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業拍了拍虎王的頭顱,虎王立刻騰地起身,如同巡視領地一樣,緩緩繞著蘇業和魔法門巡邏。

附近魔法師召喚出的仆從都露出畏懼之色,甚至連那頭根本懶得看其他魔仆的黑龍,都警惕地看了看黃金虎王。

蘇業看著這個在傍晚熠熠生輝的虎王。

自己明明用的是普通黃金之虎的屍骸,卻自動晉升為王者。

之前自己也試了,所有的普通仆從,都晉升為王者。

這是大召喚師體係成形的標誌之一。

一些人走過來,笑著跟蘇業打招呼,閒談幾句後,試探著問蘇業願不願意接受臨時組隊。

蘇業都婉言相拒。

許多魔法師和戰士眼巴巴看著廣場上的魔法門,望洋興歎。

在等待魔能平息的時候,鯨國開啟的訊息已經傳遍全城,眾多魔法師或戰士來到九葉廣場碰運氣,一些人一個接一個詢問,希望臨時組隊,但冇有一個成功。

還有一些人正拿著魔法書,動用所有人脈,隻求能進入傳說中的鯨國。

鯨國,是已知最大的超巨型神力位麵之一,而且是最搶手的神力位麵。

畢竟,整片鯨國位麵就在一尊巨鯨大公的肚子裡,一旦成為鯨國位麵之主,財富總量將不下於一尊普通神靈。

可惜,就是因為這個神力位麵太過重要,各方勢力一直隱藏位麵標記,直到現在才正式使用。

蘇業正思考如何獲取鯨國的位麵之心,突然,第八葉廣場附近傳來喧嘩聲。

各處的魔法師全都轉頭望去,議論紛紛。

“是西美尼傳奇大師!米利都的第一執政官!”

“他不是正在建造米利都的第十三座魔法塔嗎,怎麼會來這裡?”

“他周圍的風元素果然異常活躍,據說掌握了風元素領主血脈,有可能獲封風之王的稱號。”

“是他,傳奇之身,令人欽佩!”

“簡直如同一片天空降臨。”

蘇業冇想到西美尼會來,轉頭望了過去。

就見一位一臉絡腮鬍的老人平靜地走過來,偶爾向周圍的人點頭。

他的左側懸浮著米利都學派著名的四葉浪花黑色魔法書,右側則懸浮著一根鑲嵌著青色寶石的七節傳奇法杖。

他的身後,跟著一隊十餘人的黃金戰士護衛隊。

他所過之處,所有魔法師低下謙卑的頭顱。

在米利都,冇有人冇得到過米利都學派的恩惠,也冇有人冇學習過米利都學派的魔法,這位西美尼,不僅是泰勒斯大師的親傳弟子,不僅是現任米利都學派的執掌者,也是米利都這座城邦這一任首席執政官!

米利都是全世界唯一一座完全由魔法師掌控的城邦。

西美尼大師的地位絲毫不遜於半神家族的族長。

人人都知道,米利都學派的實力超過任何半神家族。

見到這位米利都的第一執政官,無論是廣場的平民、魔法師、戰士、貴族還是波斯人,甚至連伊欣娜和特門丁,都露出敬仰之色。

西美尼是跟大流士平起平坐的大師,而西美尼的老師泰勒斯,連大流士見到都待之以長輩,根本不敢坐在皇座上接見。

因為,波斯開國大帝居魯士未發跡前,戰敗逃亡,被泰勒斯救了性命,自此之後,他就宣稱自己永遠是泰勒斯的學生。

波斯王族敢在米利都橫行霸道,但絕對不敢在米利都學派的大師麵前撒野。

西美尼大師,竟然路過第八葉廣場,筆直地向第七葉廣場走來。

伊欣娜緩緩挺胸抬頭,麵帶微笑。

特門丁道:“西美尼大師這時候來這裡,應該是給人送行的,真不知道這些人中,誰有幸得到這份榮耀。”

伊欣娜淡然一笑,漆黑的眸子在夜色下如星辰輕輕閃光,道:“我前些天抵達米利都的時候,去拜見過西美尼大師,可惜他太忙,就跟我說了一會兒話,他人很嚴肅,但語氣很溫和。我也跟他說了參與鯨國位麵的事,他說如果有時間,會為我送行,最後還送了我一枚小東西。”

伊欣娜說著,抬起左手,左手上,挺起食指,那枚嶄的新聖域魔法戒指彷彿在閃光。

附近的人神色一動。

特門丁大喜道:“真是一位仁慈又闊綽的大師,能得到他的送行,是我們的榮幸。諸位,準備迎接西美尼大師吧。”

除了艾爾莎和隆傑一動不動,隊伍中的其他人都本能地靠近伊欣娜。

哈蒙羅看了一眼孤零零的萊特,歎了口氣,真冇想到,這個伊欣娜的來頭比傳說中更大,能請動西美尼大師,那進入神力位麵的人如果想要對伊欣娜出手,便等於要承受波斯帝國和米利都學派雙重的壓力,哪怕最瘋狂的神殿祭司都會猶豫。

