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魔法母艦的進程非常順利,紙張與活字印刷的推廣也非常順利。

在外界人猜測新的紙張是什麼的時候,巨龍的美物和海豚河餐廳已經換上白紙菜單,堅韌、潔白、耐用以及遠超莎草紙的手感征服了所有的食客。

在接下來的幾天中,雅典各地的貴族和富商紛紛前往超新星商會新開的書店購買紙張。

智慧書店。

智慧書店中不僅有全新的書籍,不僅有白紙,還有各種專用紙,比如信紙,比如公文紙等等。

但是,最受貴族和商人歡迎的,不是紙張。

而是超新星商會為造紙和活字印刷的相關新式魔法機器。

所有的造紙機器和活字印刷機器在當天銷售一空,超新星商會和柏拉圖學院正在加班加點製作。

各國的貴族和大商人紛紛登門拜訪,希望壟斷各國的相關機器和紙張書籍的貿易。

但是,這一次超新星商會卻選擇了和以前不同的合作方式,進行廣撒網的全麵合作,全部免代理費,一切機器按照最低價格出售,並且提供技術,允許各國商人自行研究、造紙以及印刷。

這個行為震驚了全世界的貴族和商人,既然有便宜,冇人不占,於是掀起了一陣前所未有的合作熱潮。

魔法師們得知超新星商會的事蹟後,意識到這種推廣和傳播的重要性,簡直如同過節一樣,拚命在魔法議會稱讚蘇業的大公無私,就差把蘇業捧成一個完美無瑕的聖人。

但是,有兩個人很煎熬。

一個是柏拉圖商會的副會長奈德爾,看著明明有錢賺卻不賺,心疼。

另一個就是蘇業。

等待使用思維殿堂的四天實在太難熬了。

不過,一切等待都是值得的。

時間一到,阿基米德剛從思維殿堂出來,蘇業打了一聲招呼,迫不及待衝進去。

隨後,輕車熟路找離門口最近的椅子坐下,迅速冥想,迅速進入思維殿堂。

思維球依舊漂浮在半空,但對一個人思考毫無用處。

蘇業深吸一口氣,眨了一下眼,原本的會議室空間立刻變化為藍天白雲,綠草如茵,如同另一個柏拉圖學院。

在思維的柏拉圖學院中,蘇業開始補全之前的基礎魔法體係。

時間慢慢流逝,而魔法體係的建立越來越完善,在奠定了基礎魔法體係後,蘇業開始構建創設體係。

構建知識體係是一個非常複雜的過程,不僅要清楚每一個知識點的定義,不僅要確定體係的結構,還要確定所有知識點之間的聯絡,更要進行說明、舉例,推斷前因後果,確定適用邊界,並且構建體係外的聯絡。

任何一個關鍵知識點的理解出問題,都無法構建出完整的體係。

經過漫長與深度的學習和思考,蘇業終於構建出創設體係的雛形。

“接下來,就是關鍵的一步,在思維殿堂中進行魔法創設。這也是思維殿堂受歡迎的原因之一。”

蘇業一眨眼間,眼前浮現密密麻麻的魔力樹葉,數以億計堆積在兩側。

接著,蘇業拿過魔力樹葉,並冇有好高騖遠,而是開始進行基礎的魔法圖案的刻畫。

由於現在的思維能力比正常更加敏銳,在刻畫過程中,蘇業能清晰地感應到每一點細微之處,無論是做得好還是做的不夠好,都能第一時間發現,然後第一時間記錄,接著第一時間改正。

很快,蘇業完成了所有基礎魔法陣圖的刻畫,然後拿出了第一片和最後一片。

跟最後一片相比,第一片簡直就是六歲小孩的塗鴉。

而在此之前,蘇業還以為做的不錯。

“思維殿堂太強大了!不到一天的時間,我刻畫魔法陣圖的能力,竟然提高了好幾倍!如果在外界,可能要十幾年的時間。”

蘇業又認真回顧所有的魔法樹葉,認真記錄比較區彆,然後開始重新刻畫已經學過的完整魔法陣圖。

魔法塔中所有的魔法陣圖,都會隨著魔法師對魔法以及陣圖的掌握程度提升而提升。

如果自己在思維殿堂中的魔法陣圖更加完美,那魔法塔中相關的魔法陣也會自然地完善,法術也會更強,更加完美。

許久之後,蘇業把所有學習過的魔法陣圖重新刻畫一遍,稍加推演便意識到,自己所有魔法陣圖的基礎效果平均增強10%,如果配合其他天賦等其他力量,那最終增幅可能超過30%,有的甚至達到50%,作用之大,難以想象。

最讓蘇業高興的是,在外界學習黃金魔法陣圖需要的時間極長,因為白天要學習,晚上隻有兩個小時的時間學習魔法陣圖,一般十天才能學會一個完整的黃金魔法,自己原本有大量的黃金魔法冇有學習。

但現在,在思維殿堂短短的時間內,全部學完。

“呼……”

蘇業長長撥出一口氣,雖然感到精神和思維很疲憊,但是,內心升起前所未有的喜悅,如同伸手一抹,擦淨天空。

“魔法基礎終於穩固了,而且,對魔法創設的理解也比得上普通黃金魔法師,但在許多細節上,還不如晉升多年的黃金魔法師。接下來,我就可以進行屬於我的魔法創設。那麼,我的魔法創設方嚮應該是什麼呢?”

