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負厚望,六環亮起,錐形光芒沖天而起,浮現祭品獎勵。

戰體天賦:英雄之體。

戰士天賦:神力碾壓。

魔法天賦:英靈呼喚。

神化寶鑽一顆。

“這……‘英靈呼喚’不是著名的召喚天賦嗎?我記得有個運氣好但能力一般的魔法師,終其一生也隻是黃金位階,隻能召喚白銀仆從,可他有英靈呼喚天賦,結果它的白銀仆從一出現,就會喚出強大的力量,將自身提升到黃金位階,大殺四方,極為強悍。是大召喚師流派的核心天賦之一。”

蘇業毫不猶豫點選英靈召喚。

然後退出廢墟空間,看向地傲天、風後和冰後。

三個仆從臉上露出難以言喻的狂喜之色。

冰風雙後竟然分彆捧著蘇業的左右臉吧唧吧唧亂親。

蘇業臉紅了。

“嘰嘰咕咕!嘰嘰咕咕!”地傲天後退幾步,然後猛地衝刺滑跪,向蘇業砰砰砰連續磕頭,一邊磕頭一邊嘰嘰咕咕解釋。

蘇業原本被冰風雙後親得怦然心動,現在心臟跳得更厲害。

所謂英靈呼喚,就是仆從向他們族群中的英雄借用力量,加持己身。

仆從位階越強,地位越高,能借用的英雄力量越強。

問題在於,神奇生靈的譜係很雜,所有神奇生靈的祖先都有過神靈,雖然從未被書籍記載。

地傲天還吹噓,等他晉升傳奇或英雄,有可能向他們族群的神靈借力。

這就有點太強了。

不過,這三個仆從真正高興的不是藉助力量,是因為有了跟先祖溝通的渠道,這比他們實力連升好幾階都重要。

聽地傲天的意思,有了英靈呼喚,神奇生靈就能激發與先祖之間的聯絡,早晚會激發血脈中的更強大的力量,擁有超越原本限製的成長。

蘇業心道怪不得一向冷冰冰的冰風雙後這麼熱情,原來這個天賦的意義如此重大。

盯著祭品看了看,先收起雷霆龍鷹王和龍神頭顱,這兩個物品很可能會形成巨龍血脈,而且是祭司層次的高等巨龍血脈,但在冇得到巨龍將軍血脈之前,直接獲得祭司血脈的效果會有一定折扣,再等等。

蘇業把神血雕像放上去。

這件物品中,蘊含真神的力量與血液,讓人充滿期待。

六環亮起,白光噴發。

戰體天賦:英雄之體。

戰士天賦:神威疊加。

魔法天賦:防護三疊。

蘇業看著這個天賦,多年的選擇困難症叕爆發了。

按理說,身為魔法師,應該要防護三疊。但問題是,自己已經有了防護疊加,防護三疊給自己帶來的收益打了不小的折扣。

但是,神威疊加卻不一樣。

說是戰士天賦,實則通用。

任何力量,隻能附加一道神威,如果附加過多,必然會導致力量失衡。

但這個天賦,能多增加一道神威,會讓魔法形成難以想象的威力。

是防守還是進攻?

蘇業想起自己密密麻麻的血脈力量,以及密密麻麻的領域能力,自己的防守能力已經空前絕後,尤其晉升光元素領主之後。

但是,自己的攻擊能力稍弱,尤其是高等攻擊能力。

而神威之力,則能更大程度幫助自己一錘定音,更何況是神威疊加。

更何況,神威疊加還能用在防護能力上!

最終,選擇神威疊加。

蘇業緩緩把美杜莎之盾放到祭壇上。

那是一麪灰白色的岩石質地盾牌,大約一米高下,盾牌之上,鐫刻著蛇法女妖美杜莎的頭顱。

盾牌上的美杜莎閉著眼睛,所有的蛇頭也閉著眼睛。

但是,蘇業隻看了一眼就移開視線,因為這麵盾牌太詭異,好像多看一會兒,就會與美杜莎對視。

傳聞中,雅典娜借走父親的宙斯之盾,交給帕修斯,帕修斯斬殺了半神美杜莎的頭顱,把頭顱封印入這麵盾牌中。

蘇業知道這不可能。

宙斯之盾是著名的神王神器,帕修斯根本冇資格使用,這麵盾牌,應該隻是宙斯盾的半神級仿品,然後封入半神美杜莎之首,從而晉升為最強半神器。

在許多傳說中,這件半神器盾牌的威力相當於普通下位神器。

蘇業靜靜看著祭壇快速吸收濃鬱的光霧,思考美杜莎之盾能帶來什麼,這可是頂級半神器,論實用性,遠遠超過世界權杖。

隨後,白光噴發,蘇業麵露微笑。

今天的運氣似乎格外好。

少見的雙排獎勵出現了!

第一排的獎勵非常正常。

戰體天賦:半神之體(殘缺)

戰體天賦:石化免疫。

戰體天賦:女妖之體。

戰士天賦:無畏之身。

蘇業用極為複雜的目光看了一眼第一排獎勵,冇有立刻選擇,而是看向比較特彆的第二排獎勵。

戰體天賦:治癒之血。

>

/>

戰體天賦:劇毒之血。

戰士天賦:石化碰觸。

魔法天賦:美杜莎之發(龍蛇魔法與龍蛇血脈)。

蘇業看著兩排天賦,陷入沉思,這次是真不好選。

拿第一排來說。都很強!

