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業仔細觀察水元素,和書籍上說的一樣,通體由魔力和水組成,和人一樣有四肢、軀乾和頭顱,但他們腰後晃動著一根可以變化為魚鰭的長尾。

這些淺藍色的水元素人的臉上冇有嘴、鼻子和耳朵,一個淺黑色的漩渦鑲嵌在額頭中心,宛如一隻拳頭大的獨眼。

這些水元素人用漩渦黑眼盯著水之船,突然,他們麵部的水流激盪,發出嘶嘶和嘩嘩的聲音,節奏激昂。

水元素人原本淺白色的身體因為緊張,漸漸染成淺藍。

蘇業麵帶微笑,這就是水元素一族的特性,隻要血脈位階足夠高,就可以清晰看到下位水元素的變化,而外人哪怕神靈也做不到這一點。

突然,一條條水流在海麵上遊動的紅色大旗上纏繞,紅色大旗快速上升。

一條條體長超過十米的巨大魔化旗魚浮出海麵,水流迅速凝聚成騎在魔化旗魚頭頂的水元素人。

蘇業麵帶微笑,魔力凝聚,發出同樣嘶嘶嘩嘩的聲音,像是浪花湧動,又像是絲綢摩擦。

“我是來自外界的水元素祭司、巨鯨大公祭司萊特,想要瞭解一下現在的鯨國。”蘇業說著,激發水元素祭司的領域力量,就見一頭巨大的水蛇沖天而起,盤在船上,保護蘇業。

蘇業的身後,浮現一頭模模糊糊的水色巨鯨,足足有千米之長。

巨鯨隻是顯露一下,蘇業便將其驅散,因為繼續存在的話,巨鯨會高聲喊叫,發動鯨鳴呼喚,呼喚附近海域的海洋生命相助。

所有的的水元素在看到水色巨鯨的一刹那,身體中的淺藍色全部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淡粉色。

每個水元素人都發出細切的聲音,一些水元素孩童竟然跳出水麵,在海麵上蹦蹦跳跳,拍著手唱著歌。

接著,一頭長達二十米的黑身紅鰭巨大旗魚從水麵浮出,魚頭之上,站立著一個頭頂一環金色海藻的大水元素人,足足有三米高。

淺白色的水流組成他的身體,並徐徐流動,和普通水人體內浮現淺粉色顏色不同,這個水人的身體始終保持淺白色。

“嘶嘶嘶……”

蘇業側耳傾聽,同時盯著大水元素人頭頂的金色海藻,那一圈平凡無奇的海藻,價值超過一百萬金雄鷹,而且除了海神殿外界根本買不到。

“尊敬的王之使臣,我,水長老哈斯,代表彩色珊瑚族水元素人向您致以崇高的敬意。”

哈斯微微低頭,漩渦黑眼徐徐下移。

其餘水元素甚至連天空的魔化海鷗與水中的魔化旗魚也都低下頭。

蘇業點點頭,身為水元素與巨鯨大公雙重祭司血脈擁有者,可以清晰感知這些水元素冇有惡意,大部分水元素甚至想要歡迎自己。

蘇業駕馭水之船,停在小島外一百米的地方,跳下水之船,踏水而行。

四隻幽影蜂王在高空徐徐盤旋,嚇得所有魔化海鷗縮在窩裡,瑟瑟發抖。

“恭迎王之使臣。”水長老哈斯說完,右手輕輕一抬,就見大量的海水高處海麵,凝聚成一座長方體的水房。

水房之中有桌椅以及各種水中裝飾,甚至有彩色的魚兒遊來遊去。

“請王之使臣就坐。”水長老哈斯道。

蘇業看了看長條水桌的主位,冇有坐過去,而是很隨意地進入水房,坐在主位對麵的位置。

所有的水很自然與身體隔離,不僅冇有打濕衣衫身體,還形成強大的保護,同時讓蘇業顯得容光煥發。

水元素們發出友善的歡呼,水色身體中的粉色更多,一些小水元素人偷偷在水底接近,蘇業低頭一看,他們立刻如受驚的魚群四散。

水長老哈斯落座,隨後,一些水元素人靠近,分居兩側,最終隻坐了十七個水元素人。

蘇業掃視眾人,除了水長老哈斯是聖域水元素人,其餘十六人都是黃金位階。

一個個水元素人捧著各式各樣的貝殼、海螺或珊瑚走到餐桌上,在這些貝殼與海螺之中,擺放著豐盛的餐飲。

一些小魚乾掛在珊瑚樹上。

蘇業一招手,水流湧動,捲起一隻盛放著灰藍色液體的海螺。

“冇想到你們這裡還有魔力藍螺。”蘇業張開口,一吸溜,把液態的海螺肉吸入口中。

奇異的液體竟然宛如活物一樣,不受阻礙地在身體內遊走,越遊走越小,最後全部融入身體。

刹那後,蘇業清晰地感應到,自己對水元素的親和至少提高了一成。

“您是貴賓,理當享用。”水長老哈斯道。

蘇業看了看另外兩隻魔力藍螺,冇有動手,而是看向水長老哈斯,問:“我想知道鯨國現在的局勢,以及最重要的……五彩珍珠的下落。”

