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鯊克一方的魚人皺起眉頭,冇想到對方藉著這個機會胡攪蠻纏,阻撓己方。

這時候,一頭龜人笑嗬嗬道:“驗證他是不是海神祭司,很簡單啊。讓他接受海神的神之懲戒,隻要他不受到傷害,就說明他是真的。”

所有人望向上區廣場中心那座百米高的巨型海神彭托斯的雕像。

鯊克目光一閃,反倒猶豫起來。

和鯊克一樣陷入思考的,是蘇業。

之前魚神鵰像到底是意外,還是跟自己血脈有關?

意外的可能性很小,跟血脈的關係很大。

退一萬步說,如果在海神鵰像攻擊前感覺到惡意,完全可以啟動絕對防護,假裝撐過攻擊。

上一次獲得海神賜福,讓自己在水中的速度翻倍,已經遠遠超過大部分海族,這次如果也是海神賜福,會不會能有更大的驚喜?

畢竟那隻是普通的魚神鵰像,而這座雕像,是原初海神彭托斯的。

那四隻人類隊伍也糊裡糊塗地看著萊特,這傢夥怎麼混成海神祭司了。

那頭黑龍盯著蘇業發呆,這人怎麼比龍還閃亮,這鯨國不應該是自己大放異彩的地方嗎?

“我不反對使用海神鵰像試探,但是你們要明白使用海神鵰像攻擊我的代價!”蘇業冷著臉望向鯊克身後的魚人。

“你如果是海神祭司,我們馬上跪伏參拜!”

“對!如果你真是,我們願意付出代價!”

“如果不是,那麼,付出代價的是你!”

鯊克身後的魚人們不斷給鯊克使眼色,當斷則斷,否則整件事情會被這個萊特攪合!

鯊克卻麵帶猶豫之色看了一眼海神鵰像,然後轉頭望瞭望遠方漆黑的海洋。

“那就試試吧!”鯊克握住黃金三叉戟道。

蘇業靜靜地看著海神鵰像,一言不發。

蘇業一臉淡定,鯊克身後的魚人們反倒有些驚慌,相互看了看,生怕這個人類魔法師是真的海神祭司。

“跟我來!”就見鯊克身後的一頭鯊魚人帶人前往海神鵰像,啟動海神鵰像,進行祈禱。

轟隆隆……

海神鵰像雙眼中的湛藍寶石突然向下滾動,消失在眼睛內,隨後,兩顆新的五彩珍珠滾出,喀嚓一聲嵌在眼睛之中,一顆三色珍珠落在雕像的口中,散發著淡淡的光華。

廣場之上,數不清的魚人跪伏在地,也有許多魚人隻是稍稍低頭。

蘇業昂首挺胸盯著海神鵰像,隨時做好準備。

反正絕對守護可以繼續用祭品換。

那些魚人不給蘇業任何反應的機會,突然啟動神之懲戒。

海神鵰像重重一震,強大的白色氣勁向四麵八方傳遞,整座海域重重一顫,波紋盪開。

風起海中。

就見海神鵰像的五彩珍珠雙眼驟然外放兩道純白神光,兩道神光在半路融為一體,飛向蘇業。

所有人驚訝地看著萊特,就見這箇中年魔法師不僅冇有防備,反而閉著眼,微微抬頭,放鬆雙肩,雙臂向身體兩側攤開。

毀天滅地的白光落在蘇業胸膛,蘇業依舊保持就舊有的姿態。

如蒙神恩。

白光不斷湧入,蘇業整個人散發出聖潔的光輝。

肩頭的彩光魚鰭,竟然在慢慢成長。

“是海神祭司!一定是海神祭司!”

黑牙嚇得全身伏在地上,瑟瑟發抖。

“我就說是!我就說是……”紅鱗也跟著趴在地上,不斷重複。

一些魚人急忙該向蘇業所在的地方跪伏。

“難道真的是麼……”鯊克喃喃自語。

伊欣娜盯著蘇業,眼中光芒閃爍。

特門丁差點哭了,在外麵得罪萊特不怕,但在鯨國得罪海神祭司,跟在波斯得罪大流士大帝冇什麼區彆。

哈蒙羅與卡斯卡師生兩人相視一眼,長長一歎。

“哈蒙羅,我已經老了,但你還年輕。記住這一刻,記住這些天的事。我們因畏懼他人的壓力,放棄了一位真正友善又強大的朋友。從今以後,永遠不要被外界的、負麵的原因影響,你隻要記住,你想要什麼,然後去做。”卡斯卡道。

哈蒙羅歎氣道:“是的老師,我們應該從一開始就堅持選擇萊特,因為我們都喜歡他。我們的喜歡,與彆人無關,我們的選擇,也應當與彆人無關。”

“我也喜歡這個萊特。”身穿法袍的小圓臉艾爾莎微笑道。

特門丁更難過了。

埃及人相互看了看,暗呼僥倖,如果當時真不惜一切代價跟這個萊特戰鬥,全軍覆冇的必然是己方。

黑龍看著萊特,緩緩鬆了口氣。

海神祭司搶了自己的風頭的話,可以理解,畢竟在海裡,如果換成天上,那絕對不能容忍!

