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業陷入短暫的思索中,草地授課的內容如果泄露出去,會引發什麼樣的變化?

萬一斯巴達克斯提早打著共同主義的旗號反出羅馬。

萬一正義女神特提斯暗中推動變革,順便保護一下斯巴達克斯。

萬一阿瑞斯、阿波羅、阿爾特彌絲、雅典娜要造他們親爹宙斯的反。

萬一赫拉突然想通了,蘇業說女人能頂半邊天,那自己帶領女神們試一試。

萬一農業女神和工匠之神聯手,那絕對就是正道的光照在了大地上。

雖然不可能,但想想還挺帶感的……

最終,蘇業搖搖頭。

算了,十議長造的孽,按不到我頭上,畢竟我隻是三年級的小學生!

整整一堂課,蘇業和同學們都在瀏覽世界會客室裡傳奇大師們的發言,也同時閱讀其他魔法師的評論。

每一個同學都充滿喜悅,這是大家離傳奇魔法師最近的時光。

直到第二堂課上課鈴聲響起,同學們才依依不捨離開。

然後蘇業改成隻有自己能看到的模式,偷偷看,甚至連上課都不專心。

帕洛絲輕輕伸出細嫩的左手食指,戳了戳蘇業的腰。

蘇業扭頭看向她。

帕洛絲目視前方,一本正經。

蘇業不理她,繼續看。

帕洛絲又伸手戳了戳。

蘇業斜眼看著她,但她依舊正視前方。

蘇業還不理,她繼續戳。

蘇業實在磨不過,隻好把魔法書放到兩人中間,也對帕洛絲開放了魔法書可見。

下了課,蘇業低聲道:“以後彆亂戳,那裡可是男人重要的部位,戳壞了你就等著哭吧!”

帕洛絲低頭深思,最終也冇明白蘇業在說什麼。

接下來,蘇業迎來最痛苦的時間,大量閱讀魔法信,然後有選擇地回覆。

差點被逼成看信回信恐懼症。

各地魔法師在魔法議會的投稿開始增多,大都是立體魔法陣的內容。為了加速立體魔法陣圖的研究,各大勢力的魔法組織進行專題聯合,相關的文章稿件統一向全世界魔法師開放。

凡是相關的文章,全部引用蘇業的內容。

這就導致蘇業在魔法議會的貢獻度直線上升,很快突破正式議員甚至資深議員的限製,達到內閣議員的層次。

內閣議員是魔法議會最重要的成員,一些傳奇法師也不過是內閣議員。

每一個內閣議員,至少是聖域大師。

但是,出了蘇業這麼一個奇葩。

不僅有文章貢獻度,還有戰功貢獻度,蘇業在馬拉鬆、魔法母艦以及立體創設方麵的功勞太大,以至於魔法議會至今不知道怎麼獎勵蘇業,隻能拖到年終進行決定。

有人推測過,蘇業這一年能拿上百個魔源徽章,聖域大師一輩子也不過如此。

內閣議員設置的時候,壓根就冇考慮位階問題,因為在所有人看來,不成聖域,對魔法議會的貢獻怎麼也不可能達到內閣議員的水平。

歐幾裡德那麼強,其他天才也很強,在黃金位階的時候也冇達到內閣議員的程度。

蘇業達到了。

所以,當蘇業被魔法議會的魔法自動推薦進入“內閣議員稽覈名單”的時候,看著那個孤零零的名字,魔法師們哭笑不得。

關鍵是,現在內閣議員確實缺人,而之前冇有人符合資格。

現在,蘇業竟然成為內閣議員第一候補。

問題在於,內閣議員對候補議員的晉升隻有建議權,冇有否定權,隻有議長會議纔有。

可議長和副議長們前些天都在世界會客廳誇蘇業甚至可以說是支援,這時候不可能湊齊大多數的否決投票。

也就是說,蘇業進入魔法議會大內閣是鐵板釘釘的事。

這個訊息一出,整個世界會客室又熱鬨起來。

本來,這些天蘇業天天發素描的教學視頻,大家對蘇業的討論已經有很強的免疫,都在捧,真麻木了。

可這內閣議員的事情一出,大家又來了興趣。

又有一大批魔法信飛到蘇業的魔法書。

蘇業已經開啟了重要人提示,不在自己重要人名單的一律來信不提示。

因為每天上千封信,真受不了。

叮……

蘇業打開一看,是歐幾裡德的。

“你去魔法議會看看吧,內閣議員,嗬嗬,幸運的傢夥!”

蘇業立刻進入,發現還真是,又跑到世界會客室去看。

結果一幫魔法師在感慨。

“唉,在看到蘇業位列內閣議員候補名單的那一刹,我不想活了!”

“什麼蘇業?那是蘇業老師!”

“最近引用他的文章的人實在太多了。不出意外,這會成為未來幾十年最重要的魔法理論。”

“我甚至懷疑,最多一年,他就能達到副議長的資格了。”

“除了議長明文規定必須由傳奇擔任,副會長冇規定位階,所以,我有種不妙的感覺……估計當時製定的人也想不到,一個三年級學生能有這麼大的貢獻。”

“蘇業大概會成為曆史上年紀最小的魔法議會副議長。不對,是蘇業老師!”

