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些山峰到底是什麼?”曼德魯隱隱感到不對,但是,看了一眼自己手中的一枚深黑之戒。

有這枚神力傳送之戒在,哪怕遇到危險,也冇什麼。

“躲避!”曼德魯如同戰場經驗豐富的將軍一樣,做好躲避山脈之網的準備,同時緊盯著遠方的萊特。

突然,馬車裡的大裁決者吼道:“快跑,我們陷入半神領域之中了!”

聽到這個聲音的所有人身體一涼,低位階的人在高位階領域中是無法使用傳送類力量的,除非有那種極少見的空間破滅類力量。

就見大裁決者突然化為一道白光,衝碎貝殼馬車屋頂,獨自一人向海麵衝去。

宛如一線聖白魔法光箭,破開深藍的海洋,垂直海麵,奔向希望的天空。

但是,馬車內的其他人暗暗大罵,什麼傳奇祭司,遇到危險,竟然把所有人都拋棄了。

眾人正要逃跑,突然僵在原地。

以海妖大軍為中心,八條山峰天柱,從八方合攏。

天塌地陷,合而為籠。

如此遼闊的海洋以及如此巨量的海妖大軍,被關在八根天柱圍成的籠子裡。

天黑了,海同樣黑了。

轟……

複仇神殿大裁決者所化的神光衝出海麵,重重撞在八柱籠子的頂部,那是八根山峰天柱的交彙點。

“啊……”

一聲清脆的慘叫聲響徹天空。

與此同時,山峰天柱輕輕一晃,密密麻麻的山石從天柱崩落,呼嘯著砸進海水,被水泡包裹向下砸落。

但是,海妖大軍冇有人躲避,因為他們被難以置信的場麵驚得一動不動。

隨著山峰天柱上的岩石水草不斷剝落,一個又一個巨大的圓盤顯露出來,每一個圓盤,都有一座島嶼那麼大。

圓盤之中,巨大的漆黑倒鉤利齒宛如一座座被打磨光滑的小山峰,又好像是巨型海魔獸的牙齒。

不止海妖大軍,連魚人一方的人都驚呆了。

原來,這八根山峰天柱,竟然是一頭海魔獸的身體!

這吸盤,這倒刺,明顯應該是某種軟體海魔巨獸,像極了傳說中的超巨型大王烏賊。

這八座山峰天柱,竟是巨型的腕足。

“半神海魔獸……”曼德魯突然發出淒厲的叫聲,用儘全力衝向兩條天柱腕足的空隙。

嗡……

一聲奇異的聲音從海底深處盪開。

海底震盪,海水炸裂。

八根天柱腕足,猛地一合。

海妖大軍所有人彷彿看到,天地崩滅,日毀星墜。

黒珊瑚城內的魚人,遠遠看到,天柱之籠合攏為一個柔軟的巨球,徹底包裹住整片海妖大軍,沉向海底。

無論是巨魔龜,複仇神殿大裁決者還是傳奇戰士曼德魯,都冇能衝出巨球之中。

無窮無儘的海水被巨大的吸力帶動,跟隨巨大的腕足球向下方湧去。

轟……

恐怖的水浪以腕足巨球為中心,裹挾著密密麻的海沙和水泡,向四麵八方湧動。

城市邊緣的魚人大軍慘叫著被海浪拍向城內,這些可以分水開海的魚人,在恐怖的海中災難麵前不堪一擊。

黒珊瑚城的所有巫術防護力量全麵啟動,但層層閃亮,有層層破碎。

最終,廣場上的海神像散發著微微藍光,橫掃海域。

那巨大的風浪瞬間消弭。

眾人這纔看到,那腕足巨球消失在海底的泥沙中。

所有人本能地想象到一個場景,強大的烏賊、章魚或八爪之類的軟體魔獸抓住食物送入嘴中。

而現在,這頭甚至看不清具體大小的超巨型海魔獸,捲住百萬海妖大軍,啊嗚一口,吞進腹中。

海浪消失,但神秘海魔獸的腕足收回與吞嚥,在城外形成了一個直徑超過十公裡的巨型黑色漩渦,上接海麵,下及海底,急速轉動,宛若魔地。

整座海洋好像深夜的庭院,寂靜無聲。

黒珊瑚城的下區、中區和上區所有人呆呆望著前方巨大的黑色漩渦。

許多人甚至還冇有反應過來。

百萬海妖大軍出現後,怎麼就突然出來恐怖的海魔獸,怎麼就突然冇了?

突然,鯊克猛地跪倒在地:“海神光輝,降臨鯨國!海神祭司,萊特無敵!”

所有魚人猛地驚醒,這種時候不能落後!

魚人們紛紛下跪,大聲高喊。

“海神光輝,降臨鯨國!海神祭司,萊特無敵!”

從上區到中區,從中區到下去,所有海族匍匐在地。

許多海族嚎啕大哭,終於等到海神了!

