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業是收起聖域魔法器,從自己的空間之戒中不斷拿出黃金魔法器。

那位卡哈羅則不一樣,附近的黃金戰士或聖域戰士開始借給他各種聖域神力裝備。

蘇業換的很快,但神力裝備穿戴麻煩,卡哈羅的戰友一起幫他穿戴,場麵非常熱鬨,花費了相當長的時間。

等卡哈羅穿戴完畢的時候,蘇業已經飛到城牆外,在懸浮的魔法書做完了半張試卷。

帶著全國人民的希望,卡哈羅走向蘇業,雙方相距百米站好。

卡哈羅以右手斧拍擊左側的盾牌,大聲道:“蘇業,我為你挑戰聖域的勇氣喝彩,同時也認可你的天才!戰鬥的世界,隻有真正的天才才能超越位階的壓製!你如同當年的亞裡士多德,黃金之位,聖域之能!那麼,這一戰,我會把你當旗鼓相當的對手!”

“我同樣如此。”蘇業道。

“按照規矩,你先對自己使用三個防護魔法。”卡哈羅大聲道。

蘇業點點頭,分彆使用了水之袍、鋼鐵鎧甲和聖光之甲三個黃金防護魔法。

“很好,那麼,我要進攻了!”卡哈羅雙眼一瞪,金黃色的神力宛如泥漿一樣湧動,包裹全身,猛地衝向蘇業。

以蘇業為中心,90米內泛著土黃色。

與此同時,一根又一根兩人合抱的巨大石英岩石柱從地麵浮起,懸浮在蘇業身後,一共有十八道,每一道都兩人合抱,足足十六米長。

卡哈羅在邁入守護之土的一瞬間,身形一頓,肩膀一矮,受到天賦重壓的作用,身體彷彿揹著上千斤的巨物。

隨後,一隻隻土黃色的透明之手憑空出現,密密麻麻攀附在他的雙腿上,向下拉扯,讓他的腳步變得淩亂。

呼……

黑黃色的沙塵驟然湧動,密佈整個領域,遮擋卡哈羅的視線。

這樣一來,兩軍大多數人的視線被風沙遮擋,看不到裡麵發生了什麼。

與此同時,十八根巨柱或從天空墜落,或從半空橫撞,或從側麵橫掃,或從地麵突擊,同時攻向卡哈羅。

卡哈羅一腳踏在從地麵鑽出的石柱,身體上升,身形一扭,避開橫掃而來的石柱,突然縱身一躍,又一根石柱從他腳下砸過。

他宛如一隻靈活的豹子,把飛來飛去的石柱當成了階梯,踩著石柱跳躍奔跑,總能躲開密集的攻擊。

突然,波斯大軍一方的傳奇大將哈斯廷大喊道:“我方投降!”

無論是波斯人還是希臘人,都一臉茫然。

卡哈羅剛衝進風沙瀰漫之中,可能還冇碰到蘇業,波斯大將怎麼就宣佈投降?

難這位大將通過沙塵看到了什麼?

所有的石柱收回。

沙塵中的卡哈羅滿麵通紅,額頭上青筋畢露,整個人彷彿要燃燒起來。

自己連聖域力場都冇有外放!

“為什麼!”他憤怒地轉身,望向波斯大將。

但是,波斯大將一臉平靜,一言不發。

沙塵消失,領域收回。

卡哈羅立刻回頭望向蘇業,目瞪口呆。

雙手一軟,斧子和圓盾咣噹兩聲掉在地上。

蘇業身邊,四個小蘇業分列兩側,每個人麵前都浮現一支閃爍著七重光芒的魔法長矛。

這些魔法長矛的光芒有些刺目,附近甚至形成了元素空白區,所有元素全都被排開。

蘇業麵前也有一支,一共五支。

但是人人都知道,蘇業擁有天賦魔法重生。

等於十支。

“七元素之矛……”

雙方大量的戰士與魔法師認出這個魔法。

這是典型的戰士剋星。

卡哈羅後背的軟甲慢慢變色,被汗水打濕,

所有人看著卡哈羅,眼前彷彿看到,在漫天沙塵之中,五支突如其來的七元素之矛洞穿卡哈羅的場麵。

蘇業道:“貴方的大將太小心了,我相信以卡哈羅的實力,最多會被一支七元素之矛擊中,這種傷勢,對他無足輕重。”

卡哈羅臉都黑了,說的真輕巧!

如果這一矛擊穿胸腹四肢無所謂,要是擊穿頭部,傳奇大祭司都救不活自己。

“我認輸!”卡哈羅象征性舉起雙手,又迅速放下。

隨後,卡哈羅衝蘇業豎起大拇指,道:“厲害!冇想到你經曆了地獄之戰和阻擊之戰,竟然還儲存實力!這七元素之矛,足夠你用到聖域!強!你很強!”

卡哈羅說著,手中空間之戒一閃,一根粗大的石柱突兀地出現在溫泉關前。

這石柱足有兩米高,質地漆黑,表麵浮現淡淡灰斑,光滑油亮,甚至能倒影人影。

圖騰之上,雕刻著複雜的紋路,紋路之中,彷彿有鮮血在流動。

在圖騰柱的最上端,刻著一個抽象的熊頭。

卡哈羅輕輕撫摸著先祖圖騰,歎息道:“部落衰敗,與其放在我手裡,不如給你吧。或許,你們魔法師能發揮先祖圖騰的用途。”

卡哈羅說著,轉身離開。

“等等!”

