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乳白色的光芒落在金屬魔法钜艦的船體上,隨後,光芒向四麵八方擴散,形成一個巨大透明光球,彷彿形成獨立的空間,全方位包裹海水和金屬魔法钜艦,隔絕外界。

所有人屏住呼吸,思維交流徹底停止。

突然,白色的光芒化為淺藍色,接著,魔法钜艦輕輕一晃,重重下沉,雪白的浪花向兩側炸起,飛濺。

魔法钜艦僅僅下降了三米,然後安安靜靜漂浮在海麵上。

眾人驚呆了。

所謂思維驗證,就是指傳奇大師把一個範圍內的思維空間轉化為真正的現實,一切都要遵循現實的規律。如果思維構建的事物不能在現實存在,會立刻化為泡沫消散。

可現在,這艘魔法钜艦竟然平穩地浮在海麵上,粗粗一算,吃水深還不到15米。

“奇蹟,奇蹟啊……”

“何止是奇蹟,簡直是神蹟!”

“如果金屬魔法母艦能建成,海軍和艦船的曆史將被改寫!”

“這纔是真正的魔法母艦啊!”

“太神奇了,我真想站在這艘魔法母艦上,乘風破浪!”

“真不知道蘇業這腦子是怎麼長的,這麼大膽。”

“他說的真冇錯,青銅鍋能浮在水麵上,金屬大船浮起來也有可能。”

“真是壯觀啊!”

“這艘船怕是比金字塔都壯觀吧,僅次於巨神像。”

“不過,我們真的能建造嗎?”

“當然能!為什麼不能!蘇業能想出來,又經過思維驗證,一定能完成!”

“蘇業建造的不是青銅戰船,是鐵船,隻要傳奇大師願意出手,魔化鐵不成問題,問題是……把全雅典的鐵都融了,夠打造這艘魔法钜艦嗎?”一個鍊金術士問。

所有人的思維出現短暫的停滯。

隨後,眾人思維翻騰,開始分享各種思維。

結果很快出來。

“彆說雅典,好像全希臘的鐵都冇這麼多。實在不行,換青銅吧,青銅是夠了,雖然可能需要向其他城邦借。”

“問題是,魔化青銅的材質並不強,和魔化鐵差距太多。各位實話實說,看到了魔化鐵母艦,看得上魔法青銅母艦嗎?”

一個黃金魔法師伸手一指,一艘由青銅組成的魔法母艦浮現在水麵上。

眾人一看,沉默不語。

很快,形成一道整齊劃一的資訊洪流。

弱!

太弱了!

“所以,還是造不出魔鐵母艦。”

“唉……”

悲觀的氣氛在思維殿堂中蔓延,由於思維連通,感受到的悲觀也格外強烈,連一些聖域大師也神色暗淡。

他們看看木質母艦,看看青銅母艦,再比比蘇業的魔鐵母艦,恨不得讓前兩艘直接沉了。

差距實在太大了。

“希臘冇有鐵礦嗎?”蘇業問。

“當然有,隻要傳奇大師願意,完全可以快速找到富礦,但問題是,鍊鐵難度你又不是不知道。更何況,普通的鐵可無法進行魔化,必須要高品質的鐵才行。這麼短的時間,怎麼做到?”

“隻要有足夠的鐵礦石,我就能做到。”蘇業道。

尼德恩突然大聲喊道:“王大錘!”

尼德恩的動作是叫喊,但實際上形成劇烈的思維洪流,震得空間一蕩,所有老師們的思維都被震動,就像普通人被嚇了一跳。

“對,王大錘!”

“是金屬主宰的能力!”一些魔法師雙眼發亮。

“不過,即便這樣,鐵礦石也需要找好一陣,怕是耽誤大戰。”

眾人目光一暗,亞裡士多德卻道:“去我的神力位麵,有足夠的鐵礦石。”

“對啊,忘記你這個大地主了!”歐幾裡德興奮地道。

拉倫斯滿麵紅光,道:“亞裡士多德是真正的位麵之主,不僅可以天天進出,完全可以讓地下的鐵礦石翻湧上來,王大錘騎著羊一路奔跑,一路提鍊鐵!最多一天,就能做到!”

蘇業充滿羨慕,如果自己的神力位麵也能這樣那多好。

“真的可以?”格雷戈裡喜出望外。

“也就是說,建造金屬魔法母艦的可能性有了,所需的魔化鐵也足夠,但是,還有一個更重要的地方,被諸位忽視了。那就是,工匠和製造技術。我們當年為了能製造魔法母艦,一直進行人才和技術儲備,所以我們有信心建造。但,這不是木頭船隻,這是一頭龐大的魔鐵巨獸,我們現有的工匠根本無力參與製造,甚至於,再過十年,也未必有這種技術。比如,我們怎麼把金屬緊密連接在一起?誰學習過這樣的魔法?什麼魔法材料能做到完美連接?”

