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業看向那盞暗金色的長嘴油燈。

這種波斯油燈像是東方的長嘴茶壺,摸上去有點像紫砂壺的質地。

這是波斯魔法界最高智慧的結晶,雖然希臘魔法師總是腹誹波斯人的魔法之路走歪了,但不得不承認,魔法神燈是他們歪打正著的成果。

普通的魔法神燈,更接近魔法器,但是,從聖域級彆和傳奇級彆的魔法神燈,更類似一種魔法仆從,可以使用“召喚神燈”這個魔法召喚使用。

這個魔法在波斯很常見,連蘇業的魔法書裡都有。

蘇業輕輕撫摸傳奇神燈,這東西,非波斯的傳奇大師們也冇幾個能有。

傳奇神燈不僅製作難度高,製作時間長,關鍵必須要傳奇大師親手製作,耗費多年。哪怕在波斯也十分罕見。

也就是薛西斯這種儲君才能隨身攜帶,以此來籠絡聖域大師甚至傳奇大師。

蘇業非常滿意,對自己來說,得到這傳奇神燈,比得到全套英雄華麗盛裝都高興。

唯一問題是,魔法神燈等威力和施法者位階掛鉤。

但即便這樣,魔法神燈的實際作用也遠超許多魔法器,甚至超過魔法化身。

蘇業立刻翻找魔法書,用了一整天的時間學習召喚神燈魔法陣圖,接著就要像吸收召喚仆從遺骸那樣,吸收魔法神燈。

不過,老規矩,祭壇先吃。

進入廢墟空間,先把魔法神燈放上去。

光芒噴發,中規中矩的五環獎勵,其中最好的是傳奇化身,直接選取。

隨後,蘇業把世界樹枝放到祭壇上。

濃鬱的白光洶湧而出,蘇業瞪大眼睛,這光霧有點猛啊,絕對不隻是千萬級,三千萬級往上,這光霧濃度不比火山位麵差多少。

這東西對自己來說,就是魔法召喚世界樹的遺骸,但對祭壇來說,或許有重要的意義。

畢竟,世界樹本體是一種至高神器。

光芒噴發。

兩排天賦獎勵!

但是,每排隻有一個。

古樹祭司血脈王冠。

古樹領主血脈王冠。

蘇業大喜。

古樹血脈是典型的高等血脈,完全可以跟巨龍、神脈巨怪血脈等相提並論。

在希臘唯一能超過古樹血脈的力量,隻有泰坦血脈。

畢竟,泰坦血脈是諸神係僅次於創世神血脈的強大力量,希臘神係的曆代神王,也都是泰坦血脈。至於創世血脈,除了創世神,不曾有過傳承。

蘇業先點選祭司血脈吸收,再吸收領主血脈。

“這世界樹枝有點強啊,這還冇算等我晉升聖域才能召喚出來的最強黃金仆從,世界樹。等等……”

蘇業突然發現一個不對的地方。

“我明明用過了世界權杖,按理說,世界權杖換的東西,不應該獻祭出獎勵。傳奇神燈可以理解,可以算得上是白得的,可世界樹枝完全就是用世界權杖換來的,為什麼會得到這麼好的獎勵?”

“看來,要麼是跟世界權杖的特性有關,要麼是跟世界樹樹枝的特性有關,畢竟,一個是人間至高力量的象征,一個是曾經的至高神器的一部分。不管了,有東西就收著!”

蘇業立刻進入魔法塔,觀察這兩個血脈為自己帶來的新力量。

原本有古樹將軍的力量,能讓自己獲得自然氣息,這是很弱的能力,就是讓自己的木係魔法或周圍的植物生長得茂盛一點。

但是,自己晉升為古樹祭祀後,自然氣息晉升為自然領地。

性質不變,但範圍直接驚呆蘇業。

所有屬於蘇業的領地,都獲得自然氣息的加持,無論是神力位麵,自己購買的城鎮莊園,隻要是自己的領地,所有植物都會欣欣向榮,豐收豐產。

“這可是魔藥種植的神級天賦啊!有這東西,魔藥增產絕對可怕,甚至於,許多不能人工種植的魔藥,都可能被種植。對了,傳說中的古樹血脈的牧樹人,就能種植所有魔藥。看來,我需要找時間買塊領地種植魔藥了。過一陣看看火山位麵和巨人丘陵的草藥生長情況。”

古樹祭司的新天賦,也很強,名為戰鬥植物。

從此以後,自己的所有木係力量,都會擁有更強大的戰鬥能力,相當於每個植物魔法都獲得狂化術。

而因為晉升了古樹領主,這個戰鬥植物晉升為植物武裝。

蘇業都看愣了。

從此以後,所有的木係魔法不僅附加狂化效果,而且還能獲得元素附加,附加什麼元素,就能獲得什麼元素的的力量。

甚至能附加火元素,但後果就是木係魔法迅速燃燒,撐不了幾秒。

蘇業立刻意識到,木係魔法附加金屬元素是絕配。

尤其天賦和魔法能把魔法或樹木變成樹人,樹人披上金屬鎧甲,那場麵不要太帥。

古樹領主賦予的新能力則有點變態了。

靈性生命。

哪怕木係的六環天賦生命之音,也隻是把枯萎的木係魔法變成樹人,可普通樹人基本冇有真正的靈性,相當於傀儡。

而魔法進化的生命之種,也隻是賦予木係魔法少數靈性。

靈性生命,則能讓所有木係魔法,擁有一定的智慧,起碼強於貓狗。

現在生命之音、生命之種和靈性生命三種相似的力量合而為一,那不會造成以後自己每施展一個木係魔法,不管是樹木、藤條還是花草,都朝自己叫爸爸?

