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天一大早,護邦騎兵軍團將士吃完早飯,便排著長長的隊伍,牽著戰馬前往普羅關。

哪怕是神殿聯手,也無法湊齊十萬匹魔法馬,所以這些戰馬大都是普通馬匹。

以普通戰馬的體力,無法載著這些身穿鎧甲的騎士進行長時間的前行。

在隊伍的中心位置,蘇業和歐幾裡德坐在馬車裡,捧著魔法書學習。

至於卡巴讚、羅克特和梅德爾斯則一直站在車窗邊,一直警戒。

直到中午,隊伍停下,進行休息和午飯。

蘇業則邀請將領和魔法師一起吃飯。

等將領們和魔法師齊聚一堂,蘇業陸續拿出巨龍的美物的美食,擺在桌子上。

熱菜都冒著熱氣。

在眾人驚訝的目光中,蘇業拿出刀叉,做出了一個請的姿勢,然後叉了一塊熱氣騰騰的燉牛腩,送入嘴中,慢慢咀嚼,享受美食帶來的愉悅。

魔法師們還好一些,吃得非常矜持。

那些戰士將領試探著嚐了一口,然後變身餓狼,也不顧形象,大快朵頤。

他們封閉式訓練了半年,吃了半年的軍中食物,已經快崩潰了。

突然嚐到全世界最頂級的美食,哪裡還忍得住。

這幫戰士將領吃出了魔獅聚餐的場麵,把附近的士兵都嚇壞了。

風捲殘雲吃完,所有將領突然覺得蘇業怎麼看怎麼順眼。

飯後繼續行軍。

馬車上,梅德爾斯望著窗外,道:“蘇業,你說波斯什麼時候會發現我們這支隊伍。”

“早發現了。”蘇業漫不經心道。

“哦?”

“這種大規模的人員調動,波斯再遲鈍也能發現,哪怕僅僅通過物資的運輸,也能清晰瞭解。”蘇業道。

“嗯……你高估波斯人了。他們最多會用魔法和神術來偵查,最多加上內應。”梅德爾斯無奈道。

“不能吧?”蘇業問。

“不僅波斯,連我們希臘也冇有能力從物資這方麵準確判斷,首先物資的流動難以準確發現,時間也不及時,再傳回來,也有重重阻礙。”梅德爾斯的表情有些不自然。

“所以我說戰神山就是一群蠢驢。”歐幾裡德一邊看魔法書一邊嘲諷。

“這件事對你們來說,真的很簡單?”梅德爾斯半信半疑問。

“相當簡單。而且成本並不高,隻需要買通波斯商人和後勤官,購買這些數據輕而易舉,你覺得波斯人會在乎這種數據嗎?”

“嗯……我會向神殿建議,我們應該加大力度使用魔法。”

“準確地說是哲學。”歐幾裡德的語氣依舊帶著一絲嘲諷。

梅德爾斯一臉冷漠。

蘇業搖搖頭。

在這個時代,幾乎把魔法之外的絕大多數學科都叫做哲學,包括數學和幾何。在藍星,甚至是開辟了經典物理學的那本書,書名也是《自然哲學的數學原理》,而作者牛頓一直認為自己是哲學家和神學家。科學是從哲學中演化出來的。

“既然他們已經發現我們的騎兵軍團,我們的進攻還有用嗎?”梅德爾斯的眉目間流動著憂鬱。

蘇業微微一笑,道:“不僅有用,而且還有大用。如果你是波斯將領,你現在的心態,是比不知道的時候更謹慎,還是更放心?”

“我明白了。你認為,他們會低估騎士軍團的力量,並且以為自己掌握足夠的情況,哪怕做出準備,也不可能足夠充分。而你,似乎認為連我們都低估了騎士團。”

“波斯冇有低估騎兵軍團,但低估了我率領的騎兵軍團。”蘇業淡然一笑。

除了歐幾裡德,三個人陷入沉思,蘇業到底還藏著什麼手段?

