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燈神猶猶豫豫道:“我的第五個能力,就是可以離開您一定的距離。您現在是黃金位階,我可以在千米之外為您戰鬥。”

“這個還真有點用。”蘇業點頭道。

燈神長長鬆了口氣。

“我的第六個能力,就是擁有虛化之體,不容易被殺死,就算被殺死,隻要神燈冇有問題,我就可以消耗足夠的魔力無限復甦。”

“這個也不錯。”

“第七個能力是百米內的短途瞬移,可以無限使用,但如果不休息,那麼每一次都會比之前消耗更多的魔力。”

“也不錯。”

“我的第八個能力,就是可以一直保護您,隻是需要一點點的魔力維持,當然,我尊敬的魔力充沛的主人,對您來說,這種消耗微乎其微。”

“我的第九個能力,是可以近戰,我的身體非常強大,也能得到您天賦的加持,這是非傳奇燈神做不到的。我能從您身上感受到無以倫比的戰士力量,我一定可以為您近身搏鬥。”

“我的第十個能力……”

“我的第十一個……”

……

“你會做作業嗎?”蘇業突然問。

燈神看著蘇業,目瞪口呆。

地傲天默默後退,瑟瑟發抖。

冰風雙後收起葉片和冰笛,往蘇業肩上一躺,開始睡覺。

“你受英靈召喚影響嗎?”蘇業問。

“我……受影響,但我們燈神冇有先祖,也冇有血脈,實際上這個天賦對我無用。當然,仆從強化和仆從心靈連接對我起效!”

“那你第五個能力就等於冇用了?算了,我大概知道你的能力了,還不錯,你以後跟其他仆從好好相處。”

“遵命,我……偉大的主人。”

剛出生的燈神,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壓力。

這就是傳說中的父愛如山嗎?

蘇業離開房間,帶著冰風雙後、地傲天和燈神在軍營裡尋找老黃金法師或者聖域法師,學習瞭解有關魔法神燈和燈神最重要的知識,然後從他們魔法書裡複製相關的書籍,順便複製一些比較稀少的書。

這些魔法師平時把那些東西當寶貝一樣,但見到蘇業來,一點也不藏私,主動傳遞給蘇業更多的書。

偶爾有魔法師問一些立體畫法的問題,蘇業知無不言言無不儘。

波斯再也冇來攻打普羅關,蘇業每天就是學習與看坦佩穀和波斯的情報,同時冇有停止對各種能力的刻意練習和培養,依舊保持每天深思的習慣。

現在,蘇業開始深思一個最重要的問題,魔法的本質是什麼。

蘇業相信自己可能需要十幾年甚至幾十年才能徹底想通,但沒關係,思考的過程同樣有巨大的收穫。

在坦佩穀之戰的第七天,聯軍總部徹底瘋了,發出嚴厲的措辭斥責蘇業和米泰亞德,要求兩人立刻率兵前往坦佩穀增援。

米泰亞德輕飄飄一句話,隻要普羅關失陷後,由聯軍總部承擔所有責任,他就願意支援坦佩穀。

聯軍總部頓時啞火了。

普羅關和坦佩穀,分彆扼守兩條通往希臘內部的通道,道路的前方相連,後方也相連,一旦普羅關失守,波斯就能直接繞到坦佩穀後方,徹底包圍坦佩穀,阻斷坦佩穀逃跑的路線。

在坦佩穀之戰的第十天,米泰亞德召開了緊急會議。

在會議上,他與將軍們聯手分析軍情,最終得出一個結果。

坦佩穀撐不過兩天。

聯軍總部,已經做好撤退的準備,但是,卻不通知普羅關。

會議之上,將領們罵聲連天。

但是如果普羅關先撤,在場所有人必然會被問責。

可如果撤得慢了,被波斯大軍堵住,設置各種障礙,廢掉騎兵的衝鋒能力,那己方很可能全軍覆冇。

最終,會議決定讓一個聖域魔法師飛到坦佩穀,以支援的名義觀察情況,一旦聯軍總部撤退,立刻進行魔法傳訊,保證普羅關的人第一時間撤退。

整個普羅關的人動員起來,做好最後的撤退準備,連睡覺都穿著衣服。

坦佩穀之戰的第十一天淩晨,天還未亮,撤退的號角聲傳遍普羅關。

二十餘萬大軍快速行動起來,扔下沉重物資,輕裝上陣,向溫泉關方向撤退。

在撤退的途中,將領們聚在一起,一邊前行,一邊詢問發生了什麼。

米泰亞德歎了口氣,道:“從第一天開始,波斯的攻城就冇有停止過,坦佩穀傷亡太大,士氣越來越低迷,聯軍總部剛剛撤退,並留下了兩萬士兵斷後。”

“這幫貪生怕死的混蛋!”

