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巨人由純白的光芒交織而成,左手盾牌,右手戰矛,身材修長苗條,冇有人能看到這個人的麵容,但是,每個人本能地知道,這是智慧女神雅典娜在展現神蹟。

神蹟威嚴浩瀚,無所不在。

此時此刻,泛希臘境內,無論是北麵的色雷斯,還是南麵的克裡特島,無論是西麵的西西裡島,還是東麵的米利都,所有人眼中的太陽都消失了。

取而代之的,是光芒組成的巨型雅典娜神像。

甚至於,哪怕在其他國度的大部分地區,隻要一抬頭,也能看到光芒雅典娜的背影。

所有的祭司與貴族都呆傻地看著宏偉壯觀的一幕。

這是最高等級的神蹟,光輝普照。

宛若神靈降世。

一旦神靈的光輝照耀出現,那麼整個國度的所有人,都會得到賜福,身體會更健壯,疾病會減輕,心態會更健康,甚至壽命都會延長。

白雲之上,光芒雅典娜直直挺立,雖然麵容模糊,但威儀如山嶽,氣勢如星空。

一般來說,正常的戰爭典禮,都是由戰神阿瑞斯降下神賜。

直到這時候,許多人才突然醒悟。

大家都習慣稱呼雅典娜為智慧女神,但實際上,她的神名全稱是智慧與戰爭女神雅典娜。

不止雅典娜掌握戰爭神權,戰鬥之神阿瑞斯,同樣掌握戰爭神權,甚至連神王宙斯也掌握戰爭神權。

巨大的光輝雅典娜緩緩抬起右手,而右手中的光輝戰矛急劇收縮,凝聚為一個光球。

光輝雅典娜徐徐轉頭。

冇有人能清她的麵容,但所有人都感覺,偉大的女神在注視自己。

幾乎所有人都謙卑地低下頭顱。

隻有蘇業認真盯著,想要看看雅典娜到底長什麼樣子。

光輝雅典娜好似輕輕點了一下頭,隨後,掌心的光球從天際飛來,劃過一道弧線,越來越小,最後嗖地鑽進蘇業的身體。

與此同時,所有人聽到無儘的呐喊聲、兵器相撞聲、馬蹄踏地聲、甲冑摩擦聲、火焰燃燒聲……

所有人彷彿看到,蘇業周圍化為無限戰場,而蘇業,站立在億萬屍體堆積的小山上,拄劍挺立。

唯一勝者。

蘇業周身浮現一把把奇異的兵器,通體透明,圍繞著他緩緩轉了一圈,全部收回他的身體之中。

所有人眨了一下眼,蘇業恢複了正常。

智慧女神殿的祭司們目瞪口呆。

祭司們目瞪口呆。

少數貴族的高階戰士魔法師目瞪口呆。

戰場主宰,領域之力。

雅典娜怎麼會賜予蘇業這種力量?

是覺得蘇業的領域之力還不夠多嗎?

戰場主宰,是戰爭神權賦予的力量之一。

一般來說,隻有在神戰的時候,祭司們在戰場上樹立雅典娜女神的雕像,纔會形成戰場主宰這個領域。

哪怕是極為高級的神眷者,也很難得到這個這種神賜。

經曆過溫泉關之戰的魔法師們羨慕哭了。

蘇業的仆從本來就強,那些鋼鐵樹人更是變態,現在又加上戰場主宰,不用說了,那些鋼鐵樹人個個會變成鋼鐵樹人狂戰士!

萬一蘇業還有金屬元素血脈,無論是金屬士兵或金屬戰將領域,或者是金屬戰場領域,這些一旦和戰場主宰疊加,會是所有人的噩夢。

一人如一軍。

那些高階祭司相互看了看。

彆人不知道,他們知道,戰場主宰是神權附加的力量,在半神之前,隻能叫做領域,或者神賜領域。

可一旦蘇業晉升半神,那戰場主宰會直接晉升為真真正正的神權領域,簡稱神域。

和神靈擁有一模一樣的神域!

以後蘇業所有跟召喚物或仆從有關的魔法流派,都會額外得到明顯的增強。

不僅如此,蘇業身為戰場主宰,對領域範圍內的一切力量的掌控也會得到極大的增強。

“現在是六環,以後大概會自動晉升為七環……”蘇業用自己的方式默默計算這次神賜的價值。

天空突然更加明亮。

眾人抬頭一看,就見光輝雅典娜突然解體,密密麻麻的光點向四麵八方飛去,飛向希臘各地。

大量的光點如雨一樣落在神殿大廣場,落向人群。

所有人急忙大聲祈禱,心情激動。

蘇業小聲嘀咕:“全世界最美麗的女神,賜予我力量吧……”

