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後兩件事,至今冇有完成。

蘇業有點不高興。

鯊克坦然道:“好吧好吧,我攤牌了,海妖王早就預見到,老頭子會死,所以收買我,而我收了他的好處,大力發展自己的勢力。結果我發現,咦?我既可以擔任黒珊瑚城主之位,也可以退而求其次,當海妖王的海狗。所以,我就決定先試試能不能當城主,能當就當,當不了的話,我就當海狗嘍。我真是太聰明瞭,這片海域,冇有人比我鯊克更智慧。”

“鯊克!”眾多魚人無比憤怒。

甚至連鯊克身後的一些魚人也默默離開,走到鯊克對麵,走到蘇業身後。

“鯊克,你太讓我們失望了!”

“冇想到,我們親眼看著長大的孩子,竟然會這個樣子!”

“你,給銀白家族丟臉了!”

……

望著魚族眾人,鯊克反倒一臉錯愕,道:“等等,你們是不是誤會了什麼?我不是現在纔給銀白家族丟臉,我是從小丟臉丟到大的啊!你們不是在幾十年前,就對我絕望了嗎?我鯊克,不是從小在你們眼裡,就是要毀掉銀白家族的人嗎?你們動動你們僵硬的魚腦想想,我鯊克什麼時候讓你們有過希望?”

一種老魚人呆呆地望著鯊克。

他說的好有道理,好像完全無法反駁。

鯊克得意一笑,道:“你們這些老蠢魚,這時候不應該罵我,應該去罵我的哥哥姐姐們,他們整天被你們誇獎,什麼銀白之光、什麼黒珊瑚的希望,結果呢?老傢夥一死,他們彆說對付不了海妖,還被我這個銀白之恥下藥迷暈。嘖嘖,他們不行,關鍵時候掉魚鱗!我原以為,這片海域不允許彆人比我更讓人失望,冇想到,我到底是輸給我的哥哥姐姐們了。”

一眾老魚人有口無言。

而一些年輕的魚人非常崇拜地望著鯊克。

好有道理!

鯊克,始終如一。

即便是外界的人類望著鯊克,都有一種遇到人生哲學家的感覺。

隻要堅持讓人失望,就永遠不會讓人失望!

“無論我得到城主之位,還是背叛銀白家族投靠海妖王,都一樣讓你們失望,你們知道這意味著什麼嘛?我鯊克永遠立於不敗之地!唉,果然,這片海域,不允許有比我鯊克更智慧的魚人。當然,海神祭司殿下是人類,不是魚人,我允許他的智慧和我並駕齊驅。”

要不是鯊克最後那句畫蛇添足,蘇業真想鼓掌。

蘇業又看了看魔法書上的時間,問:“諸位,你們的魚人大型倫理家族背叛內訌爭權奪利戲劇演完了吧?我真要回去做作業,恕不奉陪。”

蘇業說著,真就往外走。

錦鱗急了,大聲道:“海神祭司殿下,您難道放棄魚人一族了嗎?”

“海神祭司又不隻屬於魚人,你們魚人與海妖的戰爭,關我海神祭司什麼事?”蘇業一邊走一邊道。

所有魚人當場石化。

這話也好有道理。

冇錯,無論是魚人還是海妖,都要尊重海神祭司。

鯊克呆呆地看著蘇業。

外界人突然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

又一位人生哲學家。

又一位立於不敗之地。

“攔住他!不能讓他離開!”鯊克也急了,這海神祭司一走,萬一其他魚人跟著一鬨而散,誰知道會發生什麼變數。

“這片海域,冇人能阻止我做作業。”蘇業模仿鯊克的語氣,似笑非笑道。

衝向蘇業的魚人身形一滯,停留在水中。

“攔住他!”鯊克更急了。

鯊克手下的魚人不敢動手,直接化為大魚,衝到蘇業麵前,堆成魚牆阻攔。

突然,蘇業周圍的海水重重一蕩,強大的氣勁捲動海水,推開附近所有的魚人。

與此同時,一頭千米長的半透明巨鯨浮現在水上。

那巨鯨輪廓和普通鯨魚區彆不大,但全身覆蓋著一層層銀灰色的厚厚鱗甲,頭部有一根黑金色的螺紋尖銳撞角,尾部極為巨大並且被虹光環繞。

這巨鯨雙目微紅,眼圈外有一環金光,自上而下俯視整座黒珊瑚城,甚至俯視百萬海妖大軍。

在看到這巨鯨的一瞬間,每一個海族都從靈魂深處感受到重重的顫栗,好像自己的天敵剋星突然降臨,彷彿有滅族之禍。

大多數海族一臉迷茫,隻有少數海族人知道這是什麼。

巨鯨大公血脈祭司才擁有的能力,鯨鳴呼喚。

不過,這種能力象征意義大於實用價值,也經常被人嘲笑。

原因很簡單,鯨鳴呼喚的範圍是廣,但起效也極慢。

在舊神時代,往往有人啟動了鯨鳴呼喚,很久之後纔有強大的海魔獸抵達,結果是,要麼是敵人逃跑了,要麼戰鬥結束,要麼就是呼喚之人被殺死。

而且,鯨鳴呼喚不是強製性的,經常呼喚之後,海魔獸懶得相助,場麵非常尷尬。

隻有鯨鳴呼喚的進階能力“海王呼喚”,才能強製呼喚至少一頭海魔獸,但依舊不能讓其儘快抵達。

不過,雖然有人暗中嘲笑,可誰都想擁有。

無它,帥。

當這頭小型的巨鯨大公出現的時候,蘇業彷彿成為整個上區廣場的核心,所有魚人看他的眼神都發生前所未有的變化。

前方所有準備阻攔的魚人慌忙亂竄,讓開道路。

連天不怕地不怕敢毒全家族戲耍海妖王的鯊克,魚鰭都有點顫抖。

巨鯨大公血脈的力量啊!

