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個發現這種種植方式的人,就在這間議事廳內。

蘇業看了一眼亞裡士多德,又看向歐幾裡德。

但是,有些東西,自己不能說,因為自己終究不是數學專業的人,知道公理化,但要寫出《幾何原本》,需要相當長的時間。

更何況,幾何和數學並不是自己的主要方向。

蘇業沉思許久,道:“我之所以說這篇文章偉大,不僅僅是等比例論本身,更是等比例論的證明過程。我們知道,偉大的泰勒斯確定了‘證明’,然後畢達哥拉斯、巴門尼德、柏拉圖以及大師們拓寬了‘證明’,而歐多克斯,進一步完善了證明。但是,這種證明還隻是雛形。在看這篇文章的時候,我突然想起跟亞裡士多德以及歐幾裡德的交流,裡麵的一些東西,我們都有交談過。”

亞裡士多德思索片刻,輕輕點了一下頭。

歐幾裡德一臉茫然,低頭快速翻看魔法書,但很快他抬起頭,露出沮喪之色。

“相關的內容,我好像冇記。果然,你說的對,冇有記錄,就冇有發生。”

眾多老師笑起來,這句話,隻是對健忘症有效。

但隨後,老師們臉上的笑容消失了,那句話,好像對自己也有效。

蘇業微笑道:“你忘記了,但我幫你記得。不過,你我的談話,是建立在邏輯之上的,而邏輯,是我和亞裡士多德主要討論的內容。”

亞裡士多德點了一下頭,道:“我對你說過的邏輯印象很深,尤其對正序邏輯理論,可我總覺得,你的邏輯理論中,有所欠缺。”

蘇業心想當然有所欠缺。

“不愧是亞裡士多德,一眼看出了我的邏輯欠缺。我的邏輯,隻是提出了一個概念和方向,但冇有一個堅實的基礎和結構。就像是,我畫了房屋的外形,但冇有畫精細的建築圖紙,而且還需要人添磚加瓦建造。說實話,我自身能力有限,我無法構建出完整的邏輯學。不過,我這個人特彆謙虛,特彆善於發現彆人的優點,所以,我從你和歐多克斯的文章中,找到了一些相同的地方,我懷疑,你其實也有了邏輯的概念,隻是冇有提煉而已。”蘇業道。

“哦?你說說看。”亞裡士多德的興趣更大。

蘇業翻開亞裡士多德之前的一篇文章,然後圈出來,唸完之後,再對比歐多克斯的文章,然後唸了出來。

唸完之後,眾人一臉發懵,亞裡士多德也皺著眉頭。

蘇業道:“你討論的是博物學內容,歐多克斯討論的是幾何,如果隻是從內容看,你們倆的兩段文章毫無關係。但是,我們如果穿透內容層,進入結構層,就會發現,你們兩個的這段內容,在結構層麵,有著驚人的相似。比如……你們倆在得出最後的結果之前,都一個相似的結構,叫做‘前提’,你們不是憑空得出結論,而是在‘前提’的基礎上,得出結論。我隱約覺得,你對這一點有所意識。”

“對,在和你談論過邏輯後,我進行過簡單的思考,確實意識到有一個東西,但我不知道怎麼命名,聽了你的話,我確定,這個就是前提!而且,不是一個前提,是至少兩個前提,我能從中感應到奇妙的聯絡。”

蘇業在心中暗讚不愧是奠定了形式邏輯的大佬,於是興奮地道:“看來我的猜測是正確的!你一定是悟通了得出結果之前,需要有完備的前提,這樣,纔能有完整的邏輯。但是,具體過程,還需要大量的研究。我能力有限,但我相信,你一定能成功。亞裡士多德,你要抓住這次機會,你會憑藉這個方向的研究獲得前所未有的成就,甚至能讓你成就傳奇之路。”

“我隱隱也有這種感覺!我甚至覺得,你簡直就是另一個我,但又在某種程度上超越我,有時候,你是另一個柏拉圖老師,不僅超越我,還能引導我!不不不,我冇時間在這裡稱讚你,我要去研究這個前提和邏輯去了!我內心湧動一種奇妙的力量,這種力量告訴我,你說的是對的,我的感覺也是對的!你放心,一旦我研究出結果,一定把你列為第一作者!”

亞裡士多德竟然不顧在場所有人,轉身就走。

蘇業一聽,心道自己那點粗淺的三段論就是學自亞裡士多德,急忙道:“彆,我隻是做出了猜測,提出了問題,你纔是給出答案的人。”

“無論是蘇格拉底還是柏拉圖,都說過,有時候,提出問題比解決問題更重要!不要說了,你就是第一作者,你如果再爭執,我就不署名,隻署名你一人!”

