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黑牙滿麵堆笑,道:“海神祭司閣下,我們部落在黒珊瑚城的那位高等魚人合作者錦鱗找到我,說願意跟您繼續合作,不知道您除了齒紋草,還想不想要買其他物品。”

“我對普通魔法材料已經冇什麼興趣,除了齒紋草,我隻對收藏品感興趣。”蘇業道。

黑牙兩眼一瞪,道:“真巧,他也經營這樣的一家店鋪,而且在海神節開始的三天,和大多數商店一樣,所有物品的價格全都降低一成。”

“也就是打九折?”

“對。”

“還有更低折扣的物品嗎?”蘇業漫不經心問。

黑牙笑道:“有!彆人買不到,但我們一定能買到!”

“海神節什麼時候舉辦?”

“明天正式舉辦,連續三天都是海神節。”

“那……你明天上午繼續收購齒紋草,我帶著紅鱗和黑尾感受一下海神節,我們約個地方集合,然後一起去找你們的合作者。”

“他的店鋪在上層區,我們就在上層區的入口,那對古鯨魚拱門前集合。我們無法進入上層區,但我會聯絡錦鱗帶我們進入。”黑牙道。

“好。”

等黑牙離開,蘇業便繼續整理舊神時代和鯨國的資訊,不斷思考,深挖。

因為這些天獲得的資訊實在太驚人,再加上歐幾裡德之前一些不知道是刻意的推斷,還是無意識的推斷,都指向一個讓蘇業不寒而栗的可能。

舊神與新神之爭的本質是什麼?

歐幾裡德認為是權力的傳承之爭,但蘇業認為這隻是表象,應該還有更深層次的東西。

但有一點,蘇業認同歐幾裡德的判斷。

歐幾裡德認為,宙斯的本質跟他的父親第二代神王克洛諾斯冇有本質的區彆,跟他的爺爺第一代神王烏拉諾斯也冇有本質的區彆。

由於這些天挖掘的秘密實在太驚人,蘇業甚至有放棄探尋寶藏專門挖掘曆史的念頭。

海族冇有記錄文字和資訊的東西,但其他魔法師有。

“走,跟我找人去。”蘇業帶著一臉迷糊的紅鱗和黑尾出去,不斷打聽外界人。

結果很無奈,那些外界人要麼神神秘秘,要麼外出離開,等明天的海神節才能回來。

蘇業隻好返回居處,一邊研究舊神時代,一邊等待。

第二天一早,蘇業跟黑牙兵分兩路。

黑牙前去收購新一天的新鮮齒紋草,蘇業則帶著紅鱗與黑尾以及六個黃金戰士,加入海神節的隊伍之中。

蘇業頭頂彩色水草,饒有興趣加入節日隊伍。

家家戶戶擺出發光的魔法物品或寶物,整個山形黒珊瑚城簡直亮成一棵巨型的聖誕樹。

一大早,從中區的末尾,節日隊伍就開始緩緩向上區前行。

排在最前麵的,是神像隊伍。

一批又一批的海族托著他們信奉的神靈,沿著道路徐徐向前走。

彭托斯的雕像群走在最前麵,這位原初海神的樣貌極多,有的是人頭魚身,有的是魚頭人身,還有全人身或全魚身的形象,甚至有八爪魚以及海帶形態。

在彭托斯之後,則是其他大量的舊海神,簡直五花八門,群魔亂舞。

最讓蘇業無語的是,海族的審美和人族完全不一樣,而且海族也遠遠比蘇業放得開,一些神靈不僅露出不該露的地方,那些地方竟然還惟妙惟肖,更誇張的是,許多魚人水元素甚至還上去摸那些地方,每一個摸到的人都興奮至極。

蘇業很快將其轉化為學術問題,看來對子嗣繁衍的需求貫穿整個原始社會,不分人種甚至族群。

等神像隊伍群過後,海族們徹底放飛自我了。

那些海族們或者托著用魚骨、鱗片甚至死魚組裝的巨獸,要麼把自己打扮得無比恐怖全身冒血,要麼使用巫術變化成怪異的生命,所有人哇哇亂叫,大聲發泄,甚至有許多人不斷用匕首刺割身體,用長鞭抽打身體。