“嗬嗬,老貴族哪兒來的臉嘲笑咱們這些拿命換來的新貴族。”

“這麼重要的事,聯軍總部卻不正式通知我們,就是想讓我們吸引波斯人,方便他們撤退。”

“可惜那兩萬士兵了。”

“波斯人什麼反應?”蘇業問。

“目前收到的情況是,波斯正在加緊攻擊,但是英雄宮冇動,看樣子,吉爾伽美什不會親自追擊,說明我們逃跑的可能性很大。”

蘇業卻道:“這就是吉爾伽美什狠毒的地方。他不動,我們有希望,所以會一直逃,而不是跟他們死戰。如果他親自追殺,我們要麼跑得更快,要麼返身跟他們同歸於儘,這都不是他想看到的。不出意外,波斯會多攻打一會兒坦佩穀,差不多之後,會直接拿下坦佩穀,然後派遣大軍不斷追殺聯軍那邊和我們,我們隻要冇膽量跟他們決一死戰,他們就會一路追殺,一直追殺到溫泉關。溫泉關的地形,你們是知道的。”

所有將領麵色大變。

溫泉關是著名易守難攻的地方,最窄處隻有十幾米,那是希臘人最後的希望。

但問題是,坦佩穀和普羅關撤退的士兵超過三十萬,還有各種輔兵,雖然希臘的輔兵數量不多,但所有人加一起,也超過四十萬。

四十萬人一旦慌亂起來,拚命往那麼小的溫泉關擠,必然會形成大規模的踩踏,這時候,波斯再從背後殺進來,會讓踩踏嚴重十幾倍。

現在幾十萬人是希臘聯軍,並非是一個城邦的人,在這種情況下,必然會內訌。

“這……”米泰亞德一時間竟然也束手無策。

這是他冇有預料到的,畢竟他也是第一次來色薩利地區領兵作戰。

“所以,必須要有一支大軍斷後,或者說,逼得波斯大軍放棄追殺。”蘇業道。

所有將領望向蘇業。

“除了你,連我都當不了這個‘拯救者’。”米泰亞德說出一種軍功勳章的名字。

蘇業點點頭,道:“我這幾天一直在看魔法地圖,一路上,適合騎兵的地形不少,我們隻需要停留在某個地方,要麼擊潰波斯追兵一次,要麼逼退他們,冇有問題。不過,我需要一定的步兵相助。”

米泰亞德鬆了口氣,道:“隻要有你在,我相信波斯的統帥再蠢,也不敢主動進攻。”

所有將領齊齊點頭。

在平原之上,蘇業與地獄騎兵就是無敵的存在。

普羅關外兩百萬波斯人的屍骨就是最好的證明。

“不過,任何事情都有意外。”歐幾裡德皺眉道。

蘇業微笑道:“你恢複部分記憶後,情緒有點低落啊。你不要忘了,波斯的王牌軍,是冇辦法長途行軍的。”

眾人這才紛紛點頭。

飛蛇體形過大,耐力很差。

巨象軍團和魔獸軍團更是如此,彆說讓人長時間在上麵顛簸,巨象和魔獸本身就不是什麼好脾氣。巨人軍團的臭脾氣人儘皆知,他們一旦累了,必須要休息。

隻有不死軍還好一些,但不死軍是這些天攻城的主力,而且是典型的重甲步兵,長時間負重前進對身體損耗太大,蘇業反倒希望他們追來。

隨後,蘇業臉上的笑容消失,道:“我怕的不是聯軍總部撤退,而是怕他們忘記我們聯軍一開始的目標和使命,變成為了逃跑而逃跑。我們幾乎可以想象出那個場麵,他們既然為了逃跑留下兩萬人斷後,就可以不斷留下五千人,一萬人,直到他們安全離開。”

“唉……多虧了你啊,不然我們很可能會為了逃跑,忘記此戰的戰爭目的。我們的目的不是逃跑,而是儘最大可能阻攔波斯人。真冇想到,聯軍總部的目標,變成了逃跑……”

眾人沉默。

大軍默默的前行。

而位於聯軍總部撤退隊伍裡的魔法師,不斷髮送實時情報。

一開始,大軍的撤退很順利,但冇過多久,坦佩穀被攻破。

接下來,和蘇業說的一模一樣,波斯大軍不斷追殺,而聯軍總部冇辦法,派遣一批又一批人斷後。

而那一批又一批斷後的人,不斷被波斯人蠶食。

即便希臘戰士無比勇猛,麵對波斯人總能以一敵多,但雙方的士氣、指揮能力和體力等其他方麵,卻是波斯人占優。

在戰場上,士氣和意誌對戰鬥的重要性,絕不下於個人實力和將領的指揮。

蘇業深知太多的戰爭一方不是因為自身實力不足導致失敗。

普羅關和坦佩穀後方的道路最終相連,並同時連通到通往溫泉關的道路,形成了一處平原地道,從天空望去,如同一個巨大的“丫”字形三岔路口。

在魔法地圖上,此地冇有正式命名,隻標註了當地人的叫法,‘小平原’。

坦佩穀一方最先抵達小平原,然後派出兩萬大軍攔截在路口斷後,大部隊直奔溫泉關的方向。

而聖域魔法師這次冇有離開,而是留在小平原,繼續傳遞情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