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座城市?很不錯。雖然一開始感到細微的不適,和我的舊觀念有衝突,但我突然意識到,這隻是不同,能體驗到不同的文化風情,就是一種收穫,我很喜歡黒珊瑚城。”

“您真是一個有眼光的外界人,你看另外的那些外界人,完全不知道融入我們的文化,簡直像是在觀賞我們,豈不知他們纔是被觀賞的。”

“我比任何人都像被觀賞的。”

兩人相視一笑。

“萊特閣下,聽說您在收購大量的齒紋草?”

“對。”

“能告訴我您的用途嗎?您不必擔心,我的力量也隻限於這座黒珊瑚城中微不足道的一角,無法影響整個鯨國,更無法影響到外界。”

錦鱗的聲音柔和,彬彬有禮,像極了優雅的魔法師。

蘇業餘光掃了一眼黑牙與紅鱗,真冇想到,同樣是魚人,雙方的差彆這麼大。

“我有強大的魔法仆從,要食用大量的齒紋草。”蘇業道。

錦鱗卻笑了笑,道:“既然您如此說,那麼我選擇相信,雖然我更相信,您或者外界的魔法師對齒紋草的研究有了新進展。”

蘇業心中暗歎,看來哪個智慧族群都不簡單,自己的收購方式,必然會引發懷疑和猜測,但為了魔法界的大發展,自己必須要承擔這種風險。

“我可以調集全黒珊瑚城之力,為您提供當天最新鮮的齒紋草,多到能堆滿整座黒珊瑚城。”錦鱗道。

“非常感謝錦鱗閣下的相助,我從您的身上,感受到令人喜悅的善意。”蘇業道。

“我們黒珊瑚一族能占據這座城市,憑藉的並不隻是偉大的銀白之河的力量,還有生存的規律。每次外界人進入,我們既然無法拒絕,隻能選擇合作。但是,並非所有的外界人,都是適合的合作者。因此,我們在觀察你們。最終發現,無論是善意、心態還是財力,您都遠遠超過他們,雖然您所需要的貨物有些奇特。”

“哦?他們做了什麼貴城不喜歡的事情?”

“我們喜歡不喜歡並不重要,他們是否尊重我們,很重要。你和那些埃及人以及北歐人都殺過魚人,但他們完全把我們魚人當畜生一樣宰殺,您雖然和他們同樣心狠手辣,當然,我個人喜歡這種心狠手辣。不同的是,無論出於什麼原因,您都願意跟這些肮臟的低等魚人合作,這是我們非常看重的。”

蘇業餘光掃過其他魚人,發現黑牙和紅鱗一臉坦然,絲毫冇有因為被侮辱而生氣。

“原來如此。”蘇業道。

“另外一支隊伍,波斯和希臘人混雜的隊伍也很不錯,但他們的目的太過純粹,隻是把黒珊瑚城甚至把整座鯨國當成一個寶藏來挖掘,完全不把我們當同等的智慧生命。但,您不同。”

黑牙等魚人聚精會神,這次可是錦鱗真正的敬稱。

“我覺得我們都差不多。”

“不不不,你在水元素和魚人部落的事,我們都略有耳聞,你幫助水元素趕走埃及人,無論是出於善良還是利益,對我們來說無足輕重。重要的是,你願意深入瞭解我們和我們的世界,願意與我們認真溝通,哪怕是為了利益,但這纔是對整個鯨國應該有的尊重和善意,這纔是能打動我們的。更何況,您身上有與我們相似的血脈力量,至於海神祭司的身份,我們不會相信,但也不會全然否定。”

“這隻是我的興趣,也是我應該做的而已。”

“果然,我們選對了合作者。”錦鱗感慨道,“我不知道您會停留多久,所以我想知道,您是否願意跟我們進行更深一步的合作?”

蘇業冇有回答,走了數步後,才問:“比如?”

“魔法與知識的合作,曆史與文化的交流。”

蘇業麵帶微笑,表麵不動聲色,心中卻充滿讚賞,怪不得這些族群能被舊海神選入鯨國,果然有優秀之處。

所謂的金錢,在魔法、知識和文化麵前,不值一提。

這些高等魚人,果然很清楚什麼是推動族群進步的力量。

“你先稍等,我需要在大腦中拋棄陳腐的觀念,重新看待魚人、海族以及整個鯨國。”蘇業道。

“您真是一位奇妙的魔法師,我們的選擇果然正確。”錦鱗滿心歡喜。

黑牙輕輕點頭,其餘魚人一臉迷糊。

“你們高等魚人有穩定的傳承方式吧?”蘇業問。

“當然有,我們利用記憶珍珠傳承,隻不過這種珍珠太過昂貴,也太過稀少。您知道,海洋不比陸地,長久儲存物品是很困難的事,哪怕是岩石刻字,在海底也堅持不了多久。”

“我很願意傳播魔法知識,所有,是我知道的所有魔法知識,包括我們最新的立體陣圖的畫法。對許多魔法師來說,這可能是背叛人類,背叛魔法界,但對我來說,尤其對一個想要成為傳奇的人來說,這是在交流學術,這是在讓所有的智慧生物共同進步。”蘇業道。

“您的胸懷,超越了我們的思想!”錦鱗肅然起敬。

黑牙疑惑地問:“海神祭司閣下,您這麼做,會不會遭到人類傳奇魔法師的懲罰?難道不擔心其他族群學習後,對你們人類不利嗎?”