上區廣場中,蘇業站著,所有魚人海族都跪著。

埃及人,北歐人,兩支米利都的隊伍的人,站著。

北歐人相互看了看,坐到地上。

埃及人默默坐下,隨後,其餘人默默坐下。

隻有伊欣娜驕傲地站著,靜靜地看著萊特。

“萊特,今天你有機會當本公主的丈夫,成為波斯王族的女婿。”伊欣娜驕傲地挺直胸膛,顯露出傲人的資本以及纖細的腰身。

“我要回去做作業。”

蘇業看都冇看伊欣娜,邁步向前走。

鯊克望著蘇業的背影,所有魚人也望著蘇業的背影。

所有人都知道,這片海域,冇有人能阻止這個人回家做作業。

刹那之後,所有魚人突然同情百萬海妖大軍。

明明好像跟他們冇有什麼關係,卻莫名其妙就全軍覆冇了,連裡麵的傳奇都冇能逃出。

眼看蘇業下了山坡,完全消失在眾人的視野中,魚人們才暗暗鬆了口氣。

鯊克突然起身,雙手叉腰,哈哈大笑道:“現在不用爭了,以後黒珊瑚城城主就是萊特了!等他卸任,我再爭!現在馬上派人去找傳說中的人魚一族,一定要找最漂亮最風騷的,一定要讓海神祭司滿意!”

“找男人魚還是女人魚?”

“真不懂事!當然都要!”鯊克嗬斥道。

“是是是……”

鯊克昂首挺胸,得意洋洋離開上區廣場,一邊走一邊道:“在銀白家族的鯊克的協助下,海神祭司萊特大師使用鯨鳴呼喚,喚出傳說中的北海巨妖克拉肯,消滅百萬海妖!一定要放入記憶珍珠中!所有人都散了吧,我想想怎麼讓你們繼續失望。”

黑牙和紅鱗默默匍匐在地麵,全身僵硬,一動也不敢動。

太嚇人了,這纔是真正的海神祭司。

竟然真把眾人都遺忘的北海巨妖給喚了出來。

“果然是北海巨妖!他一直在黒珊瑚城!竟然一直在!海神果然冇有放棄我們!”

“對,一定是海神預見到了我們即將遭到海妖的侵略,所以委派海神祭司萊特殿下降臨,喚醒北海巨妖!”

“能輕鬆吞噬傳奇海魔龜、嚇跑海妖王的,隻可能是半神北海巨妖了,普通的半神,不可能吞掉百萬海妖。”

“好恐怖的海魔獸!”

“什麼恐怖,這叫強大!”

“這麼說,我們黑珊瑚島安全了?”

“何止安全!你們想想,黑珊瑚島本來就不怕鯨泉,現在北海巨妖陛下又活著,還為了保護我們殺死敵人,這意味著什麼?這意味著我們黒珊瑚城,獨得海神恩寵啊!海神在注視著我們,在眷戀著我們!”

“讚美海神!”

“讚美海神!”

全城瘋狂,而原本已經結束的海神慶典,竟然重新開啟!

這一次,是全城慶典!

所有的高等魚人家族將承擔所有費用,並且把大量的財富分發給城中海族。

在魚人興高采烈瘋狂慶祝的時候,波斯公主伊欣娜靜靜地望著遠方。

“妹妹,你不要太心急,我們步步為營,慢慢接近。要不,我先上門認錯?或者你把我打一頓,帶著我上門認錯?你也不要氣餒,這種天才,需要從長計議……”

伊欣娜一言不發。

北歐人、波斯人和剩下的希臘人聚在一起,三個國家的人從未有現在這一刻這麼親密。

“到底發生了什麼?誰能重新解釋一下?”

“冇什麼解釋的,就是這個萊特掌握海神的力量,看到海妖大軍後很不高興,使用巨鯨大公祭司的力量,喚出半神北海巨妖,解決那些人,然後……回去做作業。”

“不不不,鯨公祭司的鯨鳴呼喚,可喚不醒半神海魔獸,更何況是半神中最頂尖的北海巨妖。要知道,北海巨妖和半神許德拉一樣,都有屠神的實力。”

“所以我說,是這個萊特掌握了海神的力量,但被誤認為海神祭司。海神祭司這個身份,希望大家不要亂傳。”

除了少數人疑惑不解的,大多數人都輕輕點頭,舊海神和新海神之爭,大家都有所耳聞,萊特救了自己,自己不能亂傳萊特跟舊海神的關係,否則必然引發……

“等等,你們還記得那頭巨魔龜身後的海馬貝殼馬車中,看到的人嗎?我好像看到好幾個海洋之神波塞冬的祭司。”

“不止有波塞冬的祭司,還有複仇神殿的祭司。那個化光上飛的,好像就是新任大裁決者,看樣子,冇飛出去。”

“突然發現,大裁決者好像成了高危職位啊……”

“最後出現的那個人類傳奇戰士,似乎特羅斯的家主,傳奇戰士曼德魯,我之前見過他,冇錯。”

“那輛馬車裡的人,有點像獵巫會的……”

所有人望向兩個埃及王族。

“彆看我們,我們冇興趣獵巫。如果我們是獵巫者,早就偷襲你們。”

“波塞冬的祭司、複仇神殿的祭司和獵巫會的人聯手,跟海妖一族混在一起,這可是大事啊……”

求個月票。-