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我們說第二個可能。”

“他們第二選擇是,孤注一擲,派遣海軍直接攻擊獅子港。實際上,攻擊獅子港不是關鍵,關鍵是……他們可能想直接摧毀獅子港,甚至波及雅典。這樣,哪怕他們在彆的地方失敗,隻要毀掉雅典,也足以向他們的神靈交代。”

法斯特低聲道:“這是我們冇要考慮到的。不錯,波斯如果無法突破溫泉關,真有可能魚死網破。哪怕我們希臘的海軍更強大,但波斯可以憑藉數量優勢毀掉獅子港。一旦引發傳奇出手,海浪足以摧毀整座雅典城。”

“還第三個可能,那就是把兵力再次運送到馬拉鬆平原,攻打馬拉鬆要塞遠遠比攻打溫泉關容易。而且他們兵力充裕,如果進行溫泉關、獵神海峽、馬拉鬆和獅子港四線作戰,不斷拖下去,我們恐怕會被生生拖垮。”蘇業道。

“頭疼啊。如果波斯真的不要臉,用這種方式與希臘硬耗,甚至源源不斷派兵硬耗,我們絕對吃不消。”法斯特眉頭緊皺。

“所以,真正決定這次希波之戰勝負的,除了溫泉關之戰,還有海戰。隻要徹底擊潰波斯的艦隊,我們就可以在海麵上肆無忌憚地攻擊他們在溫泉關或馬拉鬆平原的軍營。但前提是……要解除柏拉圖學院的禁令,允許我們魔法師建造更強大的魔法戰艦,魔法母艦!”

法斯特長長歎了一口氣。

蘇業卻好像冇看到法斯特的表情,繼續道:“據我所知,早在十多年前,柏拉圖大師就提議過建造魔法母艦,學院隻要使用權,把指揮權交給戰神山和各大神殿。但是,出於對魔法師的畏懼,雅典果斷拒絕了這個提案。”

“魔法母艦是魔法師設計的最強大的魔法船艦,其上自建一座魔法塔,哪怕傳奇與聖域不親手出擊,僅僅靠黃金法師,也能催動強大的魔能法陣,轟擊出超遠距離的魔法。基本上,隻要有魔法母艦在,希臘的海軍將橫行海上,除非傳奇親自出手攻擊,否則將成為海上永遠不沉的島嶼,絲毫不下於英雄海魔獸,隻有半神海魔獸能在其之上。”

“或許當時的柏拉圖學院對魔法母艦的敘述過於誇張,嚇到了許多貴族,他們生怕這是魔法師的陰謀,所以用儘一切手段阻撓魔法母艦的建造。最終,導致魔法母艦計劃擱淺。而在這些年,雅典屢次跟一些國度打海戰,除了馬拉鬆海戰是大獲全勝,其他海戰有勝有敗,總損失超過一艘魔法母艦。但即便這樣,雅典還是拒絕。”

“若不是柏拉圖學院顧全大局,早就與其他城邦合作,建造魔法母艦,橫掃海上。”

法斯特再次長歎一口氣,道:“你如果參與軍中會議就明白了,那些貴族將軍的目光之短淺,遠超想象。他們為了自己的家族的小利益,為了貴族的短期利益,完全不在乎整個雅典乃至希臘的長期和全域性利益。我可以明確說,在有些貴族看來,寧可讓波斯大軍攻破雅典,也不願意看到柏拉圖學院的的勢力再度擴大。”

蘇業冷冷一笑,道:“我不用參與就明白,看一看史書,這類事情太多了,為了少數人和短期利益,拋棄大多數人和長期的利益,最終的結果必然是遺臭萬年。可惜,他們始終走不出鼠目寸光的籠子,一代又一代的人,始終在在原地螺旋。在那些貴族眼裡,波斯貴族就是友邦,魔法師和家奴冇區彆。”

“你看待問題果然透徹,米泰亞德大將那麼善良寬厚的人,在會議上當場大發雷霆,會議過後摔了陶器。當然,冇捨得摔您送的瓷器。”法斯特一臉無奈。

“那大將是什麼意思?”蘇業問。

法斯特道:“大將其實冇有辦法,他雖然軍略無雙,但在對待貴族和戰神山方麵,一直不如伯裡克利和地米斯激進,他終究是貴族,不能明麵反對戰神山。”

蘇業沉思許久,道:“這件事,我會聯絡柏拉圖學院,而且我可以代表柏拉圖學院告訴你一件事,如果不能建造魔法母艦,那我們學院拒絕征召,並且,我們學院全部搬遷到米利都,並且願意接受波斯的庇護。”

“你!”法斯特猛地站起,雙目噴火,但刹那之後,火焰消失,如同彎著腰在陰暗的角落中撿垃圾的老人一樣,無奈地雙手抱頭坐下。

這一刻,冇有人能看出來他是一位堂堂聖域將軍。

蘇業麵無表情道:“坦佩穀防線,我們可以參戰。溫泉關防守,我們可以參戰,甚至雅典守衛戰,我們也可以參戰,但前提是,我們後方是安全的,我們的近處冇人向我們捅刀子。希臘的海軍根本冇有能力戰勝波斯海軍,一旦守不住獵神海峽,波斯海軍從溫泉關後方登陸,我們參與溫泉關就等於自殺!請你告訴我,我們為什麼要參與一場必敗必死的戰鬥?”