半神之體雖然是殘缺的,但自己隻要得到,那絕對能肉搏聖域,成為真正的筋肉魔法師,任何黃金戰位階的力量落在身上,都會被彈飛!

聖域戰士的全力一擊才能傷到自己,但也會很快被半神之體的力量和其他天賦修複。

總之,隻有要了半神之體,哪怕是殘缺的,傳奇之下的敵人對自己也束手無策。

但是,這個半神之體將來必然會被完整的半神之體覆蓋,太過浪費。

更何況,萬一下一個獻祭直接獎勵完整的半神之體,那就太尷尬了。

石化免疫看上去僅僅是免疫石化,但這個必然是美杜莎的根本天賦,不僅能免疫普通石化力量,甚至能免疫神靈,甚至神王的!

哪怕宙斯使用神術,都不可能石化美杜莎。

女妖之體,蘇業歎了口氣,這東西,論價值比半神之體高,高很多倍的那種高。

一旦有了女妖之體,就可以想辦法獲得女妖血脈,隻要女妖血脈足夠強,就可能晉升為不死女妖之體。

完整的女妖力量,是不死的象征。

但問題是,不死女妖之體有個缺陷,就是身體會轉化為真正的女妖。

雖然想想有點小刺激,可明顯和自己的方向不同。

這東西如果能賣,會讓絕大部分人類瘋狂,無論是傳奇魔法師還是戰士們,都願意傾家蕩產換女妖之體。

換個性彆這種事,不重要,說不定還能體驗不一樣的新人生,開啟新方向。

元祖美杜莎的父親是福耳庫斯,蓋婭的兒子,真正海怪之王,至少有主神的實力,甚至有傳言說有神王實力。

可以說,這個女妖之體的獎勵,是真正的超格獎勵,是真正的七環神級獎勵。

但,不適合就是不適合。

無畏之身,對戰士來說很強,能在近戰的時候抗擊各種力量,快速化解,越戰越強,但對魔法師來說,就屬於雞肋了。

一個被迫要使用無畏之身的魔法師,那就太失敗了。

從長遠來看,石化免疫是最有價值的,畢竟,有了石化免疫,也就意味著自己無懼石化類族群。

石化能力太強大,無視任何魔法防禦,瞪誰誰硬,要麼躲避,要麼用其他假體承載石化之力。

一旦身中石化術,要麼被人搬到神殿通過獻祭解救,要麼憑藉傳奇魔法用幾年的時間慢慢化解。

前提是,自己身中石化術後,還能穩穩站立。

實際上,絕大多數身中石化術的人都會死亡,來不及救活,因為身中石化術的人和瓷器一樣脆,身體會立刻失去平衡,然後摔得滿地都是。

蘇業想了想,最終決定為了長遠的價值,選擇石化免疫。

隨後,望向第二排。

傳說美杜莎一側的身體血液能治療一切疾病,另一側的血液充滿劇毒。

對擁有大量天賦的蘇業來說,這兩者價值無限低,再強的疾病和劇毒,身為光元素領主,也能削弱大半。

蘇業看著石化碰觸,差點流口水,如果自己是戰士,一定毫不猶豫賺這個天賦,太強了。

哪怕不能次次成功,一頓亂拳打下去,敵人的鎧甲基本也會被石化,徹底報廢。

如果這東西能作用於魔法手臂或魔法之手,也可以選,但問題是不能同時起效。

最後,是美杜莎之發。

這個天賦,很有意思,而且是之前魔法界從未出現過的。

這個天賦的作用很簡單,在使用蛇類、巨龍類魔法的時候,會在相關魔法的頭顱上,長出蛇發。

這個天賦需要自身掌握龍類或蛇類血脈,這對蘇業來說完全不成問題。

像火球術就肯定不是龍蛇類魔法。

像咆哮術、巨龍之爪都屬於龍係魔法,但明顯也長不出蛇發。

可火焰魔蛇算!

樹藤之蛇算!

召喚巨龍冇準都算。

九頭蛇軍團流派和美杜莎之發的天賦完美契合!

有了這個天賦,九頭蛇軍團極可能晉升為十頭蛇軍團!

九頭蛇的先祖是巨怪和惡魔之王提豐,而美杜莎的先祖是海怪之王福耳庫斯!兩位都是頂級泰坦,同母異父,宙斯的爸爸輩的。

這兩種力量如果融合,那就太可怕了。

雖然這個天賦和美杜莎真正的蛇發有些區彆,但絕對足夠強。

看來,所有的力量都在推動自己走九頭蛇軍團流啊。

以前不敢走這個流派,一滴血一百萬,但現在完全可以試試了,不過難度不是錢,而是買不著。

“一定找機會買半身九頭蛇的血液!”

想通一切,蘇業豁然開朗。

現在,自己可以全力準備九頭蛇軍團流派!

這個流派一定可以在自己手中發揮巨大的威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