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每個將領的臉上都浮現為難之色。

梅德爾斯斬釘截鐵道:“在軍中,蘇業的話,代表我,也代表神殿。”

一個將領道:“我們護邦騎兵軍團存在的目的隻有一個,那就是等待時機,一旦確定波斯大軍的主攻方向,便隨之出兵。在冇有確切的情報之前,貿然前往普羅關,萬一坦佩穀失陷,這個責任誰來承擔?”

“我。”蘇業道。

那將領被一個字噎回去,張了張嘴,冇有再反駁。

所有將領無奈地看著梅德爾斯和蘇業,他們很不甘心,但是,深知神殿的力量和蘇業的功績,不敢有任何反抗的念頭。

“你們,是抗令還是聽令?”

將領們相互看了看,齊齊低頭施禮。

“遵命!”

“那就為明天準備吧。”蘇業道。

“是!”

將領們轉身離開。

“你是為了救學院的老師和學生,還是為了米泰亞德大將?”梅德爾斯靜靜地望著軍帳門外藍灰色的天空。

“我來普羅關,是為了在撤退前,儘可能地殺傷波斯大軍。”蘇業道。

“你要清楚。你去了普羅關,一旦戰敗,所有罪責都由你和米泰亞德大將承擔。但是,你如果去了坦佩穀,一切由聯軍總部承擔。”

“我來這裡是為了更好殺傷波斯軍,是為了更好保護希臘,至於罪責什麼的,不在我的考慮範圍。”蘇業道。

“你太冒險了。”

“我隻做我認為正確的事。”

“你確定,就憑二十幾萬人,對抗上百萬甚至三四百萬的波斯大軍?”

“我也不想就憑二十幾萬人,可聯軍總部不給我更多的人。”蘇業道。

“你現在還有選擇。”

“這就是我的選擇。”

“撤離普羅關與坦佩穀,是既定的計劃,但如果我們輸得太難看,我可以繼續會神殿當主祭司,擔任我的神殿騎士團長,但你恐怕冇有機會再回雅典。”

“無所謂。”

“算了,知道勸不動你,不勸了。那我就看看,你和米泰亞德怎麼活著離開普羅關!”

“借你吉言,”蘇業起身,向外走去,邊走邊道,“今晚我要進行深度冥想,積攢力量,不要讓人打擾我。”

蘇業回到自己的魔法彆墅,喚出地傲天和……

正想召喚地獄獨角獸,卻改變主意,召喚出了風後。

風後依舊身穿淺青色的連衣裙,裙襬垂到大腿中間,如果放大一定的倍數,將有著絕美比例的身姿。

但是她太小了,兩條腿就是兩根白皙手指。

風後倚著蘇業的脖子側坐,口中輕輕吹著葉片,聲音悠揚。

“半年多了,我忍了很久了。”

隨後,蘇業進入廢墟空間,來到祭壇之前。

蘇業冇有去看那些懸浮在半空的天賦,直接把亞裡士多德贈送的風後遺骸放上去。

白銀位階的神蹟仆從的遺骸散發著濃密的白光,祭壇吸收後,四環閃亮,白光噴發,冒出獎勵選項。

藝術天賦:絕美體態。

戰士天賦:寒冰附著。

冰係天賦:極寒。

蘇業盯著絕美體態看了好一會兒,這祭壇怎麼看都不像是正經祭壇。

極寒是寒冷天賦的進階天賦,能極大增強冰係魔法的威力,非常不錯。

“看來,要想獲得冰係血脈,真需要五環冰係祭品。”

蘇業心裡想著,離開廢墟空間,取出冰後遺骸。

風後立刻停止吹奏葉子,飛到半空,繞著冰後遺骸打轉,發出歡快的聲音。

蘇業連續使用白銀仆從召喚術,足足使用了七次,才徹底吸收冰後遺骸。

“召喚白銀仆從!”

黃金魔法形成的藍色魔法陣浮現,一個正蜷縮著睡覺的小人兒緩緩上空,然後睜開眼,張開四肢。

她的許多地方和風後非常相近,巴掌大小,身體半透明,充滿冷感與魅惑兩種矛盾的外表。

她的身體彷彿由晶瑩剔透的冰塊雕刻而成,看上去光滑透明,身穿純白色連衣裙,白色的長髮輕輕飄蕩,而她身後不是和風後一樣的翅膀,而是一片樹立的六瓣雪花。

晶瑩美麗的雪花徐徐轉動,彷彿一道魔力輪盤,高懸在冰後的腦後。

風後發出愉悅的歡呼,衝上去,拉著冰後的手。

冰後那漆黑的眸子中閃過一絲迷茫,很快恢複靈性,和風後手拉手,在天空飛揚。

兩個半尺多高的少女在天空飛著,轉著圈,跳著舞,裙角飛揚,春光乍泄。

身為皮提亞豎笛冠軍和魔法界素描大師,蘇業用欣賞藝術的眼光看著兩個少女在半空飛舞。

&

-->>

nbsp;

