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業望著他人眉心冒出的思維線,再次分神,所有思維線表麵破裂,內部膨脹變粗,即將化為一條條巨龍,但下一刹那,迅速收束思維,眼前的景象恢複正常。

拉倫斯的思維出現:“從現在開始,你會看到許多思維現實化的景象,不要害怕,這種變化越頻繁,說明你的思維越活躍,是好事,但如果你不能控製,或許就不是那麼好。接下來,你隻要學會控製思維線。下麵我要講解在思維球裡應該要學習的事,首先……”

僅僅一秒之後,拉倫斯就講完所有的知識。

蘇業感覺頭腦微脹,因為這一秒鐘,自己接受的資訊量相當於一堂課的內容。

但是,自己不僅聽完了,而且能理解,隻是有細微的疲倦而已。

刹那之後,疲倦消失,頭腦中多了許多知識。

蘇業恍然大悟,眼前立刻浮現密密麻麻的書籍,怪不得老師們爭著搶著要來思維殿堂,這裡的學習效率太高了。

如果能來這裡學習魔法創設,那最多十天,自己在相關知識儲備就相當於聖域大師級彆。

蘇業根據拉倫斯教導的內容,默默控製思維線,很快便如臂使指,眼前不僅不再出現幻象,思維線也可以收發自如,甚至也學會了思維的交流。

蘇業小心翼翼控製著思維線碰觸身邊拉倫斯的思維線。

拉倫斯大師微微一笑,主動迎上。

兩個人的思維線相遇。

刹那之後,蘇業愣住,眼前世界變幻,其他人消失,世界變成獅子港與愛琴海。

自己一個人站在獅子港的邊緣,前方波濤輕蕩的海洋上,橫臥著一座龐大到難以置信的深藍色魔法钜艦。

那是一艘體長三百多米的巨型魔法艦船,足足十七根巨大的桅杆聳立在艦船之上,白帆與桅杆像是一座座小小的山峰。

巨船的甲板上,雕刻著一座又一座奇特的魔法陣台,魔法陣台高半米到三米不等,每座魔法陣台的中間,都站著一位黃金魔法師。

就見魔法師們根據自身魔法陣的不同,唸誦著不同的咒語。

接著,魔法師們吟誦咒語,絢麗的魔法向四麵八方飛去。

平時隻能飛行一百米的魔法,竟然呼嘯著飛出五百米後,落在水中。

密密麻麻的魔法宛如煙花一樣綻放,美輪美奐。

上麵的每一個魔法師都栩栩如生,每一個魔法都和正常的魔法一模一樣。

哪怕擁有破幻之眼,蘇業也看不出這是假的。

魔法師施法完畢後,全都閉目休息,接著,甲板上的魔法巨弩和魔法投石機開始啟動,向四麵八方攻擊,無比精準。

與此同時,有關這座魔法钜艦的所有數據、配置、建造方法、魔法陣體係、作用等等資訊湧入腦海。

這一次,蘇業不是頭腦發脹,而是微微刺疼。

在刺疼的時候,蘇業冇有放棄,也冇有擔憂,使用拉倫斯大師之前教的方法,保持專注,保持精神的穩定。

慢慢地,刺痛化為清涼的細流,在腦海中蔓延,然後,大腦麻木。

在麻木的同時,無數的資訊、數據、畫麵在自己眼前閃過。

也不知過了多久,蘇業緩緩鬆了口氣,因為,自己竟然吸收了有關這艘魔法母艦的所有建造知識。

這意味著,隻要再學習一段時間,掌握這些知識,自己力量足夠,資源足夠,細節知識足夠,就可以自己建造這艘魔法母艦。

“思維殿堂,真是奇妙的地方啊。”蘇業輕歎。

想起之前拉倫斯大師傳遞的資訊中的一些話,若不是思維殿堂消耗資源過大,而且對傳奇大師們作用更大,思維殿堂完全可以用來教學生,效果驚人。

蘇業想起拉倫斯的話,明白他給自己傳遞魔法母艦的意圖,讓自己好好學習魔法母艦的相關知識,短時間內不要與他人進行思維交流。

於是,蘇業認真學習思考剛得來的魔法母艦知識。

由於無論自己想到什麼,眼前就會出現實體化的東西,學習過程無比直觀形象,學習效率極高,直接讓人蘇業進入心流狀態。

很快,蘇業內心起了波瀾,現實和預期有了偏差,脫離心流狀態。

“不對,我總覺得哪裡不對,這種感覺十分強烈,但我現在卻冇有切實發現,到底是哪裡不對呢……”

蘇業強忍不適繼續學習,不一會兒,猛地抬頭,望向前方巨大的魔法母艦。

“原來如此!堂堂魔法母艦,竟然用木製結構,隻有部分是金屬結構,這就錯的離譜!”

“雖然都是魔化木材,配合部分魔法金屬,能讓魔法木材撐起這艘船,但魔法木材的造價,還要超過普通金屬!如果使用魔化金屬,魔法母艦的堅固程度絕對超出十倍!”

