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業完全不在意海妖,而是望著海神之門。

如果有這件神器,希臘海軍能把波斯海軍當雜魚玩耍,把波斯港口當自家後花園。

不過,這種神器彆的將領不敢用,隻有地米斯敢。

當數以百萬計的海妖湧出後,一頭體寬數百米的巨魔龜徐徐探出,宛如一座競技場似的,徐徐出現。

巨龜的貝殼上,一座由無數珠寶與玉石建造的小型宮殿,宮殿之中的純金寶座之上,坐著一頭高達三米、頭頂滿鑽皇冠的海妖王。

海妖王的周身,九個水球徐徐旋轉。

每個水球都彷彿蘊含一座海洋。

巨魔龜身後,健壯的黑色披甲海馬拉著一輛又一輛白色貝殼馬車駛出。

大部分貝殼馬車敞開著,還有一些貝殼馬車合攏,外人看不到裡麵的情形。

一輛內部豪華的空間貝殼馬車中,三支隊伍正在麵帶微笑望著窗外。

“冇想到,波塞冬神殿種了數百年的種子,終於結果了。誰能想到,那個暗中信奉波塞冬的海妖部落,如今已經成為鯨國最強部落之一。光輝屬於波塞冬!”

海洋之神波塞冬的祭司們麵帶微笑,剛剛昂起頭顱。

“感謝海洋之神與諸位的幫助,有了你們,我們就可以與獵巫會聯手,殺光進入鯨國的魔法師,以及找到伐神者。”新一任的複仇神殿大裁決者站在一旁。

“隻要能找到伐神者,神殿的付出都值得。”一個年約四十多歲的中年戰士麵帶微笑。

“兩位辛苦了,為了神靈的使命,犧牲了自己。”

無論是海神祭司、複仇祭司還是獵巫會的希臘貴族,都用敬佩的目光看向兩人。

一位是複仇神殿的大裁決者,前途無量。

一位是特羅斯英雄家族的傳奇族長,地位高貴。

但現在,兩個人身上的氣息若有若無,外露的皮膚上佈滿血色的神紋,宛如符文傀儡,異常駭人。

“無妨,隻不過犧牲五年的壽命而已,神殿的神藥一定能彌補。我們現在的實力已經從剛進入的聖域巔峰,成長為初入傳奇,最多一個月,我們兩人便能恢複巔峰實力。到了那時,隻要遠離那些強大的海魔獸,我們兩人聯手,足以橫行鯨國。”

說話的是特羅斯家族族長、傳奇戰士、安德列的父親,曼德魯。

和安德列一樣,他有著金色的捲髮和淺綠色的瞳孔,但他比安德列更加高大健壯,也更加英俊。

“聽說兩位還擔負著秘密使命?”一位海神祭司微笑著問。

複仇祭司與獵巫會的人一起笑起來。

曼德魯微笑道:“所謂的秘密使命,不會隱瞞朋友,實際諸位應該已經猜到。我們懷疑,蘇業有可能潛入這裡,所以,我們這次的目的很簡單,殺光所有魔法師與巫師,無論有冇有蘇業,最後,再尋找伐神者。”

“怪不得出動兩位傳奇。吾神還算喜歡蘇業,不過,誰叫他不是吾神的信徒呢?”

“找到他,殺掉他。”曼德魯滿不在乎道。

“不過,我們有個不情之請。”波塞冬神殿的祭司道。

“請說。”複仇神殿大裁決者道。

“如果諸位發現位麵之心或者位麵之心的線索,希望提供給我們,哪怕我們得到位麵之心,也會奉獻給吾神,諸位的功勞,不僅不會被奪走,反而會格外高,高到讓諸位非常滿意的程度。”

“高到什麼程度?”曼德魯道。

“圓您的英雄夢如何?”

曼德魯心臟猛地一跳,其餘人也瞪大眼睛。

一般來說,大獻祭的上限也隻是神靈幫助晉升傳奇而已,晉升英雄的話,需要有非常濃鬱的神靈血脈,基本隻有神靈的兒子或孫子纔能有資格獲得。

實際上,不是不可以通過大獻祭獲得英雄,而是所需的祭品太強。

比如,半具真神神骸就夠了,但,半神家族都未必能有。

像鯨國這種被眾神盯著的特殊神力位麵,任何家族就算得到也要上交給神殿,可位麵之心竟然能換取晉升英雄並獲得眾神大量的恩賜,絕對可以拿性命去拚。

連那位大裁決者都為之心動。

畢竟,一旦晉升英雄,至少能多出二十年的壽命,甚至有很大機會成為神殿的首席大祭司。

“而且,足夠兩位。”波塞冬的祭司微笑道。

大裁決者和曼德魯相視一眼,都從對方眼中看到了喜色。

這意味著,雙方不需要勾心鬥角,隻需要聯手就行。

隨後,曼德魯突然問:“我聽說眾神之所以不收取鯨國,是與舊海神有關,現在為什麼想要收取?”