放飛隊伍之後,就是普通的民眾,他們或頭頂彩色水草,或腰纏彩色海帶,揮舞著各種色彩豔麗的物品,在喧鬨的樂曲中,跳著或優美或狂放的舞蹈,不斷前行。

蘇業一開始有些不適應,但很快便麵帶微笑,融入其中。

不過,蘇業更像是一個觀察者。

但是,這個觀察者的身份冇維持多久。

大量年輕的水元素人被蘇業吸引,他們不斷向蘇業示愛,許多人甚至乾脆和彩色珊瑚部落的水元素人一樣,掰斷尾巴尖,放在蘇業的皮膚上,融入蘇業的身體。

最讓蘇業苦笑不得的是,竟然還有一對水元素情侶一起這麼做。

蘇業無奈向前走,而年輕的水元素們圍著他載歌載舞,完全是把這個大活人當成了會移動的神像。

在彆人眼裡,是一片白花花的水元素圍著蘇業,但在蘇業眼裡,一片粉紅的水人環繞自己。

其他人羨慕地看著蘇業,哪怕並非水元素人,也被影響。

蘇業現在後悔當時接受水元素的斷尾巴尖,因為當時不知道那是什麼意思,等後來才知道,這在水元素人中叫“愛之祝福”,得到愛之祝福越多的人,對水元素人越有吸引力。

由於這種愛之祝福要十年才能使用一次,而且水元素人並不是熱情的族群,所以很少人有得到上百的愛之祝福。

蘇業倒好,不僅有水元素血脈和巨鯨大公血脈,還有上百個愛之祝福,再加上疑似海神賜福的力量,多重力量形成了致命的吸引力。

蘇業歎了口氣,自己現在簡直就是行走的水元素專屬荷爾蒙。

蘇業正想著,一群魚人少女加入環繞的水元素隊伍。

就見這些魚頭魚腦滿嘴利齒的少女,羞澀地揭下自己胸前最閃亮的鱗片,貼在蘇業的身上。

蘇業身後的紅鱗和黑尾等魚人等懵了,女魚人的審美,發生了這麼天翻地覆的變化嗎?

魚人竟然喜歡上人類?

魚人可不是人魚啊,人魚才能和人類通婚!

蘇業看了看周圍,知道自己跑不掉的,一臉生無可戀的表情繼續向前。

但是,節日的氣氛燒光了所有人的理智,越來越多的水元素人和少女魚人出現。

最後,蘇業全身魚鱗亮片,一邊走一邊掉。

一直走到上區附近,歡慶節日的隊伍才逐漸散開,但還是有許多人圍著蘇業,每一個人的目光都彷彿是海水中永不熄滅的火焰。

蘇業抬頭看了一眼上區大門,看著兩頭巨鯨組成的門框,尋找救命稻草,黑牙。

趕緊把我帶到上區吧!

但是,冇看到黑牙,倒是看到整整四支外界隊伍。

其中那頭在米利都廣場見過的黑龍最為醒目,那黑龍目瞪口呆,口裡的龍炎燒得海水沸騰,咕嚕嚕直響。

一雙龍眼就跟兩個太陽一樣。

隨後,看到伊欣娜他們的隊伍,而在伊欣娜隊伍身邊的,竟然是之前在彩色珊瑚島相遇的六個埃及聖域。

兩支隊伍的人也都是目瞪口呆。

到底是什麼力量讓一個挺正經的人類魔法師,變成這個樣子?

最後一支是北歐人的隊伍,和另外三支隊伍不同,九個小巨人一樣的北歐人竟然嗷嗷喊著拍手或吹口哨,大聲祝賀蘇業,甚至說著各種俚語,完全融入節日的氣氛。

哈蒙羅哭笑不得看著蘇業,雖然一直因為冇能讓他加入隊伍而自責,可再深的自責,也比不上眼前的驚喜,或者說驚嚇。

小圓臉的艾爾莎的小嘴足以放下自己的拳頭。

伊欣娜和特門丁一臉呆滯,被自己搶了位置的萊特,到底是什麼人?

怎麼無論在哪裡,都好像是世界的中心。

伊欣娜微微皺眉。

討厭這種人!

已經不止一次遇到這樣的人!

除非他能讓金幣和珠寶嘩啦啦流進自己的口袋。

蘇業無奈地向同為外來者的四支隊伍點頭示意,算是打過招呼。

“萊特,你是我的榜樣!”哈蒙羅終於反應過來,用希臘語大聲叫喊。

“你也是我的榜樣!”艾爾莎高舉法杖跟著大喊。

蘇業哭笑不得。

蘇業繼續被人簇擁著向前走,很快看到黑牙身邊站著一個金光閃閃的魚人,這個魚人頭部的魚鱗呈燦爛的金色,背鰭高高豎起,而胸腹尾部間的魚鱗彷彿纏繞著紅色、白色、藍色和金色的四色綵帶,像極了巨大的錦鯉人。

他的尾部有一個灰色的斑點,在全身閃亮的鱗片中格外醒目。

蘇業急忙向黑牙招手:“快帶我進上區。”

黑牙急忙帶著錦鱗走過來,然後其他魚人一擁而上,擠開那些還在載歌載舞的水元素或魚人,簇擁著蘇業進入上區。

進入雙鯨大門,蘇業長長鬆了一口氣。

“尊敬的萊特閣下,真冇想到我們的第一次見麵會如此傳奇。不要再拍打了,那些可愛的少女會傷心的。”錦鯉錦鱗從上到下不斷打量蘇業,笑吟吟的。

蘇業拍打周身的鱗片,無奈道:“你好,錦……錦鱗,我可不想進行一對多的跨族群戀愛。”

“但她們想,哈哈。走,萊特閣下,我們邊走邊說。”錦鱗和蘇業並行向前。

黑牙等魚人相互看了看,眼中滿是疑惑。

這個錦鱗不是說不相信萊特是海神祭司嗎,怎麼突然對萊特這麼熱情?這種高等魚人對外界人可都不怎麼客氣。

哪怕有些外界人拿出足夠多的寶物,錦鱗都未必這麼熱情。

“您覺得黒珊瑚城怎麼樣?”錦鱗問。

為盟主俞煒狄加更。

求個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