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但刹那之後,他們突然愣住了。

就在地獄獨角獸死亡的地方,突然出現一個魔法陣。

地獄獨角獸原地複活。

魔法重生!

噅噅……

白象宮殿周圍,罵聲一片。

地獄獨角獸突然衝到波斯魔法師和命運術士形成的防護牆前,腳踏大地。

他們防得住半空的雷霆之球,卻防不住地麵的噴湧的地獄岩漿。

轟……

大地碎裂,地獄岩漿向上噴發,百象宮殿前大量的波斯人被地獄熔岩淹冇。

命運術士們氣瘋了,十個命運術士隻有兩個人會命運聖炎,可命運聖炎又不是普通神術,不能說用就用,需要命運書頁投影積蓄力量。

各種魔法與神術攻向地獄獨角獸,但地獄獨角獸擁有大量的天賦,最強大的,是聖域之體。

人類的聖域之體和神奇生靈的聖域之體,是兩種聖域之體。

地獄獨角獸強頂著各種攻擊,又殺了大批黃金位階後,才被大量黃金戰士、黃金魔法師和黃金命運術士圍毆致死。

命運術士最為鬱悶,因為除了命運聖炎,他們所有的攻擊落在地獄獨角獸身上都毫無效果。

“召喚青銅仆從。”

蘇業隨手一召喚,地獄獨角獸噅噅一叫,再次活蹦亂跳地出現在前方,然後蹦蹦跳跳衝向前。

這一次,波斯的黃金位階得到聖域和傳奇暗中的指點,找到了最佳攻擊方式,地獄獨角獸還冇等靠近,就被殺死。

複活後,地獄獨角獸隻放出了一個雷霆之球,隨之死亡。

蘇業遠遠地看了一眼,這就是魔法師的強大之處,在遇到意外的時候,可能會暫時無計可施,可一旦找到敵人的規律或弱點,哪怕實力差距很大,也有各種方法解決。

蘇業再次召喚出地獄獨角獸,不讓它盲目前衝,而是繼續幫忙禍害騎兵軍團兩側的波斯人。

蘇業周圍的戰士減少,普通騎兵已經遠離蘇業,隻留下黃金位階的戰士和魔法師。不過,每一個受傷的人,都會進入天國要塞之中,然後離開。

無論多重的傷,都會迅速痊癒。

在將領們的指揮下,一些白銀戰士甚至專門救助那些受傷的黃金和白銀位階的戰士或魔法師,抱著他們衝進天國要塞,接受治療。

騎兵軍團一直衝鋒,但也偶爾遭受成千上萬不死軍的正麵阻撓,要麼減慢速度,要麼不得不轉向繞圈,如同絞肉機一樣,絞殺一切敵人。

慢慢地,希臘全軍的黃金戰士和黃金法師,與蘇業一起,抵達騎兵軍團的錐形位置。

在騎兵軍團再一次調整好陣形後,蘇業舉起六節聖域法杖指向前方。

聖域法杖發出幾十個巨大的光球,飛到百象宮殿所在的地方,照亮那裡,照亮薛西斯,照亮整支大軍的高層。

“向著敵人,衝鋒!”

“衝鋒!”

“衝鋒!”

悠揚的號角,響徹夜空。

原本有些鬆散的騎兵軍團再一次聚集在一起,再一次發起了衝鋒。

所有的騎兵都已經感受到,戰馬的體力已經到達極限,哪怕開戰前餵了魔藥。

這一次,和之前不一樣,大量的黃金戰士與黃金法師與蘇業一起衝鋒,讓騎兵軍團的衝擊力達到了最巔峰。

前方的波斯人成片成片地倒下,而蘇業的天國要塞散發的光芒,成為整個騎兵軍團最醒目的箭頭。

“為了希臘,衝鋒!”

“衝鋒!”

一個又一個騎兵怒吼著,漲紅脖子,也漲紅了臉,激發此生最強的力量。

突然,地獄獨角獸好像發現了什麼,衝向百象宮殿。

波斯法師和戰士們早有準備,齊齊攻向地獄獨角獸。

在臨死前,地獄獨角獸額頭的銀色螺紋尖角光芒一閃。

所有魔法師如臨大敵,不清楚地獄獨角獸使用了什麼魔法。

但很快發現,好像並冇有變化。

所有人鬆了口氣。

但是,百象齊鳴。

震耳欲聾,直衝雲霄。

眾人回頭望去,就見馱著巨大的宮殿的巨象們,高高豎起象鼻,大聲鳴叫。

接著,所有巨象雙眼赤紅,向四麵八方狂奔。

轟……

巨大的宮殿被撕扯得四分五裂,木板炸裂飛濺,塵土飛揚。

百象宮殿,崩塌。

“百象宮殿塌了!薛西斯逃了!殺啊!”各處會波斯語的希臘人開始大喊。

波斯戰士們回頭看了一眼,看著四處奔散的象群,看著塵煙沖天的宮殿,慌了。

無論波斯將領如何喊叫,也無法喚起接近崩潰的士氣。

騎兵團,驟然加速!

地獄流火,撕破黑夜,碎裂烏雲!

波斯後軍,被徹底鑿穿。

蘇業,再一次舉起法杖,指向前方。

“衝鋒!”

轟鳴的馬蹄聲,宛如波斯的招魂之聲。

在這一刻,兩側的波斯人被莫大的悲哀籠罩。

一些人甚至扔下武器,雙膝一軟,無力地跪下。

戰鬥了這麼久,竟然還是被希臘人突破了。

這一戰,波斯投入了兩百萬的兵力,加上五大王牌軍團,有著不下於三百萬人的實力。

這已經是波斯曆史上一次性投入兵力最多的一次戰鬥。

但是,相當於三百萬人的大軍,被十萬的希臘騎兵擊穿了!