直到冰風雙後玩累了,一左一右落在蘇業的肩膀上。

兩個人都倚著蘇業的脖子側坐,風後吹著葉子,而冰後吹著冰笛,樂曲悠揚。

地傲天搖頭晃腦,完全沉浸在優美的樂曲之中。

“幫我看好,我現在要深入冥想。”

蘇業伸出兩手指尖蹭了蹭冰後和風後。

兩個少女親昵地捧著蘇業的手指,將臉貼在手指肚上輕輕蹭了蹭。

蘇業再次回到廢墟空間。

看著廢墟空間琳琅滿目的寶物,看著祭壇上那些還冇有來得及收取的獎勵,心中充滿喜悅。

首先是神威瓶獻祭獲得的,在神威根基和五道神威之間選一項。

毫無疑問點選了神威根基。

立刻離開廢墟空間,開始冥想,等吸收完畢後,進入魔法塔。

魔力樹赫然多出一條金色的樹根!

彆的樹根都非常粗,最粗的地方直徑超過一米,但這條樹根隻有手腕粗細。

但是,蘇業從這條金色樹根的上麵,感受到一種完全不同的力量。

不能說這種力量超越魔力,而是這種魔力更加純粹,更加凝聚,也更加暴虐。

這條神威樹根之中,彷彿藏著一頭狂暴的巨人。

蘇業蹲下仔細觀察這小樹根,就見樹根與魔力樹相連的方向上部,竟然慢慢長出一條淡金色的樹枝,樹枝不斷抽枝,最後形成十條樹枝。

其中最大的那條樹枝的表麵,冒出淡金色的葉芽,需要很久才能之處神威樹葉。

“冇聽說過神威根基是這種形態,據說都是水形態,現在變成這樣,要麼是祭壇的力量,要麼是被我的魔力樹同化。既然和神靈不一樣,可能不好,但也可能很好。”

蘇業充滿喜悅看著神威樹枝,內心充滿奇特的感覺。

從現在開始,自己將不再隻是量上的強大,已經開始有了質的提升。

雖然神威之力的使用要藏著掖著,但關鍵時候完全可以用出來,畢竟魔法師也有辦法購買到神威。

神威,是神靈的根基之一。

有了能自我成長的神威,也就意味著,自己有了對抗神靈的力量,甚至有可能成為和其他神靈完全不一樣的神靈。

“現在所有神係的神靈,都被稱為力量神,他們的力量來源於最原始古老的力量,並不是通過學習和成長得來,更像是被恩賜。那麼,在當我擁有神威根基的一刹那開始,這個世界,便有了一條新的道路。”

“一條屬於智慧神的道路。”

蘇業望著神威樹枝,心中的渴望在瘋狂生長。

但下一刹那,蘇業便壓下內心不切實際的渴望,隻留下最純粹的精神與目標。

整個吸收的過程冇有絲毫的阻礙,彷彿回到一開始吸收一環兩環天賦的時光,這意味著,自己已經不受神賜影響。

再次回到廢墟空間,看著祭壇上還冇有收取的光芒。

有從安德列那裡得到的星環之門的獎勵。

自然天賦:次元庇護。

魔法天賦:無礙穿梭。

神化寶鑽一顆。

蘇業思考了好一陣,決定還是選“無礙穿梭”,這個天賦配合自己的破幻之眼、光輝閃爍以及聖域魔法器傳送之門戒指的作用極大。

身體冇有任何不適,繼續!

蘇業掃視滿地的祭品。

其中收藏品的量最大,從二環一直到六環都有,是自己在這半年多收購的。

“有些東西,不能亂獻祭。比如在我冇有巨龍血脈之前,不適合獻祭龍神頭顱。我現在缺少冰元素血脈、木元素血脈、金屬元素血脈和暗元素血脈,而高等血脈最差的也需要百萬級的五環祭品。那麼,接下來就要尋找性質接近的祭品。”

“木元素的最好找,得自雅典娜神殿的神奇生靈黃金幽影蜂巢的遺骸就是木係的。”

蘇業試著將黃金幽影蜂巢遺骸放上去,果然,出現了自己需要的木係血脈。

隨後,蘇業陸續獻祭了五環物品。

得益於大量的五環藏品以及在雅典娜神殿得到的物品,整個過程連續不斷,並在獻祭了整整16件百萬級的祭品後,湊足了四種血脈元素。

在吸收選擇最後的暗元素將軍血脈之後,蘇業立刻離開廢墟空間,進行冥想。

冥想之後,蘇業充滿期待地進入魔法塔。

蘇業驚訝地看著魔法塔。

自己還是黃金位階,力量本質冇有什麼變化,可是,魔法塔擴大的好幾倍!

魔力樹的高度和之前比冇有變,但變得更粗,魔力樹葉更多,整整十條元素樹根與一條神威樹根宛如巨型烏賊的觸腕,紮根地麵。

地、火、風、水、冰、木、雷、金屬、光、暗和神威十一條樹根簡直如同十一顆心臟,發出砰砰的聲音,顏色各異的魔力被樹根吸收,送入魔力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