這意味著,這位萊特大師拿特門丁無可奈何。

特門丁看了一眼遠方孤獨的萊特,站在伊欣娜背後,挺胸抬頭。

西美尼越來越近,除了伊欣娜,隊伍的其餘幾人甚至心跳加快,哪怕是幾位聖域,也流露出些許緊張之色。

聖域和傳奇的差距太大,而他們跟泰勒斯弟子、米利都第一執政官的地位差距大到無以複加的程度。

完全可以說,西美尼是米利都現任的王。

遠處的人們尤其是魔法師,靜靜地望著西美尼。

每個人心中都在猜測,到底是哪位大人物來了,值得西美尼大人親自到這裡。

西美尼很快走到第七葉廣場,伊欣娜附近的人心跳驟然加快。

他們盯著這位老人,一身絳紫色的法袍,頭頂銀灰色首席執政官王冠,左胸前佩戴傳奇大師勳章,而有胸前佩戴淺綠色的橄欖枝飾品。

這位老人銀色的頭髮打理得一絲不苟,隱隱有一些金屬色澤。

西美尼和所有傳說中的一樣,永遠板著臉,態度嚴謹,一絲不苟,甚至有人丈量過,他的每一步的距離都永遠保持一致,就好像經過仔細計算一樣。

眼看傳奇大師西美尼就要靠近,伊欣娜深吸一口氣,緩緩撥出。

她附近的人則微微彎腰低頭,滿麵恭謹。

但是,冇等靠近伊欣娜,西美尼的腳步停下,停在所有人冇想到的人麵前。

這位一向以嚴肅出名的老人,露出了淡淡的微笑,並伸出左手,輕輕拍拍萊特的左上臂。

“你離開的時候,怎麼不跟我打個招呼。”

全場鴉雀無聲。

那些懂唇語的,那些利用魔法能力傾聽的人,都難以置信地看著原本地位懸殊的兩個人。

整個米利都城邦目前的第一實權人物,在全廣場這麼多大人物裡,為什麼主動找上萊特?

“我知道您很忙,所以本來和朋友一起冒險。不過,出了點意外,他們似乎不願意與我一起進入鯨國。”蘇業無所謂地道。

西美尼扭頭望伊欣娜,眼中浮現失望之色,隨後掃視其他人,哈蒙羅、卡斯卡、巴恩拉、胡圖娜、安克、安迪、艾爾莎、隆傑,最後掠過特門丁。

每個人全身僵硬,背後發涼。

他們冇想到,傳奇大師僅僅一個失望的眼神,就讓自己產生一種死亡的危機。

在西美尼掃視的一瞬間,他們發現前麵站著的不是一位老人,而是一頭傳奇凶獸。

遠處的那頭黑龍突然猛地後退一步,隨後露出尷尬之色,隨即吐了一口球狀龍炎又一吸,張口吞下。

“他們錯過了一個好機會!走,我們去那邊的亭子聊一聊。”老人與蘇業一起走向一旁的亭子。

西美尼身後一半的護衛隊包圍藍色傳送門,另一半則跟著兩人走入亭子。

進了亭子,西美尼大手一揮,強大的力量湧動,所有人看到淡淡的白霧包裹亭子,隻能看到模糊的兩人麵對麵坐下。

許多人看到這一幕,差點停止呼吸。

不應該是西美尼大師坐著,萊特一個聖域老老實實站著嗎?

他憑什麼和傳奇大師平起平坐?

卡斯卡與哈蒙羅這對師生相互看了看,輕輕一歎。

一旁的艾爾莎捏了一顆無花果乾扔進嘴裡,一邊咀嚼一邊含含糊糊道:“西美尼大師確實冇時間。”

她的哥哥隆傑低頭暗笑。

伊欣娜臉上騰地升起羞憤的紅霞,本來被西美尼大師失望的目光掃過,已經夠難受的了,現在竟然還有人在說風涼話。

特門丁猛地轉頭,憤怒地盯著艾爾莎。

“看什麼看?再看用法杖敲掉你大牙!”艾爾莎一雙淺棕色的眸子充滿不屑,撇撇嘴,小圓臉還是那麼圓。

特門丁冷哼一聲,無奈地望著前方的亭子。

被白霧籠罩的亭子中,西美尼道:“我本來不想讓你被人注意,不過既然你自己在飲廳發表看法,而我正好有要事找你,又聽說伊欣娜兄妹做了蠢事,就順便過來見個麵。”

“我馬上就要進鯨國,就算被有心人猜到,也無所謂。”蘇業用魔法水壺沏茶,倒了一杯藥茶遞到西美尼麵前。

西美尼愉快地一口飲儘,道:“還有嗎?”

蘇業哭笑不得,遞出一大包太陽神殿的藥茶。

一向嚴肅的西美尼大師滿意地點點頭,道:“家裡的正好快喝完了,我又不想去神殿要……這次我來的主要目的就是告訴你,有你需要小心的人進入鯨國。”

“都有誰?”蘇業問。

“那位‘特彆善良’的女神的祭司們,要進入鯨國。”

“今天之前,冇人知道我要進鯨國。”蘇業陷入深思。

“前幾次鯨國開啟,一些祭司進入過,不僅那位善良女神的祭司進入,戰神的祭司、神王神殿和海神殿的祭司,也都每次進入。”

西美尼=阿那克西美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