蘇業淡然一笑,道:“魔法本身還隻是一種技術,技術永遠不是最重要的。技術的背後,有兩種根深蒂固的東西,一種是文化文明,另一種就是技術和一切事物運行的原理。其他族群無論是認同我們的文化文明,還是認同我們的原理,那麼,都會認同我們,從而成為自己人。退一萬步講,我們人類族群滅亡了,但那也不是因為把我們的東西給了彆人才滅亡,而是,我們既冇有發揚發展自己的力量,也冇有學習彆人的力量,所以才被彆人超越,與我們是否向外傳播毫無關係。”

“或者說,我這個人不重要,甚至所有人都不重要,因為我們的身體都將走向死亡,都將消失在這個世界,但是,抽象和提煉出的文化文明以及知識原理更重要,它們長存的意義,遠勝**的長存。

“**終將腐朽,而精神與原理與世同輝。”

“我們魔法師眼中,冇有敵人,隻有阻礙進步的生命或共同進步的生命。”

“我們存在最偉大的意義,不是生存,而是延續最優秀的文化文明與知識原理。”

“如果我們的文化文明與知識原理是對的,很好,我們會收穫真正的追隨者,比追隨財富、追隨利益更堅定的精神追隨者。”

“如果我們的文化文明和知識原理不夠正確,更好,我們會不斷吸收外界的一切來改進。”

“因為,任何封閉的係統,都會快速消亡。”

蘇業自始至終,無比坦然。

“我很期待與您的合作!”錦鱗雙眼放光,甚至控製不住周身的魔力,導致全身散發出更加絢爛的光芒。

“我也期待。”

蘇業笑了笑,掃視上區的街道。

這裡的街道遠比其他區域更乾淨,房屋也更加寬大整潔,家家戶戶都擺出照亮的寶物,許多人也聚集在一起歡慶海神節。

那些高等魚人經常望過來,除了少數高等魚人麵帶無法掩飾的傲慢與厭惡,過半的高等魚人都神色平淡。

也有極少數魚人好奇地盯著蘇業身上的彩光魚鰭。

“那麼,您的魔法知識和外界的曆史,要什麼價?”錦鱗道。

“無價。”蘇業道。

錦鱗麵露難色。

“所以,你們也不需要支付任何金錢或珠寶,你們要支付的,是屬於你們的知識與曆史,以及之後陸陸續續支付的思考與汗水。”蘇業道。

“您真是一位充滿智慧和偉大胸懷的魔法師,我現在有點相信您是海神祭司,因為隻有海神眷顧之人,纔能有如此寬廣的胸襟。”錦鱗道。

“你太客氣了。我已經迫不及待傳播魔法與人類的知識,也迫不及待學習魚人和鯨國的傳承。”蘇業道。

錦鱗輕歎一聲,道:“和您相比,我們魚人的境界真是差太多了。我實話跟您說,我們的長老島原本隻是想用廉價的物品或不重要的知識換取人類寶貴的知識,不過您放心,接下來,我會努力從中斡旋,請長老島開放更多的知識與曆史供您閱讀。畢竟,未來一段時間可能不太平。”

錦鱗突然停下,冇有開口。

黑牙等魚人也突然沉默。

蘇業不清楚原因,閉口不言。

很快,錦鱗微笑道:“在交流文化與知識之前,我們可以進行粗俗但讓人高興的貨物的交易。”

“我準備先收購大量的齒紋草。”蘇業道。

錦鱗滿不在乎道:“您既然願意承諾交流知識,我們怎麼會如此吝嗇?我可以向您保證,隻要到時候您的知識和曆史能引發轟動,黒珊瑚城會免費供應您齒紋草,有多少要多少,當然,空間海螺還需要您自己出錢。”

“哦?如果貴方真的有誠意,我可以再等等。”蘇業道。

“除了知識與文化,我們還想知道,您有冇有想要出售的重寶,真正的寶物。比如,魚神鵰像。”錦鱗望向蘇業。

黑牙等魚人神色暗淡。

“在我即將離開鯨國的時候,我非常願意。”蘇業道。

“好,那麼我們先預訂那座魚人雕像。一百萬紫貝怎麼樣?”

蘇業想了想,一百萬紫貝相當於五百萬金雄鷹,價格合理,尤其是經過獻祭後,自己帶出鯨國也無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