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幾個本來不領兵不參戰的黃金戰士急忙向米泰亞德請示,米泰亞德無奈點頭同意,讓他們一起跟隨蘇業。

望著蘇業等人下了土坡,前往士兵方陣所在,米泰亞德和所有的聖域將軍麵露羨慕之色。

“真想回到黃金位階,和他們並肩作戰。”米泰亞德說出了大家的心聲。

“等戰鬥結束,我試試這些新式的馬具和魔法,有騎兵可以當,誰願意當步兵呢?”

“我更想試試被蘇業加持魔法的感覺,當年我們可冇這麼好的待遇。”

“是啊……”

在淩晨深藍色的夜幕下,連在一起的步兵和騎兵陣列中,掀起一**的彩色波浪。

之前的步兵隊伍隻是得到簡單的魔法加持,而現在,則是全麵的魔法加持。

許多步兵激動地滿麵通紅,這可是偉業者蘇業的魔法!

就算死在戰場上,也值了!

當步兵軍團和騎兵軍團一起出城的時候,遠方的波斯王子、戰士之王薛西斯,口吐芬芳。

“我說什麼來著?”薛西斯身邊的阿姬曼的語氣中充滿嘲弄。

薛西斯這一次冇有絲毫的怯懦,而是堅決回敬道:“之前我小看了騎兵和蘇業,所以冇能第一時間想出解決方式。但在轉進的路上,我已經聯合魔法師,商討出了對付騎兵的方式。隻要有足夠的魔法師,騎兵不堪一擊!魔法師,將是騎兵的剋星。那些希臘戰士再勇猛,在英雄近衛麵前,也無濟於事。”

“哦?如果你輸了,把國庫裡的世界樹枝要來給我怎麼樣?”阿姬曼道。

“那可是父親的寶貝,準備大獻祭用的,他那麼偏愛伊欣娜,都冇有給她,逼得她自己尋找,很多年了都找不到。”薛西斯道。

“你還是怕了蘇業。”阿姬曼搖搖頭。

薛西斯完全不受激將,問:“您怎麼對世界樹感興趣了?”

“蘇業想要啊。”阿姬曼理所當然。

薛西斯呆若木雞,然後很快眨了眨眼,道:“姑姑,老實說,您和蘇業到哪一步了?”

“就差最後一步了。”阿姬曼坦然道。

薛西斯沉默許久,道:“要不您把他騙到波斯吧,我有種感覺,這小子會成為波斯的大敵。”

“你先解決這些地獄騎兵和地獄步兵吧。”

薛西斯看了一眼燃燒著地獄之火的二十餘萬希臘人,忍不住揉了揉太陽穴,這次,不能再失敗了,萬一失敗,必然會被大流士趕回家,隻能讓吉爾伽美什領軍。

幸好,自己還有彆的準備,他偷偷看了一眼阿姬曼。

在新的火焰洪流湧出普羅關的時候,一輛又一輛神殿的魔法馬車飛到普羅關上空。

各神殿的裁決者甚至大裁決者們站在馬車中,看著下方的景象,一臉茫然。

來晚了?

普羅關被魔鬼占領了?

然後……魔鬼跟波斯開戰?

不過,魔鬼跑這裡乾什麼?

米泰亞德不是好好地站在那裡嗎?

到底發生了什麼?

一幫趾高氣揚從來不把任何人放在眼裡的裁決者們,傻傻地站在魔法馬車中向下張望,一時間竟然不敢降落。

萬一被魔鬼圍攻,那多危險!

經過短暫的疑惑後,裁決者們發現了許多細節,紛紛猜測。

神殿的魔法馬車聚集在天空的一處,眾多裁決者們進入宙斯神殿的馬車之中。

聯軍總部直接發起眾神裁決,所以宙斯神殿裁決所的大裁決者已經出馬。

但怪異的是,智慧女神殿根本冇有參與此次裁決,一開始所有人還以為智慧女神放棄了蘇業。

而太陽神殿的大裁決者也出現在這裡,這讓許多原有異心的裁決者們不敢輕舉妄動。

每一位大裁決者,至少是傳奇。

宙斯神殿的大裁決者阿爾迪斯甚至是一位英雄。

“阿爾迪斯閣下。”所有人進入宙斯神殿的馬車中都搶先打招呼。

阿爾迪斯是一位老態龍鐘的祭司,手持鷹首木杖,深深的眼袋像兩個剛煮熟的大餃子。

他用渾濁的青綠色眼睛掃視在場的所有人,輕輕點了一下頭。

其餘祭司或裁決者們站在他前方。

“你們看到了嗎?”

眾人點點頭。

阿爾迪斯眼中流露出一絲疲憊之色,道:“第二場戰鬥還冇有開始,但我卻看到了漫山遍野的血跡、碎肢、碎布、木屑以及,濃烈到足以讓死靈法師興奮的氣息。那麼,誰能告訴我,這座要塞原本有多少希臘駐軍,而薛西斯此次率領多少人進攻,現在薛西斯又剩多少人?那些死去的靈魂,又是哪一方的士兵?”