大多數水元素人毫無反應,隻有少長老哈斯和少數黃金水元素的頭顱附近的顏色轉化為藍色。

水長老哈斯的顏色最深。

水長老哈斯深深看了蘇業一眼,道:“鯨國最近的還算安穩,大海魔獸們都在休息,零星的大海魔獸興風作浪對鯨國冇有什麼影響。”

“海妖和魚人的戰鬥從未停止,隻要不波及水元素,在我們看來就是局勢平穩。”

“唯一值得擔憂的是海精靈,他們又顯現出蹤跡。您應該知道,海精靈是被新神懲罰的族群,他們突然出現,預示未知的變化。”

蘇業敏銳地捕捉到‘新神’這個詞語。

“那麼,伐神者呢?”蘇業隨手取過第二支魔力藍螺,一邊喝著,一邊看著水長老哈斯。

水長老哈斯坐不住了,身後的尾巴用力一擺,湛藍水屋中的所有水元素離開,附近的所有水元素和魚鳥也退到彩色珊瑚樹附近。

那些水元素好奇地望著水屋中僅剩的兩個人。

“您……是帶著哪位大君甚至水元素之主陛下的命令而來嗎?”水長老哈斯的頭部的水體變得更藍。

“我隻能說,這一次進入鯨國的神殿祭司比上一次更多,他們的目標,很可能是伐神者。所以,我想問問你知不知道伐神者的訊息。”蘇業問。

“您是怎麼看待伐神者的?”水長老哈斯小心翼翼問。

“我又不是神靈,他們討伐神靈,與我無關。”蘇業滿不在乎地聳了聳肩膀。

水長老哈斯暗暗鬆了口水,道:“我們也不清楚伐神者,他們神出鬼冇,不願意連累我們水元素,也不會攻擊我們。反而會經常掠奪凶殘的海妖和魚人。至於他們具體身份,隻聽說好像是一群幽魂,裡麵也有活人,彆的真不清楚了。”

“嗯,”蘇業隨意點了一下頭道,“對於五彩珍珠,你們瞭解多少。如果我冇猜錯,你們這裡應該有一些三色珍珠。”蘇業道。

水長老哈斯苦笑道:“王之使臣,您太為難我們了。五彩珍珠是鯨國最珍貴的寶物,有一顆五彩珍珠,可以建立一個萬人部落,我們這座島嶼的水元素一共不到五百人。”

“那麼,得到五彩珍珠,會提高取得位麵之心的機會嗎?”蘇業問。

水長老哈斯麵露猶豫之色,抬頭看向天空,全身都浮現細微的深藍色。

“您對鯨國的瞭解多深?”他問。

蘇業想了想,道:“根據我的推斷,鯨國是舊海神殘餘勢力的據點之一。和地獄的巨人一樣,都夢想衝擊奧林波斯山,向新神係發起複仇之戰。我很同情涅柔斯,畢竟他代表了海之友善,結果被新神係當作軟魚肉捏死,反倒是暴躁強大的海怪之王福耳庫斯至今活著。”

“那麼,您對新神的態度如何?”水長老哈斯問。

“我的身份是魔法師,我的目標是傳奇魔法師,甚至向更高的位階衝擊,新神對我的態度,你們應該很清楚。”蘇業道。

水長老哈斯吐出一串水泡,如同人輕聲歎息。

“我能感受到您的善良以及無懼。您既然是王之使臣,本來就有權力征收三色珍珠,但五彩珍珠的話,您也無權征收,隻能購買。如果您需要,我會贈送給您一張海圖,其中有一些大部落,一定擁有五彩珍珠。”

“非常感謝哈斯長老,不知道貴部落有冇有需要我幫助的地方?”

“您的出現和提醒,對我們就是最大的幫助。送走您後,我們會離開這座島嶼,搬入深海,並傳訊給其他水元素。”

“也是,大多數外來者,會把你們這些小部落也當成寶藏的一部分。”

水長老哈斯說著,一個水球從手臂中鑽出,飛向蘇業。

蘇業接過水球,催動魔力,發現水球毫無變化,直至利用水元素血脈的力量,水球才展現出近乎立體的地圖。

這是一副方圓數千裡的殘缺的海圖,標明瞭許多部落、勢力和資源的所在地。

“哦?竟然有鯨骨礦?”蘇業盯著海圖。

水長老哈斯微笑道:“看來你也是一位經驗豐富的探索者。”

“無限位麵中,也隻有鯨國纔有鯨骨礦,而所謂的鯨骨礦,本質是這頭巨鯨大公的神骸。巨鯨大公的身體龐大,眾人皆知,可能隨便一塊鯨骨神骸的總量就超過普通神靈的完整神骸。你為什麼捨得把這麼重要的地方標註出來?”蘇業麵露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