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可是,我們確實受到了巫師的傷害,他們真的在攻擊我們,這個,您總不能視而不見吧。”一個年輕魔法師道。

許多人點點頭,尤其是那些年輕的魔法師。

蘇業緩緩道:“我在……遊曆世界的時候,聽到過一位頂級智者喬布斯說過一句話,他說:‘我喜歡和聰明人交往,因為我不用考慮他們的自尊’。一開始,我並不懂這句話,但隨著我不斷成長,我終於明白這句話的意義。”

“你們知道,當時有人怎麼抨擊這位智者的嗎?有人說,他一點不尊重彆人,每個人都應該有自尊,每個人都應該獲得尊重。每當想起這些話,都無奈搖頭。”

“這句話並不是說不尊重他人,而是在說,真正的聰明人,在做任何事的時候,都明白‘自己要做什麼’,而不是把次要的臉麵、尊嚴和情緒等等放在首要位置,凡是把這些元素放在首要位置的人,連最基本的主次都分不清,自然無法成為聰明人。而另一個意義是,一旦我們和分不清主次輕重的人交流,我們為了交流更順暢,就不得不考慮其他因素,從而讓自己付出更多的溝通成本,而世界上大部分的溝通成本,都在阻撓人類進步。當然,另一方麵來說,另一種聰明的人,會掌握溝通的方式,降低溝通成本,也就是利用彆人的情緒、尊嚴和虛榮的弱點,掌握主動,獲益。”

“我認為,這位頂級智者徹底掌握了‘智慧距離’。”

眾人好奇地看著萊特。

蘇業繼續道:“無論外界發生了什麼,我們都無法改變,但是,在外界發生變化到我們做出反應之間,有一段時間或距離,完全由我們自己掌控,這段距離,就叫做‘智慧距離’。彆人罵我們,我們用什麼樣的方式迴應,不取決於彆人,而取決於我們如何使用這段智慧距離。巫師嘲笑我們偷竊巫術,我們用什麼方式迴應,也不取決於那些巫師,而取決於我們自己。”

“埃及巫師嘲笑甚至辱罵魔法師的時候,你們認為那是傷害,你們感受的是疼痛,抱歉,我感受不到。我先用我的‘智慧距離’仔細分析,埃及巫師內心在恐懼,因為他們發現自己被超越;埃及巫師是因為無能而暴怒,因為他們遇到自己解決不了的問題,隻能通過這種方式發泄;埃及巫師忘記自己的主要目的是提高自己,反而消耗大量精力攻擊魔法師,他們必然越來越退步,越來越冇有威脅。所以,我不會感受到疼痛,我反而會惋惜他們,然後,把他們拋到一邊,繼續提高自己。”

“這很難做到……”那個年輕魔法師道。

“如果你使用了智慧距離,這很難做到的另一麵就是,有可能做到。”

蘇業放下茶杯,向飲廳外走去。

魔法師們呆呆地看著萊特的背影。

“這個萊特,過去籍籍無名,但通過遊曆世界,已經獲得恐怖的成長。”

“怪不得大師們都說黃金之後,必須要遊曆世界,打開眼界,才能更好晉升聖域。”

“萊特,應該已經是聖域了。”一位聖域魔法師突然道。

“真的嗎?”

“之前我感應到他的氣息波動,那是典型的聖域氣息,應該是他剛剛晉升,不夠穩定,所以才被我覺察。”

“如果他是聖域,擔任飲廳管理者就名副其實了,畢竟,很少有聖域願意來這裡。”

“果然,我就覺得他與眾不同……”哈蒙羅道。

“他為什麼會擔任飲廳管理者,是為了更好學習和交流?”

“他為什麼會有這麼奇特的思維,他的眼界,似乎遠超普通聖域。”

“他的話語,的確很像傳奇大師。”

哈蒙羅突然問:“你們覺得,這個萊特怎麼樣?值得信賴嗎?”

許多魔法師笑了起來。

“還用說嗎?每一位在大圖書館當值的,尤其是黃金或聖域魔法師,哪一位能躲過傳奇大師們的目光?米利都的十二座傳奇魔法塔可不是擺設。萊特可比你值得信任!”

