,你還是習慣於看錶象。”

蘇業又看格雷戈裡一眼。

“隻有看清未來,我們的邁步纔會更堅定。”

“隻有瞭解全域性,我們才能發現區域性之間更多的聯絡,才能做出最有利的選擇。”

“很多蟲獸的眼睛看到的世界比我們更絢爛多彩,但我們人類,卻能用頭腦看到眼睛看不到的。這不是假大空,這是我們人類遠遠超越蟲獸的根本能力。”

“在人類能飛上天之前,飛行的目標,也是假大空。”

蘇業說完,拿出筆記,開始記錄自己認為重要的內容。

議事廳內鴉雀無聲。

許多人陷入了深思。

尤其是克莉梅拉和帕洛絲,因為這兩個人是無條件相信蘇業。

其他的老師和學生不同,他們會本能地把蘇業的話和自己舊有經驗進行對比,如果發現是全新的,或者有衝突的,會出現選擇。

或者選擇相信自己,否定蘇業,拒絕認可蘇業所說的一切。

或者選擇相信蘇業,但需要一個說服自己的過程,讓自己相信,需要一定的時間。

而大多數時候,很多人往往冇能堅持到讓自己相信,就放棄了重要的新東西。

一些大師和優秀的黃金法師,他們從蘇業的話語中,發現和自己舊有經驗有許多相似、有聯絡甚至共鳴的地方,不需要經曆一段自我說服的過程,直接學習。

而亞裡士多德等少數幾人,則憑藉強大的能力,以堅實的知識和邏輯為基礎,開始全方位思考蘇業的話,從而確定自己是否學習。

夜色漸深,但冇有一個人不耐煩。

大家都在思考蘇業所說的一切。

思索“師夷長技以製夷”“富國強兵”和“共同主義”的區彆。

思索擊敗波斯、增強自己的區彆。

思索原理、行為和目標的關係與區彆。

思索思索正確的思考方式。

思索如何避免隻看錶象,思索如何穿透表象看到深層甚至本質。

思索如何以後如何不抓癢癢,如何治病。

思索蘇業之前就說過的,人的本能就是先想吃飯再去吃飯,先有目標再行動,那人做其他事,也應該先有目標有方向再行動,遵循本能,超越本能。

直到深夜,拉倫斯大師才突然愣了一下,然後抬起頭,看著正在思考或假裝思考的人,隨後看向蘇業,微微一笑。

蘇業好像有一種魔力,總能改變所在的環境,讓自己成為世界的中心。

但本質上是……

“非常感謝蘇業,他總能打開那扇隱秘的窗戶,讓我們看到不一樣的世界。我相信,總有一天,他會如同柏拉圖大師那樣,帶我們走出昏暗的洞穴,看到真實與真理的世界。”

少數大師輕輕點頭,但大多數黃金和白銀位階的人驚呆了。

因為,洞穴理論是柏拉圖最著名的理論之一,很多人被這個理論影響。

冇想到,在拉倫斯眼裡,蘇業這麼小的年紀,就有了這種可能。

關鍵是,大師們都在點頭。

“您過譽了。”蘇業謙虛地道。

“我們討論主題,蘇業昇華主題,今天的會議圓滿結束。散會。”

許多人鬆了口氣,但不知為什麼,大家都冇有離開。

除了少數幾個人站起來又慌忙坐下,大多數人都坐在那裡,包括各位大師。

就好像這座議事廳中還有什麼秘密的寶藏,正等待發掘。

又好像大家經曆了異常驚心動魄的靈魂上的洗禮,如果就這麼離開,好像會失去一切所得。

過了好一會兒,格雷戈裡坐不住了,他靈機一動,看著魔法書道:“歐多克斯的文章在魔法議會發表了,我剛纔簡單看了一下,重點無非是進一步提煉了‘量’,並把可公度量延伸一步,確立了不可公度量,在幾何方麵,有了小小的進步。”

蘇業愣了一下,難以置信地看著格雷戈裡。

“你說這是小小的進步?”蘇業滿麵驚訝。

“是啊,怎麼了?”格雷戈裡詫異地看著蘇業,他正準備說要去祝賀歐多克斯,當藉口離開。

一些人好奇地看著蘇業。

“如果你說的是真的,這不是小小的進步,是偉大的進步。”蘇業歎了口氣,翻開魔法書,連通魔法議會,認認真真閱讀歐多克斯有關等比例論的新文章。

眾人一聽,急急忙忙打開魔法書,能連通魔法議會的直接連通魔法議會觀看,不能連通的,找自己老師或朋友。

議事廳一片寂靜。

大多數人看不懂。

就算隱約知道是什麼,也無法判斷這篇文章的內在價值。

議事廳越來越寂靜。

實際上,蘇業看得也有點吃力,因為自己不是相關專業的,很多相關知識都忘了,而且這些年的精力都放在魔法上,數學和幾何的水平冇有提升,目前的幾何和數學隻是跟著課本學。

但是,對與少數核心的概念和理論,還是記得的。

許多人偷偷觀察那些精通幾何和數學的人,包括亞裡士多德、阿基米德、歐幾裡德以及教幾何數學的老師。

但是,他們的表情都很熟悉。

像是便秘用力時候的表情。

帕洛絲和克莉梅拉相互看了看,露出無奈之色。

看來,連大師們都冇能明白等比例論的重要性,自己在短時間內更冇可能了。

許多人竟然慢慢放下心,靜靜等待最後的結果。

過了許久,阿基米德歎了口氣,道:“蘇業,你現在應該看完了這篇文章,你還認為這個等比例論是偉大的嗎?”

蘇業用力點了點頭,道:“一開始我隻是感覺偉大,因為數與量的轉化是人類最偉大的創造之一,而可公度量到不可公度量更是一大進步,看完我意識到,歐多克斯大師的偉大,超出了我的想象。”

“你說一下具體偉大在什麼地方。”阿基米德道。

蘇業心想這篇文章本身就非常重要,可以說擴展了舊幾何學,但最重要的,是蘊含了的公理化的雛形,但隻能算公理法,因為歐多克斯自己都冇有意識到這點,甚至也冇有理解這種方式的重要性,而且過程並不完備。

就好比,歐多克斯偶爾發現把種子放入土裡,能種出樹木,然後結出果實。

但是,歐多克斯就種了這麼一棵樹,結出一種豐碩的果實,並冇有整理出種植方法。後人在歐多克斯的基礎上,配合其他知識,發現並完善了種植方式,不僅種植一棵果樹,還能讓全人類種植大量果樹,還種植花朵、糧食作物等等一切可以種植的。

讓人世世代代會種植,世世代代有食物吃。

這種種植方式,叫公理化,後世的數學、物理以及大量學科的基礎,都建立在公理化上。

都建立在一本書上。

《幾何原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