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魔鐵母艦的建造格外順利,順利到學院的魔法師們天天笑容滿麵,鬥誌昂揚。

王大錘成為當之無愧的學院第一紅人。

就在蘇業沉迷魔法創設的第五天,一篇署名為蘇業與亞裡士多德的文章《三段論》出現在魔法議會的大圖書館中。

亞裡士多德宣佈,他在接下來的時間中,將把時間和精力用在創建一門新的學科,以三段論為基礎的邏輯學。

亞裡士多德創建新學科的訊息轟動魔法界與哲學界。

但是,在戰士圈和貴族圈中冇有引發多大的波瀾,他們完全不覺得邏輯學或三段論有什麼用。

最先發現邏輯學價值的,也不是魔法界,而是哲學界。

一些哲學家在學習了三段論後,用無比狂熱的態度幫助宣傳。

因為這篇文章的第一作者是蘇業,蘇業在哲學界的名聲空前高漲。

隨後,同時精通哲學與魔法的魔法師加入其中,對三段論不吝讚美之詞。

有吹就有黑,於是,三段論和邏輯學在魔法議會引發了劇烈的爭論。

直到一個人下場,肯定了三段論和邏輯學的價值。

“我隻是非常幸運和偶然地發現了‘證明’的概念,而蘇業和亞裡士多德,用他們的知識與智慧,聯手找到最優的證明方法,補全了證明過程。在他們兩個人麵前,我隻是一個無知的學生。”

如同一顆星辰砸進愛琴海。

這位十幾年冇有出現在魔法議會甚至被人懷疑已經去世的傳奇大師,再次出現,並且回覆了最熱門的話題。

回覆者的名字散發著淡淡的藍光,和其他所有人的名字都不一樣。

那是傳奇大師的象征。

水之王、哲學之父、魔法之父,泰勒斯。

整個魔法界沸騰了。

許多冇有權限的外國魔法師,紛紛申請臨時權限湧入希臘魔法議會的世界會客廳,隻為看一眼泰勒斯的回覆。

在魔法師的心目中,泰勒斯和蘇格拉底一樣,是魔法師們的神!

在他們心中,無論是主宰雷霆與天空的宙斯,還是執掌海洋與風浪的波塞冬,無論是掌握智慧與戰爭的雅典娜,還是支配冥府與死亡的哈迪斯,都遠遠比不上泰勒斯與蘇格拉底。

魔法師們畏懼神靈,魔法師們也欽佩海格力斯等英雄,但最敬仰的,永遠是泰勒斯與蘇格拉底。

泰勒斯,為人類連續推開兩道新世界的大門。

哲學的世界,魔法的世界。

有了哲學與魔法,人類才能突破眼睛的侷限,真正認識到在現實的世界之上,有一個真實的思想世界,那裡,比現實更接近真理。

哲學,是人類通往真理的道路。

魔法,讓人類獲得捍衛真理的力量。

在泰勒斯之前,人類隻是最聰明的動物之一。

在泰勒斯之後,人類是人類。

不止全世界的魔法師湧入魔法議會的世界會客廳,連各地的大貴族也使用各種手段想要一睹數十年難得一見的盛況。

很快,這篇主題下的回覆便偏離了方向,不再是討論三段論和邏輯學,不再是討論蘇業或亞裡士多德。

全都在稱讚泰勒斯。

“大師保重身體!”

“讚美水之王!”

“我爺爺和我都是聽著您的傳說長大的。”

“您老太謙虛了,不應該這麼自降身價捧那兩個年輕人。”

“不愧是哲學與魔法之父,竟然如此謙遜。”

“蘇業和亞裡士多德呢?快來看神!”

……

蘇業不斷翻看密密麻麻的回覆,心潮起伏,傳奇強者,恐怖如斯。

很快,亞裡士多德出現在世界會客室中,並對泰勒斯的話進行了回覆。

“偉大的泰勒斯,您過譽了。我們隻是站在諸位巨人的肩膀上,發現一個微不足道的新東西,但自身並非是巨人。”

亞裡士多德的回覆得到魔法師們的高度評價。

蘇業撇撇嘴,心道亞裡士多德把我的話都搶了。

蘇業想了想,也回覆了泰勒斯。

“偉大的泰勒斯,您太謙虛了,我隻是站在亞裡士多德的肩膀上,踩了踩他,然後他就創造出了偉大的三段論。”

蘇業的話引來眾多魔法師的笑罵,氣氛瞬間扭轉,讓這個主題下的討論不再那麼狂熱。

接下來魔法師們的交流變得輕鬆起來,開始各種提問蘇業或亞裡士多德,甚至還有人拿兩個人開玩笑。

蘇業冇心思管彆人的評價,繼續深研魔法創設。

這些天,已經用壞了大量魔力樹葉,生怕把魔力樹葉給削薄了。

又過了七天,魔法議會再次成為全世界的焦點。

歐幾裡德釋出了一篇文章《論公理化》,並且在文章最後標註,自己已經以公理化為基礎,開始編寫《幾何原本》,下一次藉助思維殿堂後,就可以寫完第一稿,預計會在半年內定稿。

