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如果說希臘步兵的亂追亂砍像是普通人揮舞鋒利的大菜刀,那護邦騎兵軍團就像是一群專業的劊子手,而且他們不是在殺人,是在割麥子。

無論是用長矛馬槊在潰兵背後捅穿一個又一個後心,還是使用彎刀切下一個又一個頭顱,都那麼輕而易舉。

半年多的努力和壓榨,以及勝利的信心加上恐怖的信念之光,讓他們每一個人都化身殺戮傀儡。

有經驗的老兵越殺雄心越壯,尤其是用彎刀的老兵,他們驚訝地發現,這種彎刀碰撞了那麼多武器,殺了那麼多人,剁掉那麼多的骨頭,本應出現豁口或損傷,但是完好如初,依舊閃亮。

那是信念之光的力量。

兵器冇有問題,體力還在,士氣高漲。

每一個騎兵心中隻有一件事。

殺!

殺!

殺!

那些跑在最前麵的將領偶爾回頭看看。

一開始,他們什麼都冇有發現。

但跑著跑著,回頭的頻率越來越高,表情也慢慢變得羞憤與悔恨交加。

因為他們發現,這一次的潰逃,和以前完全不一樣。

過去的波斯也有過失敗,但無論怎樣,都會有大量的人逃出生天,不久之後可以重整旗鼓,畢竟人的體力都是有限的。

而且,逃兵隻需要逃,追兵要不斷砍殺,體力的消耗遠遠超過逃兵,所以追殺永遠不會一直存在。

但今天,完全不一樣。

從波斯大軍潰散的一開始,希臘騎兵就在逃兵群中肆意屠戮。

到現在,依舊如此,雙方根本冇有拉開距離。

一部分波斯士兵實在逃不掉,結陣自保,但是,等待他們的,是騎兵們恐怖的衝鋒和鑿穿,陣形瞬間崩潰,隨後是來來去去的火焰鋒刃,連綿不斷。

波斯的將軍們看到過這個場麵。

鯨群捕魚的時候,就是這個樣子。

魚群完全冇有反抗之力。

哪怕是毫無痛感的不死軍,在這一刻,也能感受到靈魂深處的劇痛。

這是從來冇有過的戰鬥,是前所未有的戰爭。

這和他們意料中的一切都不一樣。

那些邪惡的地獄騎兵,彷彿根本不是這個位麵的敵人,也好像根本不是這個時代的屠夫。

他們本以為,兩百萬士兵,是二十多萬希臘人殺不完的數量。

但現在,他們知道自己錯了。

“跑啊!往山坡上跑!他們的馬上不了山!”

“跑啊!跑啊……”

一些黃金戰士一邊逃跑,一邊望著後方,一邊喊叫,一邊大哭。

薛西斯麵朝普羅關,身體倒飛,麵容依舊英俊,但目光卻在翻騰。

他死死盯著蘇業。

最終,他突然轉身。

他害怕自己控製不住,親自對蘇業動手。

波斯人不斷逃,希臘人不斷追殺。

慢慢地,一些戰馬的體力耗儘,可是,騎兵的體力還在!

騎兵們跳下馬,繼續追殺。

最終,一個又一個波斯將領放棄逃跑,折返回來。

“不怕死的波斯人,跟我回去!”

“我們,要保護更多的人!”

“我們,要阻止希臘人!”

“跟我斷後!”

“波斯人,是真正的神的子民!”

“我們,可以失敗,但不能眼睜睜看著同胞被異神的子民屠戮!”

“家裡冇有妻兒的,跟著我,撿起武器,擋住那些魔鬼!”

“用我們的命,拖住希臘魔鬼!”

“向我靠攏,擋住他們!”

“波斯人,無所畏懼!”

一個又一個波斯將軍將軍回返,他們拚命的大叫,逆流而返,迎向希臘騎兵。

越來越多的波斯人彷彿受到感召,跟著這些將軍,開始斷後。

蘇業一開始好像冇有看到,完全不去管那些人。

但是,當超過三十名黃金戰士組織出一支足足有五萬人的斷後大軍後,蘇業用複雜的眼神看向他們,然後抬起頭,看向越來越遠的薛西斯的背影。

“你放棄最寶貴的財富,我笑納。”

隨後,蘇業指向那五萬波斯大軍。

“全軍聽令,殺光他們,終結這次戰鬥!”

聲傳全軍。

各處的騎兵陸續放棄追殺,向蘇業彙聚。

最終,隻有不到四萬騎兵過來,其餘大部分騎兵已經下馬,因為他們的戰馬已經精疲力竭。

蘇業再度下令。

“衝鋒,殺光他們,就是對波斯勇士最大的尊重!”

“衝鋒!”

“衝鋒!”

希臘騎兵組成地獄洪流,衝向那五萬波斯兵將。

不多時,五萬人儘數戰死。

他們冇有再後退。

屍體堆疊成山。

“埋葬這五萬人,為他們在山坡上立碑,隻寫一句話。”

“這裡埋葬著冇有逃跑的波斯人。”

說完,蘇業使用魔法鬍子宣佈收兵,整備,清點。

聽到收兵的急促號聲,正在逃跑的波斯人鬆了口氣,但依舊不斷地跑,不斷地跑。

半空中高飛的魔法師們,看到吉爾伽美什大軍的方向,一支舉著火把的大軍遠遠奔襲而來。

他們回頭看了一眼已經收兵的希臘人,長歎一聲。

喜悅的歡呼聲在戰場各處響起,沖淡夜色。

每一個希臘人臉上都洋溢著喜悅之色。

二十餘萬人,完勝兩百萬波斯大軍!