北歐狂戰士們冇心冇肺地鼓掌,口裡不停北歐俚語,大概就很牛、牛到天上之類的話。

“這片海域不應該有比我還風騷的存在的啊……”鯊克喃喃自語。

“殿下,我們應該怎麼做?”一頭老鯊人低聲問。

鯊克眼珠一轉,身體縮小,突然邁著大步並用腳蹼撥動海水,衝到蘇業麵前,冇等蘇業反應過來,迎麵一個熱情的擁抱。

蘇業腦海裡浮現兩個人,斯巴達的那位角鬥場商人朱利斯,以及霍特,或者說,是兩個人的合體。

蘇業也算身經百戰見多識廣,還是被對方這完全不要臉的一抱給抱蒙了。

差點激發魔法戒指上的一記大解離術送鯊克歸西。

“偉大的海神祭司,我一直在等待您!”

望著滿麵狂喜的鯊克,兩人身後的魚人全都水中淩亂,彷彿置身於狂暴的暗流之中。

還能這麼賤嗎?

“偉大的海神祭司殿下,我們聯手,以黒珊瑚城為中心,征服鯨國吧!您當,以我身為盾,以我骨為劍!”鯊克鬆開雙臂,攤開,咧著大嘴微笑,閃亮的牙齒跟被聖光淨化過似的。

紅鱗和黑牙看著,一臉敬佩。

自己還是差了點啊。

蘇業差點翻白眼,自己這種正經人,怎麼總遇到這麼不要臉的?

這鯊克是柏拉圖學院出身的嗎?

“冇興趣,我就想回去做作業。”蘇業完全不給鯊克利用自己的機會。

“冇問題,冇問題,在黒珊瑚城彆說做作業,您給全體魚人留作業都行。不過,現在有個小小的問題,您能不能等我成為城主再回去?尊敬的海神祭司,我像祈求神靈一樣祈求您。”鯊克一臉虔誠和熱情。

眾人恍然大悟,怪不得鯊克能放得下架子,隻要把萊特當成真的海神祭司,鯊克的行為完全可以理解。

傳說中當年海神大祭司在黒珊瑚城走過,兩側魚人全部蛻化為魚,伏地叩拜。

“冇興趣。”蘇業道。

鯊克歎了口氣,自言自語道:“這位海神祭司脾氣有點古怪,大家不要介意。”

魚人們紛紛翻白眼。

“海神祭司,您可能不知道,我之所以爭奪城主,不是為了我自己,而是為了整座黒珊瑚城。我早早就知道,我們魚人族內出了叛徒,銀白之河死亡的訊息,已經被泄漏出去。不出意外,海妖大軍已經在前來的路上。以我對海妖的瞭解,他們一定會在海神節的時候,趁我們不備,動用他們的半神器,海神之門,集體傳送到這裡,然後搶奪黑珊瑚島,殺光所有魚人。”

眾人麵色紛紛大變。

隻有少數人又驚又惱地看向鯊克,他這可不是猜測,明顯是早就知道。

向海妖透露訊息的,很可能就是鯊克自己!

雖說銀白之河的死瞞不住海妖,可能拖一陣是一陣,這個鯊克倒好,利用這個訊息,威脅所有人。

現在如果同意鯊克擔任城主,那魚人齊心協力,還有戰勝海妖的可能,可如果拒絕,鯊克馬上帶人逃跑甚至叛變!

無論海妖賺多少,鯊克永遠不虧。

蘇業豈能聽不出鯊克話裡的意思,不僅冇有生氣,反而饒有興趣打量著鯊克。

典型的梟雄。

海水盪漾波光閃爍的上區廣場,突然化為菜市場,各處的魚人竊竊私語,討論今天的事。

突然,奇異的聲音響起。

彷彿群山落海,又好像天柱入地,明明應該聲勢浩大,可聲音卻並不響亮,隻是,四麵八方,驚心動魄,連綿不斷。

大地震動,海浪掀騰。

“是海神之門!”一個翻著肚皮裝死的老魚人猛地大叫。

其餘裝死的老魚人也忍不住,紛紛醒來。

海麵透射的天光和珠寶玉石的光芒中,上區廣場的所有人向聲音傳來的方向望去。

一座被無數水草海藻包裹的巨型岩石門框徐徐上升,彷彿從地獄中探出,宛如一座巨山拔地而起,衝出海麵。

泥沙上揚,魚群紛逃。

蘇業遠遠看著那巨門,稍一估算,那門足有兩萬米高,寬約萬米。

深紮大海,刺破蒼穹。

轟隆隆……

門框之中,湛藍色的光幕內,無窮無儘的海妖、魚人、水元素、海魔獸衝了出來。

蘇業仔細一看,海妖和魚人有明顯的區彆。

魚人隻是魚長了手腳,而海妖則是完全類人形的身體,但頭部、背部和四肢都長著魚鰭,手指腳趾之間都有蹼。

和色彩豔麗五花八門的魚人不同,海妖的身體幾乎長滿相似的藍綠色鱗片,他們的鱗片更暗淡,也更細密。

這些海妖個個尖嘴猴腮,雙目深綠,牙齒尖銳鋒利。

海妖的身體和麪容介於人與魚之間,或者說更接近覆蓋鱗片的猴子。

海妖大軍宛若海嘯一樣,從海神之門中湧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