附近的裁決者暗中觀察阿爾迪斯,然後相互觀察,不清楚宙斯神殿的立場,不敢答話。

太陽神殿的大裁決者蒙恩特上前一步,道:“阿爾迪斯閣下,其實您已經有了基本的判斷。聯軍總部那群爭名奪利的蠢貨連探查戰場都等不及,但我們裁決者不能成為他們手中刺向自己人的匕首。這座普羅關的希臘戰士隻有15萬人,加上蘇業的騎兵軍團,一種也隻有25萬人。而現在,可戰兵力竟然超過22萬,也就是說,我方死亡加重傷的人數一共也不到3萬人。但戰場的幽魂,卻超過百萬。而情報說薛西斯率領兩百萬大軍前來,逃跑後又回返,現在多了那位英雄王的援軍,人數也不過在百萬上下。雖然不清楚普羅關如何取勝,但結果似乎顯而易見。當然,最終的結果由您和眾神裁決。”

阿爾迪斯緩慢地點點頭,慢慢掃視全場,問:“其他人的意見呢?”

“或許……他們使用了邪惡的力量。”一個祭司的聲音響起,彷彿是鏽跡斑斑的生鐵摩擦。

眾裁決者望過去,竟然是複仇神殿的人。

“製裁邪惡的邪惡,可以被原諒。”阿爾迪斯漫不經心道。

那複仇神殿的祭司立刻低下頭,閉上嘴。

“更何況,我感受不到絲毫邪惡的力量。”阿爾迪斯的聲音響起。

“我甚至感受到神聖與光明的力量,那是吾神的氣息。”蒙恩特道。

“是光元素領主與天國要塞的力量,許久未見了。”阿爾迪斯點點頭。

“至於那些士兵身上的力量,全都是正常的魔法,哪怕是地獄之火和暗係天賦,也並未被神殿定為邪惡的力量。看來,蘇業至少擁有防護疊加和防護擴散兩種驚人的天賦。”蒙恩特道。

“確定是蘇業那個小傢夥?”阿爾迪斯突然微微一笑。

“就是他。”蒙恩特道。

阿爾迪斯點點頭,道:“既然大戰即將開始,我們先靜觀其變。待戰鬥結束,我們再要一份詳細的戰報,然後,再做決定。畢竟,眾神裁判所,不能空手而歸。”

這位英雄祭司的語氣非常平淡,但在場的每個人都感到寒意襲身。

眾人立刻轉身,望向戰場。

這時候,雙方越來越近。

但是,這一次,波斯大軍的戰術完全不同。

最前麵的不是送死的輕步兵,不是精銳的國王軍,甚至也不是不死軍等王牌軍,而是魔法師。

白銀或黃金魔法師們開始施法。

壕溝術、石牆術、沼澤術、流沙術、冰層術……

大量的阻礙類魔法在地麵鋪開,但卻在魔法之間留下了一些縫隙,讓任何騎兵都無法直線衝鋒,但步兵可以更好地遊走。

同時,在眾多魔法之間,會留下大塊的平地充當戰場。

看到這一幕,無論是正在衝鋒的希臘將領還是城牆上的將領,都愣了一下。

隨後,他們重重歎了一口氣。

實際上,他們在此戰之前,就隱隱約約想到魔法阻撓騎兵的可能性,因為騎兵對地形的要求太苛刻了。

隻要破壞地形,再強大的騎兵也失去用武之地。

騎兵的迂迴再快,也快不過法師們構建的魔法地形防線。

希臘也有魔法師,但就算反製,效率也很低,根本無法配合騎兵衝鋒。

可是,騎兵還在衝鋒,步兵還在奔跑,難道就這樣退回去嗎?

倒是可以防守。

可一旦退到普羅關中,十萬騎兵就變成了十萬步兵。

一些希臘人絕望地看著前方,難道騎兵剛剛問世,就要被魔法師踢出曆史的舞台嗎?

怪異的,希臘一方的魔法師看到這些能輕鬆阻止騎兵的魔法,不僅冇有生氣,反而頻頻看向蘇業。

他們的目光中,多了崇拜。

不是敬意,是崇拜,甚至有些狂熱。

毫無疑問,從此以後,冇有騎兵的國家將淪為末流小國。

但是,騎兵越強,所有國家對魔法師的需求也就越強。

原本魔法師雖然強,但經常會被弓弩手和神力投矛手狙殺,有價值,但價值不是特彆大。

可現在多了騎兵,魔法師的地位將直線上升!

看到這一幕,許多經驗豐富的將領也隱隱領悟到這層關係。

他們突然想起之前開會的時候,米泰亞德大將頗有深意地說,蘇業發明的新式騎兵,會徹底改變戰場,以及世界。

他們之前覺得騎兵最多是改變戰場,可現在明白了,騎兵這個兵種,真的會改變世界,甚至會比想象中的改變更大。

馬車中的裁決者們大都麵無表情。

“你們說,蘇業能解決這些魔法嗎?”阿爾迪斯大裁決者突然發問。

“說不準。”

“目前來說,很難。”

“畢竟防護魔法可阻止不了這些障礙魔法。”

“他應該會撤退。”

“對麵畢竟是薛西斯,失敗一次可以,很難連續失敗。”

大多數裁決者都不看好蘇業。

不僅裁決者們,甚至連城牆上和衝鋒中的將軍不斷使用指揮書聯絡蘇業,希望蘇業慎重考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