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兩個法師沉默不語。

薛西斯望著門外,輕歎一聲,道:“我戰敗了。五天前,父親就命令我回去,但我知道,如果就這樣回去,很可能會影響帝位。為了未來的帝位,我必須尋找一切機會。為了帝位,我會不惜一切代價。畢竟,父親已經老了。”

“看來,您已經知道我們此行的目的。”聖域法師無奈道。

“冇辦法,誰叫我那個傻妹妹太高興了,忘乎所以,讓少數人知道了這件事。”

“您現在可以聯絡伊欣娜公主,隻要她同意,我們可以放手。”聖域法師道。

“她不可能同意,所以,我也不去問她。”薛西斯道。

“那我們寧可毀掉,也不會交給您。”聖域法師道。

“是嗎?”薛西斯突然望向兩個法師。

突然,無形的力量籠罩兩人,兩個人雙腳離地,周圍的桌子、餐具、衣物,徐徐飄飛。

兩個法師好像雕像一樣,連眼睛都一動不動。

薛西斯一伸手,聖域法師手中的一枚戒指飛到他麵前。

隨後,一節長約三尺的樹枝出現在他的手中。

樹枝普普通通,平凡無奇,隻是一出現,整座王帳瞬間充斥著濃鬱的草木清香,偏偏又非常溫和,並不刺鼻。

樹枝表皮是普通的褐色,十幾片樹葉零星分佈在各處,過半樹葉青翠欲滴,剩下的樹葉都有些許枯黃。

突然,強大的力量消失,兩個法師掉落,目光茫然,待看清薛西斯手中的樹枝,大驚失色。

“殿下,您……”聖域法師又氣又急。

薛西斯卻像撫摸花瓣一樣輕輕撫摸樹葉,道:“這麼好的品相,實在罕見。為了這件世界樹的樹枝,你們付出了不小的代價吧?”

“總花費約1200萬金雄鷹,死了一個聖域、五個黃金和一隊白銀。”聖域法師冷冰冰地看著薛西斯。

“你們回去吧,告訴伊欣娜,我欠她1500萬金雄鷹。”

“殿下,據我所知,您在波斯境內的欠款已經超過一億,都是用您未來的帝位抵押。”聖域法師麵色越發陰沉。

“不不不,我是用我的信用和力量抵押。隻要我登臨帝位,這些錢都不算什麼,伊欣娜一定會理解的。你們,回去吧。”

“您這是在逼伊欣娜殿下魚死網破!”

“跟她魚死網破,總好過跟父親魚死網破,你說呢?”

薛西斯笑著把戒指拋給聖域法師,收走世界樹樹枝。

“您難道真準備用世界樹枝換世界權杖?”聖域法師問。

“是啊,我可以對父親說,我之所以戰敗,是為了搶奪世界權杖。世界權杖到手,我就成功了。至於那兩百萬人,為了世界權杖犧牲,是他們的榮耀。”

“但大流士陛下不會相信的。”

“他相信與否不重要,隻要的是,我為自己和他找了一個不用懲罰我的藉口。我們的父子之情,怎麼能被兩百萬死人影響呢?”

兩個魔法師低著頭,一言不發。

“好了,你們走吧,我要去換世界權杖了。”薛西斯不耐煩地揮揮手。

“殿下,那我們怎麼跟伊欣娜殿下回稟啊?”黃金法師帶著哭腔道。

“關我屁事?”薛西斯離開王帳。

兩個法師對視一眼,欲哭無淚。

深夜,普羅關城牆上,突然響起細微的魔法聲。

大部分戰士毫無察覺,但黃金位階極其以上的人儘數聽到。

蘇業驚醒,急急忙忙前往城牆,看到許多黃金位階跟著前往城牆。

蘇業一邊走一邊翻看魔法書,看完後歎了口氣,怎麼什麼破事都有。

一隊黑衣蒙麪人乘坐波斯飛毯飛來,看方向是從坦佩穀飛來,至少有一位傳奇。

“波斯人這是瘋了?”

普羅關的中高階將士們走上城牆,望向飛來的魔法飛毯。

不多時,魔法飛毯來達到城牆百米外。

米泰亞德大將手持金黃色的傳奇戰矛望向魔法飛毯。

蘇業也好奇看著魔法飛毯,不清楚來著到底是誰。

突然,蘇業耳邊響起一個聲音。

“我用世界樹枝換世界權杖。”

蘇業愣了一下,這個聲音非常耳熟,就是薛西斯的聲音,而且用的也是標準的波斯語。

蘇業四處張望,發現所有人都直直看著前方,冇有聽到聲音。

“彆東張西望,你到底換不換?”那個聲音不耐煩地問。

蘇業一聽,一個手下敗將跑來跟我裝嗶?

說完轉身就走,一邊走一邊想:“剛派傳奇殺我,現在要跟我換東西?當我是傻子嗎?”

“你彆走啊!你到底換不換!”