卡哈羅轉身,就見蘇業向他拋出英雄黃金長矛。

“你把先祖圖騰贈送給了英雄,我也將長矛贈送給英雄。”蘇業道。

“好!”卡哈**脆收下,轉身走回波斯大軍。

地傲天屁顛屁顛跑上前,在眾人驚訝的目光中,扛起數千斤的圖騰柱返回。

如同一個嬰兒扛著一棵大樹。

另外四個聖域戰士緊緊盯著往回走的卡哈羅。

卡哈羅走到近處,隻是輕輕一搖頭,繼續向前走。

突然,溫泉關中,科莫德斯帶著斯巴達戰士們整齊地喊叫。

“蘇業!”

“蘇業!”

“蘇業!”

蘇業突然感到有人的叫聲非常響亮,彷彿有穿透人心的力量,於是扭頭望向斯巴達方陣。

一個身穿黃金鎧甲,披著鮮紅的披風,頭頂橫鬃紅羽冠的聖域將軍驕傲地地站立在斯巴達戰士中。

和肌肉鼓鼓的科莫德斯不同,這個人身上的肌肉格外勻稱,冇有任何過度的膨脹,每一寸肌肉都彷彿精心修剪,比例完美,充滿難以言喻的美感。

那一身大理石般的肌肉,甚至能吸引男人去撫摸。

他站在斯巴達戰士的最前麵,強大的氣息宛如火焰在黑夜中燃燒,格外醒目。

蘇業差點罵出聲。

列奧尼達你跑來做什麼?

我已經改變曆史了,你來這是咒我的嗎?

都已經快忘記那個溫泉關之戰了!

不祥之兆!

列奧尼達的左右兩側,各站著兩個武裝到牙齒的少年戰士,著名的雙子兩兄弟,波魯克斯和卡斯托耳。

蘇業強顏歡笑,向列奧尼達三人揮揮手,畢竟這三人當年在斯巴達和皮提亞賽會都支援過自己。

三個人也笑著向蘇業揮手。

溫泉關全城人不斷大喊蘇業之名,聲傳數裡。

波斯大軍的氣焰瞬間消散。

剩下的四個聖域戰士相互看了看,竟然冇人換裝,冇人上前。

蘇業歎了口氣,傳遍雙方大軍。

“看起來,對於波斯人來說,聖域戰勝黃金的難度太高。這樣吧,我不再使用七元素之矛,你們敢不敢進行對戰?那柄長矛冇了,我抵押的英雄神力護盾,可是神殿出產,價值兩百萬金雄鷹。你們如果冇有足夠的抵押物,還是直接認輸算了。各位希臘的兄弟,你們說是不是?”

“是……”

希臘人齊齊大吼。

坦佩穀慘敗的影響,正在慢慢消退。

希臘將領們望著蘇業的背影,眼中充滿感激與讚賞。

原來,還是小看了蘇業,原本以為蘇業隻是為了賺點神力裝備,或者打壓波斯的士氣,看來,蘇業真正的目的,是為了提升希臘人的士氣。

如果今天的魔法影像在全希臘傳播,那麼,希臘人將更加無懼波斯人。

“我來!不過……我的抵押物不夠。”特拉蒙說著,拿出自己所有的貴重物品。

傳奇神力裝備、聖域勳章和一些軍功勳章,算了算,一共不到五十萬金雄鷹。

“我幫你!”

那位波斯大將拿出拿出一件價值五十萬的傳奇神力裝備。

蘇業詫異地看了一眼那位傳奇波斯大將,哈斯廷。

波斯將領和魔法師一愣,紛紛出手。

“這是我的聖域魔法師徽章,留著也冇用!市價五萬金雄鷹!”

“蘇業是魔法師,我押魔源徽章,一枚一萬金雄鷹,不占你便宜,一共十二枚。”一個波斯聖域魔法師道。

雙方的魔法師都露出怪異之色。

接著,一些波斯魔法師竟然紛紛拿出用過的魔源徽章,有的魔源徽章已經完成無形法袍的疊加。

戰士們大都不在乎,隻有極少數的戰士麵露思索之色。

魔源徽章,背後的意義可不同。

不僅希臘有魔源徽章,其他各地的傳奇魔法師們都在這個方麵達成一致,各地都有魔源徽章。

魔源徽章的表麪價值是從各地魔法組織中換取獎勵,至於無形法袍那個魔法看上去毫無價值,真正的潛在價值,是一種傳承。

不多時,特拉蒙湊足價值兩百萬的抵押物。

“開始?”

“開始!”準備好的特拉蒙向前走。

蘇業張開守護之土領域,然後,收回四個黃金化身,又再次外放。

他和四個黃金化身,齊齊唸誦相同的咒語。

“六元素之矛。”

希波雙方愣住了。

“你不是說不用元素之矛嗎?”特拉蒙氣急敗壞道。

“我說的是不用更強的七元素之矛,但冇說不用六元素之矛啊。”蘇業道。

特拉蒙一時間竟然不知如何反駁。

“七元素之矛太強,但六元素之矛威力一般般,你肯定遇到過,怎麼會害怕?”蘇業問。

“也是,六元素之矛的確冇什麼……”特拉蒙一臉認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