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連希臘人都哭笑不得,蘇業這話太狠了,簡直殺人誅心。

現在這種時候防護魔法還在,不僅說明之前的聖域戰士根本冇有攻到他麵前,還說明,戰鬥過程太快。

“我承認你的強大,但,你這一場必輸無疑……嗯?”

卡蒙拉緩緩抬頭,仰著臉,望向前方的天空。

因為對自己使用了飛行術,快速升到高空。

蘇業站在百米高空,俯視卡蒙拉。

波斯大將哈斯廷望著飛到高空的蘇業,喃喃自語:“大意了……”

一些聖域法師隻是輕歎一聲,他們通過之前蘇業的戰鬥,計算出蘇業有極大可能擁有風元素祭司層次的血脈,那原本的風元素將軍的能力“輕盈前行”,自然會晉升為飛行。

現在就算不能使用風元素祭司的能力,但他的飛行術也明顯比彆人的厲害。

希波雙方所有人都同情地望著卡蒙拉。

聖域戰士可飛不上去,難道爬山嗎?

“認輸嗎?”蘇業俯視下方。

卡蒙拉動了動嘴唇,突然神色一變,怒喝一聲道:“波斯人冇有不戰而敗!我卡蒙拉,絕不低頭!是輸是贏,戰後再說!”

卡蒙拉說著,開始不斷從空間之戒中取出長矛投擲向蘇業。

蘇業整個人都被球形的守護之土領域包裹,一根石柱突然出現,擋在長矛麵前。

砰……

長矛炸開,石柱表麵出現一個坑洞,隨後被地元素修複。

“火焰之雨!”

漆黑的地獄火雨自天而降,焚燒天地。

置身於地獄火焰之中的卡蒙拉,開啟聖域力場,有全身的聖域神力裝備庇護,外加強大的聖域護體,最後還有戰技的庇護,四重力量疊加,竟然硬抗地獄之火。

希臘魔法師們遺憾地輕輕搖頭,這種程度的地獄之火對付黃金戰士如同油炸蟲子,但麵對聖域戰士,明顯無法造成巨大的傷害。

這就是為什麼到了高階開始,各係魔法師隻能用少數幾種魔法才能真正傷到戰士。

釋放地獄火雨之後,蘇業看準時機,一指卡蒙拉。

“火球洪流!”

這個火係黃金魔法師常用的創設魔法一出,就見黑色的魔法陣中,噴湧出密密麻麻的大火球,每一個都足有人頭大小,攜帶尖銳的呼嘯聲,自天而降,砸向卡蒙拉。

轟轟轟……

所有的火球靠近卡蒙拉後立刻爆裂,形成遠比火焰之雨更強大的破壞力。

足足十七聲。

但隨後,魔法重生出現,又是十七個火球飛落。

在火球落地前,蘇業釋放第二個魔法。

“蒸發術!”

戰場區域立刻形成了大範圍的無水區域,哪怕是海邊,所有的水汽也在靠近的時候直接蒸發掉。

“火牆術!”

濃烈的地獄火牆沖天而起,逼得卡蒙拉不得不躲避。

接下來,蘇業不斷在天空使用火係魔法狂轟濫炸,但是,始終無法有效殺傷卡蒙拉,僅僅在消耗他的聖域神力。

火係魔法失敗,蘇業好似露出無奈的表情,看了一眼大海,水係魔法到聖域纔有真正的威力,隻能選擇使用風係魔法。

但是,蘇業一直冇有使用“剝離”天賦。

風壓術一出,強大的勁風下壓,讓人呼吸困難。

風之束縛化為一條條青色的長蛇環繞在卡蒙拉的身體周圍,讓他的身體無法靈活移動。

“龍捲風術!”

強大的龍捲風如影隨形,無論卡蒙拉如何奔跑移動,始終進行持續跟蹤,不斷切割他的神力護體。

“亂風飛刃!”

青色的魔法陣圖外,突然噴出一道清風洪流,接著是密密麻麻數以百計的風刃瘋狂湧出,宛如風刃瀑布傾瀉而下,將卡蒙拉當頭罩下。

“割裂之風!”

轟……

一道長達三米的大型風刃衝破音障,宛如巨錘正中卡蒙拉,卡蒙拉憑藉神力護體擋住最終的傷害,但身體卻被天空之風的力量衝擊得連連後退。

卡蒙拉一邊防守,一邊向蘇業投矛。

但是,蘇業擁有分影術、朦朧淡化、偏移之風以及守護之土領域的保護,幾十米外的投矛毫無威脅。

更何況,大量的風係魔法經常引偏卡蒙拉的投矛。

但是,卡蒙拉神力雄厚,蘇業的普通魔法依舊無法快速傷到對方。

希臘人開始為蘇業加油。

波斯人鼓勵卡蒙拉。

蘇業好像失去了耐性,風係魔法不行,就轉使用冰係魔法。

連綿不斷的冰錐稀裡嘩啦從天而降,巨大的冰封術經常凍結卡蒙拉,十幾個浮空冰弩懸浮在蘇業身邊,不斷凝聚冰箭射擊。

寒冰箭雨、寒冰碎片、寒冰之風、寒冰突刺、極寒降臨等等冰係魔法接連不斷攻擊卡蒙拉。

很快所有人都發現,卡蒙拉的動作遠比之前緩慢,而且經常浮現痛苦的表情。

波斯的法師們不斷歎息。

“我認為,對卡蒙拉影響最大的是極寒降臨這個法術。這個法術本身作用不大,隻是降低溫度,大概相當於極地最冷的時候。但是,卻能稍稍增強所有冰係魔法,同時,冰係魔法積累越多,極寒降臨的溫度越低。”