到了深夜,隊伍終於抵達普羅關。

夜幕下的普羅關外,護邦騎兵軍團宛如一條若隱若現的河流,徐徐蔓延。

早就收到訊息的眾多將領站在普羅關南門外,快步相迎。

蘇業見到了眾多熟悉的麵孔。

米泰亞德大將、法斯特將軍、學院的聖域戰士塔戈拉以及眾多學院的老師和四五年級的學生。

同時,還見到了蘇業原本冇想到的人,角鬥王科莫德斯,小白臉卡斯托耳,以及角鬥士塞古斯。

蘇業走下馬車,望向米泰亞德。

和在馬拉鬆看到的時候一樣,這位傳奇大將身形高大,微微駝背,頭髮根根聳立。

但是,他的頭髮更白了,眼角的皺紋更多了。

“護邦氣兵軍團第一副團長、資深將軍蘇業,前來增援!”蘇業說著,右手握拳,置放在心臟部位。

對麵的所有人立刻挺胸抬頭,同樣行禮回敬。

“聯軍大將米泰亞德,代表普羅關全體將士,歡迎蘇業將軍!歡迎每一位前來增援的將士!”米泰亞德高高挺直身體,不再駝背,甚至看不到衰老。

蘇業看到的,是一尊山巔雕像,叱吒風雲。風暴之中,雷霆之下,巋然不動。

米泰亞德大將身後眾人激動地看著蘇業。

一些柏拉圖學院的學生甚至捂著嘴,哭了出來,尤其是那些女同學。

包括那個曾經被帕洛絲用湯碗扣在頭上的貴族女同學。

“梅德爾斯。”米泰亞德用溫和的目光看著梅德爾斯,如同看著自己的子侄一樣。

“米泰亞德叔叔。”梅德爾斯麵露微笑。

“我們已經給你們準備好駐地,走!”米泰亞德大手一揮,帶領眾人向前走。

“我知道我們會再度相見,但冇想到,我們會以這種方式相見。”米泰亞德的聲音充滿感慨。

“我也冇想到。”蘇業道。

“我並不想在這裡看到你。”

米泰亞德的聲音壓得很低,但周圍的人已經聽得清清楚楚。

有些人目光暗淡,有的人麵露悲憤之色,有的人雙目冒火,有的雙拳緊握,有的人垂頭喪氣。

“但我想看到你們,也想看到你們每一個人離開這裡,回到家鄉!”蘇業的聲音鏗鏘有力。

“好!你小子比我年輕的時候還有種!”米泰亞德大聲稱讚,洋溢著熱情,瞬間融化陰暗的夜色。

年輕的柏拉圖學院的學生們不停地擦著眼淚。

“坦佩穀那邊的人,不會放過你。”米泰亞德道。

許多人麵色微變,誰都冇想到,米泰亞德大將竟然這麼直接。

“我就是不來,他們也不會放過我。更何況,梅德爾斯和我是騎兵軍團的指揮者,他們管不到我!”

米泰亞德回頭看了一眼騎兵大軍,回頭道:“關於騎兵團的事,我不能多問,而戰鬥之後,我也不需要詢問。既然你來到這裡,那麼,我們就是並肩作戰的戰友。你有什麼想法。”

“我聽從大將的安排。”蘇業迅速回答。

在場的將領們輕輕點頭。

米泰亞德卻道:“我可管不到你們騎兵軍團,更何況,我並不瞭解騎兵軍團的作戰手段。最重要的是,有人告訴我,你是普羅關最大的希望。就如同,你曾經是馬拉鬆最大的希望,並做到。”

附近的人望著蘇業,眼中燃起一片片火把。

“我不想妄自菲薄,但我想說的是,我們所有人加一起,纔是普羅關最大的希望!而我和騎兵軍團,一定會做到我們應該做的事,也一定能超出所有人的想象!”

“好!”米泰亞德再一次稱讚。

“既然大將尊重我們騎兵軍團,那我就說幾點。第一,在接下來,騎兵軍團的後勤一定要保證,這是我們的基礎。”

“這點冇問題!”米泰亞德道。

“第二點,要為騎兵軍團建造一條通往城外的道路,城門肯定不夠,最好的方式就是在城門兩側,城內和城外各建造一道土坡,讓我們騎兵上坡登上城牆,然後下坡衝鋒。尤其是上坡的道路,一定要平緩。以魔法師的力量,完全可以在一天內做到。”

“你是魔法師,如果你說冇問題,那我一定會全力建造。”

“第三點就是,我來決定進攻的時機。所以……諸位同袍可能會承受一些損失。”蘇業道。

“為了勝利最大化,我們損失得起!最大的損失,也不過是和我們預想中一樣,與這座城市一同埋葬。”

“對!”

“我們不怕損失!”

“我們相信騎兵軍團,相信蘇業!”

普羅關的眾將士紛紛叫嚷。

“我先說到這三點,至於其他的,第一戰之後,每個人都會找到答案!我帶來的,除了十萬騎兵軍團,還有希望!”蘇業的話擲地有聲。

那些瞭解蘇業事蹟的人,也不知為什麼,心中的陰雲一掃而空,對戰局充滿了信心。

這是米泰亞德都做不到的事情。

當那十五萬人被調走後,整座普羅關彷彿被黑雲與黑夜籠罩。

米泰亞德大將也在昨天進行了一次雅典式的激勵演講,大家當時精神振奮,但是之後,士氣再度回落。

現在,蘇業帶來了希望。

勝利的希望!

活下去的希望!

“蘇業!”

“蘇業!”

“蘇業!”

附近的人喊起來,接著更多的人喊叫著。

眾人走進普羅關要塞之中,數不清的士兵和輔兵高聲呼喊蘇業的名字以及稱呼。

“馬拉鬆之王!”

“總冠軍王!”

“偉業者!”

“最偉大的魔法師!”

“雙王蘇業!”

無數人的目光被蘇業點燃。

騎兵軍團抵達駐地,整頓之後,將領們和高級魔法師開始戰前會議。

足足討論到第二天太陽升起,才散會。

之後,蘇業把米泰亞德大將叫到另一個房間,本來想借給米泰亞德兩件物品,但他隻取了一件,另一件他不缺。

回到自己住處,小睡了一上午,蘇業纔跟朋友和學院的師生們見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