所有人都在巨鯨大公肚子裡!

不管這鯨鳴呼喚能不能換來海魔獸,不管來的海魔獸有冇有用,可誰想動這個萊特,都得掂量掂量。

魚人中的一些老巫師驚駭之後,突然麵露狂喜之色,以至於把周圍的年輕魚人嚇了一跳,這是抽風了嗎?

甚至還有兩個老巫師當場向蘇業下跪,淚水狂流,大聲叫喊:“救世主!救世主來了!我們不會再怕海妖了!”

其餘所有人包括蘇業在內,都用看瘋子一樣的眼神看這兩個老巫師。

有病趕緊治啊!

突然,一個浩大、渾厚、威嚴、霸氣偏偏帶著點顫抖的聲音響起,傳遍整片海域。

“這位人類朋友,有話好好說,快收起鯨鳴呼喚,快收起,我們現在就撤軍!現在就撤!永不進犯黒珊瑚城!先收起來,先收起來……”

魚人與海妖雙方循聲望去,就見巨魔龜上無儘珠寶玉石建造的宮殿中,原本威嚴的海妖王慌忙站起,滿臉驚慌,雙腿彎曲,雙手扶著周身的海之星,好像隻有扶著那些水球自己纔有力氣站起。

與此同時,一聲寬厚悠長的聲音,從蘇業頭上的半透明巨鯨大公的身體中響起。

那隻半透明的巨鯨大公仰天嘶鳴,鯨角刺破海麵,斜指天雲。

鯨鳴呼喚。

海妖王身後,複仇祭司、波塞冬祭司和獵巫會貴族們疑惑不解地看著這一幕。

到底發生了什麼?

海妖王說的人類朋友,是那個萊特嗎?

還有,那個巨大的鯨魚是什麼?

波塞冬的祭司們相互看了看,一個鯨鳴呼喚而已,這個萊特隻是聖域,最多能召喚出一兩條傳奇海魔獸,可這巨魔龜和海妖王都有傳奇實力,己方更有一位傳奇祭司加一位傳奇戰士,怎麼也不可能失敗。

這個海妖王,似乎有點太小心了,也太小看大裁決者和曼德魯了。

以至於曼德魯輕輕歎了口氣,道:“海族,終究是扶不上牆的爛泥。坐擁百萬之眾,堂堂傳奇海妖王,竟然害怕一個小小的聖域魔法師。”

“區區鯨鳴呼喚而已,哪怕喚來英雄海魔獸,又能如何?”

兩位傳奇相視一笑。

“那麼,就由我來解決這個萊特吧。希望安德列也能像我一樣,明白自己先是貴族,纔是魔法師。”

曼德魯一步邁出貝殼馬車,外放傳奇的氣息。

強大的金色傳奇神力包裹全身,宛如海水中的烈火一行翻騰。

周圍的海水都被排開,他的金髮在盪漾,他的雙目在閃亮,手中的寶劍,散發著血色熒光,輕輕顫抖。

鏗……

劍鳴沖天,曼德魯正上方的海水轟然炸裂,粗大的水柱直衝數百米。

海妖王猛地回頭,看著曼德魯,罵了一句海妖族才能聽懂的粗話。

“沙璧!”

曼德魯眉頭微皺,雖然聽不懂海妖王的話,但感覺他說的不是什麼好話。

算了,畢竟以後需要海妖王尋找位麵之心。

現在,就先……

嗯?海底怎麼有山峰向上升起?

海底宛如地震一樣大麵積開裂,無儘的泥沙與水泡向上翻滾。

整片海域徹底沸騰,彷彿被煮開大鍋。

在渾濁的海水之下,每個位置的人看到,自己下方好像有一座座連在一起的巨大山脈急速上升。

而從海麵上看去,整整八道連綿無儘的山脈從海底拔地而起。

蘇業停下腳步,眨了眨眼,向前方望去。

全體魚人也都屏住魚鰓,呆呆地望向海妖大軍的下方。

八條連綿不斷的山峰,八方升騰,竟然如柔軟的天柱,向海麵衝去。

八根天柱的中心,赫然是海妖大軍。

如果說海妖大軍宛如烏雲,那這八座山峰,就是天。

還未等群山之網靠近,海妖王長長一歎,深深看了一眼遠方的那個人類魔法師,收走海神之門,化為海水,消失不見。

那傳奇巨魔龜如同掉進冰麵的小雞雛一樣,瘋狂滑動著爪子,排開海浪,調轉身軀,陣陣海浪形成一道道遠強於巨浪術的力量,向四麵八方席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