眾人大笑。

“不出意外,萊特能以流浪法師的身份成為飲廳管理者,至少有一位傳奇大師主動出麵決定。”

眾人紛紛點頭。

大圖書館的園林中,一處叢林掩映的小型運動場中,蘇業關掉所有的戰體或戰士天賦,進行長跑。

即便如此,一開始也氣不喘臉不紅,跑了十分鐘之後,呼吸才變粗,身體才流汗。

跑了足足半個小時,蘇業才停下,然後慢慢行走,走一圈後就回自己的房間進行拉伸運動。

在跑步的過程中,蘇業隻思考一個問題。

魔法的本質。

這個問題,蘇業在這半年的時間不斷思考,始終冇有結果。

但蘇業冇有放棄。

每一天的思考,都更接近答案。

離開雅典後,蘇業隱姓埋名,在希臘進行一場為期五個月的遊曆,在一個月前抵達米利都,開始學習,並與魔法師交流。

飲廳是最好的交流之地。

晉升聖域後,蘇業把大部分時間用來學習基礎聖域魔法,小部分時間繼續練習九頭蛇軍團的魔法創設,剩下的時間都用來學習柏拉圖學院四年級的課程,以及做作業和試卷。

走了一圈,蘇業向自己的獨門小院走去。

繞過森林,來到大圖書館職員的居住區,和相遇的魔法師禮貌地點了點頭算是打過招呼,一轉彎,看到哈蒙羅站在自己的房屋前。

哈蒙羅是一個削瘦高大的黃金魔法師,一頭金色的捲髮,看上去文文靜靜,但實際是個大嗓門,為人熱情,勇於發表意見,經常跟人爭論但從不會結仇,在飲廳頗受歡迎。

走到近處,哈蒙羅突然轉頭,露出熱情的笑容。

“萊特大師,我想跟您談一次合作。”哈蒙羅的眼睛中閃著淡淡的淺綠色,像是黑曜石中攙雜著幾絲翡翠。

蘇業點點頭,道:“我們進院子說,你們看出我的位階了?”

“是聖域大師們覺察出來的,真冇想到,您如此謙虛,大家對您的評價都很高。”哈蒙羅跟著進去。

“現在不認為我是靠不名譽的手段才成為飲廳之主?”蘇業領著哈蒙羅抵達廊柱下,自己先坐下,笑著看向哈蒙羅。

哈蒙羅跟著一屁股坐下,笑道:“我是聰明人,我在這時候冇有自尊。您的位階、眼界和層次征服了我。”

“說吧,什麼事?”蘇業開始沏茶倒水。

“您接下來,有冇有時間參與一場冒險,一場連許多聖域魔法師都可能冇經曆的冒險或者說,收穫。”哈蒙羅道。

“仔細說說。”

“嗯……那我就不賣關子了。著名的聖域魔藥大師卡斯卡,擁有一個位麵標記,但那個神力位麵非常之大,在幾十年前開啟的時候,引發過巨大的紛爭。他自知一個人無法探索,所以尋找優秀的魔法師一起前往。我們認識很多年,他是我當年的魔藥學老師,於是就讓我幫忙物色合適的人選。經過今天的交流,我意識到,您這種胸懷寬廣、眼界極高的新任聖域,是我們最好的夥伴。”

蘇業道:“新晉聖域,力量足夠強,但強得有限,不會喧賓奪主。我的發言,也顯示我並不是一個擁有攻擊性和貪婪的人,不至於在冒險的過程中利慾薰心。同時,我的身份有大圖書館的掌控者背書,你們也願意信賴。所以,你選擇了我?”

“和聰明人說話果然痛快,不僅不用顧慮自尊,也不用在意你的內心防備。對,不過,最重要的是,您的道理和話語很打動我,我更希望通過這次冒險,結交您這樣的聰明人。我是個俗人,我覺得,您是一個值得我投資的未來傳奇。”哈蒙羅真誠地看著蘇業。

“你出身貴族還是富商?”

“富商加貴族,但我更喜歡魔法師的身份。”哈蒙羅道。

“再詳細一些。”蘇業道。

哈蒙羅略一思考,道:“再詳細的地方,我不能說,因為披露過多的資訊,可能會威脅到隊伍。那個神力位麵雖然非常出名,但外流的位麵標記並不多,總數不超過五十枚,這次能開啟的,可能也就三十多枚。而且我可以保證,這絕對是近百年來最富有的神力位麵。這座神力位麵應該是僅次於神星,如果能得到位麵之心,必然會一躍成為當世最大的勢力之一。”

“隊伍有什麼要求?”蘇業問。

“簽訂契約,不得內鬥。單獨獲得的收穫歸自己,合力獲得的寶物,按功勞平分。”

“如果得到位麵之心呢?”

“說實話,我們冇有想過,不過像位麵之心這東西,誰也無法確定是單獨還是集體所得,所以一向是誰得到算誰的。至於擁有者願不願意與隊友分享,隻能看他有冇有良心了。”

蘇業點點頭。

“萊特大師,不瞞您說,您可能覺得我在懇求您,但實際上,米利都的一些黃金甚至聖域魔法師,已經打聽到這件事,並且非常願意加入我們的隊伍。我們的隊伍上限是十個人,現在已經有八個人。對最後兩人的要求,我們會非常嚴苛。如果您不能快速決定,很可能會失去機會。”

“你們對自己很有信心。”

“當然!”哈蒙羅挺直身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