“靈性生命晉升後會是什麼?”

蘇業有點不敢想象。

“不愧是世界樹獻祭的力量,太過變態。不出意外,我的種植大師流也算完成了。木係魔法本身偏弱,但有木係天賦壯大和成長,加上魔法進化,加上古樹領主血脈力量,隻要獲得足夠的時間,那我的每一個木係魔法都相當於高出一階,外加植物武裝,很可能成為目前最猛的一係魔法。”

感受到新的血脈力量,蘇業立刻開始用“召喚神燈”這個魔法來吸收傳奇魔法神燈。

尷尬的事情發生了,自己位階太低,就像吸收強大仆從遺骸那樣,連續多個魔法陣都冇能吸收掉這個魔法神燈。

蘇業立刻翻找魔法書中相關記載,才明白為什麼低位階的波斯魔法師無法吸收高位階的魔法神燈,魔力不足。

黃金魔法師吸收傳奇燈神,少說要連續使用上千次“召喚燈神”,哪有那麼多魔力。

“我就不信了!”

蘇業不斷施法,終於在施展了八百多次後,魔法陣徹底吸收了這個魔法神燈。

蘇業感到有些疲憊,進行冥想,恢複所有磨礪後,才召喚神燈。

藍色的魔法陣從地麵浮現,接著浮出一盞暗金色的油燈,長約一尺半。

隨後,一股白煙向外冒出,迅速膨脹變色,最後凝聚成一個從下到上由白變藍的漸進色燈神。

“我的主人,很高興為您服務。”燈神低頭彎腰,彬彬有禮,還順手摸了一下兩條向上捲曲的鬍子。它的眉毛格外濃重,頭顱光禿禿的。腰下是一股煙霧,腰上則是有些過分粗壯的人類形態,全身肌肉鼓鼓脹脹,衣服裡彷彿塞著一個個大麪包。

蘇業疑惑地看著這個燈神。

正常的魔法師燈神都很苗條很溫文爾雅,就像是另一個魔法師,自己召喚的這個燈神怎麼跟大號拳擊手似的?

“說說你的能力吧。”蘇業道。

燈神露出尷尬之色,道:“我親愛的主人,我隻有在您晉升傳奇後,才能展現全部的能力,在此之前,我甚至不清楚以後有什麼強大的力量。”

“那就說說你現在擁有的。”

“我可以為您儲存大量的魔力,儲存魔力總量相當於您自身總量的十倍,這也是我們傳奇燈神最引以為傲的力量。”燈神滿麵得意。

“你的意思是,我們之間的魔力是互通的?”

“是的,我的第一個功能,就相當於一個大號的魔力儲存室。”

“好,我試試。”

蘇業說著,手持神燈,立刻感覺體內的魔力源源不斷湧入其中。

一秒,兩秒,……十秒……

燈神目瞪口呆望著蘇業,過了好一會兒,燈神忙道:“夠了,夠了,魔力充沛的主人!我現在說的十倍,是指相當於普通黃金魔法師的十倍,不是指傳奇魔法師的十倍!您現在已經輸入了太多的魔力,我怕我會炸掉。”

蘇業一皺眉,停下輸送魔力,道:“隻是普通黃金魔法師的十倍?那要你有什麼用?那才能釋放幾個八元素之矛?”

燈神充滿謙卑地賠笑道:“魔力充沛的主人,我雖然魔力稀少,但我可以直接借用您的魔力施法。”

“你的第二個能力是什麼?”

“我怕我說了,您又說我冇用。”燈神眼神裡充滿了小委屈。

“說吧,我對仆從一向很客氣。”

“嘰嘰咕咕!”地傲天表示支援,不過他想了想,王大錘如果在這裡,一定有不同看法。

“我能加快您的魔法恢複速度,不過……隻相當於普通黃金魔法師的十倍,恐怕和您自身的恢複速度比,微乎其微。”

“果然很冇用。”蘇業道。

燈神滿麵羞愧。

“下一個能力。”

“魔力湧動的主人,在喚我出來之後,您可以指定我使用任何一個元素係的魔法,不分位階,當然,前提是您會的。”

“這個還不錯,那威力呢?”

“與您一模一樣,我也能繼承您的天賦,而且,我的第四個能力,是高速施法。”燈神稍稍挺胸抬頭。

“我的所有魔法的施法時間為零。”

燈神沉默不語。

“下一個。”蘇業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