蘇業開始陷入思考。

“魔法界的創設方向多種多樣,我要一一分析,慢慢挑選,這是非常關鍵的一步。”

蘇業抬起頭,眼前出現密密麻麻的魔法陣圖,代表不同的流派。

憑藉強大的思維能力,蘇業很快分析完成。

“總感覺哪個都不是特彆適合我。但以我目前的能力,的確冇辦法創出新的流派。看來,我對自己還不夠理解,隻有認清自己,才能清楚自己的方向和目標是什麼。”

蘇業心裡想著,一揮手,眼前飛起密密麻麻的魔法樹葉,每片魔法樹葉上,都是自己曾經刻畫的魔法陣圖。

蘇業從最基礎的魔法圖案一直到黃金魔法陣圖,再到複雜的各流派創設陣圖,觀察了一遍又一遍,分析了一遍又一遍,對魔法的理解以恐怖的速度增加。

“不行,這些增加都是量的,我需要跳出原本的限製,找到屬於自己的方向。”

突然,蘇業愣住了。

蘇業的目光,落在一張基礎魔法圖案魔力樹葉上,上麵有一個標準的正方形。

這是迄今為止自己刻畫的最完美的正方形,無論從什麼角度看,都完美無瑕,甚至接近傳奇大師的層次。

這個完美正方形,在不同的魔法陣圖結構中,有細微的差彆,但共同點就是,影響魔法的範圍、長度、厚度等方麵。

蘇業盯著正方形陣圖看了許久,精神力高度凝聚,出現冥想針。

然後,冥想針在下方的魔法樹葉上,用素描的技法,刻畫出一個正方體。

這個正方體冇有黑白灰三麵,也冇有投影,但是,卻符合完美的透視規則,近大遠小、近寬遠窄。

不能畫明暗麵,但通過改變線條的深淺和寬窄,正方體的線條隱隱形成一種明暗交界線的效果。

看著這個魔法世界第一個立體的圖案,蘇業的手輕輕一抖。

這一刻,蘇業有一種無比清晰的感覺,那就是這個立體圖案可以真實出現,一定可以通過思維驗證。

隻要對魔法陣圖進行適當的改造,一定可以設計出立體魔法陣,至少讓部分立體。

雖然不能畫亮暗灰麵,有些立體圖形無法畫出,但一定會慢慢找到解決的方案。

接下來,蘇業開始在魔法樹葉上瘋狂地畫著各種立體的圖案。

像正方體長方體等圖案可以輕鬆完成,甚至連圓柱體也差不多算是能畫,可冇有亮暗灰和陰影等部分,怎麼也畫不出球體。

畢竟,魔法陣不是素描,冇辦法畫那麼密密麻麻的線條。

“一定有辦法解決,隻不過是我目前冇有意識到,現在思考一下,有什麼東西可以形成素描中的麵呢?”

“一種是魔力樹葉本身的顏色深淺變化,隻要在適當的位置巧妙刻畫,必然能形成立體的感覺。”

“還有就是,把魔力線條較密集的地方當成是暗麵或灰麵,配合巧妙的結構,或許也能形成。”

“還有……”

蘇業陷入沉思,眼前開始浮現密密麻麻的立體幾何圖形,整個世界彷彿成為幾何世界。

不知過了多久,細微的鳥鳴聲響起,慢慢變大。

蘇業意識到時間結束,收束思緒,快速回憶之前經曆的一些,進行複習記憶,然後才離開思維殿堂。

出了思維殿堂,蘇業坐在門口使用魔法書整理記錄之前的所學。

等記錄完後,第一節課已經結束,隻能從第二節課開始學習。

到了下午,蘇業向魔法創設老師提出休息一陣的要求,未來一段時間自己要尋找屬於自己的魔法創設方向。

老師們同意,但要通過他們的魔法創設考試。

於是,蘇業經曆了一場考試,以近乎滿分的成績通過,並取得了充分的研究時間。

接下來,蘇業竭力縮減其他時間,甚至減少跟所有人的交流,一門心思沉浸在魔法創設之中。

同學和老師們都看得出來他已經處於入迷狀態,都很理解他,也都羨慕他。

就在蘇業研究魔法創設的時候,波斯大軍離希臘西北方的色薩利越來越近。

希臘各城邦不斷派出士兵前往色薩利,坦佩穀和普羅關兩地的士兵總數已經達到二十萬。

戰爭還冇開始,總人數就已經超過了當時馬拉鬆之戰希臘士兵的總量。

這個數字還在增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