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其他魚人一聽,不得不跪在地上一起喊。

“為了海神!”

海水裡的魚人們慌了,急忙張望海島,到底發生了什麼。

“我不需要太多的人,隻需要三五個精銳即可。”蘇業道。

七個聖域魚人相互看了看。

黑牙突然道:“偉大的海神祭司,您已經懲罰了部落的不敬,但希望您能給我們留一線生機。我們部落在這片海域有太多的敵人,現在部分魚人迴歸海洋的懷抱,如果多個聖域隨您離開,而我們將無法在這裡立足。所以,我懇請您能原諒我們的錯誤與罪惡,帶領我們離開這片海域,前往唯一能接納我們的黒珊瑚城。”

六個聖域魚人驚訝地看了一眼黑牙,相互看了看,默默低下頭。

蘇業打開海圖,看了看黒珊瑚城所在的地方,發現從這裡到黒珊瑚城,能遇到一些不錯的地方,而且在黒珊瑚城不遠處,竟然有三處鯨骨礦。

鯨骨礦是巨鯨大公破碎的骨骼甚至是巨鯨大公的傷口處,那裡最容易形成鯨泉。

黒珊瑚城附近,也確確實實發生過兩次鯨泉,但都避開黒珊瑚城。

在鯨國古老的傳說中,黒珊瑚城所在的那處島嶼下,沉眠海神涅柔斯的座駕,一頭長著龜殼的大章魚,一尊半神。

所以,黒珊瑚城是周圍海域中最安全的地方,冇有之一。

正是因為黒珊瑚城的安全性有保障,又被傳奇鯊魚人銀白之河占據,所以大量魚人湧入那裡,成為著名的魚人之城。

除了魚人的敵人海妖,幾乎所有族群都可以在那裡生存。

蘇業眼睛一亮,那裡可是淘寶的好地方,從某種程度來說,還是一處未開發的地方。

畢竟鯨國可是幾十年纔開啟一次,無論是神下第一的海格力斯,還是擁有強大天賦的亞裡士多德,都冇有光顧過這裡。

“我會去黒珊瑚城,也願意送你們過去,不過,我可能要在路上耽誤一段時間。”蘇業道。

黑牙感激涕零道:“您真是一位仁慈的海神祭司!您放心,隻要您能把我們部落送到黒珊瑚城,您可以隨意從我們之中挑選隨從,我們將向所有神靈發誓,絕不背棄您!”

“這一路,不會風平浪靜吧?”蘇業冷漠地望著黑牙。

黑牙老實地點點頭,道:“我們部落有很多敵人。如果他們知道我們損失慘重,一定會想辦法消滅我們。”

“有魚神鵰像在,他們應該不敢動手。”蘇業道。

“可是,魚神鵰像非常笨重,可能還冇等我們使用出來,對方就已經攻到了。”

“我倒是忘記了,你們海族好像冇有船,就算有,也是那種特彆貴重的魔法器,數量很少。沒關係,魚神鵰像直接放到我的水之船上。”蘇業道。

“您真是一位偉大的海神祭司!有您在,我們一定能平安抵達黒珊瑚城。”

“你們馬上休整一下,我們以最快的速度前往黒珊瑚城。”蘇業道。

“是!”

七個聖域魚人下達命令,一千多魚人動起來,進入那處海底山中,搬運所有寶藏。

半天之後,所有的魚人登上水之船。

一百米長的水之船空間極大,輕鬆裝下一千多魚人。

蘇業抵達船長室,掃了一眼空空如也的操作檯。

兩個位麵之魂消失了。

蘇業微微一笑,好像完全不在意。

水之船駛向黒珊瑚城的方向。

所有的幽影毒蜂全部回到船上,四個幽影蜂王緊跟蘇業,寸步不離。

蘇業也一直讓魔力托著水之杖,身上也戴滿魔法裝備。

為了避免太過醒目,手指上依舊隻保留一排戒指,共十枚。

一半是傳奇戒指。

所有的魚人知趣地稍稍遠離蘇業。

站在船長室中,蘇業望著一望無際的大海。

黑牙蠕動著嘴角的黑魚須靠近,微笑道:“海神祭司閣下,您瞭解銀白之河嗎?”

“聽說過一點,他是鯊魚人,把持黒珊瑚城很久,是很強大的傳奇巫師。據說他體型龐大,在水中遊動的時候像一條白色河水。當然,他對我們來說,最出名的事蹟是結識過泰勒斯大師。我們魔法師都很尊敬巫師,畢竟我們的魔法源自巫術。”蘇業道。

“您或許不知道,銀白之河已經非常衰老,這些年很少露麵。”黑牙微笑道。

“哦?”蘇業冷淡地看了一眼黑牙。

“我們聽說,銀白之河的力量和他壯年比,已經非常衰弱。這就導致,黒珊瑚城內暗流湧動,各方勢力準備奪取黒珊瑚城的控製權。當然,大多數魚人並不敢直接推翻銀白之河,而是在等待機會,等待銀白之河死亡。”黑牙道。

“你好像對黒珊瑚城有想法?”

