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主要有三個原因,一是您的身份和善意,二是,那處鯨骨礦被強大的海魔獸占據,哪怕不給您,我們也進不去。至於第三,鯨骨礦也隻是出過鯨骨的地方,之後到底有冇有,不得而知。”水長老哈斯誠懇地道。

蘇業瞄了一眼哈斯身體的顏色,冇有任何變化。

蘇業點了點頭,道:“我想問你最重要也是最後一個問題。”

“您說。”水長老哈斯恭謹謙卑。

“我剛纔掃了一眼,你們部落的水元素居民的確不多,隻有五百多人,但是,卻有至少一個聖域外加十六個黃金。你知道這意味著什麼嗎?這接近白銀族群的比例,而據我所知,水元素隻是黑鐵族群,和白銀族群之間,還隔著一個青銅族群。那麼,我想知道,你們這個部落,是怎麼獲得如此強大的力量?”蘇業問。

水長老哈斯盯著蘇業,沉默許久,歎息道:“看來,您並不知道鯨國的秘密,但是,您的敏銳和智慧,發覺了可能存在的秘密。”

“我以前也聽說,有些人從鯨國離開後,獲得海量的財富,並且獲得極快的晉升。後來有人詢問原因,他們始終不肯說。看到你們部落,我意識到,恐怕是極少數人和很多鯨國生靈知道一些特彆的秘密。而我,願意用魔法器交換一些秘密。”蘇業道。

“您身為王之使臣,又擁有強大的實力……”哈斯掃了一眼天空的四隻幽影蜂王,看了看遠處簡直像魔法钜艦的水之船繼續道,“卻對我們保持善意,那我們也不應該藏私。您知道鯨國在古代,具體是什麼嗎?”

蘇業搖搖頭,道:“隻知道是原初海神送給涅柔斯的。”

“您知道我們水元素一族中的傳說是怎樣的嗎?”

蘇業再度搖搖頭。

水長老哈斯歎了口泡泡,望向遠方,緩緩道:“作為第一位原初海神,彭托斯陛下有著強大的力量,可惜不知道什麼原因,他的力量不斷流失,不僅是他,連大地母神蓋婭同樣如此,或者說,幾乎所有的原初神靈都如此。在他擁有神王偉力之時,預感到神係的變化,所以抓捕了這頭神級巨鯨大公,經過初步的改造後,傳承給了他的子女們,涅柔斯最為善良,所以暫時執掌這頭巨鯨大公。”

“可惜的是,誰也冇想到,神係變化的劇烈程度遠超彭托斯陛下想象,舊海神一係還冇能佈局完成,宙斯突然聯合眾神、泰坦與其他力量,推翻他父親克洛諾斯的統治,甚至奪走神王之位,將克洛諾斯永鎮地獄。接下來的事情,您幾乎可以想象到,新神係爲了增強力量,對舊神係發動神戰。雖然礙於大家有著相同的始祖,神係內戰並不劇烈,但依舊有大量的舊神隕落。”

“而鯨國,是舊海神係打造的神戰堡壘!”

蘇業恍然大悟。

水長老哈斯繼續道:“新的希臘眾神怎麼可能會留下這麼大的隱患,所以新海神波塞冬與新戰神阿瑞斯聯手,率領眾神攻打鯨國。原初海神彭托斯對眾神廣施恩澤,連宙斯都欠他人情,所以他找上宙斯,希望新神係放過他的孩子們。但是,宙斯扣押彭托斯,任由波塞冬與阿瑞斯攻破舊海神係。”

“為了保護其餘的舊海神,涅柔斯不得不挺身出戰,最後神隕。在隕落前,他用儘最後的力量送走鯨國,讓其變成了無主的神力位麵,在無限位麵遊蕩。自此之後,舊海神係與奧林波斯眾神徹底決裂。不過,舊海神係力量衰弱,連波塞冬都遠遠不如,更不要說報複強盛的新希臘眾神,所以暗伏多年,極少出世,避免讓奧林波斯眾神找到機會。”

蘇業點點頭,道:“我大概明白了,實際上,舊海神係想要接手鯨國,但又怕這鯨國成為奧林波斯神係的誘餌,所以遲遲不敢接手。這麼多年過去,恐怕連舊海神係都冇辦法掌控這座鯨國。以至於,這座神戰堡壘之中的一些寶物或力量出現外泄,被你們得到,對吧?”

“您的智慧果然非比尋常。鯨國是整箇舊海神係的希望,原本是要打造成真正的神星,一旦打造完成,哪怕麵對奧林波斯神係,也有自保之力。舊海神戰敗逃亡,但他們的力量和資源依舊留在這裡。我們這個部落之所以相對強大,是因為多年前有幸遇到神湖。”水長老哈斯的語氣中充滿驕傲,充滿僥倖,還有一絲的遺憾。

蘇業目光一閃,道:“神湖是神靈在神星上用來儲存真神之力的地方,神湖的一滴真神之力,等於一個半神全身的神力之和。你們若得到哪怕一滴真神之力,也能擁有傳奇。”

“所以我們隻說遇到,冇有說進入或得到。神湖被強大的力量遮擋,我們部落的人隻能在神湖外麵修煉,即便如此,神湖散逸的力量也讓我們有質的提升。隻要我們部落能不斷繁衍生息,我們的血脈會越來越強,直至成為鯨國最強大的水元素部落。”水長老哈斯道。

“嗯……有神湖,就意味著有神星,甚至意味著有神城。這意味著,鯨國可能完成了部分神星化,比如隻建造了神星的雛形。而且,你們掌握了進入神城的一些方式,對吧?”

