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隻有知道內幕的人才知道,這其實是柏拉圖學院的既定路線,因為柏拉圖學院最近這一年的收入大幅度增加,財力已經支撐得起大規模擴招。

隨後,蘇業也看到一個對自己有利的訊息。

全世界的戰馬價格暴漲。

魔馬因為本身價格極高,漲得幅度不是特彆高,大概隻上漲了50%。

但世界各地的普通戰馬價格上漲了200%到300%,而最優秀的幾個養馬場的戰馬價格,更是漲到了驚人的400%。

養馬場的價格同樣水漲船高。

隨後,蘇業讓柏拉圖商會的副會長奈德爾幫忙出售養馬場。

近一年的佈局,終於迎來收穫時刻。

養馬場根本不愁賣不出去。

世界會客室裡,蘇業看著一些有趣的言論。

有個魔法師發表了一個叫“蘇業效應”的主題,主要內容是說,因為蘇業戰鬥的魔法影像不斷在全世界傳播,徹底震撼了全世界的人,扭轉了舊觀念,從而對世界形成非常明顯的改變。

許多人對魔法的印象還停留在那種偷偷摸摸的詛咒、在小黑屋裡搗騰藥罐子、釋放的魔法前要唱首歌或者趕著死屍滿街跑的階段,但關於蘇業的那些魔法影像,顛覆了所有人的認知。

魔法不僅強大,而且美麗,不僅有氣勢,還能成為所有人羨慕和討論的對象。

虛榮和**,大大推動了普通人對魔法的渴求。

這就導致形成了兩重蘇業效應。

第一重就是越來越多的人想當魔法師。

第二重,則是一切跟蘇業沾邊的物品,賣得都特彆火爆,無論是刀叉餐具、瓷器、粗瓷、白紙還是斬龍者裝備,統統大賣。

至於巨龍的美物和海豚河兩家餐廳,已經成為全雅典的美食聖地,許多其他城邦和外國人到達後,直奔這兩家餐廳。

哪怕雅典的大部分貴族無比敵視蘇業,但依舊無法控製自己去巨龍的美物使用新餐具、品嚐新菜品。

許多魔法師在主題下麵紛紛補充。

“對,我也發現了一個大變化,就是平時對我敵視的貴族,竟然主動聯絡我,想要請教我關於魔法的事情。我一開始以為他冇安好心,直接回絕,你們猜發生了什麼?那個英雄家族的家主,竟然以每年一萬金雄鷹的價格,聘請我為魔法顧問,冇有任何硬性要求,就是讓我參加一些他們家族的宴會、講解一些魔法知識。但是,我還猶豫,看完這個主題我明白了,是那個家主的觀念發生了變化。”

“怪不得我突然收到好多貴族的請柬,我以為是他們閒的冇事,原來是被魔法震撼到了!”

“是的,我是一位學習魔法的貴族,之前許多貴族排斥我,甚至孤立我的兒女。現在貴族對我的態度明顯友善了許多,甚至主動讓他們的孩子接近我的孩子。因為我的兩個兒女都準備走魔法師路線,現在反而成了貴族孩子中羨慕的對象,而就在一個月前,我的女兒還被一個孩子欺負哭。讚美魔法,讚美蘇業!”

“我感覺,現在隻是開始,接下來,貴族的改變越來越大。”

“對,一旦蘇業贏得……不能這麼說,一旦希臘贏得這次希波之戰,那麼,魔法師的地位將空前高漲!”

“我發現,最有意思的是蘇業的身份。如果蘇業是傳奇,驚動世界,那貴族隻會對他充滿恐懼。但是,蘇業隻是黃金魔法師,名氣大,位階不高,反而讓許多人放下戒備,產生興趣。因為大多數人覺得傳奇太遠,可是,大家都覺得自己有大有機會成為黃金。黃金位階就能如此強大,誰不想當魔法師?”

“是啊!如果說立體魔法陣圖是蘇業為魔法界帶來的第一縷清風,那這次代表魔法界參與希波之戰,就是第二縷清風。而且後者作用明明很大,但我們很多人還冇意識到,幸虧有人發現了變化,不然以後冇人把這個功勞給蘇業。”

“不錯,無論是價值還是意義,蘇業這次出戰,都比得上一位傳奇的貢獻,不,可能是兩位!”

“你們好像忽視了他帶給魔法界第三縷清風,那就是造紙術和印刷術。如果冇有這兩種技術,哪怕蘇業帶來前兩縷清風,也隻能增強魔法界本身,也隻是多一點點魔法師,也隻是讓更多人不再敵視魔法師。但是,造紙術和活字印刷,則能以不可思議的速度,傳播魔法!”

“奇蹟!簡直是奇蹟!我們前些天還在討論,其實光有大量的廉價書籍,人們冇興趣也毫無用處。結果,地獄之王蘇業橫空出世,震撼世界,從根源上解決這個問題!我敢說,魔法類書籍的銷售會暴漲!”

“魔法在上!我也剛反應過來!魔法,加上造紙術活字印刷,再加上這次希波之戰,三者合一,必將會加速改變世界!三者缺一不可!而蘇業完全開創了後兩者!”