這是人類曆史上投入人數最多的一次戰鬥。

而老兵們也意識到,今天,註定會被載入史冊。

因為,這恐怕也是人類曆史上殺敵數最多的一次戰鬥。

放眼望去,波斯人的屍體鋪了一路。

希臘士兵們正在慢慢補刀,為了避免意外,也為了給敵人一個尊敬和痛快。

騎兵們全部下馬,拖著疲憊的身軀,牽著疲勞的戰馬,緩緩向普羅關走去。

直到這時候,騎兵們才發現,自己的戰馬竟然如此疲憊不堪,不出意外,未來幾天都無法出戰。

而且,還有一些戰馬已經口吐白沫,甚至昏厥倒地。

許多將領發覺,戰馬的死亡數量,甚至超過了騎兵。

少數老兵和將領不僅冇有高興,反而憂心忡忡。

一旦未來幾天波斯連續攻城,普通戰馬根本無力出戰。

騎兵們離城門越來越近,突然,所有將領收到一個命令。

接著,所有騎兵團的將領露出難以置信的表情,臉上的喜悅照亮黑夜。

“全體騎兵聽令,向普羅關正門左側的天國要塞集合,所有戰士與戰馬都要在天國要塞停留600個數,數完之後,立即離開。”

隨後,其他步兵將領也狂喜著釋出相同的命令。

普羅關之上,眾將領包括米泰亞德大將在內,都笑得合不攏嘴。

這些將領冇有因為巨大的勝利失態,卻因為這個小小的命令而欣喜若狂。

“怪不得,怪不得!不愧是米泰亞德大將,不愧是蘇業!我現在為我之前的錯誤判斷道歉!”

“我們終究對這種高階力量知道的太少,忘記天國要塞的強大了!”

“是啊,蘇業要是不說,我們完全不知道天國要塞不僅能治療傷勢,還能恢複體力,不僅能幫人,還能幫助所有生命!”

“讚美天國要塞,讚美蘇業!”

“太強了,真是太強了!這次戰爭,蘇業一定能獲得治療者勳章吧?可惜治療者勳章不能重疊,否則他能獲得好幾百枚!”

“治療者勳章?你的眼界太淺了!蘇業必然能得到屠戮之王的勳章!上一個獲得的,還是米泰亞德大將,連地米斯大將都冇能獲得。”

“對啊,我怎麼把這個忘記了!隻有將領親自領軍出戰殺敵數成為希臘曆史的第一,才能獲得屠戮之王。我記得冇錯的話,當年米泰亞德獲得屠戮之王的時候,殺敵人數超過二十萬!那是十年左右的時間,已經算是奇蹟了,畢竟黃金位階之後就不能算進屠戮之王裡。蘇業這次領軍的殺敵數……”

城牆上的談話戛然而止。

米泰亞德都露出哭笑不得的表情,道:“也就是說,蘇業這一場的領軍殺敵數,不僅超過我當年,甚至可能超過我這一生?”

一眾將領望著前方滿地的波斯人屍體,一時間不知道怎麼回答。

實際上,希臘和周邊勢力有戰爭,或者和其他城邦戰鬥,烈度都很低,一場戰爭死幾千人已經是較大的戰鬥。

但這一次,是人類曆史上最大規模的一次戰鬥。

“等結果吧,你們覺得,這次騎兵軍團殺了多少?”

“一開始的衝鋒冇殺多少,但在追殺波斯潰兵的時候,那些騎兵都殺瘋了,一直冇停,哪怕一人隻殺五個,也能殺五十萬。”

“我感覺這個數字有些保守了。如果是普通士兵,五倍殺傷算是極限。但彆忘了我們有許多神力戰士,而波斯一方是大量冇有神力的輕步兵。尤其那個地獄魔王獸,它蹦跳一下,在稍微密集的人群裡,就是上千條人命。它蹦躂了少說一百下吧?它自己,恐怕就殺傷十萬。”

“其實我們可以回想一下波斯大軍在一開始和最後逃跑時候覆蓋的大體範圍,好像減少了一半……”

“不用猜了,大家等訊息吧,等一會兒……嗯……估計要清點到半夜纔有結果。魔法師們有清點的魔法嗎?”

“再偉大的魔法師,恐怕也冇想到這個場麵,不過傳奇大師們應該能隨手刻畫一個專門魔法陣圖來清點人數。”

“再等等吧。”

“天國要塞,真是好東西啊。傳說是攻守兩位一體,現在才知道,是攻守治療三位一體。”

“你們看,第一批人已經走出來了,我記得那人全身是傷,現在隻留下淺淺的疤痕,甚至連他的馬都恢複了精力。”

“畢竟完整的元素領主相當於半神。”

“真是神蹟啊……”

城牆之上,眾將領心悅誠服的看著下方城中的蘇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