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突然,地傲天向前一指,就見一個直徑三米多的黑色火球像脫韁的野馬一樣向前滾動,滾動了一百多米才停下來,嚇得附近的魔法馬四處逃竄。

接著,又一個黑色火球因為天賦魔法重生的力量滾出去。

全場的兵將都望向蘇業。

蘇業也在愣神。

這可是黃金魔法“火球衝擊”,因為攻擊範圍太小,學會了但冇刻畫,自己都不會用,地傲天竟然會?

地傲天還是白銀嗎?

這就太變態了。

哪知全身青筋畢露、肌肉鼓脹的地傲天歎氣,在那裡嘰嘰咕咕,說可惜自己位階太低,限製了發揮,老祖宗一定不高興。

“收隊,回去吧!”

蘇業滿意地點點頭。

召喚地傲天隻是一個黑鐵法術,可哪個黃金法師的召喚仆從能這麼猛?

就地傲天現在一身火焰、滿身肌肉的程度,能把任何白銀仆從吊起來打。

“等等,蘇業,有冇有興趣跟黃金魔法師的仆從比一比。”梅德爾斯來了興趣。

蘇業一聽,道:“哪個黃金法師敢用最強的白銀仆從跟我的學徒仆從比一比?”

附近的魔法師臉都黑了,當彆人是傻子呢,這是學徒仆從召喚術?

這起碼是黃金仆從!

但是,他們想起蘇業的種種傳說,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還真有可能。

召喚個青銅坐騎就能嚇走巨人王和巨人軍團,學徒仆從這麼猛,還真有可能。

“我來我來!”羅克特興致勃勃走上前,然後唸誦召喚白銀仆從。

一頭凶猛的白銀魔獸岩甲猛獁出現在地麵,全身掛著三寸厚的淺灰色岩石鎧甲,身高超過七米,兩根巨大的象牙宛若指向天空的銀白長槍,巨大的鼻子像是一棵粗樺樹。

岩甲猛獁是公認的最強普通白銀仆從之一,也是最通用的白銀仆從,甚至經常能對抗較弱的黃金仆從。

“你怎麼不用你的戰神之劍和海之盾?”沉默寡言的卡巴讚突然問。

“我又不傻!”羅克特說完得意地摸摸肩膀上的兩個傀儡。

“準備好了嗎?”梅德爾斯。

蘇業點點頭。

“好了好了!”羅克特道,“那我就先指揮了,衝過去,碾碎他們!”

岩甲猛獁大吼一聲,加速衝向地傲天。

地傲天隨手把尖刺骨棒扔在地上,一抬手,阻止其他小火焰地精。

“嘰嘰咕咕!”

說完,地傲天衝上去,全身燃燒著漆黑的地獄之火,宛如地獄中的魔鬼,而且是愛好健身的魔鬼。

兩個不成比例的魔法仆從相遇。

岩甲猛獁猛地低頭,用巨大的象牙撞向地傲天。

地傲天竟然揮拳砸向比他手臂還粗的象牙。

一些兵將微微後仰,彷彿能預見到一麵倒的對撞。

砰……

不可思議的一幕出現,以防禦著稱的岩甲猛獁的象牙崩碎,而地傲天的身形隻是稍稍停滯,然後猛地跳上去。

岩甲猛獁嘶鳴一聲,巨大的象鼻宛如半座山峰,自天而降,砸向地傲天。

地傲天怒喝一聲。

“嘰嘰咕咕!”

揮拳出擊,從他拳頭飛出去的,還有直徑三米多的火球衝擊。

接連兩個大火球。

轟!轟

刺目的火球在遇到強大阻礙的時候轟然炸裂,如同一顆小太陽在山穀中升起。

“嗷……”

岩甲猛獁的慘叫聲響徹山穀。

眾人驚訝地看到,岩甲猛獁痛苦地甩動斷裂的鼻子,斷口處鮮血四濺。

強大的火焰沿著它的鼻子向上蔓延,它不得不迅速斷鼻求生。

地傲天也被狠狠砸在地上,但他呸了一聲,吐出口中的沙塵與猛獁血,手背擦了一把臉,猛地躍起,踩著岩甲猛獁的象牙,跳上碩大的猛獁頭顱。

地傲天左手抓住岩甲猛獁的外殼,揮舞燃燒著地獄之火的右拳,一拳又一拳砸下去。

砰!

砰!

砰!

岩甲猛獁使用各種防護魔法抵抗,但最終,外殼被擊穿,顱骨開了個大洞。

地傲天一拳下去,紅的白的順著洞口迸濺出來。

巨大的岩甲猛獁悲泣一聲,斜斜摔倒,大地震動,塵土飛揚。

在岩甲猛獁到地的一刹那,地傲天起跳,穩穩落地,高舉雙臂。

將士們紛紛鼓掌,有人甚至大聲吹著口哨。

“和皮提亞賽場上的蘇業一樣凶殘!太凶殘了!”羅克特搖頭道。

“實打實的黃金仆從。”卡巴讚道。

“我覺得我來這裡有點拖累他。”羅克特道。

卡巴讚跟著點點頭。

梅德爾斯用詫異地目光看著地傲天,這小傢夥,是奔著巨人長的啊。

蘇業滿意地點點頭。

他肩頭上的風後冰後隻是淡淡掃了一眼地傲天,一個吹樹葉,一個吹冰笛,神色平淡。

蘇業很滿意英靈呼喚的效果,繼續成長下去,這個天賦的作用不可限量。

如果有機會,可以對這個英靈呼喚使用一次神化寶鑽,晉升為神化天賦,不知道會形成什麼變態仆從。

蘇業正要回返,看向羅克特,問:“火焰之雨這個黃金魔法的下方,配合什麼係的元素陷阱比較好?”

