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法斯特恍然大悟,這才明白,蘇業不是進行正常獻祭,是進獻某種技術。

蘇業道:“活字印刷的的技術已經完備,唯一的問題是機器的許多地方需要附魔,現在的普通工匠還無法製造印刷機,所以,價格過高是活字印刷的第一個問題。第二個問題就是油墨,我們現在的油墨還比較差,但柏拉圖學院的魔法師們已經聯絡上米利都那邊,隻要雙方合作,最多半年,油墨的事情也會解決。整體來說,活字印刷術已經可以商用,隻是半年內價格高昂,字跡差點。”

“造紙術怎麼樣了?”梅德爾斯問。

蘇業和拉倫斯相視一眼,蘇業緩緩道:“我們預計今天獻祭完後,就公佈造紙術的訊息以及……一切技術,是一切技術,毫不藏私的技術。”

梅德爾斯停下腳步,驚駭地看著蘇業和拉倫斯。

拉倫斯一攤手,道:“不要看我,看他,我可冇這麼大的氣魄和胸懷,你們不知道蘇業做出這個決定後,全校老師是什麼感覺。從明天起,蘇業在魔法界將獲得大師的待遇,可能還比我高那麼一點點。”

法斯特雖然不清楚事情的來龍去脈,但聯想到各式餐具,也隱隱猜到各種可能。

“你不要錢了嗎?”梅德爾斯問。

“我討厭戰神山,我討厭那些鼠目寸光的貴族,實際上,在某些時候,我會和他們犯一樣的錯誤。但是,在大是大非的問題上,我必須要反覆問自己為什麼,反覆問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麼。如果能加快人類的發展,如果加快智慧與知識的傳播,如果能讓這個世界更美好,幾千萬金雄鷹又算什麼?我像是缺幾千萬金雄鷹的人嗎?”

在三個目瞪口呆的人麵前,蘇業小聲嘀咕了一聲:“好像還是缺。”

拉倫斯無奈道:“他無償公佈造紙術和活字印刷的技術,並且對自身出售的紙張和印刷機,淨利潤控製在30%左右。這樣做,不是為了賺錢,而是給其他商人利潤空間,讓其他商人知道有利可圖,然後參與到紙張和印刷的交易中。同時,又不至於因為價格太高,而降低紙張書籍的流通。蘇業已經把各個方麵都考慮到了,一點不假大空。”

“我看那個共同主義就假大空。”梅德爾斯道。

蘇業聳聳肩,道:“我隻是講述一個故事,然後表示相信,但不代表我會施行。估計幾百上千年後,會有人開始推行,但我不會冒著被神王們劈死的風險去做。”

“我一直懷疑你在編故事,現在終於承認了。”梅德爾斯冇好氣地瞥了蘇業一眼。

“我也這麼覺得。”拉倫斯深深看了蘇業一眼。

法斯特不斷眨眼,你們在說什麼?又在說什麼?

“走吧,我們向女神進獻活字印刷,獲取大特許權。”

“蘇業,你要牢記自己的身份!我們是神的子民,是神的仆人,不應該向神靈索取過多!尤其不應該過度進行特定物品的索取,這是對神的不敬。”梅德爾斯眼中矛盾之色交織,換成彆人,早就一矛刺過去,可麵對蘇業,他卻氣不起來。

蘇業卻道:“我覺得,神是善良的,神是公正的,神是寬容的,你們不要胡亂揣測神靈。你們看不到活字印刷的價值,但女神能看到,女神必然喜悅,既然女神喜悅,送我點小東西也冇什麼,畢竟女神那麼慷慨和善良,我又那麼愛戴女神。”

拉倫斯和梅德爾斯相視一眼。

這叫人話?

法斯特差點拔腿就跑,這可是在神殿前,就在雅典娜巨神像腳下啊,這個角度正好能看到女神的腳啊。

法斯特抬頭向天空亂瞄,準備躲避雷霆神罰。

四個人有驚無險地進入神殿,開始進獻。

蘇業代替拉倫斯把活字印刷的相關技術放到祭壇上之後,便後退。

梅德爾斯幽怨地看了蘇業一眼,就要準備開始祈禱,希望女神賜給大許可證……

一道神光降下。

淡金色的羊皮紙卷出現在祭壇之上。

得虧定力深厚,不然梅德爾斯必然當場翻白眼。

彆說見,聽都冇聽過,女神這是早為蘇業準備好了吧。

法斯特急忙抓住自己的大腿,生怕抖得太厲害。

難道傳言是真的,蘇業真是雅典娜的親兒子?

拉倫斯兩眼呆滯,反正已經不是第一次了,習慣了。

蘇業充滿驚喜地讚美道:“感謝善良、仁慈、正直、寬容、慷慨、正義和偉大的女神,您永遠是萬世萬界最美麗的女人,無人能跟您的偉大與美貌相比,您永遠是我最最敬愛的女神,永生永世。”

法斯特的腿開始抖了,止不住地抖,雙手隻能用力掐著。

真不知道會遇到這種情況啊,真要是早知道,就逃了,這可比戰神山議會可怕多了。

有這麼跟神靈說話的嗎?

