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希臘全軍上下齊齊注視蘇業,那些懂波斯語的立刻告訴身邊不懂波斯語的。

所有人都在心中為蘇業喝彩。

這嘲諷簡直神了,這也就是在溫泉關,換成平原城市,波斯已經全軍圍城四麵攻打。

不當魔法師的將軍不是好的戲劇演員。

但隨後,一些將領忍不住笑起來,蘇業的求生欲還是很強的。

加了一個前提,除了吉爾伽美什。

這說明蘇業還冇有失去理智。

蘇業聳聳肩,繼續擺出一副作死的樣子,道:“唉,波斯傳奇之下,都……除了美麗的阿姬曼公主殿下,簡直不堪一擊。連向我進行陣前挑戰的勇氣都冇有,我就不說難聽的了。可惜了,如果阿姬曼在這裡,一定會說,三百萬人隻張嘴,冇有一個是男人。”

波斯軍中的喝罵聲猛地升高,許多人就要衝出來,但被身邊的戰友拉住。

連希臘一方的眾人也驚訝地望著蘇業。

今天蘇業這是怎麼了,這個禁咒魔法放的有點大啊。

從此以後,蘇業就是行走的人形波斯仇恨吸引神器。

米泰亞德抬手揉了揉太陽穴,這個副手不好管啊。

梅德爾斯則一臉淡定。

連女神都敢調戲的傢夥,群嘲三百萬波斯人真不算什麼。

“好樣的!”歐幾裡德從上到下看了一眼全身閃亮的蘇業,羨慕地小聲道,“有錢就是底氣足啊。”

隨後,蘇業給歐幾裡德使了一個眼色。

歐幾裡德低頭思考蘇業的用意。

是和自己聯手刺激波斯人,還是做好救他的準備?

蘇業回過頭,繼續用波斯語道:“黃金戰士不敢,聖域戰士敢嗎?我,蘇業,角鬥王、馬拉鬆之王、皮提亞大賽會總冠軍王,外加地獄之王,向波斯的所有聖域戰士發起陣前挑戰。不敢挑戰的聖域戰士滾遠點,以後彆讓我看到!”

歐幾裡德繼續思考。

希臘將領和魔法師們皺起眉頭。

但是,少數柏拉圖學院的老師學生以及少數貴族,總覺得有種熟悉的味道。

到底是什麼味道呢?

“我來!”

“我,卡哈羅,接受你的陣前挑戰!”

“偉大的聖域戰士特拉蒙,向你挑戰!”

這個名字引發眾多人的關注,這可是和英雄同名的人,聽名字更像是希臘人。

最終,五個波斯聖域戰士站出來。

波斯的魔法師眼神有些複雜。

從專業的魔法師角度來判斷,聖域戰士的確有可能戰勝蘇業,但問題是,隻是有可能而已,至於可能性是1%還是99%,那就不知道了。

少數聖域法師的表情更是糾結,因為自己都冇有把握,這幫戰士莽漢戰勝蘇業的可能性更小。

尤其看過蘇業戰鬥時候的魔法影像後,聖域大師們都在考慮過怎麼戰勝蘇業,可都隱約覺得蘇業冇有使用全力,一直在隱藏什麼。

那個加強版火焰之雨出現後,他們的預感更強烈。

這個蘇業連番嘲諷,就是為了等待聖域戰士答應。

不過,為了什麼呢?

蘇業看著走到陣前的五個聖域戰士,立刻正色道:“你們是波斯真正的男人,我應當給予你們足夠的尊重。”

蘇業說著,挺直胸膛,將右手放在心臟前,行了一個軍禮。

波斯大營的罵聲消失,五個聖域戰士的麵色也立刻緩和。

但是,柏拉圖學院的老師們和米泰亞德卻微微低著頭,掩飾自己的表情。

蘇業這招玩的妙啊,這一踩一捧組合拳下去,五個聖域戰士想返回也冇退路了。

“不過……”蘇業露出為難之色道,“五位不要誤會,我不是瞧不起聖域位階,是因為彆人都說波斯的聖域戰士特彆弱。但我呢,又是四王,而且對貴族300連戰不敗,你們知道我的實力,可我不知道你們五個人的實力。”

這時候,一些人恍然大悟,終於明白是什麼熟悉的味道了。

隨後,蘇業拿出一根英雄神力長矛,道:“為了避免有人胡亂跟我戰鬥,我要設置一個小小的門檻,不能辱冇了我四王蘇業之名。這是一件價值一百萬金雄鷹的英雄神力長矛,出自著名鐵匠史密斯之手。誰能拿出價值一百萬金雄鷹的抵押品,誰就有資格跟我戰鬥。另外,我認為,榮譽重於金錢,如果諸位有位階勳章和戰功勳章,可以拿出來抵押。”

隨後,一個魔法師翻譯蘇業的話傳遍溫泉關要塞。

波斯大營鴉雀無聲,一出手就是一百萬金雄鷹,聖域戰士未必拿得出來。

除非是那種大家族的……

“一件英雄神力裝備而已,我們波斯人出得起!”就見那個叫卡哈羅的光頭戰士走了出來,一身褐黃色皮衣,身上塗抹著血色條紋,與穿金戴銀的波斯人格格不入,更像是北歐的狂戰士。

蘇業望向卡哈羅手中的戰斧,隱約猜到這人應該有狂戰士血脈,隻是不知道什麼原因加入波斯。

波斯在大流士的治下,還是一個相當開放相容的國度。

“我賭上先祖圖騰!你說價值多少!”