“可是……”

“冇有什麼可是!我現在就給拉倫斯教務長髮魔法信,闡述我的立場。如果冇有魔法母艦,柏拉圖學院還參戰的話,我馬上離開柏拉圖學院,然後花費巨資使用神殿傳送,傳送到米利都。以我現在的實力,米利都學派魔法師一定會用儘一切辦法留下我。”

蘇業說完,立刻打開魔法書,給拉倫斯教務長髮送魔法信。

隨後,蘇業把拉倫斯的回信展示給法斯特。

“你說的非常有道理,我們柏拉圖學院不打必死之戰。我們會在三天內考慮一個結果。我個人支援你的看法,但是,我最終還要服從學院的安排。”

法斯特看著拉倫斯的信,許久不語。

蘇業伸出三根指頭,道:“從明天開始,我給你們三天的時間。如果戰神山不同意魔法母艦計劃,那麼,我會開始在柏拉圖學院遊說,讓所有的魔法師抵製這次出戰,做好準備逃離雅典,前往米利都甚至羅馬。或許,最後柏拉圖學院會有人留下,但是,我可以保證,學院最聰明的人,都不會留下。”

“你們是希臘人。”法斯特將軍道。

“但我們不想當希臘的死人,更不當枉死之人!”

“你這樣做,隻會激起戰神山的反抗。”

蘇業卻微微一笑,道:“我有一個折中的辦法。”

“你……說吧。”法斯特無奈歎氣,原來蘇業之前說這些,隻是在給自己施壓。

“我可以讓戰神山不丟麵子,就讓我們柏拉圖學院得到製作魔法母艦的特許。但前提是,戰神山願意合作。”

法斯特皺起眉頭,想了許久,道:“不可能,我從未聽說過什麼特許能繞過戰神山。”

“神殿特許。”蘇業道。

“啊?”法斯特目瞪口呆看著蘇業。

堂堂聖域將軍,竟然驚得說不出話來。

過了好一會兒,法斯特才道:“你不要開玩笑。你知道這種級彆的神殿特許權的大獻祭的消耗嗎?隻有半神家族族長親自出麵,而且至少獻祭價值五百萬金雄鷹以上的祭品,才能獲得。一艘魔法母艦也不過一千萬金雄鷹。”

“冇開玩笑,我能得到。”蘇業道。

法斯特突然陷入深思,但很快恍然大悟,低聲問:“現在全希臘都說你得智慧女神的溺愛,難道,你在智慧女神殿有什麼手段?”

蘇業卻不回答,自顧自道:“隻要神殿特許,戰神山不對抗,就可以聯手打造魔法母艦。戰鬥結束後,如果戰神山覺得魔法母艦是個威脅,可以禁止魔法母艦駐紮在獅子港,讓魔法母艦前去雅典的海外領地。我們學院要打造魔法母艦,不是為了對抗戰神山,而是為了守護雅典。當然,我們也有一些私心,就是檢驗一些魔法技術,如果能打造出魔法母艦,那我們學院的魔法力量將再上一個台階。”

“你真能得到特殊許可?我之前聽說了,你們學院已經得到過一次神殿特許權,但那一次的特許權範圍,可不包括魔法母艦。”

“那就再要一份新的特許權。”蘇業道。

法斯特想了想,猛地站起來,盯著蘇業的雙眼道:“既然你都說到這種程度,如果戰神山還不同意,那我也要做最後的了斷。我不能離開雅典,不能離開希臘,但是,如果你離開了雅典,讓雅典失去最後的希望,那麼,波斯與希臘的第一戰,我會第一個出陣,挑戰對方的聖域,一個一個挑戰,直到戰死!你,要麼等戰神山合作的訊息,要麼在米利都等我的死訊。”

法斯特說完,大步向外邁去。

背影巍峨,花白的頭髮上彷彿燃燒著瑩瑩火光,照亮院子。

蘇業坐在椅子上,望著法斯特的背影消失在院子裡,許久不語。

“我可以為希臘殉葬,但不能為錯誤與罪惡而亡。”

蘇業呆坐許久,突然深深歎了口氣。

就見這個前一刻還和軍中將領侃侃而談、指點江山的年輕人,轉眼間,回屋做作業。

第二天的中午,學院的食堂熱熱鬨鬨。

豬地精們恭恭敬敬將魔法餐盤舉到蘇業麵前,看著魔法餐盤自己跳上蘇業的麵前,然後眼巴巴看著蘇業。

彆人感受不到,但它們卻能清晰感受黃金法師的強大氣息,那是足以把它們的豬心壓爆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