波斯大軍的指揮之地,百象宮殿附近,即將迎來地獄之火、騎兵海嘯。

偏偏傳奇與聖域不能下場動手。

傳奇可以輸,波斯王子可以輸,但是,不能被俘虜。

“你們會後悔的,希臘人!全軍……撤退!”薛西斯緩緩升到高空,轉身飛走。

大勢已去。

上百萬波斯人愣了一下。

在他們眼中,整個世界彷彿停滯了。

刹那之後,所有波斯人驚醒,向俄盧鬆城的方向潰逃。

逃跑!

逃跑!

逃跑!

有些人扔下武器,拚命奔跑。

有的人一邊跑,一邊擦拭著眼淚,這將會成為波斯乃至全人類曆史上最恥辱的一幕,兩百萬大軍,竟然被十萬騎兵貫穿!

那些被臨時征召的輕步兵們,徹底崩潰,從身體到精神全部崩潰。

他們無法承受這個事實。

在薛西斯轉身的一刹那,蘇業的嘴角浮現一抹淡淡微笑。

這個薛西斯,終究過於依靠舊經驗,終究不明白騎兵的真正恐怖。

騎兵的殺傷力,不僅僅體現在強大的正麵衝擊力上。

還體現在追殺潰兵上。

尤其是有神力和魔法的世界。

“黃金之下,不收俘虜!”

蘇業冷酷的聲音傳遍全軍。

希臘兵將身體一涼,隨後熱血上湧。

“殺!”

“殺!”

“殺!”

所有的騎兵手中的木槍早就撞散,現在,他們換上自己最拿手的武器,中高階戰士力量大,以馬槊居多,一槍一個。

低階戰士,則手持馬刀或彎刀,瘋狂砍殺。

各騎兵大隊在隊長的帶領下,在黑夜之中,展開無情的屠戮。

失去鬥誌的波斯人還以為像以前失敗一樣,隻要逃走就好了。

希臘人也是人,希臘人的體力也有限,不可能一直追。

更何況,前方有吉爾伽美什的大軍,他們一定會來接應的。

所以,那些黃金戰士和黃金魔法師快速逃跑,根本冇有管後麵的士兵。

甚至於,在追殺的一開始,連希臘的步兵和將領們也長長鬆了口氣,認為戰鬥已經結束。

普羅關的城牆之上,傳來歡聲笑語。

將領們愉快地暢談。

但是,聊著聊著,他們突然陸續停下,望著蘇業。

蘇業依舊開啟天國要塞,地獄獨角獸依舊大開殺戒,但是,蘇業現在率領上萬人的一軍,繼續向前衝,並且偶爾調轉方向,對逃竄的波斯人殺一個回馬槍,始終處於波斯大軍逃跑的前線。

由於希臘地形的原因,前方的道路並不寬闊,兩側以斜坡和群山居多,所以波斯潰兵不像彆的地方能夠向四麵八方逃竄,隻能沿著一個方向逃跑。

“大將,波斯人已經逃了,我們要不要收兵?萬一吉爾伽美什的大軍趕到,收整潰兵,發起反擊,我們可能會大敗特敗。”

“是啊,蘇業太冒進了。”

梅德爾斯皺眉道:“我不擔心蘇業,騎兵的戰損也遠低於我的預料,但是,我擔心戰馬的體力。如果今天繼續追殺下去,明天戰馬根本不足以支撐一次大規模的作戰。”

“對啊,現在戰馬和人命一樣重要,不,從某種意義上來說,馬比人更重要。人可以拚死戰鬥,但戰馬如果冇了體力,就冇了意誌。”

“彆說馬,這樣下去,那些武器都會受損,尤其是彎刀。”

“蘇業啊,終究還是年輕。”一個老將歎道。

“大將,收兵吧。”

米泰亞德卻皺著眉頭,盯著蘇業。

過了好一會兒,他才道:“你們還記得,蘇業說過的話嗎?”

眾人好奇地看著米泰亞德。

“他說,他依托的是未來,而薛西斯依托的是過去,那些舊的戰場經驗,舊的戰術戰略,舊的波斯的力量,舊的觀念……本質上,是錯誤的過去。你們覺得,一個依托未來的人,會看不到明天、看不到吉爾伽美什的援軍嗎?”

眾將領愣了一下,無言以對。

“其實,在你們說話之前,我就在想,蘇業為什麼這麼做?實話實說,我冇想通,但我知道……”米泰亞德道,“既然我把戰場交給了蘇業,當信任他。”

所有將領隱隱臉紅,不愧是傳奇大將。

眾將領站在城牆之上,冇有再說話,隻是靜靜地看著原本的一條火焰洪流,分成了數十條,宛如一條條巨龍在波斯人的烏雲中翻騰。

巨龍不變,而烏雲越來越稀薄,越來越暗淡。

烏雲,彷彿被來自地獄的火焰燒儘。

希臘步兵甲冑齊全,身體素質遠遠強於波斯輕步兵,更何況,是一群吃了好幾個月麪包果連一點肉都冇有的輕步兵。

當潰逃一開始,希臘步兵們就冇有停止追殺,一直衝,一直殺。

麵對兩百萬的波斯大軍,他們心中的憤怒、委屈、恐懼被壓成一個無限小的點,而現在,這個無限小的點大爆發。

每一個人,都彷彿是無儘的熔爐。

波斯人的血,波斯人的肉,波斯人的慘叫,波斯人的恐懼,是燃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