羅克特道:“這個很簡單……等等,是我們的火焰之雨,還是你的火焰之雨?”

“我的。”

羅克特一邊想一邊道:“你的火焰之雨直接激發火係、地係和暗係天賦,也就是說和火係最搭的地係力量已經毫無用處,冰係水係和火繫有元素衝突,除非你有傳說中的高等天賦‘元素隔離’。等等,彆告訴我你有這個天賦。”

“這個真冇有。”蘇業道。

“那我就放心了。剩下的就是風、木、雷係、金屬、光係。光係的天賦大都是治癒,排除。至於金屬、風和木係,你自己選吧,我感覺都有利弊。金屬可能被火焰融化,風會吹散火焰,木係會被火焰點燃。實在冇辦法,就使用正常的地係魔法吧,或者,你想辦法尋找元素隔離這個高等天賦。”羅克特道。

“嗯,不錯,看來我的確需要元素隔離這個天賦。目前來說,除了地係魔法,真冇有什麼魔法能跟火焰之雨配合。”

“天賦是冇有儘頭的,等你獲得了元素隔離,你還會追求元素平衡,然後追求元素融合。總之,加油吧。要不要試試我們的傀儡協會?我們傀儡協會能讓你的魔仆更強!”羅克特道。

“有機會一定嘗試。”蘇業道。

蘇業回到魔法彆墅,開始學習。

護邦騎兵軍團的將領們看著蘇業消失在彆墅中,小聲嘀咕。

“明明是副軍團長,卻完全不在乎我們。”

“他的魔法是強,可我們是騎兵軍團,又不是魔法部隊。”

“唉,希望梅德爾斯軍團長能夠指揮戰鬥。”

“不可能的,梅德爾斯軍團長是聖域,而且是神殿的主祭司,無法親自戰鬥。不出意外,指揮權會從黃金戰士中選一個,當然,也有可能是蘇業。”

“我倒不是反對他,畢竟他在馬拉鬆立下赫赫戰功,可是,一個魔法師怎麼跟我們衝鋒?”

“唉,我有點灰心了。”

“我也是。”

“那我們……”

“諸位最好不要有不體麵的行為!既然連戰神山都同意蘇業擔任我們的實際統帥,就一定有原因。既然大家不信任他,那我就透露一個訊息吧,我們這支騎兵軍團的成立,是蘇業發起的。”

“真的嗎?他一個魔法師,懂什麼騎兵?”

“你們覺得,在戰場上,蘇業和戰神山哪一方更可靠?”

眾將領一愣,歎了口氣。

好像還真是蘇業可靠一點。

夜幕降臨,軍營內篝火點點。

蘇業的魔法彆墅前,搭建起一座臨時的智慧女神祭壇。

女神們的祭司們進行了完整的儀式與祈禱,然後,梅德爾斯領著蘇業抵達臨時祭壇前。

士兵們的臉上映著躍動的篝火,而他們的目光盯著蘇業。

祭司們目光灼灼,想要看看,梅德爾斯憑什麼那麼說。

隨軍魔法師也饒有興趣的打量著蘇業。

將領們異常沉默。

梅德爾斯低聲道:“你不準亂說話。”

“好,我閉嘴。”蘇業無奈道。

梅德爾斯走到臨時祭壇前,開始唱誦讚美歌,然後,向雅典娜女神祈禱,希望偉大的女神能夠賜予蘇業庇護之光。

所有人靜靜地低下頭,默默地等待。

大家都知道這會是一個很漫長的過程,甚至可能會失敗。

畢竟,每次神靈都需要很久纔會迴應……

唰!

乳白色的光柱自天而降,籠罩蘇業,照耀整座山穀。

眾人猛地抬起頭,傻呆呆地看著光柱中的蘇業。

此刻的蘇業神聖加身,光輝環繞,宛如神靈的化身。

自己心裡的念頭都冇想完,神賜就完成了?

白色光柱不斷縮小,最後融入蘇業的身體之中,形成了強大的庇護之光。

“讚美全世界最完美、最美麗的女神雅典娜!”蘇業大聲稱讚,老老實實地減少各種詞語,隻保留兩個最關鍵的。

祭司們全身一緊,恨不得一矛捅死蘇業。

這種場合,怎麼能這麼稱讚女神呢?應該用正義、偉大、慷慨之類的詞語啊。

蘇業不管,堅持認為雅典娜應該喜歡聽這種誇獎,那些祭司根本就不會拍馬屁。

梅德爾斯一臉無奈,他再次感謝雅典娜,致謝之後,結束祭祀。

在祭司們殺人的眼神中,蘇業滿不在乎地回到住處,繼續學習和刻畫魔法。

經過多天的努力,蘇業已經能夠刻畫那些很常見的創設魔法,比如四元素之矛。不過,蘇業發現五元素之矛也挺容易刻畫,然後畫著畫著,不小心一口氣畫到了八元素之矛,但是到九元素之矛就不行了,自己還無法掌握這麼複雜的組合創設。

不過,刻畫他人的創設陣圖隻是基礎,真正的魔法創設是自己進行創設。

但是,現在有了立體魔法陣圖,如果還鑽研舊式魔法創設,屬於開曆史的倒車,所以蘇業這一段時間都在學習和研究立體畫法,遲遲冇有創設屬於自己的新魔法。

打個波斯而已,用彆人的創設魔法也夠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