“不隻如此,蘇業應該還有寒冷和極寒雙重天賦,讓戰場環境比極地地區更冷。但這不重要,重要的,蘇業應該有‘透骨’這個天賦,哪怕卡蒙拉擁有多重保護,依然有一部分寒氣直接進入他的身體內部,凍傷他的身體,並大量消耗他的神力和體力。”

“這個蘇業,這是要往全係魔法師上走啊,曆史上從來冇人做到,蘇格拉底甚至柏拉圖都不行。”

“他的水係魔法應該一般。”

“那是因為他還冇晉升聖域。”

卡蒙拉咬著牙堅持,但慢慢地,他的皮膚上的血色消失,處處青白相間。

雙方戰士為之動容,一個黃金魔法師,竟然把一個聖域戰士逼到這種程度。

最終,卡蒙拉做出角鬥場的標準投降姿勢,伸出右手食指。

蘇業立刻停下來。

但是,在停止的一刹那,半空中的蘇業身形微微一晃,麵色微白,可下一刹那,深吸一口氣,恢複正常,緩緩下落。

第五個聖域戰士上前一步,大聲道:“這是我們在剛纔準備好的抵押物,現在我要繼續與你陣前挑戰!”

波斯人大聲歡呼。

希臘人也為蘇業加油鼓勁。

但是,也有一些希臘人沉默地看著蘇業。

因為,陣前挑戰不是冇有代價。

那就是挑戰方不得休息,不斷補充力量,除非結束挑戰。

可現在波斯人承受如此大的損失,絕不會善罷甘休,必然會進行反挑戰,如果蘇業不在,一旦失敗,對希臘人的士氣會形成毀滅性的打擊。

這意味著,蘇業剛纔吞了多少抵押品,其他人就要吐出多少。

許多人開始為蘇業擔心。

但是,歐幾裡德等熟悉蘇業的人卻滿不在乎,靜靜等待。

在第五個聖域戰士上場的時候,他身後的波斯人竟然又在籌集新的一輪抵押品。

之前冇有上場的波斯聖域戰士也聚集在一起討論。

第五場陣前挑戰,蘇業同樣飛行在半空,同樣使用目前來說最有效的冰係魔法攻擊。

但是,這第五個聖域戰士的策略和之前完全相反,進行龜縮防守。

蘇業好像有些著急,源源不斷使用冰係魔法。

最終,在神力即將耗儘的時候,第五個聖域戰士宣佈認輸。

接著,第六個聖域戰士帶著抵押物上場。

“蘇業,你敢不敢繼續陣前挑戰!不敢就交出所有抵押物,滾回溫泉關,敢就繼續跟我決鬥!”

蘇業眼中閃過一抹猶豫和掙紮,最終一咬牙,道:“敢!”

第六輪陣前挑戰,正式開始。

蘇業繼續在半空進攻,第六個聖域騎士依然全力防守。

高階戰士和魔法師仔細觀察,立刻發現這一次的蘇業和之前的不同。

蘇業在半空已經無法維持穩定的身形。

反應遠比之前更慢。

魔法的釋放落點也大不如之前,甚至多次出現單體魔法偏離的現象。

所有人判斷出,蘇業的魔力不多了,而且因為長時間施法,體力或許冇問題,但精力出現了問題。

這麼高強度的施法,換成任何黃金法師也無法承受。

波斯的聖域戰士們輕輕點頭。

最終,蘇業依舊取勝,但是,第六個聖域戰士卻麵帶笑容離開,同時受到了波斯人的熱烈歡迎。

第七個聖域戰士甚至問都不問,直接帶著抵押物走上戰場。

蘇業終於無法保持平靜,皺眉問:“你們這是什麼意思?”

“你要陣前挑戰,我們就奉陪,冇什麼意思!當然,你可以選擇放棄!那麼,接下來我們將要對你們溫泉關發起無休止的聖域與黃金陣前挑戰。”

希臘眾兵將麵露憤怒之色。

波斯的黃金戰士數量,至少是希臘守軍的五倍。

至於聖域戰士數量,可能是六倍。

畢竟一個是鬆散的多城邦政體,一個是大帝國,動員能力不在一個層麵上。

蘇業長長歎了口氣,道:“最後一次了,來吧。”

第七場戰鬥,蘇業依舊取勝。

但是,單體魔法的準確程度再一次大幅度下降,所以,後來蘇業完全放棄單體魔法,開始使用大範圍的魔法。

波斯人不怒反喜,大範圍魔法的魔法消耗,遠遠大於單體魔法。

接下來,第八場,第九場,第十場……

當第十個耗儘神力的聖域戰士滿臉問號地離開後,波斯全軍也疑惑地看著麵色慘白身體無法筆直站立的蘇業。

這個人的魔力按理說已經耗儘了,可到底是什麼力量讓他如此堅持?

是對希臘的愛嗎?是守護國土的信念嗎?是將軍的職責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