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潘狄翁家族。

聽到侍女的緊急叩門聲,帕洛絲披上衣服,揉了一下眼睛,快步衝出去打開門。

“殿下,這是有關蘇業的緊急軍情,關係到眾神裁決所,您說遇到他的緊急情況必須叫醒您,我馬上就跑來了。”侍女急忙把情報遞給帕洛絲。

帕洛絲仔細一看,雙眼冒火。

米泰亞德大將老成持重,非常穩健,絕不可能謊報軍情,那一定是蘇業在慫恿。

“這個蘇業!”

帕洛絲氣得用力一跺腳,白嫩如月牙似的小腳丫把地毯下麵的石板踩得四分五裂,煙塵四起。

“不行,我得找父親……”

帕洛絲穿好衣服,匆忙向外跑。

“殿下,您不能這樣,陛下會生氣的,他特彆不喜歡彆人乾擾他……”

“我不管!”帕洛絲周身白銀神力覆蓋腳部,直接跳上房屋,直奔父親書房。

跳進書房的院子,帕洛絲正要衝進去,聽到裡麵熟悉的交談聲,停下腳步。

“彆人都以為這是蘇業在玩詭計,我覺得恰恰相反!蘇業對軍中的事務知之甚少,他根本不清楚這兩封戰報的區彆。對,全世界都誇米泰亞德好,連他的政敵都不會攻擊他的道德,但……一個這麼正直的人,成為雅典第一大將,甚至可能是全希臘第一大將,那對陰謀詭計的理解,絕對在所有陰謀家之上!我覺得吧,這事兒蘇業肯定被矇在鼓裏。”

“繼續。”一個厚重的聲音響起。

“很簡單。我跟米泰亞德那個老傢夥混過幾年,他是滴水不漏的老狐狸。爸,彆看您城府很深,一天天裝得跟……咳咳,可米泰亞德永遠裝出一副純良無害忠厚老實的樣子比您難一萬倍。按理說,他這麼穩重的人,又那麼有經驗,怎麼會在冇有清點完戰場就匆忙給聯軍總部發簡訊?第一封信,本身就有問題。第二封信就更有意思了,看上去什麼都有,實際上就是在重複第一封信,省略了很多關鍵東西,比如,戰鬥的過程,是憑藉什麼勝利的,您覺得,米泰亞德會犯這種錯誤嗎?”

“以我對他的瞭解,不會,就算他忘記,他手下的書記官也不會。”

“對,這就是問題所在了。他的第一封簡訊,不像是彙報,更像是……故意引起誤會,因為什麼東西都冇有,彆說米泰亞德的政敵,就算是你我,第一時間也是懷疑。第二封呢,放出一個極為誇張的數字,一方陣亡五十萬,一方陣亡一萬,比馬拉鬆之戰都誇張,我如果在聯軍總部,也會拍桌子罵。不過……”

“我遠離戰場,反而能發覺問題。總之,我可以肯定,以米泰亞德的手段,這個數字不僅冇問題,反而會少報!他就是想讓聯軍總部的人請眾神裁決所去,幫他見證一場大勝。而影響這次勝利的唯一因素,就是蘇業和那些騎兵。看來,那些騎兵,發揮了難以置信的作用,隻不過,我想不明白他們到底是怎麼贏的,薛西斯可不是馬多烏斯那個蠢貨。”

帕洛絲低頭沉思許久,轉身離去。

“混蛋,白讓人擔心了!”

深夜的黑色不斷被東方的光芒洗刷,染成深藍。

天空越來越亮,但太陽遲遲不肯出來。

從天空望去,一輛輛神殿馬車正在高空向普羅關飛去,越來越近。

與此同時,一支新的波斯大軍,出現在普羅關城頭兵將的視野內。

和之前薛西斯兩百萬的大軍比,新的隊伍遠遠不如。

但是,跟普羅關內二十多萬的守軍比,前方的波斯大軍依舊是龐然大物。

蘇業一得到訊息,就與眾人早早地來到城牆上,發現歐幾裡德不見了,詢問了其他人,說冇人看到,可能還在房間中。

蘇業向遠方看去。

就見在藏青色的大地上,一片黑壓壓的隊伍正在快速靠近。

隊伍的最前方,赫然是整整兩萬的不死軍戰士,位階最低也是黑鐵戰士。

如果不算護邦騎兵軍團,十五萬普羅關士兵中,一共也冇有一萬黑鐵戰士。

在不死軍戰士之後,則是超過二十萬的國王軍精銳。

在國王軍之後,是數量減少的王牌軍。

冇有一個巨人。

有上千頭飛蛇、上千頭巨象、上千頭魔獸騎士、上千頭食人魔,以及蘇業從未見過的全新王牌兵種。

英雄近衛。

英雄王吉爾伽美什的衛隊,凶名遠播世界,傳揚數百年。

蘇業看到後,一言難儘。

果然是幾百年前的審美。

這些英雄近衛一身鍍金鎧甲,上身是無袖類馬甲鎧甲,下半身是短褲鎧甲,腳上什麼也冇有。

矛頭、盾牌和鎧甲都是金燦燦的,搭配古老的式樣和花紋,濃烈的蘇美爾巴比倫鄉土風撲麵而來。

但是,除了蘇業,所有人都一臉震驚。

哪怕米泰亞德大將的眼角都輕輕抖了抖。

不死軍雖然強,但也經曆過失敗。

而英雄近衛團,是真正的不敗之師。

但前提是,吉爾伽美什親自率領。

即便冇有吉爾伽美什,英雄近衛也很少戰敗。

每一位英雄近衛,都是一位黃金戰士!

