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車廂內靜悄悄的。

不多時,馬車停下,但法斯特和拉倫斯坐在那裡,不知道在思考什麼。

外麵的車伕叫了幾聲,見冇人迴應,便沉默不語。

蘇業想要提醒拉倫斯到地方了,說了幾句,拉倫斯好像冇聽到。

過了好一會兒,拉倫斯才露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

隨後,拉倫斯拿起魔法書,手指在魔法書上亂點。

拉倫斯推開馬車門,像矯健的羚羊一樣躍下,道:“蘇業,馬上跟我來。要召開臨時會議,在思維殿堂進行。”

“思維殿堂?”蘇業兩眼放光,直接跳下馬車,跟著拉倫斯離開。

法斯特看著兩個魔法師的背影,輕輕一歎,露出羨慕之色,但很快,轉化為淡淡的笑容。

“希臘需要這樣的蘇業,人類也需要這樣的蘇業,想必,神界也需要。”

法斯特說完,道:“馬上去大將家,我要詳細彙報今天的事。”

夜幕下,一老一少沿著石子路深入柏拉圖學院。

“拉倫斯老師,我也能進思維殿堂?”蘇業的聲音像是一隻隻小鳥兒在飛舞。

“本來不能,但現在已經能了。”

“那也就是說,在學院的標準裡,我已經算是學院第五傑了?”

“你不要學尼德恩,”拉倫斯一臉無奈,隨後語重心長道,“你已經證明瞭自己,接下來,我會根據思維殿堂的時間和你的時間,安排你進入一次。當然,這次思維殿堂的會議是公用時間,不計算在內。”拉倫斯道。

蘇業道:“思維殿堂本身是一件稀有的傳奇魔法器,據說連製作過程也都是一個意外,哪怕柏拉圖大師自己也很難複製。我對思維殿堂的瞭解很少,僅僅在書中看過,隻知道那裡是一個神奇的地方,能讓人獲得強大的思考能力,在那裡的思考效果,十倍於平時,而且絕對不受外界乾擾,這是最重要的。”

“對,思維殿堂就是這樣一個地方。不過,他比你想象中更加奇妙一些,如果隻是論時間的效果,可能僅僅是十倍,但論最終的收穫價值,可能是平常的百倍或者千倍。我在那裡停留過,每次從一個小時到三個小時不等,每一次的成果,都相當於在外界學習一年,價值之大,難以想象。”

“不過,聽說思維殿堂是傳奇大師們的自留地,而且有院外的傳奇大師也會來使用思維殿堂。”蘇業道。

“思維殿堂七成的時間會被傳奇大師們使用,一成的時間休息會被柏拉圖大師獨自利用,剩下的兩成時間,分給聖域大師或極個彆的人,比如歐幾裡德。現在,應該多了一個你。不過,你可能一年也隻有一兩次機會。不是學院不重視你,是思維殿堂太過搶手,對每個人的價值都太大,大家都拚命爭奪。”

“這樣啊。”蘇業的語氣透著淡淡的遺憾。

“你應該知足,因為一旦學院確定你可以使用思維殿堂,必然會提前安排你進入一次,讓你儘快得到一次成長。但是,這種行為等於插隊,因為未來一兩年的時間都被排滿。學院為了你,會得罪人,而你也會得罪人。不過,不要怕,真正覺得被你得罪的,不值得在乎,而值得你在乎的,不會覺得被你得罪。”拉倫斯道。

“我大概明白了,謝謝學院的栽培。”蘇業道。

“不,是你先體現了價值,才獲得學院的栽培。所有人,是學院的所有人都看好你,所以,你更應該努力。但要記住,不是為了我們努力,不是為了不辜負我們,不是為了學院,不是為了揹負彆人的期待。而是,為了你認為最重要的而努力!我們,希望你走在我們期望的方向,但不想看到你走在我們期望的道路上。”拉倫斯道。

“我明白。”蘇業點點頭。

“很好。接下來的思維殿堂會議,將會邀請所有聖域和黃金,你第一次進入,可能有些不適應,因為思維殿堂是一個非常奇特的世界。在裡麵,思維可以現實化,就是你無論想象什麼,都會在你‘眼前’形成真實的世界,簡單來說,是一個完全由你掌控的夢中世界,但又遠遠勝過夢中世界。但是,第一次進入的人,特彆容易迷失。自己進入倒無妨,如果和多人進入,他們的思維會讓你被動形成大量的真實物,很容易影響你。所以,你在一開始可以放棄交流,先適應。而且思維殿堂有儲存功能,你可以在適應之後,讀取所有人願意分享的思維。”

蘇業道:“我大概明白了,學院為了快速建造魔法母艦,所以要利用思維殿堂節省時間,儘快討論出一個方案來。不過,思維交流會不會像大家在一起裸.體遊泳?”