波塞冬的祭司們相互看看,沉默不語。

大裁決者忙打岔道:“我見到黒珊瑚城裡好像有希臘人,我們用魔法器看看。”

隨後,他拿出一麵鏡子,鏡子向外投射出白光,上區廣場中的所有人分毫畢現出現在白光之中。

祭司與貴族們議論紛紛。

“有波斯人,死就死了。”

“那是伊欣娜,最近突然大有名聲的波斯公主,據說深得大流士和薛西斯的喜愛。不過反正是海妖殺的,與我們無關。”

“咦?有幾條大魚。那個卡斯卡,很出名的魔藥師。”

“隆傑兄妹我倒認識,他們倆很有趣,很會偽裝。兩人都是英雄家族的貴族,有可能的話,留他們一條性命。如果到時場麵太混亂,也與我們無關。”

“等等,那應該是萊特,真冇想到。”一個獵巫會的貴族雙眼一亮。

“萊特是誰?”眾人望著他。

“你們知道,我們隊伍因為等我,晚來了幾個小時。我在臨進入前,收到一封從米利都獵巫會發來的魔法信,上麵就有這個萊特的魔法畫像。這個人自稱精通水係魔法,是西美尼親自送行,並且一個人進入了鯨國。雖然當時走得太急,上麵冇有命令,但很顯然,這個人不能留。”

“精通水係,又得西美尼送行,怕是跟泰勒斯有關係。這個人,或許就是一個隱匿法師,專門為了躲避我們獵巫會的視線。”

“既然他的身份如此重要,那麼,誰解決他?”

“我親自來吧。”傳奇戰士曼德魯道。

複仇祭司們非常滿意地看著曼德魯,這是曼德魯展示決心,拿萊特試刀,讓他們相信曼德魯以後能殺得了蘇業。

“還是曼德魯閣下識大局,安德列恐怕到現在還矇在鼓裏,並不清楚您主動加入獵巫會。”

曼德魯無奈道:“我也是冇辦法,傳奇之下冇人能殺死蘇業,而適合的戰士寥寥無幾,再加上我兒安德列已經與蘇業結仇,還有幾個半神貴族主動請我幫忙,無論如何,我都應該親自出馬。”

“您真是一位儘職的貴族與慈愛的父親,如果安德列知道您殺了蘇業,一定會非常高興。”

“就讓蘇業的頭,成為他成年的標誌吧。今天,先拿這個萊特試試我的劍,這把列光之劍,已經許久冇有出鞘了。”曼德魯微笑道。

曼德魯說著,輕輕撫摸傳奇長劍的金獅頭劍格。

“那些埃及人和米利都的法師怎麼處理?”

“為這座城市殉葬,是他們的榮耀。”

波塞冬祭司、複仇祭司和獵巫貴族們相視一笑,靜靜地望著車外。

當所有的海馬貝車湧出海神之門後,巨大的門框表麵的光芒暗淡,門框中的藍色魔法門消散。

百萬海妖大軍,層層疊疊堆在海洋之中,宛如海中的烏雲,即將壓垮黑珊瑚島。

黑珊瑚島中,尖銳的海螺警號連連,各處的魚人慌忙逃遊。

有的直接向城外的遠處跑去,有的則衝進城中。

城中的魚人大軍迅速集結,就見一條條魚人組成五顏六色的綵帶,遊出城市。

上去廣場的魚人們騷動起來。

“鯊克,你暫時放手,等解決完海妖,我們再說城主之事。”

“對,鯊克,你要顧全大局!”

“為了黒珊瑚城!”

“如果我們能戰勝海妖,彆人我不管,我一定支援你,鯊克!”

蘇業身後的魚人們紛紛勸說。

鯊克聳聳肩,道:“所以我說你們蠢得美味,就目前黒珊瑚城的情況,冇有一個優秀的共主,就是一盤散沙,在海妖麵前必敗無疑。隻有選出新任城主,有統一的指揮,我們才更有凝聚力。很顯然,我是目前最好的人選。”

“如果我們不選你,你會怎麼樣!”

“你們不選我當城主,我就算戰勝了海妖,又有什麼好處?難道像過去一樣,為家族做牛做馬,然後被趕走?與其那樣,我要麼帶人逃走重建黒珊瑚城,要麼投靠對麵的海妖王。哦,我忘記說了,我曾經跟海妖王一起吃過海草,他還稱讚過我。不出意外,他會扶植我管理黒珊瑚城。”

“你……”

“我懷疑你就是海妖的內奸!”

“大家不要聽鯊克的,他根本就是想與海妖王裡應外合,拿下黒珊瑚城!”

“鯊克,你太讓我們失望了!”一些老魚人紛紛歎氣。

蘇業看著有趣,但猶豫了一下,翻開魔法書,望著今天寫的日程表。

早間冥想,完成,已經劃掉。

自我提醒今天目標、近期的鯨國目標和長遠的傳奇目標,完成,已經劃掉。

對昨日重點事物進行簡單的夾心式總結日記,完成,已經劃掉。

讓黑牙收購齒紋草,完成,已經劃掉。

……

參加海神慶典,完成,劃掉。

蘇業看著日程表最後的兩件事。

完成今天的作業或做一張試卷。

早點睡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