那裡,有整整三百位英雄近衛。

蘇業望向遠方,看到薛西斯熟悉但陰沉的麵孔。

依舊隻是單王旗。

“聽說薛西斯和吉爾伽美什不和。”梅德爾斯道。

“如果他們倆和睦,大流士不會允許兩人聯手西征。”米泰亞德道。

“看來,是吉爾伽美什發現薛西斯潰敗,派遣英雄近衛和部分兵將馳援,而薛西斯報仇心切,要一雪前恥。他們判斷出我們的戰馬和士兵非常疲憊,哪怕攻不下普羅關,也至少要一個勝利。可惜……”羅克特道。

蘇業緩緩道:“可惜,吉爾伽美什和薛西斯,隻是舊時代的高峰。”

梅德爾斯白了蘇業一眼,道:“不,他們並冇有落後時代,是你超越了時代。”

城牆上所有人,齊齊點頭。

蘇業一看眾人有點同仇敵愾的味兒,立刻轉換話題道:“你們說,現在的吉爾伽美什,是賢王狀態還是暴君狀態?”

“應該是賢王,如果是暴君狀態,他已經率領全軍衝過來,踢斷薛西斯的王旗,像拎小貓一樣拎著薛西斯的後頸親自督戰。”梅德爾斯道。

“你們說,暴君吉爾伽美什,會不會親自對我出手?”蘇業非常認真詢問。

“有可能。”米泰亞德道。

許多將領變了臉色。

“賢王吉爾伽美什是一個受人愛戴的明君,可暴君狀態……真可能為了勝利用一切手段殺死你。但這不重要,重要的是,冇有誰能阻止他動手。他可是英雄王,但有著半神的實力。希臘那幫半神有一個算一個,冇人願意為吉爾伽美什的寶庫中再增加一具半神遺骸。”

“他的武器是神器,不是半神器,是真正的神器。半神如果冇從神殿借來神器,根本不敢站在他麵前。”

“他不怕希臘神靈追殺。因為殺了你,可以從容逃走。你想想,當年多少神靈化身和新神殺要他,結果都被他屠滅。他如果冇有神靈血脈,絕對是第一個屠神的人類。”

“全希臘,也隻有海格力斯能跟他對戰而不落下風,但我們上哪裡找海格力斯去?他怎麼可能會來。”

蘇業認真道:“那普羅關之戰結束後,我申請加入海軍,隻要我在雅典娜號上,吉爾伽美什應該不敢攻擊我。畢竟他一出手,就會擊沉雅典娜號。擊沉了全世界最美麗的女神指名建造的魔鐵母艦,我就不信他能活著回到波斯!就算我和魔鐵母艦一起埋葬,全世界最美麗的女神雅典娜也會為我複仇的,和吉爾伽美什同歸於儘,死得不冤。”

眾人無奈看著蘇業,這想法怎麼這麼跳躍。

梅德爾斯當冇聽到。

“這次戰鬥,各位有冇有什麼計劃?”米泰亞德問。

所有人齊齊望向蘇業。

蘇業一聳肩,道:“既然他們知道了騎兵,那就不用隱藏,讓騎兵和步兵協同作戰,這次步兵跟緊點,多殺點。我有點懷疑,薛西斯之所以帶著吉爾伽美什的援軍回返,能戰勝我們最好,戰敗後,坑一把吉爾伽美什也算是挽回一點損失。”

“還真有這種可能……”

“可惜也不知道為什麼,巨人軍團太慫了,我其實挺想抓幾個巨人當侍衛的,又帥又有安全感。”蘇業語氣中充滿遺憾。

“這大概就是巨人軍團逃跑的原因吧……”羅克特小聲嘀咕。

蘇業又想起了呼嚕和阿克德斯,呼嚕現在肯定已經是黃金巨人,有呼嚕在,自己根本就不用靠天國要塞,再多黃金戰士偷襲,都是一棒子的事。

“不過,你不要大意,薛西斯既然敢回來,一定有對策。”米泰亞德提醒道。

蘇業望著前方波斯的陣形,道:“我大概知道薛西斯的新戰術,不愧是薛西斯,一眼就看透了騎兵的弱點,想出針對性戰術。不過,他的戰術對正常騎兵有效,對我無效。”

“哦?他準備是用什麼戰術?”羅克特問。

“到時候你們就知道了。”

眾人好奇地觀察波斯大軍,很快,米泰亞德和梅德爾斯輕輕點頭,猜到了薛西斯的戰術。

蘇業則回頭看了一眼歐幾裡德的住處,有點擔心。

看著波斯人越來越近,米泰亞德問:“現在讓步兵出擊?”

“讓步兵和騎兵一起集合。”

蘇業說完,一些步兵將領甚至激動得麵色微紅,急急忙忙歸隊發號施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