公理化一出,世界會客室又陷入了瘋狂的探討。

但是,這一次魔法師的反應和三段論時候不一樣。

三段論對哲學來說,是一種獨立於大部分學科的新學科,是哲學家們完全冇有見過的。

公理化不一樣,歐幾裡德的公理化中大量引用了歐多克斯的等比例論和亞裡士多德的三段論的方法和思維,乍一看隻是把兩者的精華提取一下,然後用在幾何上。

這一次,稱讚公理化的隻有極少數,而且大都是柏拉圖學院的老師們。

他們也不能完全理解公理化的重要性,但畢竟聽蘇業吹過,再加上歐幾裡德是自己人,所以竭力吹捧。

但是,其他魔法師們卻不認為這個公理化有多大的價值,因為,經常逛世界會客室的魔法師們都知道,歐幾裡德最喜歡吹噓說要創造一個萬世第一的理論,說要找一個完美的方法,隻需要找到幾個最重要的知識點,就能推導出一個新學科甚至一個新世界。

這個說法太誇張了,引發了所有魔法師的反感。

太假大空。

尤其引發了數學家和幾何學家的反對。

畢達哥拉斯學派的魔法師對歐幾裡德展開抨擊,順便抨擊了歐多克斯,因為有人稱歐多克斯的理論彌補了畢達哥拉斯學派的缺陷,事實上也是如此。

但畢達哥拉斯學派的人不承認歐多克斯的理論,正在各種反擊,結果歐幾裡德竟然在歐多克斯的基礎上創造出新理論,這簡直是在羞辱畢達哥拉斯學派。

世界會客室的討論如火如荼。

蘇業正看著有趣,收到歐幾裡德的魔法信。

“這些鼠目寸光的傢夥,根本不理解公理化的偉大!你幫幫我,去罵他們。”

“你不能自己去罵?”

“我正用朋友的魔法書罵呢,分不開身。”

蘇業哭笑不得,這也能用小號?

“彆著急,正確永遠是正確的。他們可能無法理解公理化,但隨著人類不斷進步,總有一天,會有人發現你的偉大。”蘇業道。

“你可是第一作者,你怎麼不生氣?”

“我知道自己是對的,乾嘛要生氣?隻有我錯的時候,我纔要生氣。更何況,如果我真錯了,我冇時間生氣,我會把時間用在糾正錯誤上。”蘇業道。

“你說的好有道理,我繼續罵他們去了。”

蘇業搖搖頭,這個歐幾裡德,有時候還真是小孩性子。

蘇業又翻了翻那些話題,發現戰況極為激烈,蘇業搖搖頭,冇在管那些人,沉浸在魔法創設中。

再一次刻畫完所有的魔法樹葉,蘇業發現一個嚴重的問題。

魔能液用光了!

不得已,隻好拿出十萬金雄鷹進行獻祭。

還好魔能液的出現頻率極高,換取了足夠的魔能液後,恢複損壞的魔力樹葉,蘇業進入學院的鏡之門幻陣中。

“魔法之手!”

蘇業唸誦完咒語,隻有自己才能看清的無形之手出現。

在蘇業眼中,這隻手和正常的魔法之手差不多,隻是更大一點,力量更強一點。

蘇業控製這隻無形之手,不斷進行抓握,攻擊,但是緊緊二十秒後,魔法之手炸裂。

“唉,又失敗了,不過優點是持續時間增加了2秒,這是一個進步。”

進入魔法塔,看著魔力樹上滿樹的失敗魔力葉,陸續用魔能液澆下,很快恢複。

“現在終於知道為什麼魔法創設那麼難了,怪不得所有魔法師的魔法創設都專精一兩個方向,而且專精一兩個係。冇有魔能液,這些魔力樹葉不知道多久才能恢複。”

“就算有魔能液,也心疼啊。有空我跟祭壇商量一下,讓他偶爾讓高價值祭品出點魔能液,最好是把戰士類天賦換成魔能液。一個五環戰士天賦,能換一萬魔能液,不虧。”

第二天,上完第一堂課,蘇業按慣例做筆記,同學們突然紛紛看魔法書。

蘇業也收到魔法信。

是歐幾裡德的。

“你快去看看世界會客室最火的主題,有人回覆了,你猜是誰。哈哈哈哈哈……”

蘇業正在猜測,結果班級裡有人喊了起來。

“聽說柏拉圖大師稱讚並肯定了歐幾裡德老師的公理化方法,據說一些魔法師都瘋了。”

蘇業正要進入魔法議會,克莉梅拉哀求道:“蘇業,能不能也讓我們看看魔法議會的會客室?”

“對啊,也讓我們看看吧!”吉米立刻躥出來。

全班呼啦啦圍過來,如同一群餓狼,每個人的眼睛裡都閃著綠光。

連帕洛絲的眼睛都閃閃發光。

蘇業想了想,把魔法書放在桌子上,然後道:“好,你們應該謝謝帕洛絲。”

眾人一愣,紛紛笑著起鬨。

帕洛絲臉上紅暈一閃,狠狠瞪了一眼蘇業,然後扭過頭。

她用餘光盯著魔法書向上投射出的魔法之門,看著蘇業點選進入世界會客廳,並進入那個最熱門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