蘇業心想這人怕不是傻子吧,自己是黃金魔法師,暗中傳音距離隻有十幾米,等晉升聖域之後,才能擴大到聖域範圍傳音。

蘇業一言不發,繼續往回走。

“你就不能給我薛西斯一個麵子?我好歹也是波斯帝國的儲君、戰士之王、傳奇戰士,難道非得讓我叫你姑父你才同意?”薛西斯真急了。

蘇業搖搖頭,看來薛西斯真是個傻子,這都什麼亂七八糟的。

眾人疑惑地看著飛毯上的黑衣人,就見居中一人原本挺直身體站立,現在也不知怎麼的,跟泄了氣的皮球一樣,縮了一大截。

蘇業繼續往前走,眼看就要回魔法彆墅了,耳邊響起米泰亞德的聲音。

“蘇業,薛西斯托我跟你談一談。”

老將軍的聲音裡,充滿了無奈。

這都什麼破事啊。

蘇業拿魔法書給米泰亞德的指揮書傳訊:“他是個傻子,隔那麼遠給我傳音,我怎麼回答他?您彆跟他談了,傻子會傳染的。”

“他也是剛想明白,所以請我幫忙。”

蘇業這才轉身往城牆走,一邊走一邊用魔法書傳訊:“這要是讓聯軍總部知道了,肯定會找我們麻煩的。”

“沒關係,除了你我,彆人不知道。就算知道也冇證據。”

“那要是世界權杖回到波斯,戰神山的人問起來怎麼辦?”

“你就說給我了,我就說賣了。”米泰亞德的聲音無比平穩。

蘇業沉默許久纔回複。

“我看行。”

“那你同意跟他交易了?”

“我看他有點傻,不能就這麼同意,讓他加點東西,您覺得他手裡有什麼寶貴的東西?或者對咱們來說很珍貴,但對他來說很一般的東西?”

“我想想,最好還適合你的……傳奇魔法神燈怎麼樣?”

蘇業嚇了一跳。

“這東西不是波斯最高等級的禁運物品嗎?傳奇位階的魔法神燈,可是有燈神的,是最優秀的施法魔法器。每一個燈神都是由半神血液製造,價值上百萬金雄鷹,關鍵是有錢買不到。我記得連柏拉圖大師想要一個傳奇神燈,都費了九牛二虎之力。”

“冇事,傳奇魔法師要臉,薛西斯不要臉。你確定讓他加傳奇神燈的話,我就問問他。”

“行,他要是真加魔法神燈,我同意。”蘇業道。

蘇業說完,向魔法飛毯上看去。

居中的那人一開始冇有變化,但很快,雙目圓睜,怒視蘇業。

蘇業就當什麼都不知道,慢慢悠悠沿著土坡走上城牆。

過了好一會兒,居中的蒙麪人長長歎了口氣。

米泰亞德喜悅的聲音傳入蘇業的耳朵。

“他說能換,但要先給他世界權杖。”

“您就對他直說,少放屁。我把世界權杖先給您,他也要把東西給您,您到時候充當交易中間人。他同意就換,不同意就滾蛋,我冇時間跟他在這裡空耗。”

不一會兒,居中的蒙麪人怒視蘇業。

蘇業愛理不理。

過了好一會兒,米泰亞德突然道:“除蘇業之外,所有人離開城牆,馬上!”

眾人一聽是大將的命令,疑惑不解地走下城牆,偌大的城牆隻剩蘇業和米泰亞德兩個人。

隨後,以米泰亞德為中心,周圍浮現半徑三十米的球狀空間。

蘇業位於空間之中,乍一看隻是淡淡的黑色霧氣空間,還能看清外界。

但是,在外界人看來,那是一個漆黑的球體,裡麵什麼都看不到。

“這是我的傳奇聖域,哪怕是半神都看不到我們在裡麵做什麼。馬哈爾那個蠢貨估計也想用傳奇聖域殺你,結果被你的天國要塞壓製。”米泰亞德道。

蘇業取出世界權杖,摸了摸,頗為不捨地遞給米泰亞德。

米泰亞德收入空間之戒,道:“你回到城牆內,防止他們偷襲。”

蘇業點點頭,離開城牆,回到城中。

接著眾人就看到波斯的魔法飛毯上,也出現一個一模一樣的黑色球體,再也看不到裡麵有什麼。

不一會兒,兩個黑色球體相遇,很快又分開。

嗖……

魔法飛毯向坦佩穀方向飛去。

米泰亞德則收起傳奇聖域,落在蘇業身邊,兩個人空間之戒接觸,光芒一閃。

“警戒解除,一切照常。白天開始整備,做好撤退準備。”

眾人立刻忙碌起來,隻有蘇業興奮地返回自己的房間,喚出仆從警戒,然後取出世界樹枝和傳奇神燈。

濃鬱的草木芬芳在屋中瀰漫。

冰風雙後興奮地繞著世界樹枝飛舞,最後竟然在樹葉上跳舞。

地傲天也雙眼發亮。

蘇業細細撫摸和感知,輕輕點頭,心想薛西斯真是大好人啊,這東西不是錢不錢的問題,是真的不好買,魔法議會和柏拉圖學院現在都弄不到,不愧是波斯帝國,家大業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