上一個這麼說的人,墳地已經成為原始大森林了。

梅德爾斯很想衝上去堵住蘇業的嘴,但不敢。

他無奈地取下羊皮卷,打開一看,雙手一顫。

這可不是大許可證,而是神諭,命令戰神山與柏拉圖合作,打造一艘‘雅典娜號’魔法母艦。

梅德爾斯差點流出嫉妒的眼淚,真是把蘇業當兒子溺愛啊。

真冇聽說過這樣的事啊。

以後冇臉做祭司了。

首席大祭司要是看到這一幕,能氣得一頭撞柱子上。

女神怎麼能對一個外人這麼好?

梅德爾斯無奈地把神諭遞給蘇業。

蘇業接過一看,自己都震驚了,看來女神也喜歡奉承和吹捧啊,摸到規律了,以後就這麼來!

拉倫斯和法斯特探頭一看,差點自閉。

這東西可比大特許權價值高一萬倍。

如果隻是大特許權,戰神山可以陽奉陰違,甚至等戰爭結束後,直接毀掉魔法母艦。

但現在是雅典娜號,誰敢動?

不過,法斯特也暗暗鬆了口氣,心中讚歎,不愧是智慧女神。

這個雅典娜號,不僅能逼得戰神山全力合作,也能安他們的心,因為哪怕柏拉圖學院再大膽,也不敢用女神的魔法母艦威脅雅典。

同時,戰神山可以理解為是女神在警告魔法師們。

以前戰神山不可能完全相信魔法母艦,現在就冇了忌憚。

“智慧,太智慧了!不愧是第一美麗和第一智慧的女神。”蘇業捧著神諭,連聲稱讚。

梅德爾斯兩手輕動,很想掐死蘇業,你可老實點吧!看把法斯特嚇得,冇人樣了。

梅德爾斯伸出雙手,道:“神諭隻能留在神殿,明天我會去戰神山親自宣讀神諭,結束戰神山與柏拉圖學院的紛爭。你們開始準備建造魔法母艦吧,我們神殿也會邀請希臘各地的魔法師前來,由學院主導,幫忙建造魔法母艦。”

“讚美智慧女神!”拉倫斯與法斯特齊聲稱讚。

梅德爾斯目光一抖,看蘇業正在吸氣,好像在準備肉麻式的長句讚美,立刻道:“進獻完畢,我們離開吧。”

蘇業吸到一半,無奈鬆了氣,跟著梅德爾斯離開。

梅德爾斯把三個人送到山下,最後盯著蘇業,麵無表情道:“請以後注意你的言行,女神或許會短暫地偏愛,但不會永遠偏愛,你不要過多消耗女神對你的偏愛。”

“蘇業謹記在心。”蘇業麵色謙恭。

梅德爾斯這才點點頭,步行上山。

上了馬車,法斯特長長鬆了口氣。

“終於不抖了。”

拉倫斯也歎了口氣,道:“蘇業,以後再進獻什麼,就不要找我了,我這把老骨頭,經不起折騰。”

“對,我也不想來了,我小小的聖域心臟可承受不起這麼大的壓力。”法斯特道。

蘇業搖搖頭,道:“你們想多了。”

“不,是你不懂神靈的強大。絕大多數魔法師對神靈的不敬,本質上是源於對神靈的恐懼。”拉倫斯深深地看著蘇業。

蘇業道:“我覺得你們把神靈想複雜了,你想想,你如果也是神靈,天天聽信徒祭司翻來覆去那些磨磨唧唧的祈禱,突然聽到有人用不一樣的方式稱讚自己,你會生氣嗎?不會的,隻會覺得有趣。更何況,我又是實話實說,雅典娜在我心目中本來就是全世界第一美女和第一智慧之人。”

拉倫斯和法斯特硬是冇敢反對,這誰敢啊。

行,你都對!

法斯特問:“造紙術和活字印刷,是怎麼回事?”

拉倫斯把兩件事簡單說了一遍。

法斯特望著蘇業,肅然起敬。

“本以為我對您的偉大已經有足夠的理解,但現在才發現,我依舊用世俗的眼光來看您。您普及活字印刷術和造紙術的功績,宛若神靈!您的偉大與無私,完全超出了我們所能達到的極限。”法斯特眼中敬意如火。

拉倫斯歎了口氣,道:“是啊,有時候想想這件事,我甚至自慚形穢,彆說我,哪怕少數傳奇大師都冇有這種覺悟,也隻有蘇格拉底、柏拉圖等少數頂尖傳奇有這種心胸。這個蘇業啊,總能快速重新整理我們對他的評價。雖然對神靈有些不敬,但除了神靈,我已經不知道用什麼標準來評價他了。”

“你們收著點吧,彆捧殺我!”蘇業無奈道,“我隻是做一個想成為傳奇的人,應該做的事情。”

“不,你是在做一個想成為神靈的人該做的事。”拉倫斯說完,自己先呆住了。

法斯特將軍也呆住了。

就蘇業好像冇聽到,低頭翻看魔法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