波斯大營一片嘩然,當魔法師翻譯的希臘語傳遍溫泉關要塞後,希臘一方的兵將也是一片嘩然。

蘇業都愣了,真是崽賣爺田不心疼。

四大國度除了神力體係,都有一些分支的原始力量。

比如埃及的原始力量是巫術,波斯的原始力量是血祭,北歐的原始力量就是先祖之力,而先祖圖騰承載一個部落的先祖之力。

希臘算是一個例外,在上一個黑暗時代,希臘的原始力量被徹底摧毀,傳承中斷,成為文明中的落後者。

但是,由於希臘的地理位置特殊,同時接受埃及和兩河文明的影響,成為文明交彙地,誤打誤撞形成了文明進步的重要環節,文明交流,從而誕生了一種不是原始力量卻又超越原始力量的東西。

哲學。

在哲學與巫術的基礎上,希臘誕生了適合全人類的新原始力量,魔法。

卡哈羅賭上先祖圖騰,就等於柏拉圖堵上蘇格拉底的所有親筆著作,就等於蘇業押上魔法議員、魔源徽章等等所有的魔法身份和魔法知識。

獲得先祖圖騰,就能獲得其先祖的力量。

在全世界,先祖圖騰是特彆暢銷又特彆稀缺的魔法物品。

那些神殿祭司,都稱先祖圖騰是偽神圖騰,反映了先祖圖騰的特彆。

“傳奇先祖圖騰?”蘇業問。

“英雄!”卡哈羅驕傲地抬起頭。

蘇業心臟猛地一跳,英雄圖騰可比英雄勳章更有價值,搞不好也是高等六環,四五千萬的價值,相當於神血雕像。

蘇業立刻正色道:“英雄圖騰的價格,大都高於三百萬,而且還很難買到。為了尊重偉大的英雄圖騰,我再押上新的英雄神力裝備,總價值到五百萬!另外,無論我是輸是贏,這件神力長矛,都贈送給讓我敬佩的英雄後代,卡哈羅!”

蘇業說著,舉起英雄神力長矛。

希臘波斯雙方的人都愣了。

一開始,他們都覺得蘇業簡直太蠢了,但隨後,連波斯人內心,都湧起一絲前所未有的敬重。

這纔是真正的陣前挑戰,無論輸贏,都願意把寶物贈送給對方。

這個蘇業,不愧是能擊敗薛西斯的魔法師。

他確確實實是個英雄!

希臘戰士們則個個挺胸抬頭,這個蘇業,果然和那些偷偷摸摸躲在戰士後麵的魔法師不同,不僅在戰場上敢於親自衝鋒,在這種時候,也把榮譽看得比財富更重要。

那可是英雄神力長矛,那可是一百萬金雄鷹!

換成彆的魔法師,就算贏了,也不算什麼。

可蘇業,贏得讓人心服口服,真給希臘人長麵子!

“好!就算輸了,我也心甘情願!把先祖圖騰交在你手裡,絕不會辱冇我們阿斯特大部落的榮耀!”

聽到“大部落”,希臘人牙縫裡直抽氣,這個卡哈羅傳承有點強啊,蘇業恐怕會有點危險。

但是,柏拉圖學院的師生要麼默默低頭,要麼捂著臉。

蘇業還是那麼優秀,不愧深得尼德恩的親傳,真演員之王。

關鍵是真捨得啊。

這麼一來,後麵的聖域戰士,就得大出血了。

不然,堂堂波斯大帝國怎麼好意思?

蘇業坦然道:“麵對這種聖域戰士,我拿出我最強的實力,表示尊重。”

結果卡哈羅一臉尷尬。

一旁的波斯魔法師輕咳一聲,道:“蘇業,我需要提醒你一下,陣前挑戰有許多規矩,比如,不能用超階的力量,卡哈羅有傳奇神力裝備,但不能使用。他也能借用先祖圖騰的力量,可同樣不能使用。你也一樣,你不能使用傳奇神燈,不能使用超出元素將軍的血脈,畢竟,元素領主相當於半神的力量,元素祭司相當於傳奇的力量。”

“這樣啊……冇問題。我的血脈力量太多了,為了公平,我可以使用其他領域,但我不能使用攻擊類領域,防守領域中,我隻用地元素將軍血脈的守護之土,不用進階的守護城邦。畢竟我是魔法師,防禦遠不如戰士。以聖域戰士的力量,絕對不怕守護之土這個領域。”

卡哈羅張了張嘴,正要說可以用其他領域,但想想那漆黑的地獄之火,老老實實閉上嘴。

“好,請雙方進行準備,身上可以有超階神力裝備或魔法器,但不能激發,一旦激發,會被判定失敗。”波斯一方的魔法師道。

蘇業和卡哈羅開始換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