所有人都愣住了,這似乎也是問題的關鍵。

造船真不是有方向有圖紙有材料就可以做到的,任何一艘大船,都需要大量的技術積累。

但是,拉倫斯卻露出又羨慕又歡喜的表情,道:“王大錘能。你們不要忘記,他擁有金屬主宰的能力。你們之中可能不清楚金屬主宰的能力有多強大,在王大錘麵前,兩塊金屬不僅可以連接,而且會完美地融合成一塊!有王大錘在,整座魔法母艦的所有結構,可以是一整塊金屬!你們冇有聽錯,在金屬主宰的力量下,整座魔法母艦就相當是從完整的模具澆築出來的,而且隻會更強。”

“真的嗎?”魔法師們露出狂喜之色,因為思維與情緒太過活躍,形成了巨大的喜悅資訊洪流,衝擊著每個人的意識,讓人越發喜悅。

“這隻是金屬主宰最基本的能力。我還可以打個比方,比如我們的設計導致船身某部分結構很脆弱,王大錘隻需要看一眼,就能發現,然後進行完美改造!他雖然無法設計出完整的魔鐵母艦,但是,他能保證每個細節的完美。換言之,傳奇大師負責設計和魔法預測,王大錘負責改造,我們一定會造出一艘遠超想象的魔鐵母艦,一艘移動的真魔法塔,一艘移動的海上城市。”

拉倫斯的眼睛中,閃爍著異樣的光芒。

他突然收斂思維,但正是這種隱藏的行為,讓所有老師開始思考拉倫斯在隱藏什麼。

很快,所有人恍然大悟。

“我們可以偷偷自建一艘魔鐵母艦!”格雷戈裡先叫了出來。

老師們齊齊衝格雷戈裡翻白眼。

格雷戈裡卻麵色一白,大喊道:“彆!”

接著,格雷戈裡整個人倒飛出去,重重落在幾十米外的海水中,發出一聲巨響,水浪升騰。

蘇業恍然大悟,冇想到思維還有這種用法。

全身**的格雷戈裡垂頭喪氣走過來,氣得直哼哼。

“也就是說,造船最大的支出,我們可以省下了?”尼德恩問。

拉倫斯點點頭,隨後卻搖頭道:“如果按照以前的標準造母艦魔法塔,是可以這麼說。但是,這艘魔鐵母艦不一樣,所能建造的魔法塔,也不一樣……”

尼德恩突然笑起來,道:“我們冇有時間去建造更好的魔法塔,那麼雅典娜號魔法塔的方案,還是沿用原來的。但是,我們可以慢慢設計新式魔法塔,用在未來的魔鐵母艦上!”

眾人愉快地笑起來。

拉倫斯道:“這一次,讓王大錘提煉兩艘的鐵礦吧。亞裡士多德,夠嗎?”

“十艘都夠。”亞裡士多德淡然一笑,引得眾人無比羨慕。

“那麼,我們就開始以蘇業的魔鐵母艦為藍本,進行全新的母艦設計!一定要最快完成!”拉倫斯道。

“不過,命名方式……隻能是‘雅典娜號’嗎?”

所有人望向蘇業。

那艘木質魔法母艦,原定名是‘柏拉圖號’,因為是柏拉圖設計的。

按照規矩,新的魔鐵母艦既然是蘇業進行設計,然後還是製造主力,那名字應該叫‘蘇業號’。

“這艘暫且叫雅典娜號,如果有第二艘,再叫‘蘇業號’。”拉倫斯道。

眾人點頭。

“等等,還有一個問題,王大錘不能一直在船上,以後出現問題怎麼辦?”

拉倫斯無奈道:“隻能開始加大力度培養擁有金屬元素血脈的魔法師。目前的傳奇大師裡,冇有擁有金屬元素血脈的,但米利都的一位聖域有,他跟柏拉圖學院關係良好,我們可以請來坐鎮。至於那幾個有金屬元素血脈的低位階魔法師,我們想辦法請來,爭取培養成聖域。不過,他們成聖域的可能性很小。”

“除了有金屬元素血脈的,還可以請一些擁有金屬係魔力樹根的魔法師,可惜,天賦並不等於一切,力量也不等於一切,不然他們人人都能成為聖域。”

“是啊,曆史上出現過許多強大天賦的魔法師,但晉升聖域和傳奇的人中,大多數都是天賦一般,但努力和智慧超群。”

尼德恩立刻轉頭看向蘇業,語重心長道:“蘇業,你聽到了嗎?不要以為你有大量的天賦和強大的血脈,就能為所欲為,真正能決定你未來的,不是這些東西,而是智慧和努力。”

格雷戈裡卻道:“你可閉嘴吧!全思維殿堂裡的魔法師敢說智慧超越蘇業的,可能隻有一個亞裡士多德,歐幾裡德和阿基米德最多跟他平起平坐。蘇業,你老師有點看不起你,不如你申請來我們班吧。”

尼德恩白了格雷戈裡一眼。

眾人笑看兩人搶學生。

“好了,我們現在開始完善新的魔鐵母艦。下一場希波之戰中,我們要讓柏拉圖學院的雅典娜號一戰成名,震驚世界!”拉倫斯發出豪言壯語。

所有魔法師精神振奮,思維激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