“金屬母艦吃水是深,但隻要配合相關的魔法,完全可以減輕自身重量,在較淺的地方航行,一點問題冇有。”

“還有,因為木質結構的原因,為了安全,兩側的船舷都是封閉的,換成金屬船體,完全可以在兩側船舷開放射擊口,無論是魔法弩還是魔法陣,都冇問題。”

“我先深入研究,思索一下可行性。”

蘇業深入研究魔法母艦,感覺差不多了,開始在木質魔法母艦的一旁,想象建造一座金屬魔法母艦。

雖然自己的艦船知識並不多,但之前看過很多大型的航母和戰列艦的外形,大體方麵是知道的,按照那種外形建造至少不會有大錯。

於是,經過相當長的時間拚湊,憑藉思維殿堂的能力,終於湊出一座金屬魔法钜艦。

蘇業靜靜地看著兩艘停泊在獅子港的魔法母艦。

通體漆黑。

金屬魔法钜艦將暴力美學與金屬之美髮揮得淋漓儘致,而且有著遠超這個時代的未來風格建築和構架,乍一看如同一頭臥在海洋上的金屬係巨獸,猙獰可怖,充滿巨大的壓迫力。

和金屬魔法母艦比起來,那木質母艦就像是幾百年的老古董,又像是一頭垂老的獅子,奄奄一息。

木質魔法母艦如同過去的輝煌,但,現在的世界,屬於金屬魔法母艦。

蘇業滿意地點點頭。

雖然很多細節無法把握,但整體方向和框架絕對冇錯。

“這才叫真正的魔法母艦!這纔是真正的雅典娜號!”

蘇業靈機一動,在魔法母艦的船首加了雅典娜的船首像,但突然意識到這東西實際會阻礙戰鬥,放在魔法母艦上有些不倫不類,於是移到全船的中心,高聳的魔法塔的頂端。

戰爭女神雅典娜一手持盾,一手持矛,明眸顧盼,英姿颯爽。

“這樣差不多了,不過……金屬魔法母艦有兩個巨大的難點。一個是製造技術複雜,這些老傢夥們估計根本不相信純金屬船體能浮在水麵上。另一個,就是……全希臘都湊不齊製造這艘魔法母艦的金屬,這足以讓所有人望而卻步。但……有王大錘在,隻要有足夠的礦石,兩點都不是問題。”

蘇業心滿意足凝聚精神,眼前的世界急速收縮,縮成一條灰色的思維線。

蘇業再次回到思維殿堂,就見這裡又多了許多魔法師,而且所有魔法師眉心的絲線末端,都在碰觸漂浮在半空的水青色中空圓球。

他們的絲線與水青色圓球相接,讓球體表麵浮現密密麻麻的漣漪,像是一群群的魚群在撲騰,又好像密密麻麻的雨水落在湖麵上。

蘇業東張西望,發現所有人都全神貫注,冇人分心。

歐幾裡德、亞裡士多德、阿基米德等等學院的名人都在。

拉倫斯的教學內容裡說過,這個東西叫思維球,可以聯絡所有人的思維,並保證穩定和迅速,是進行多人快速討論和深度探討的寶物。

之前設計魔法母艦的時候,學院的魔法師們就多次聯手進入思維球中討論,以柏拉圖大師為核心,隻用了十幾天就決定了方案,不然,冇有十幾年根本不可能完成。

蘇業望著思維球發呆。

拉倫斯大師的意思是不想讓自己接觸思維球,隻讓自己與彆人單獨交流,等自己適應了思維殿堂之後,再開始交流。這次叫上自己,其實就是趁機讓自己多接觸一次思維殿堂。

完全可以想象到,現在大師們正圍繞著木質魔法母艦進行激烈的討論,可問題是,木質魔法母艦太弱了。

方向和目標錯誤,投入的精力和資源越多,到最後的代價越大,而收益越小。

蘇業深思片刻,果斷小心翼翼延長自己的思維線,碰觸思維球。

在思維線與思維球相遇的一刹那,蘇業隻覺自己被瞬間被壓縮到原本的一萬分之一,全身的骨骼、血肉和思維都被巨大的壓力碾碎,但是,不疼,隻是有極強的壓迫感。

隨後,蘇業感覺自己化成一個小球,被扔進一個彎彎曲曲的管子中,被巨大的力量推動,在管子中高速穿梭。

任何過山車的刺激都無法跟這個過程相提並論。

最終,蘇業再次感受到被運載火箭推動到深空的感覺,一睜眼,發現自己站在獅子港前,一艘和之前一模一樣的木質航母停泊在碼頭,而魔法師們正站在岸邊一起討論。

和普通討論不同的是,他們麵前不斷浮現各種實體形象,密密麻麻閃爍,他們冇有開口,但周圍不斷閃爍奇異的光芒。

蘇業竭力約束自己的思維,不去靠近他們,因為完全可以想象的到,那裡簡直就是資訊洪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