亞裡士多德一揮手,匆匆離開。

議事廳的師生們羨慕地看著亞裡士多德的背影,不出意外,不久之後,亞裡士多德恐怕會研究出震驚世界的新理論。

隨後,他們轉頭望向蘇業。

但是,新理論的第一作者,竟然是蘇業。

蘇業歎了口氣。

他們看著蘇業的表情,肅然起敬,剛纔蘇業不僅連續推脫,現在得到第一作者的署名,得到名揚萬世的機會,不僅不興奮,反而還歎氣。

這纔是一個高尚的人。

蘇業起身要走,歐幾裡德像兔子一樣猛地躥出來,抓住蘇業的袖子。

“我的呢?”

“什麼你的?”蘇業問。

“你說跟我也有關,到底有什麼關係?”歐幾裡德道。

“你說過,你因為有健忘症,覺得這個世界上很多東西不重要,你想要創造一種理論,隻需要記住幾個重要的知識點,就能推斷出堅實的理論,再由這個理論推導出無數的理論,甚至開創一門偉大的學科。”蘇業道。

“這個我記得,我說過!”歐幾裡德點頭道。

“我也記得。”

“我也聽說過。”拉倫斯大師道。

老師們紛紛迴應。

蘇業看了一眼老師們,笑道:“他是見人就說嗎?”

“何止見人就說,我聽得耳朵都生老繭了。”

“不過,我們所有人都認為,歐幾裡德有些異想天開了,因為這根本是不可能的理論。如果真有了這個理論,那我們人類會進入前所未有的大發展,甚至會陸續開辟出新的學科。”

“是啊,我也不相信,這個野心太大了。我甚至可以說,這個理論一旦出來,甚至連神靈都會嫉妒。”

“不不不,你們高看神靈了,他們纔不學人類的東西,他們一定認為這東西冇用。”

“他們下來考試可拿不到滿分。”

學院的老師們臉上浮現怪異的笑容,讓一些信神的人一臉無奈。

不過,這些魔法師說的冇錯,神靈真的不在乎哲學和數學,而且眾神強大的是力量,並不是頭腦。

甚至於,據說宙斯阻止神靈學人類的一些東西,因為怕神靈被人類影響,變得和人類一樣墮落。

這也是許多貴族敵視魔法和哲學但又崇拜哲學家的原因。

連神都在畏懼哲學家。

“反正我們不相信人能創造出這麼強大的理論。”

“我也不相信。”

“歐幾裡德絕對不行!”

老師們半開玩笑打趣。

“等等!蘇業,你不會相信歐幾裡德吧?”格雷戈裡失聲問。

“對啊,我就是相信歐幾裡德啊。”蘇業一臉理所當然。

歐幾裡德立刻挺起胸膛,扶正帽子,一臉得意洋洋。

老師們看著蘇業和歐幾裡德,跟看傻子一樣。

“那你仔細說說,我們聽聽。”正要離開的拉倫斯坐回椅子上。

許多人立刻攤開筆記本。

蘇業則陷入沉思。

實際上,公理化說起來簡單,簡單一點說,就是找不證自明的相對正確的前提或理論,然後用演繹邏輯,推理出相對正確的理論。

但實際上,公理化這套體繫有嚴密的方式,哪怕歐幾裡德也隻是完成了初步的公理化,一直到兩千多年後,希爾伯特纔在《幾何學基礎》中建立完善的公理化。

蘇業清楚,以自己的幾何和數學知識,真要把所有精力放在這方麵,的確可以創作出完整的《幾何原本》,甚至超越《幾何原本》。

但是,多少年不確定。

關鍵是,這不是自己的方向。

自己要儘快晉升傳奇。

在眾人的期待中,蘇業道:“實際上,在一開始和歐幾裡德討論這件事的時候,我也冇覺得有他能做到,但我認為這是一個非常美妙的可能性,因為真有人能做成了,對世界的作用會無比巨大,我相信,哪怕普通人知道這個東西,也會意識到這個理論的偉大。”

許多人點頭。

“但是,這不可能。”一些老師小聲嘀咕。

“每一個先賢和偉人,都完成過不可能的事情。而他們,並冇有因為彆人覺得不可能,就不去做。我們,不能否定任何美好的可能性。”蘇業麵色嚴肅。

“說的真好!”歐幾裡德滿麵春風。

蘇業白了歐幾裡德一眼,道:“那你來說。”

歐幾裡德一臉尷尬,急忙道:“聽你的意思,我的那個萬世第一的理論,跟歐多克斯的這篇文章有關係?”

“歐幾裡德你挺行啊,理論還冇出來呢,就吹噓萬世第一了?你繼續說,我走了。”蘇業作勢欲走。

“彆彆彆……”歐幾裡德死皮賴臉抓住蘇業的胳膊,屁股向後墜,就跟拴著一座小山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