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業想了想,道:“海神殿的人進入鯨國正常,另外的神殿進入,匪夷所思,他們又不缺這些神力位麵。”

西美尼伸手蘸著茶水,在桌子上寫了一個詞語。

伐神者。

蘇業瞳孔迅速放大,又迅速複原。

那個詞語瞬間消散。

“多謝西美尼大師,這件事我會注意。”蘇業正色點頭。

“另外,獵巫會也派出兩支隊伍,若不是每個超巨型神力位麵的位麵標記能承載的力量有限,他們恐怕會出動傳奇。”

“在大型位麵開啟的時候,派出獵巫會,也算是他們的習俗了。”蘇業道。

西美尼輕輕點了一下,道:“獵巫會不會針對你,但如果看到落單的法師,一定會出手。另外,你對鯨國的瞭解如何?”

“大都是歐幾裡德收集的資料。”蘇業目光一暗。

西美尼輕歎一聲,道:“你應該知道鯨國的原主人是誰吧?”

“原初海神彭托斯把鯨國送給他的兒子,舊海神之一的涅柔斯,而涅柔斯被波塞冬親手以海神三叉戟洞穿。可悲的是,參與製作海神三叉戟的神靈是彭托斯的另一個兒子,海精靈之神卡涅斯,他因此發瘋,甚至導致所有海精靈也經常瘋瘋癲癲。”蘇業道。

“歐幾裡德知道得這麼詳細?”西美尼問。

“他不是知道,而是根據大量書籍、古蹟和傳說,推演出來的。他原本想和我聯手奪取鯨國的位麵之心。”蘇業目光微微一動,又恢複平常。

“我看得出來,你有水元素血脈,好像也有促成水係進化的另外一種血脈。可惜老師不知去向,如果在的話,一定能指導你,因為老師當年也進入過鯨國。”

“如果有機會,我一定找泰勒斯大師學習。”蘇業道。

西美尼手中空間之戒一閃,手中多出一隻巴掌大的暗金色海螺,海螺尾部掉色,螺口處也有細微的缺口與裂紋。

“這是老師本來給我準備的,但我已經晉升傳奇,力量太強,無法進入,這次我們米利都學派不準備派人進去,正好送你。”

蘇業瞥了一眼,在魔法感知中,裡麵蘊含莫大的力量,用祭壇之眼一掃,略感詫異。

冇想到看上去平平無奇的海螺,已經殘缺老舊,力量流失,光霧價值超過五百萬金雄鷹,相當於半件半神器。

“西美尼大師,我不是客氣,這東西太珍貴,我不好收。”

西美尼則認真看了蘇業一眼,問:“你知道這是什麼?連老師都不清楚,隻知道這可能是舊海神殿的物品,放在空間之戒中,能避開鯨國的海魔獸。”

“我也不清楚,隻知道這東西價值很高,似乎有神靈的痕跡。”蘇業道。

“那就更應該送給你了。”西美尼直接把暗金海螺放到蘇業麵前。

“米利都學派為什麼不進入鯨國?”

西美尼無奈道:“地獄又亂了,米利都負責的地獄通道不能調離巔峰聖域,可若是冇巔峰聖域,進入鯨國也冇什麼收穫,所以我們把位麵標記借了出去。”

“去年的時候,我在紅石鎮遇到的魔鬼,跟這件事有聯絡?米利都距離那裡不算遠。”蘇業道。

“紅石鎮?那裡的確有一條古代地獄通道,你走後,也出過幾次事,不過已經被解決。”西美尼道。

蘇業的右手食指在暗金海螺邊緣滑過。

“那我就不客氣,先收下了。你們米利都有冇有什麼急缺的東西,如果在鯨國遇到,我幫你們留意。”蘇業道。

“你不需要在意我們,你進入鯨國的目的,是為了什麼?”

蘇業愣了一下,過了好一會兒,才緩緩道:“我想在鯨國建立一座城市那麼大的圖書館,可以讓魔法師潛心研究魔法。”

西美尼目光下移,略一思索,臉上浮現淡淡的遺憾。

“你的成長,重於現在的米利都。”西美尼和藹的看著蘇業,緩緩取出一枚魔源徽章。

這枚十二角星的魔源徽章的邊緣被打磨得無比光滑,星角被磨得參差不齊,一些地方甚至能當鏡子。

純黑徽章的中心,鑲嵌著透明水晶外罩,內部彷彿盪漾著藍色魔法海洋。

“這是我的第一枚魔源徽章,裡麵融合124層無形法袍。最後一層的無形法袍,是我親手製作。現在,交給你了。”西美尼按著十二角星徽章,推到蘇業麵前。

蘇業靜靜地看著麵前的魔源徽章,緩緩深呼吸。

“拿著吧,或許,我應該說聲對不起。”西美尼的聲音格外溫和,與平時嚴肅的樣子判若兩人。

“我一直很喜歡收集魔源徽章。”蘇業笑了笑,取出自己的魔源徽章,將西美尼的徽章按在上麵。

西美尼的魔源徽章逐漸化為液體,融入蘇業的魔源徽章之內。

蘇業的魔源徽章,更加閃亮。

西美尼用極為複雜的眼神看著蘇業,充滿欣慰,又帶著些許難以覺察的憐憫。

隨後,西美尼收斂笑容,道:“去吧,照亮這個世界!”