密密麻麻的光點湧入附近所有人的身體。

有的人身上隻有零星一點,有的人身上極多。

而蘇業頭頂的光點宛如白光瀑布,澆灌全身。

連首席大祭司貝恩戈拉的眼中都閃動著羨慕。

柏拉圖學院的法師們看到這一幕,心中暗歎,光輝神賜都讓蘇業一個人占了,蘇業的境界,又壓不住了。

雅典城。

濃鬱的光點自天而降,彷彿大江傾瀉而下。

這裡的光輝,竟然僅次於聖城得爾斐。

尤其是市政

-->>

廣場所在的地方,聖光的濃鬱程度甚至超過了得爾斐的神殿廣場,僅弱於蘇業周圍的光輝。

眾多柏拉圖的學生沐浴在聖光之中,高聲讚美雅典娜。

雅典城中,一個又一個戰士或魔法師突然福至心靈,晉升位階。

得爾斐城外的天空。

一輛神殿馬車隱跡在雲層中。

馬車上,連複仇女神殿的大裁決者都站起來,低頭祈禱。

包括安德列在,每個人都非常虔誠,閉著眼,準備接受智慧女神的神賜。

無數光點掠過他們身邊。

不多時,光點飛到遠處,神殿馬車上的眾人疑惑不解地抬起頭,睜開眼。

“聽說得到光輝神賜後,每個人的身體都彷彿浸泡在溫泉中,為什麼我冇有感覺?”安德列說出心中的疑問,然後攤開手,仔細尋找變化。

“我也冇有感覺。”

“可能是我們得到的光輝神賜太少,所以冇感覺吧。”

“有可能……”

他們無奈地望著下方的神殿大廣場。

大廣場上,幾乎所有人都全身暖洋洋的,如同浸泡在溫暖的溫泉中,臉上浮現沉醉之色。

尤其是那些參戰的將領,甚至清晰感受到舊傷暗疾被慢慢治癒。

蘇業全身的皮膚如同裝著魔法燈的薄瓷瓶一樣,從內到外透著光,以極慢的速度恢複正常膚色。

祭司們身上的光點遠比他人多,但有一些神殿的祭司光點比較少,暗暗歎息。

戰神阿瑞斯的祭司們,羨慕地望著雅典娜的祭司們。

這種最高神蹟的降臨,消耗的不隻是雅典娜一個人的力量,而是希臘眾神的力量。

好處卻大都讓雅典娜和她的信民得到了。

誰叫雅典出了個蘇業,誰叫斯巴達冇一個能跟蘇業比肩的戰士。

嗚……

號角響起。

戰神神殿的祭司們立刻精神振奮。

阿瑞斯的神賜來了!

天空四麵八方冒出無儘戰火,熊熊燃燒,天地赤紅,而波斯方向的天空格外鮮豔。

隻有正上方的天空依舊交織著藍色與聖白色。

“讚美戰鬥之神阿瑞斯!”

地麵上的眾人紛紛稱讚。

許多將領樂開花,這可是少見的戰神之火神蹟,接近最高等,除了在建邦時期,再也冇有出現過。

今天能有戰神之火,說明哪怕被雅典娜搶了風頭,阿瑞斯還是很高興。

戰神殿的祭司們終於鬆了一口氣,這意味著,因為這場戰爭,戰神的力量也得到明顯的提高。

天空之上,落下一團又一團火焰,帶著細微的呼嘯聲和空氣震動聲,落在不同的人身上。

隨後,大量的戰神之火竟然飛向四麵八方,飛向溫泉關,飛向其他地方的希臘守軍。

密密麻麻,數以萬計!

那些未參戰的人突然後悔起來,這次的戰神神賜規模太大了!

早知道參戰有這麼大的機會獲得戰神之火,就應該跟著蘇業撿便宜。

米泰亞德附近的將領和戰士,幾乎人人都獲得戰神之火,遠比聯軍總部的將領們多。

不多時,天空依然燃燒,但不再有天火落下。

四麵八方的天火開始收攏,最後凝聚成一顆遠超所有天火的火球,自天而降,聲勢浩大,驚天東西,落在蘇業身上。

轟……

蘇業整個人都被熊熊火焰點燃,火焰鋪滿方圓十幾米的地麵,火光直上十幾米。

赤紅色的巨大火焰中,蘇業的黑影若隱若現。

宛如火焰中的魔鬼。

真-地獄之王。

全場再度羨慕嫉妒恨,看這陣勢就不一般。

同時,許多人也對阿瑞斯充滿敬佩,不愧是戰神,哪怕是敵對神係的大功勞者,戰神也冇有刻意放水隻給小賞賜。

燒了好一會兒,所有的的火焰收攏,最後,附著在蘇業身上,化為半透明的紅色全身鎧甲,彷彿魔法戰鎧一樣全方位保護蘇業。

龍形頭盔覆蓋著蘇業頭盔,兩肩龍爪抓握,胸腹間龍麵猙獰,蘇業彷彿身穿紅龍鎧甲,外形之健偉,遠超在場的所有戰士。

戰士們看呆了。

阿瑞斯這次是跟雅典娜比誰給的好嗎?

是,這種領域力量是不能外放,但卻是戰士們夢寐以求的神賜領域。

守衛神權的能力,信念戰鎧。

普通的信念戰鎧由神力構建,但這套信念戰鎧明顯是元素構成,由蘇業自己力量催動。

不僅如此,信念戰鎧的防護力,也受每個人的信念和承載的他人的信念影響。

魔法師的精神力本來就強於絕大多數戰士,而蘇業又是全希臘人景仰的英雄,這套信念戰鎧的威力,怕是難以估量。

戰士們有點絕望。

以後對上蘇業,這還怎麼打?

這套信念戰鎧上都有自己貢獻的力量!

戰士們幽怨地看著蘇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