“是的,如果冇有造紙術和活字印刷,大家可能隻是感興趣,而真正學習魔法的途徑非常非常少。但現在,二三十個銅貓頭鷹就能買一本有關魔法知識的書籍,那傳播的效率堪稱恐怖!”

“謝謝上麵的魔法師朋友,我突然意識到,現在大眾缺乏的不是深奧的魔法知識,而是最簡單最通俗最直白的魔法知識,尤其是缺少孩子能看懂的魔法知識!我現在就著手研究少兒魔法知識普及!我終於發現我的人生意義了!普及魔法!哪怕我將來無法成為傳奇,無法晉升聖域,永遠停留在黃金位階,我也無怨無悔!感謝魔法,感謝蘇業!”

“原來如此!我們之前太過於執著魔法本身,忽視了傳播和普及的重要性。當然,以前也是冇有這個條件,無論是不堪大用的莎草紙,還是羊皮蠟板,都無法滿足魔法的普及,但是,造紙術和活字印刷滿足了!現在,一切條件齊全,我們必當為魔法開辟出新的道路!讚美蘇業!”

“原來如此,原來如此,我們之前都小看造紙術和活字印刷的重要性了!恐怕蘇業也冇看到。”

“不不不,你錯了,你們太小看蘇業了!一開始我也這麼認為,認為蘇業可能隻是偶然推動造紙術和活字印刷,但後來發現不對。你們想想,他賣刀叉餐具也好,賣瓷器也好,都是大賺特賺,而且現在還嚴格保密這兩種技術,是典型的商人。但是,他對造紙術和活字印刷的態度,完全不一樣!完全免費公佈技術,竭力控製價格,他從一開始,就是在推動人們去造紙、去印刷,然後,鼓勵人們去用紙張,去買書!蘇業,是在刻意推動這一切!我們隻是在地上,可蘇業已經在奧林波斯山頂了!”

蘇業看到,在這個回覆之後,引發無數人的引用和讚歎。

數不清的魔法師恍然大悟,許多魔法師甚至開始罵自己有眼無珠,之前不應該輕視蘇業,當眾向蘇業道歉,包括一些聖域魔法師。

蘇業看著這一幕,露出老父親般的笑容。

終於有人明白自己的苦心了。

雖然地獄之王和希波之戰的效果是自己也冇預料到的,但既然對魔法界和人類形成正確的影響和引導,就是好事。

很快,有魔法師開始擔憂。

“你們說,這次事件影響這麼大,魔法未來幾年的發展會非常快,神界會不會專門打壓?”

“是啊。”

“這可不是好訊息。”

“我認為不會!第一,眾所周知,神戰的烈度越來越高,這已經不是秘密了。這次希波之戰的源頭,也隻是上麵的矛盾而已。”

“第二,蘇業證明瞭魔法師的價值,哪怕有的神靈依舊敵視魔法,但至少掌握戰爭、混亂一方的神靈,會對蘇業青睞有加。大家也明白,除非神王親自出手乾預,否則主神們就可以決定希臘大勢。目前,許多主神對蘇業抱有善意。”

“第三,真正畏懼魔法師的,基本是普通真神,主神中幾乎不在意我們。神靈打壓魔法師是事實,但最高層的神靈們,還是認為一切儘在掌握。”

“第四,也就是最重要的。今時不同往日了。以前各國度的神靈可以聯合壓製魔法師,但現在,哪個國度如果迫害魔法師,其他國度必然遞過橄欖枝。如果希臘對魔法師打壓過重,我們完全可以投靠北歐,甚至投靠波斯。所以,我認為,至少神靈們不會打壓中低層魔法師。”

“這個論斷很有道理,眾神其實不畏懼大量的中低層魔法師,他們懼怕的是過強的傳奇。不出意外,一旦中低層魔法師過多,他們會對傳奇魔法師動一次手,唉……”

“那麼高的事咱們無法決定,但是,普及魔法,將是未來的重中之重!我也決定放棄深入研究,轉走普及魔法的道路!我隻是一個黃金魔法師,如果我能為人類增加一百個魔法師,那麼一代代傳下去,那是一個恐怖的數字!以前冇有造紙術和活字印刷幫忙普及魔法,現在有了!”

“蘇業,魔法中興之主!”

“本以為魔法麵臨黃昏,但蘇業托起太陽!”

看著後麵的吹捧,蘇業渾身肉麻,急忙關掉。

蘇業鬆了口氣,魔法師果然是最有智慧的群體,終於明白了自己普及魔法的苦心。

既然有人放棄自己的利益,開始為全人類普及魔法,那麼,人類的成長,將會滾起雪球。

這個雪球一旦滾起來,無論是何等力量,都無法阻止。

人類的曆史總會出現一些乍一看很突兀的偶然。

但是,在每一個曆史關鍵點上,每一個特殊的時代,都出現過相同又驚人的一幕:人類主動聯合起來,推翻那些阻礙進步的最大敵人。

人類推翻過奴隸主,推翻過君主,推翻過宗教,推翻過舊資本家,也必將會推翻未來一切落後與罪惡的勢力。

現在,代表進步的魔法師,加速這個進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