“什麼都瞞不過您。實際上,鯨國的海洋中,冇有一條鯨魚,但是,卻會出現鯨泉,彷彿巨鯨噴水。您應該已經猜到,這尊巨鯨大公隻有在身體有損傷的地方,纔會出現鯨泉。隻要衝進鯨泉的頂部,就會看到巨大的噴泉是中空的,進入裡麵,就有機會進入巨鯨大公的身體其他地方。哪怕運氣再不好,也可能進入巨骨或血肉之中,運氣好,可能會進入建造不完全的神城。不過,鯨國自有其力量,一旦發現外來的闖入者進入不該去的地方,會將其傳送回鯨國海上。”

“這麼簡單?”

“鯨泉難進,我們是運氣好,在鯨泉發生的時候,我們大半個部落的人都在鯨泉中空的部位,陷了進去。”

“其他人呢?不可能所有部落的人都在中空的位置吧?”蘇業問。

“那些冇在中空部位的人,都死光了。”水長老哈斯麵無表情,身體內浮現一絲絲紅線。

“鯨泉的力量有多強?”蘇業問。

“鯨泉的水流不強,但鯨泉附帶巨鯨大公的力量,還有腐爛的身體的劇毒,半神之下被鯨泉噴中,必死無疑。”

“真神之威,果然駭人。不過,我們可以飛到高空,從鯨泉的中間進入。”蘇業道。

“您小瞧了鯨泉。鯨泉不是一動不動,也不是平穩噴發,而是急速移動,同時噴發並不穩定,時高時低,時快時慢。在我們鯨國各族群中有個俚語叫‘闖鯨泉’,代表著自殺。所以,一旦出現鯨泉,尤其是大型鯨泉,我們不僅不會去闖,反而會拚命逃亡,隻有各族的傳奇強者,或者衰老將死的聖域黃金,纔會試著闖鯨泉。”水長老哈斯道。

蘇業原本心中火熱,聽完之後瞬間冷靜,試探著問:“巨鯨大公體長難以計算,對他來說,哪怕是小小的傷口,就可能……形成長達幾千米的鯨泉?”

“曆史上最大的鯨泉,有千裡之長,曾經覆滅過一個巨大的魚人部落和大量海魔獸。”哈斯道。

“那我要小心了。闖鯨泉有冇有什麼技巧?”蘇業問。

“您……可能會比彆人輕鬆點,但也有限。”

“哦?為什麼?”

“首先是血脈的關係,您有巨鯨大公血脈,鯨泉中的許多力量會對您失效。”

“您擁有強大的魔法進化,重水的力量也能形成很大的防護。”

“鯨泉的力量會被領域之力阻礙,隻要領域之力夠強,可以多撐一會兒。您有巨鯨大公祭司血脈,那您的將軍血脈形成的海水守護領域,會晉升為海中堡壘,對鯨泉的剋製非常強。再搭配其他領域,您的自保能力遠超普通傳奇。”

“這樣啊……”蘇業隻覺眼前豁然開朗。

“不過您先彆高興,您應該隻能撐過普通的鯨泉,如果遇到大鯨泉,一噴海水超過萬米高的,彆進去了,趕緊跑吧。我親眼見過一頭英雄海魔魚衝進大鯨泉中,瞬間被恐怖的力量衝得七零八碎。鯨泉之中,有神威。”

“嗯,我記住了。”蘇業道。

哈斯一伸手,就見三個大拇指肚大的三色珍珠從桌子對麵滾到蘇業麵前。

蘇業第一次見到三色珍珠。

珍珠通體潔白,表麵輪流發出球狀光芒,包裹珍珠,藍色、紅色和黃色不斷變化,每一種光都不會相遇,非常規律。

蘇業用祭壇之眼一掃,不錯,是四環天賦,一顆的價值相當於一件普通傳奇魔法器。

“聽說三色珍珠帶出鯨國後,會失去力量?”

“對,我們也不清楚為什麼。除了海精靈能在鯨國用三色珍珠打造魔力裝備,連你們最聰明的人類都做不到。”

“謝謝你的饋贈,那麼,你有什麼要求?”蘇業問。

哈斯的水體之中冒出一些糾纏在一起的粉色絲線,道:“如果您在鯨國之中發現我們水元素需要的寶物,我們願意用兩倍的寶物交換。”

“你們想要什麼?”

“神骸鯨骨的骨髓和神骸鯨血,彆的我們都不需要。”哈斯一本正經,但頭部水體內糾纏在一起的粉紅絲線越來越多,形成一個大線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