“不不不,您高估我了。不是我對黒珊瑚城有想法,而是我發現,以您海神祭司的身份,彆說在銀白之河奄奄一息的時候,就是在他全盛時期

-->>

也能夠在黒珊瑚城占有一席之地。您如果擁有海神的神諭,重建神殿,哪怕銀白之河也要跪伏在您的麵前。”黑牙露出謙卑的微笑。

“是麼?”蘇業隨口迴應了一句,繼續望向前方。

那六個聖域魚人看看黑牙,又看看蘇業,一言不發。

“閣下,我鬥膽問您一句,海神派遣您來,到底是為了什麼?”

“鯨國現在已經冇有規矩到這種程度了嗎?一個部落的巫師竟然敢探聽眾神的事情?”蘇業冷哼一聲。

黑牙慌忙道:“請海神祭司饒恕我的無知!我隻是急迫地想知道,海神何時迴歸,我們,已經等了太久了。不僅是我,所有的魚人都如此,你們說是不是?”

“對!”

“是!”

“太久了。”

魚人們的眼神格外恍惚。

“您或許不知道,上千年冇有海神們的蹤跡,少數年輕的魚人甚至已經不相信海神會歸來,隻有我們這些高階的魚人,為了追求更強大的力量,才無比渴望海神。”紅鱗感慨道。

聖域魚人們輕輕點頭。

“前方,並不遙遠。”蘇業緩緩道。

七個聖域魚人身體一顫,目光閃亮。

“您會像其他外來者一樣,突然來到,突然離開,還是……留在鯨國,帶領我們尋找到海神的光輝?”黑牙充滿期盼地望著蘇業。

其餘魚人也把心提到嗓子眼。

“我身負重任,不便多說。”蘇業嚴肅地望著窗外,像極了指揮大軍的統帥,彷彿在思考重要的戰略。

魚人們相互看了看,眼睛裡閃爍著無法掩飾的失望。

“我們想知道,現在愛琴海的情況如何?那裡,是我們的故鄉。”黑牙與所有魚人眼中閃爍著憧憬的光芒。

“愛琴海依舊是波塞冬的領域,據我所知,隻有少數海族還堅持信仰古老的海神,大多數部落已經隻把海神們當成傳說。”蘇業的語氣稍顯低落。

“那您知道地獄的舉動嗎?我們已經很多年冇有聽說巨人的訊息。”

“地獄亂了起來。”蘇業的嘴角,浮起細微的弧度。

魚人們再度兩眼放光。

“海神保佑!”黑牙道。

“海神保佑!”其餘魚人的聲音中隱隱透著興奮。

“海神祭司閣下,您現在屬於哪一個族群……”

“到此為止吧,知道太多,對你們冇有好處。更何況,你們應該清楚,每次鯨國開啟,各大神殿都會進入這裡!對了,你們知不知道伐神者的蹤跡?”蘇業轉移話題。

接下來,蘇業主動掌握談話的節奏,黑牙幾次想探聽訊息,都被蘇業輕描淡寫化解。

最終黑牙十分失落,放棄追問蘇業海神的情況。

蘇業看了一眼黑牙,望向黒珊瑚城的方向,嘴角浮現若有如無的笑意。

在前往黒珊瑚城的途中,蘇業根據海圖的標記,陸續前往一些地方。

有深海的鯨骨礦場,有密集的魔化水草區,還有眾多凶險但藏著寶物的地方。

有些小收穫,但並不大。

一路上,經常有各種海族暗中盯梢,但巨大蜂巢以及十米高的魚神鵰像足以震懾任何窺探著。

水之船一路有驚無險航行數百公裡,遠遠地望見一座龐大的島嶼。

那座島嶼漆黑如墨,表麵密佈被塗黑的各種珊瑚。

許多五顏六色的奇特建築錯落期間,和人類相對相似的建築完全不同。

那些建築取材自然,貝殼、海螺、蝦殼、海帶、魚骨等等應有儘有,就是還少有岩石建築。

蘇業深感海族的審美怪異,這就像是人類用屍體造房子。

“你們魚人為什麼也喜歡陸地?”蘇業問。

“對於我們魚人來說,海島就如同度假之地,畢竟物以稀為貴。就如同對陸地生靈來說,海洋和海底,是很美麗的風景,而我們都快看吐了。”黑牙道。

“這個說法不錯。”蘇業道。

蘇業調整水之船,徐徐下潛。

清澈近乎透明的海水之中,一座瑰麗的山形水下城市鋪在前方。

五顏六色的光芒交織出龐大的海底聚集地,各種各樣的光源把原本漆黑的海洋照樣成不夜國度。

數不清的海族和魚群在水中穿梭來往,花花綠綠,彩色飄蕩。

不遠處,巨大的海龜拉著數以百計的貝殼座椅,貝殼上的海族說說笑笑,打打鬨鬨。

騎著海馬的魚人戰士挺胸抬頭,麵無表情地看著外來的鄉巴佬。

勤勞的普通魚人用魚叉插著剛捕捉的大魚,扛在肩頭,吃力地在海底遊動。

密密麻麻的水泡如同舞者一樣從海族們的口中鑽出來,從海底跳躍著,晶瑩閃爍,一串又一串,一直跳到海麵,完成最終的表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