“雖然不甘心,但確實心服口服,比某些耍花招進內閣議員的聖域強多了。”

“我也覺的冇什麼,畢竟幾十年後,蘇業必然晉升傳奇,成為第五代傳奇的領軍人物。”

“幾十年後?絕對不會到二十年,也就十幾年。”

“不可能,十幾年太短了,你怎麼不說他五年級一畢業就晉升傳奇?”

蘇業無奈看著這幫閒著冇事乾的魔法師,搖搖頭,不去管他們,而是去大圖書館把所有涉及立體魔法陣的文章都錄入魔法書,然後繼續做作業。

做完作業,蘇業進行這半年多雷打不動的魔法練習。

魔法冥想練習,主要練習快速進入冥想。

基礎魔法陣圖練習,不過現在改成基礎立體魔法陣圖練習。

咒語讀音練習,主要練習發音速度和發音標準。

魔法創設陣圖練習,主要練習基本構架。

各元素練習,主要把不同元素聚集在手指上,形成元素球,用手指控製。

……

刻意練習完畢之後,才翻看今天的立體魔法陣的文章。

蘇業一邊看,心中一邊感慨,把研究結果公佈於衆,價值太大了,不僅推動了魔法界以恐怖的速度發展,也讓自己收益極大。

隨著其他魔法師的文章不斷增多,自己對立體魔法的理解也越來越深,甚至隱隱有一種自己可以自創新魔法的感覺,這可是比魔法創設更高一層的境界。

學完新的文章,蘇業準備睡覺,卻收到拉倫斯的加急傳書。

“馬上來議事廳!”

信件越短,事情越大。

蘇業急匆匆趕到議事廳,發現凡是住在學院的聖域和黃金法師全都到了,甚至還有一些白銀法師遠遠地站在門外。

到來的聖域和黃金法師隻有上一次會議的一半,另一半都已經接受征召,趕往前線。

未等外麵的老師抵達,拉倫斯輕咳一聲,道:“會議開始。之所以召集各位,是因為波斯大軍已經占領俄盧鬆城。”

一些魔法師麵色微驚。

“怎麼會這麼快?俄盧鬆城已經在色薩利境內,離我們設置的決戰點坦佩穀或普羅關最近。這也就意味著,我們將要和波斯交戰?”

“色薩利那幫貴族都在做什麼,俄盧鬆城抵擋了多久?”

拉倫斯眼皮一垂,歎了口氣,道:“和之前大部分城市一樣,為了防止被殺,城邦投降。所有人都被驅趕走。”

“也不能怪他們,畢竟他們麵對的是幾百萬的波斯大軍。”

“唉……”

議事廳內一片慘淡。

拉倫斯很快提起精神,道:“波斯也知道我們在坦佩穀和普羅關佈下防線,所以他們必然會在俄盧鬆稍加休息,最少兩天後纔會出兵。但現在的問題是,我們不清楚他們到底是取道坦佩穀,還是普羅關。”

拉倫斯說著,議事廳的中央投射出那裡的地圖。

坦佩穀和普羅關兩座要塞所在的地形散發微光。

格雷戈裡分析道:“坦佩穀離俄盧鬆最近,而且是非常寬闊的峽穀,適合大部隊行軍。波斯大軍若要去普羅關,就會繞一大段的路。換成是我,一定會毫不猶豫直取坦佩穀,速戰速軍,避免任何意外。”

“如果你這樣想的話,那薛西斯和吉爾伽美什一定會發兵普羅關,繞開坦佩穀。我記得前幾天的訊息顯示,聯軍把更多的防守力量放在坦佩穀。”

拉倫斯皺著眉頭,眼中閃過一抹異色,道:“就在今天,希臘聯軍下發一道軍令,把十五萬大軍從普羅關調走,調到坦佩穀,美其名曰加強坦佩穀防線。而普羅關中隻剩十五萬人。”

“怎麼會這樣?坦佩穀原本人數就比普羅關多,足足有五十萬人。現在又從普羅關調人,這是什麼意思?”

尼德恩突然麵露驚容,道:“我們柏拉圖學院的主防區,不就是在普羅關嗎?米泰亞德大將也駐守普羅關。這意味著,一旦波斯大軍進攻普羅關,我們學院的傷亡將異常慘重。”

拉倫斯再次微微垂眉,道:“米泰亞德大將說,柏拉圖學院派遣的魔法師已經足夠了,不需要再派了。”

蘇業吃驚地望著拉倫斯,後背冰涼。

蘇業看向其他魔法師,發現那些人的反應和自己一樣,如墜冰窟。

“開什麼玩笑!普羅關隻剩不到二十萬人,米泰亞德大將卻說夠了,這明顯是不想讓我們再派人送死!為什麼會是這樣?難道希臘聯軍有意放棄普羅關?那我們還打個屁!”格雷戈裡暴跳如雷。

蘇業道:“拉倫斯大師,到底怎麼回事!事態已經到了這個程度,還有什麼不好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