“你的比喻很形象,確實非常像,隻不過,大家都能收束自己的思維,不會把額外的思維顯露出來,也就不會被他人發現。你的冥想能力,恐怕還在我之上,所以你不要擔心這一點,你可以很好地收束你的思維。當然,一定要記住,千萬不然胡思亂想,否則,你會上癮。”拉倫斯露出一副隻有過來人纔有的表情。

“您的意思是……我大概明白了。我很想擁有這樣的魔法器,那一定很美妙。”蘇業道。

“收心!少胡思亂想!”拉倫斯大聲道。

“您不是我,怎麼知道我在胡思亂想?我說的美妙是指學習。”

“嗬,你心裡想什麼,想要思維殿堂做什麼,我心知肚明!等你真正成為傳奇後,進入思維殿堂愛怎麼玩怎麼玩,但現在,不能浪費一點時間!”

“那您覺得我要在思維殿堂做什麼?”蘇業一臉正經地問。

“嗬嗬。”拉倫斯不去看蘇業,低頭看魔法書。

不多時,兩個人來到一座僻靜的小型黑色大理石宮殿前,大門兩側站立著兩座足足五米高的青銅半人馬雕像。

一座半人馬手持弓箭,一座半人馬揹負投矛。

兩座雕像緩緩低頭,雙目發著淡淡的白光,掃視蘇業與拉倫斯。

蘇業心臟猛地一跳,這東西,起碼是聖域級彆的傀儡。

掃視過後,兩座雕像的頭顱回到原位。

“我們走,現在人還冇有到齊,你正好可以瞭解一下思維殿堂。”拉倫斯說著,兩個人進入其中。

蘇業好奇地向裡望去,結果看了一眼,露出少許失望之色。

因為裡麵的一切都非常簡單樸素,中間是一張褐色圓桌子,冇有主位,圓桌周圍是一圈又一圈排列的乳白色蛋形椅,在外麵是灰白色的牆壁。

除此之外,什麼都冇有,冇有雕像,冇有帷幔,冇有窗戶,冇有任何裝飾。

和心目中的思維殿堂完全不一樣。

就見一個又一個老師坐在蛋形椅上,麵色各異,相同的是,每一個人都雙目空洞。

“記住,不要碰觸和乾擾每一個坐在椅子上的人。你坐在我身邊。”拉倫斯說著,隨便找了一張蛋形椅坐下。

蘇業坐下,結果什麼也冇發生。

“開始冥想,一開始可能有些不適應,但慢慢就會好的。”拉倫斯微笑著,閉上眼。

蘇業好奇地坐下,閉目冥想。

在進入冥想狀態的一刹那,蘇業感到自己好像被綁在運載火箭上一樣,身體猛地向上躥飛,飛到高空,飛到星空深處,宛如靈魂出竅。

蘇業堅守心神,過了好一會兒,感覺恢複正常。

一下眼,發現自己重新回到了思維殿堂,但是,這座思維殿堂比原本的大了十倍不止。

在思維殿堂的上空,有一個水青色透明的中空圓球,直徑三米多。

水青色透明圓球外,漂浮著許多密密麻麻、顏色各異的絲線,許多絲線交織碰撞,或碰觸水青色圓球,像水草一樣漂浮在天空。

在想到水草的一刹那,整座思維殿堂突然化為陰暗的海洋,密密麻麻的水草憑空出現,在在水中盪漾。

其餘人的表情冇有絲毫的變化,但蘇業則嚇了一跳,隨後響起拉倫斯的話,立刻收束意識。

身為一個長時間的冥想修煉者,這種收束無比簡單。

海水和水草瞬間消失,一切恢複正常。

其餘老師笑眯眯看著蘇業。

隨後,蘇業看到,那些絲線的末端在天空,但是絲線的根部則深入每個老師的眉心。

下一刹那,蘇業思維發散,眼前浮現怪異的一幕。

絲線變成一根根根深葉茂的大樹,一條條粗大的樹根紮進每個老師的頭顱之中,從他們的大腦中吸取養分。

一切都那麼真實,根本不是幻想。

蘇業無奈一笑,看來自己的思維太活躍了,於是,再度收束思維,一切回到正常。

這時候,一個熟悉的聲音浮現在耳邊。

“把你的思維想象成一條光束,像我們一樣的線條狀,收斂起來。”

明明是一句完整的話,但蘇業卻在一瞬間聽完,感覺是聽,可實際是在自己腦海中響起,瞬間聽到,瞬間理解,感覺非常奇妙。

蘇業扭頭看向右側的拉倫斯,他的眉心也延伸出一條柔軟的白色光線,正在半空中漂浮。

蘇業點點頭,深吸一口氣,隨後,感應到一條灰色的光線從眉心中飛出,並慢慢成長,最終和所有人一樣,長達十數米,在半空飛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