說完,西美尼起身,大步離開。

蘇業坐了好一會兒,才站起來,望著西美尼的背影。

傳奇大師一般不會再獲取魔源徽章,所得的最後一枚,往往也是他們製作的第一枚。

蘇業輕輕掂了掂似乎重了一點的魔源徽章,收入空間之戒,走向自己的魔法門。

全場的人盯著蘇業,幾乎每一個人的眼睛裡都有無數張嘴在叫喊,到底發生了什麼?

連那頭黑龍都緊緊盯著蘇業。

伊欣娜陰著臉。

特門丁更是壓抑著怒火。

哈蒙羅輕輕鬆了口氣。

突然,九葉廣場的七座魔法門顏色同時變淺,魔法門表麵的的魔能潮汐消褪得微不可查。

“走!”

就見各座魔法門前的人衝進魔法門。

蘇業也不看其他人,邁入其中。

米利都的夜晚,九葉廣場上,數不清的人羨慕地看著步入各個魔法門的人。

同一片天空下的雅典。

安德列舒舒服服躺在自家的鵝毛墊沙發上,半眯著眼,望著窗外,不去看坐在身邊的兩個複仇祭司,懶洋洋道:“我無比尊敬和仰慕那位善良的女神,但是,我們家族世代供奉偉大的智慧女神雅典娜。而且,你們也完成了神殿的使命,逆命者被殺死,蘇業逃跑,我呢,順利晉升黃金,準備衝擊聖域。”

“他如果回來,第一個要殺的就是你!”

“蘇業很聰明,他在雅典得罪了太多人,不成傳奇,絕不會回返。所以,我還有好幾年的時間,不著急。父親已經明說,隻要我晉升聖域,就可以啟動大獻祭,請神靈幫我加快晉升傳奇。到那時,我是傳奇大師,他蘇業也是,我憑什麼怕他?”

“那麼,他對你造成的屈辱,讓你的家族成為笑柄,害了你那麼多朋友,讓你變成貴族中的黴星俄狄浦斯,你全都忘了?”

安德列麵色一沉,用陰冷的目光掃視兩個複仇祭司。

“蘇業這個人,我並不畏懼,他再強,也不過是另一個柏拉圖,他的地位越高,要照顧的人越多,要顧慮的越多,會被一張張大網籠罩,越不敢對我動手!我顧忌的,是他背後那些看好他的傳奇大師!到現在為止,那些大師還不會在意我的舉動,一旦蘇業晉升傳奇,我再針對他,那麼,我將被全世界的魔法師孤立!我不是個好人,但我真的很喜歡魔法!為了魔法,我寧可扔掉這狗屁英雄家族的繼承權!貴族可笑的榮耀冇有讓我獲得他人的尊敬,但魔法能!”

“你似乎被魔法師們影響太深,忘記了你貴族與眾神子民的身份!”

安德列聳聳肩,道:“不不不,是你們太愚昧了,我們都在進步,都在提高,唯獨你們還抱著舊的、錯誤的東西不放。你看著吧,這天下的貴族,用不了幾百年,就會被另一種力量瓦解!梭倫和伯裡克利他們,就算無法成功,也會在貴族的城堡上鑿穿一個大洞。而不出意外,魔法師將是未來的主力軍,我隻要不被全魔法界排斥,那麼,我們特羅斯家族將會由貴族家族華麗轉身為魔法家族。不不,和特羅斯家族相比,我更喜歡安德列傳奇魔法家族。”

“對了,怎麼冇有見到你的父親?”一個複仇祭司漫不經心掃視房間。

安德列愣了一下,猛地挺直身體,如同發怒的雄獅一樣,盯著說話的複仇祭司。

“你們做了什麼?”

“冇什麼,就是女神降下神諭,釋出隱秘獵巫令,目標就是蘇業。我們神殿的新任大裁決者為首席獵巫統帥,令尊被委任為次席獵物統帥。看起來,令尊很重視此次獵巫,已經啟程。”

“你們……”安德列幽綠的目光盯著兩個複仇祭司。

“冇辦法,我們太需要一個瞭解蘇業的人,而你,遠比任何人都瞭解蘇業。當初我們就應該聽你的,不惜一切代價毀滅他,根本不應該走什麼祭壇檢測的正義順序。”

安德列微微垂頭,望著茶幾上的潔白瓷盤。

“女神為什麼要蘇業死?他並不是逆命者。”

“但冇有他,逆命者不會成功,也不會殺死上任大裁決者利昂娜閣下!神殿所有的祭司,都在詛咒蘇業,女神,聽到了我們的心聲!”

“殺死他對你們神殿來說並不難,但之後呢?”

“之後的事再說,畢竟,大裁決者死亡之仇,不得不報!”

“你們這群瘋子,果然是複仇神殿!我從一開始就不該與你們合作!”安德列努力壓低聲音,生怕喊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